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变化 ...

  •   “你再想想?当时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吗?”李查理追问道。
      
      “特别的事……”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夏诺只记得一大片鸟儿扑棱棱地飞了过来,然后木偶贴在他胸口上的手指便毫不犹豫地刺了下去,再然后……木偶就哗啦啦地倒在了地上。
      
      他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说实话,他现在脑袋还是空白的。虽说进入游戏之前也做好了要面对危险的准备,但是真正面对危险的时候,他才知道,那些都是纸上谈兵。
      
      真正经历过了之后,才会发现自己面对危险是如此的无力,甚至还差点连累了阚琛先生。
      
      李查理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阚琛阻止了,他松开怀里的夏诺,轻轻点了点他因为沮丧而皱起的眉毛:“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先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看到夏诺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的时候,他实在太过激动,一把把他拥入了怀里。现在想想,当时的动作实在是太粗暴了,不知道有没有弄痛他的伤口。
      
      “伤口痛不痛?”他一边小心翼翼地解开夏诺衬衫的扣子,害怕弄痛了他,一边轻声问道。
      白色衬衫上胸口的位置被血液洇湿了一小片,现在已经微微发暗了。
      
      阚琛当然是见过血的。至亲的血,仇人的血,甚至还有他自己的血,他都已经见过了许多次。对他来说,流血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看到少年身上的鲜血,却让他心脏闷闷地发痛起来。
      
      夏诺有点不好意思,想要自己动手:“我、我自己来吧……其实一点也不痛的。”
      
      哎――?为什么会不痛呢?
      
      夏诺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
      
      这时候阚琛已经解开了衬衫的扣子,然后他的目光便凝住了。夏诺随着他的目光低头看了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
      
      “怎么了?伤势很严重吗?”
      
      小木偶人拿来了伤药和纱布,不过它却不敢靠近,只能在几步之外探头张望。
      
      “不严重。”阚琛把少年的衬衫重新拢好,夏诺虽然不好意思,但是拗不过他,只能任由男人替他扣好扣子,“伤口已经愈合了。”
      
      “那就好……哎?”小木偶人下意识地回答道,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对,不禁惊讶道,“怎么会这么快?”
      
      叶蔷当时下手的时候,绝对是一点没有留情,是实打实想要夏诺的命的。看他衣服上洇出的那片血渍,也能看出并不是什么很浅的伤口,即使是那样的伤口,愈合速度也没有这么快的。
      
      小木偶人仔细打量了夏诺一番,怎么看都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甚至比普通人类还要柔弱,但是他却能杀死非人的造物,而且伤口还会飞速愈合,根本一点都称不上普通啊!
      
      我以后再也不会以貌取人了,它默默地自我检讨道。
      
      李查理原本还在检查木偶零件,闻言看了过来,目光灼灼发亮:“伤口愈合了?”
      
      炽热的目光如有实质地投注在夏诺身上,他不禁后退了一步,迟疑着点头:“阚琛先生这样说……应该是吧。”
      
      他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只摸到了平整光滑的皮肉,刚才没有感觉到疼痛并不是他的错觉――伤口都不存在的话,怎么会感觉到痛?
      
      “伤口愈合了?原来如此……我知道了!”李查理喃喃自语,突然大叫一声,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你发现了什么?”阚琛立刻问道。
      
      李查理兴奋极了,他指着木偶散落一地的身体零件说道:“你们一开始看到木偶变成这样,脑子里第一个想的是什么?是不是觉得它是被外力打碎的?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检查了之后才发现其实不是。它是自己从内部解体的,结合到你刚才说的伤口愈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它的内核――也就是支持它运转的生命力,被他拿走了。”
      
      “他”指的自然就是夏诺。
      
      夏诺听到这话,自己也很惊讶:“我……我有这么厉害吗?”
      
      他把双手摊开,翻来覆去的检视一番:“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而且生命力……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怎么能拿走啊?
      
      李查理摇了摇头,话题一转,问了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我猜测这个能力并不是可控的,应该是你身体做出的自发反应。你从小到大是不是体质很差,经常生病?而且总是难以治愈,经常复发?”
      
      “好像,是这样的。”夏诺愣愣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他会猜测得如此准确。
      
      “但是又有一点不对……如果真是这样,你应该活不到这么大才对……”李查理说着说着,又好像陷入了自己的个人世界,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的。
      
      他曾经不知道在哪本杂谈上看到过相似的事例。某个人天生体弱,从小大病小病不断,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生命垂危,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居然机缘巧合地发现自己一旦受伤,就能够以血液为媒介,夺取造成他伤口的生物的生命力。
      
      一开始他只能向一些生命力弱小的生物下手,比如刺伤他手指的玫瑰,划破他皮肤的铁蒺藜什么的,随着他能力的增长,他渐渐地把目标换成了生命力更为强盛的动物甚至人类,攫取他们的生命力以填补自身……
      
      如果少年跟他一样的话,那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
      
      像是木偶这类非人的造物,虽说能够像人类一样行动说话,但却终究不是人类。它们的生命力由创造者赋予,与它们的身体联系并不紧密,想要夺取它们的生命力甚至要比对植物下手容易的多――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本事的。
      
      但是还有一点说不通――少年到底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看他的样子,明显对自己的能力一无所知,肯定没有做过主动夺取生命力的事情。但是他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漏斗一般,内里生命力肯定是日益匮乏的,如果得不到补充的话,少年应该早就因病身亡了。怎么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呢?
      
      阚琛一开始还耐着性子等他得出结论,但是看他一副沉浸其中,大有一种要思考到地老天荒的倾向,忍不住沉声问道:“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关身边的少年的安危,他并没有那么多耐心。
      
      李查理猛然惊醒,他又向夏诺问道:“那你后来是如何恢复健康的?你现在除了眼睛看不见,其他的应该没问题了吧?”
      
      他冲着阚琛讨好地笑了笑,解释道:“只要我搞懂了这个问题,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这个……”夏诺的双手交握,手指不安地绞动着,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说道:“我不能说……”
      
      他不愿意撒谎说自己不知道,但也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在跟系统签订契约的时候,它就严厉地警告不能把游戏世界以及系统的存在告知其他人,即使是跟他一样的玩家也不行,更不用说是游戏里的npc了。
      
      “哎?为什么不能说?”李查理追问道。他看不出少年为难的模样,或者说,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看人眼色的人。就算小木偶人拉他衣角提醒,他还是很茫然:“小一,你拉我干嘛?”
      
      小一气得跺了跺脚,喊了一声:“你还是闭嘴吧!”
      
      从他那张嘴里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不让人生气的。
      
      “不能说就不说了。”阚琛安抚地摸了摸少年的头,顺便威胁地看了李查理一眼。声音很温柔,眼神却极具震慑力,其中蕴含的意味却跟木偶人小一一模一样――你还是闭嘴吧。
      明明你也很想知道啊!
      
      李查理这么想着,还是委委屈屈地闭嘴了。
      
      阚琛确实很想知道。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少年的身上潜藏着许多秘密。在被告知庄园里有怪物的时候,少年的脸上并没有惊讶地神情,也没有对此刨根究底,仿佛早已知悉了这个秘密。还有少年的眼睛,一路走来,他表现的并不像失明已久,而更是像是乍然失明,对黑暗世界既惊又惧,茫然不知所措。
      
      最让他在意的一点就是,少年并不惮于将这些秘密暴露给他知道,这种信赖由何而来?难道只是因为当时在宴会厅里他对他伸出了手?
      
      他直觉不是。
      
      阚琛并不傻,结合少年的表现,他轻易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少年认错了人。
      
      他猜测,少年应该是跟另一个人结伴来到了庄园,双方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但彼此却并不认识――这才能解释得清为什么少年会认错人,而且在他问起他的名字的时候也并不意外――他们约定好在宴会厅碰面,因为少年看不见,所以应该是那个人主动接触少年,但是中途中他出现了,拉住了少年的手,所以少年把他当做了同伴――
      
      阚琛目光沉沉,虽然明知道自己才是那个后来者,但是一想到如果他没有出现,少年现在就会在另一个男人身边,拉着他的手冲他撒娇,依偎在那人怀里……
      
      男人的手指捏得咔咔作响,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想要杀人的冲动。
      
      如果说一开始看到少年的时候,他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可爱的小宠物,想把他放到身边,闲暇时逗弄一番,还没有那么上心的话,现在他的想法却是完全改变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少年对他的意义渐渐变得不同了。或许是少年信赖地说着相信他会保护他的时候?又或许是少年露出祈求的神情,虽然害怕,还是想要跟他一起行动的时候?再或许是少年因为收到蔷薇,开心地吻上他脸颊的时候?
      
      阚琛觉得自己简直能够找出一万种理由来解释自己想法的变化。这些变化潜移默化地发生,如同涓涓细流一般,分开来看一点都不起眼,直到少年受伤,他才恍然发觉它们已经汇聚成了广阔的江河,再也不能轻易忽视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实在不好意思QAQ昨晚躺在床上码字的时候居然不知不觉睡着了_(:3」∠)_所以昨晚的更新挪到现在了,希望小天使们不要嫌弃≧﹏≦
    说一下更新时间,基本上是晚上两点,如果改掉的话再跟大家说,有事的话会请假,然后找时间补上。
    另外,看了大家的评论,大家实在是太油菜花了,巴啦啦小魔仙的那个你是认真的吗?
    谢谢小天使月下挽弦、蚊子抱着白菜、千玺对象、乔艾、把一切毁灭在毁灭前、墨染笙歌、慕雪云歌的地雷投喂,爱你们(?? ?(???c)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