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新地府》林知落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12 16:18: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人间地府办事处 ...

  •   商阙表现得太自然,太一本正经,喻争渡恍惚间产生了一种眼前的一切是理所当然的错觉。
      
      本来应该十分恐怖的气氛有种说不出的滑稽感,喻争渡觉得自己应该礼貌性害怕一下,但又实在害怕不起来,他定定看着商阙,许久,终于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组织?”
      
      “通俗一点理解的话……”商阙想了一下,应道,“应该算是开在人间的地府办事处吧。”
      
      喻争渡呆了呆:“地府?”
      
      “嗯,就是你现在脑海中想到的那个。”商阙摆了下头,“里面说吧。”
      
      两人进了商阙办公室,商阙往自己座位上一坐,突然脸色一变,道:“你等等。”
      
      说罢拖过键盘,十指如飞,“噼里啪啦”疯狂敲了一阵,脸色才缓了过来,不忘愤愤地骂一句:“妈的,有人趁我挂机把我杀了。”
      
      “……”喻争渡没有感情地附和,“太卑鄙了。”
      
      商阙扭头看他:“你会不会写外挂,我要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喻争渡慢吞吞地建议:“你可以直接让你的鬼员工去吓他。”
      
      商阙:“……”
      
      商阙把游戏退了,假装无事发生,说道:“来说正事吧。”
      
      喻争渡正襟危坐,表示洗耳恭听。
      
      “简单点来说,我们公司就是地府。”商阙倒也没有废话,单刀直入,“就是人间理解的死后世界,掌管六道轮回,负责审判人生前功过,决定逝者来生的幽冥地府。”
      
      喻争渡惊得打了个嗝,眼角余光把这个看起来略显朴素的办公室又打量了一遍,对老板的话产生了深深的怀疑,不过他手指还是下意识朝着地下的方向指了指:“地府……不是在地下的吗?”
      
      商阙双腿交叠,姿势优雅地说道:“这个事情,大约要追溯到五十年前……”
      
      自盘古开天辟地,混沌分为天人地三界,天为神界,地为鬼界,天地之间为人间界,另有六道轮回,不一而论。
      
      三界六道的存在主要靠灵力和信仰维持,但随着时间流逝,灵气日渐稀薄,到了近代,需要大量灵气维持的天界和地界开始变得动荡,根基不稳,但尚有人间信仰勉强维持着。
      
      “直到五十年前……”
      
      说到这里,商阙顿了一下,一看就知道那一定是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
      
      喻争渡身体情不自禁往前靠了一点,语气也微微激动了起来:“五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商阙目光深深,道:“五十年前,华夏大地上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人间的鬼神信仰彻底崩溃,这对本就摇摇欲坠的天地二界来说犹如釜底抽薪……”
      
      信仰一塌,天地跟着崩陷,曾经享受着人间香火,有着无上法力的神仙界和阴间界随着一起覆灭。但冥界虽然消失了,人间却依然有生老病死,于是人死后鬼魂滞留人间,投胎全靠运气,六道轮回一度非常混乱。
      
      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好人投胎成牲畜,恶人却托生到富贵之家的事情时有发生。
      
      “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办法是重开地府,但是冥界已经崩陷消失,所以现在只能在人间租赁办公室,好开展工作。”商阙微笑,身体往前一倾 ,轻轻拍了拍喻争渡的手背,安抚道,“不过你放心,我们公司手续齐全,每年都正常纳税,不会拖欠你工资的。”
      
      喻争渡:“……”
      
      他一下子接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愣了好一会,才眼神呆滞地问道:“你是说,天地覆灭是破四旧导致的?”
      
      商阙想了想:“也不能这么说,破四旧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喻争渡持续呆滞:“你知道我马哲课考了满分吗?”
      
      “马克思主义哲学?”商阙点点头,对他表现出了极大的赞赏,“灵犀给我看过你的成绩单,很优秀。”
      
      喻争渡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语带庆幸:“还好我快毕业了,要是现在去考,这课八成就挂了。”
      
      就凭他刚刚碎成粉末的唯物主义信仰,估计都无法正常地面对科学发展观的试卷。
      
      作为一个鬼,商阙脾气还算不错,也可能是因为怕吓走好不容易招到的程序员,他对喻争渡还算耐心,跟他解释了公司的性质,不过也仅此而已。
      
      “你先缓缓吧,明天我们再说说工作上的事。”商阙下逐客令。
      
      喻争渡晕乎乎地起身,临出门前,又转过头来问:“如果这里是地府的办事处,那你岂不是?”
      
      他看着那张不用鬼神术法就足以迷惑人心的面孔,简直不可思议:“阎王?”
      
      商阙面露嫌弃:“当然不是。”
      
      喻争渡:“……那你是?”
      
      商阙:“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
      
      喻争渡情不自禁地吐槽:“……法鬼代表吧。”
      
      商阙见他无语的样子,这才恍然大悟:“你是问我以前的身份吧?”
      
      他微微一笑:“一千年前,人间祭祀我的人一般称呼我为,罗酆山鬼王。”
      
      喻争渡出了商阙办公室,就见外面的十几个同事正伸长个脑袋往这边看,眼神里充满了八卦,那个叫康晋的心虚地问道:“新同事,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喻争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你们全都是鬼?”
      
      他话音一落,就见那些绷得紧紧的同事神色骤然一松,纷纷点头:“是啊是啊。”
      
      康晋也松了口气:“你知道就好了,不然要我一直装成人的样子,还真是不容易。”
      
      他说罢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刚刚真是吓得我头都掉了。”
      
      喻争渡连忙喝止:“你快住手!!!!”
      
      康晋茫然得看过来。
      
      喻争渡大惊道:“你别把头拿下来!我承受不住!”
      
      康晋:“……我只是想正一下我的假发。”
      
      他有点委屈:“我们老板不喜欢秃头的员工。”
      
      喻争渡唏嘘:“原来鬼也会秃头的啊。”
      
      如果可以选,喻争渡是不想和鬼一起工作的,虽然商阙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们真的很正规,但鬼就是鬼啊!
      
      不过眼下他没得选了,按照商阙的说法,他和罗丰签的劳动合同因为一方是阴间单位,算人鬼契约,不能轻易毁约,不然毁约的一方可能会遭到反噬。
      
      最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号称负责管理人死后的投胎大事,虽然看起来很野鸡,但万一是真的,喻争渡怕现在自己拍拍屁股走人,百年之后会被他们报复,搞不好下辈子被投胎成鸡鸭之类的。
      
      喻争渡叹了口气,坐回自己的工位。
      
      没想到,他们班的微信群还在激情畅聊,再仔细一看,主要是侯光宗在表演。
      
      侯光宗:【其实新星也就那样啦,没有大家想的那么高大上】
      
      侯光宗:【不过牛人还挺多的,争渡不来挺可惜的】
      
      侯光宗:【争渡现在在哪家公司上班啊?肯定比新星还厉害吧】
      
      侯光宗:【@喻争渡,人呢,跟大家说说你新公司的情况嘛】
      
      侯光宗:【争渡也太小气了吧,这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侯光宗:【@喻争渡】
      
      喻争渡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新同事,身份暴露之后,他们显然身心都放开了,比如此时,就有一个同事直接飘着过去另一个同事的工位:“你帮我看看,这个excel的公式要怎么设置……”
      
      喻争渡:“……”
      
      算了算了,只要他们不表演现场掉头就行了。
      
      喻争渡:【嗯,新公司特别厉害】
      
      喻争渡:【能把人吓死那种,微笑.jpg】
      
      ***
      
      喻争渡开始正式在罗丰上班,如此过了几日,他也知道了更多事情。
      
      比如,这家号称是人间地府办事处,掌握着所有人死后的管理工作的公司……特别穷,商阙说公司省钱请他的话居然是真的。
      
      所谓的业务量增大是指二胎政策开放,导致投胎量跟着上升,不挣钱的。
      
      喻争渡:“……”
      
      穷逼公司的同事还一致认为,穷不能怪他们,只能怪人间不收冥币,不然他们老板估计就是首富了。
      
      喻争渡觉得这个逻辑太严密了,无法反驳。
      
      而他们账上仅有的一点人间货币,则是一些望文生义,误以为这家公司是做职业生涯规划、人身健康管理之类业务的人贡献的。
      
      喻争渡:每天都在为自己的工资担忧。
      
      这天中午,他又一个人到楼下的食堂吃饭。
      
      开发区科技园因为位置比较偏,一开始附近的餐饮店少,为了吸引公司过来这里办公,科技园把一楼开辟为园区食堂。
      
      喻争渡全公司就他一个活人,于是天天自己到食堂报道。
      
      他刚打好饭,突然三个女孩端着餐盘走了过来,中间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朝他招了招手。
      
      喻争渡看了她们一眼,觉得有些眼熟。
      
      短发女孩有些害羞地冲他笑了笑:“你好啊,经常看你一个人在这吃饭。”
      
      喻争渡想了一下,才想起之前好像碰过她们几次,她们有时候还会偷偷打量他。
      
      喻争渡从小长得好,对这样的情况倒是习以为常,便笑了笑,说道:“你们好,你们三个好像也经常在这里吃饭吧?”
      
      短发女生和右边的女孩对视了一眼,随后娇嗔了一声,道:“什么啦,我们明明就是两个人。”
      
      右边的女孩也说道:“你也太坏了吧,一见面就吓人。”
      
      喻争渡背上猛地一寒,陡然生出一片白毛汗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非伪更,修个bug
    马克思:信我,不亏!
    第一更,求留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