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7章 ...

  •   夜色朦胧,路灯昏黄。
      
      司航开着车行驶在视野开阔的马路上,薄薄的光线,从车窗外照射过来,勾勒着他英朗的轮廓。
      
      一首舒缓的流行音乐从音响里流淌出来,女歌手轻柔的嗓音听着干净而舒服,像.......那句:如果是你,当然不一样。
      
      他很意外,更何况,还有那么一件阴差阳错的事情在先,她能这般拎得清,在这个浮躁的社会倒是有些难得。
      
      只不过,她的提议,还不足以让他改变决定。
      
      虽然她现在足够冷静客观,但也不敢保证将来不会情绪偏激。再者,案子已经全权交给了谢逵。他不否认庄梓的话,自己经验也许略微丰富一点。但是谢逵去办这件案子也并不会影响进程,他对整个组的队员都一视同仁,而且每个人也都各有所长,他完全没有必要多此一举。
      
      ......
      
      星光点缀着静谧的夜空,一轮淡月笼罩着警局的露天停车场。
      
      轻薄的月色映照进车窗,庄梓笼着大衣躺在座椅里,在昏暗中睁着眼睛。
      
      其实司航的决定,她心里早就隐隐有了数。
      
      但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他改变主意答应,哪怕这种概率很小。
      
      并不是她怀疑谢逵的能力,主要是她现在太担惊受怕,只是希望能尽早破案。况且,两年前的事情,各自在不同的立场,既然事已成定局,为什么要一味的冥顽固执,而耽误了眼前亟待处理的危险?
      
      然而,她已经表明了立场和态度,结果却不是她能够左右的。
      
      她抿紧嘴唇,从鼻子里沉沉出了口气,闭上眼睛,只觉得太阳穴扯痛的厉害。
      
      多么希望明天天亮后,一切都能真相大白。
      
      ......
      
      晨光熹微,淡淡的彩霞揭开了夜幕的轻纱,清冽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
      
      警局旁边有个生态公园,早上有不少警局里的同事在那边跑步锻炼。
      
      司航也不例外。
      
      晚上因为经常要加班,所以只能每天出来晨练,除了有案子加班,从来没有间断过。
      
      他戴上耳机,迎着曙光,沿着公园湖边跑步。
      
      刚跑半圈,遇到了自己部门的某个刚来警局的下属,笑着跟他打招呼:“司队!”
      
      小张穿着黑色的T恤,后背跟前胸已经被大片的汗水湿透,明显是已经跑了很久,居然比他来得还要早。
      
      司航点了下头,问:“几点来?”
      
      小张加快速度跟上他,说:“我昨晚夜班,一直在警局,五点多就来了。”
      
      司航看他一眼。
      
      小张忽然反应过来,夜班五点还没到下班点。怕领导误会自己玩忽职守,擅自离岗,于是解释道:“我这几天任务是保护受害人安全,但是那个庄小姐她害怕,不敢回家又没别的地方可以住,就把车停在警局停车场,在车里过夜,所以我就一直呆在警局里。”
      
      “警局停车场过夜?”
      
      “对。”小张说:“在车里睡。”
      
      ......
      
      而得知庄梓昨晚在车里呆了一夜的姜知昊,不由分说的要带她去市中心定家酒店住。
      
      姜知昊给出提议后,庄梓也考虑了,一直把车开到警局里待着的确不是长久之计。去酒店里住是个办法,毕竟酒店里的安保监控设施完备,相对比较安全。
      
      不过,她不想去市中心,心里已经有了另外的打算。
      
      姜知昊下班后到她公司楼下找她,正好碰上饭点,两人顺便在公司附近的餐馆简单吃了个饭。
      
      吃完饭从餐馆里出来时,姜知昊说:“那家酒店是我大学一同学经营的,环境和安全设施都挺好,我先带你过去看看,你如果满意,就先在那里住下。”
      
      庄梓说:“住的地方我自己会解决,你就不用管了。”
      
      见她突然又改变主意,姜知昊不悦的皱起眉:“明明说得好好的,怎么又不去了?你不去酒店住,又在车里呆一夜?”
      
      “警局对面有家快捷酒店。”她说:“万一发生什么,住那里找警察也方便。”
      
      ......
      
      第二天是周六,距离星期二早上庄梓出事,已经过去了四天。
      
      警察遇到案子的时候,是没有节假日的。
      
      谢逵组织队里的人今早来局里碰头做个总结汇报。
      
      大家办事效率都非常高效,经过一天半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谢逵此前安排的侦查工作。
      
      南馨小区那边,跟庄梓同住一栋楼层的所有住户信息已经全部调查完成。
      然而,一无所获。
      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因为庄梓平时几乎不跟大家打交道,邻居也都说不认识她。所以初步已经排除是同栋楼层邻居作案可能。
      
      “目前看来,不是同栋楼层的邻居,又能完美躲过单元楼门口的监控范围,凶手只有可能是从小区外墙攀爬上三楼的。”谢逵在银幕上投放了一张南馨小区的建筑构造照片:“我们已经找过小区保安核实,因为外墙紧邻马路边,所以这一块地方没有安装监控。而这条马路今年正好在修建BRT,我们去过交通部门,监控设施目前还没完善,正好是盲区。”
      
      小孟说:“如果真是翻墙而入,墙上没有攀岩工具的痕迹,说明这人是顺着楼层防盗网和空调外机徒手攀爬上的三楼。由于当天晚上就一直在持续下雨,所以窗台、外墙和空调机,没能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痕迹。”
      
      又有人说:“既然这人能徒手攀爬上三楼,平时肯定有这方面的爱好,或者经常参加户外俱乐部攀岩方面的运动项目,并且是个中好手。”
      
      还有人补充:“此人能几次躲过监控潜入住户家里,对小区环境和小区周围环境都非常了解,很可能就是附近的居民,或者经常在这片小区附近活动的人。但是,这个范围太广了,无异于大海捞针。”
      
      小孟道:“而且能够清楚她家的监控设施和作息时间,一定跟踪过她很长一段时间,或者是非常熟悉她的人。”
      
      大家众说纷纭,提出各自的想法和意见,似是而非。
      
      谢逵放下手里的笔和会议薄,沉声说:“从一楼攀爬到三楼,身手敏捷又专业,还有一定的反侦察技巧,也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买凶作案。”
      
      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了。
      
      谢逵决定打电话叫庄梓再到局里一趟,做一个更详细的了解。如果她非常熟识的人里面真有攀岩这方面的能手,那么这个案子有可能很快就会拨开云雾见月明。
      
      周六,庄梓不用上班,一直呆在警局对面的酒店里。
      
      接到电话的时候,她还在研究那本没看完的犯罪心理学。书是昨天晚上,刑警小张陪她回去收拾东西时一起带过来的。
      
      因为离得不远,庄梓五分钟就到了警局。
      
      小会议室里,谢逵把调查结果和推断跟她讲了一遍,庄梓听到‘买凶作案’四个字的时候,一股凉意从脚底窜上来,在胸口凝结成冰,浑身都有些僵硬了。
      
      她面如土色,素净的眉目间,透着浓浓的憔悴。
      
      实在想不通,也想不明白,会是谁对她这么恨之入骨?
      
      “你再仔细回想一下。”谢逵心头亦是沉重:“也有可能不是你直接认识的人,而是通过你认识的人间接接触过你。”
      
      庄梓拧眉沉思了片刻,脑子里仍然一片空白。熟悉的人本来就屈指可数,几乎都不是运动爱好者。而且她平时也没空参加户外活动,更不可能结交这方面的人。
      
      她皱着眉缓缓摇头:“我认识的都是普通白领。”
      想了下,又补充:“也许他们会经常去健身俱乐部,但不清楚他们都炼什么项目。”
      
      这一点谢逵也想到了,所以眼下还是得从她工作单位同事开始排查。
      
      今天周末公司没人上班,谢逵让她把同事电话留给他后先回去,如果记起来什么关键信息,一定要立刻给他打电话。
      
      庄梓在回酒店的路上,又把身边认识的熟人都仔仔细细回忆了一遍,可实在连想不到跟谁之间有过什么恩怨。
      
      她蹙着眉心抬起头,天空灰蒙蒙的,卷卷浓云厚重的让人觉得压抑。
      
      ......
      
      庄梓离开后,谢逵带上另外一个警员,一一拜访了留了电话的同事。
      
      然而一整个上午下来,仍然是没有任何进展。
      
      倒是有几个经常健身的人,但都是做户内运动,这一点运动房的教练都可以证明。
      
      回到办公室后,谢逵打算去吃了饭回来继续研究。从会议室出来,除了司航的办公室门开着,大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大家今天都在休假,除了几个全年不要命工作的劳模,周末如果没有特殊任务,很少有人主动加班。
      
      他顺便过去问司航要不要一起出去,今天警局食堂没人上班,两人正好一路去外边吃。
      
      警局旁边有家粤菜店,开了快十年了,消费不算奢侈,菜色也还可以。局里很多同事都经常光顾这里,跟这里的老板早就已经混熟。
      
      两人走进店里,碰见队里的警员小赵也在这里吃饭,爽朗的跟他们打招呼:“司队,谢哥。”
      
      三人正好拼成了一桌。
      
      “你们今天又加班?”小赵问。
      
      “嗯,庄梓那件案子还毫无进展,不能再耽搁。”谢逵叹了口气,忽然话头一转,反问他:“昨晚庄梓还待警局里头?”
      
      小张和小赵24小时轮流保护庄梓安全,谢逵见他这会儿在这,以为庄梓是在警局里头他才走开。
      
      “昨晚在对面酒店里住。”小赵笑笑:“我第一次见到这么胆小又顽强的女人。”
      
      谢逵也失笑:“的确。又害怕,又不去亲戚家住,说是怕连累别人,这点倒是难得。”
      
      司航沉默地听着两人的对话,从兜里掏了根烟衔进嘴里。
      
      小赵戏谑道:“小姨子住姐夫家也的确不方便。”
      
      谢逵也笑。
      
      小赵又说:“不过她那个姐夫倒是真关心她,感觉关心的都有些过头了。”
      
      对于这种八卦,谢逵颇有兴致:“怎么说?”
      
      小赵把昨天姜知昊要给庄梓订酒店的事讲给了他听:“庄梓要住警局对面的快捷酒店,他还深怕她住不习惯。依我看,这姐夫对小姨子有点不太单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亲哥哥,什么都亲力亲为,天天过来看她。倒是庄梓,态度总是冷冷清清的,看不出什么古怪。”
      
      司航安静抽烟,没有任何表情。
      
      谢逵调笑他:“你这班上得挺爽啊,还能顺便看点现实版的免费狗血言情剧。”
      
      小赵坏笑了一下,朝店里另一角的窗户边抬抬下巴:“你看今天,这不又来了么。”
      
      三人朝那个方向瞟了一眼。
      
      庄梓和姜知昊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比较远,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姜知昊被沙发椅挡住了,只能看见庄梓的一个侧影。
      
      头顶一盏暖色的吊灯,灯光洒在她的头顶,落下一层光晕。
      
      她今天穿了件灰色翻领抽绳式大衣,衣领上洁白的绒毛衬得她脸上的淡妆看上去越发精致清新,气质也是斯斯文文的。
      
      她兴致缺缺地夹着面前的菜吃,像是没有什么胃口。
      
      司航面无表情的从她身上收回目光,下意识地咬了咬烟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姜知昊绝对不会是男二,放心哈~
    但是,会让司队不爽【摊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