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三章 ...

  •   两人又说了会裴元冬的糗事,裴曦乐在旁边听的却是津津有味。
      没想到那个别人眼中的大好女子,年纪轻轻就能考中秀才的幺姨是这样的人,有被笑到。
      过会儿,眼见杜辛涯有些疲惫,何相君便先送他回去休息了。
      从杜辛涯那里出来后,嘱咐了厨房安排人准备些汤品,一会送到杜辛涯房中。
      裴曦乐因为不能继续听幺姨的八卦有些遗憾,当婴儿的日子实在太无聊了。
      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只能吃了睡,睡了吃,好不容易能听点新鲜事消磨一下时间实在是太难了。
      而且根本就看不到人的脸,只能凭借婴儿的嗅觉与本能认人,这样的日子好难熬呀。
      裴曦乐这样想着,意识却不受控制的开始迷糊起来,很快进入了梦乡。
      何相君却是没想那么多,注意到裴曦乐睡着了,就先带着她回去休息了,叮嘱了自己身边可靠的侍男嬷嬷看顾着她后。
      就来到了大厨房,嘱咐她们准备午饭后,便去到了堂屋等着刘意君回来。
      而院子里,侍男嬷嬷算着时间,让几个机灵的小子守着裴曦乐后,去到了小厨房,打算去叫人挤好羊奶温好。
      熟睡中的裴曦乐先是闻到了一股好闻花香味,接着感觉自己睡的更沉了。
      但迷迷糊糊的梦中,好像有人在嘟囔着些什么。
      过一会儿想起了两三个人生开始一起嘟囔,听不懂说些什么,却能感觉到里面的庄重与肃穆。
      裴曦乐正想着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后,却感觉到了额头上传来了明显的痛感,挣扎着要醒之后却又闻到了花香的味道,终究是敌不过本能,沉睡了过去。
      不一会儿,痛感消失。
      裴曦乐紧皱的小脸渐渐的放松下来,仿佛有人抚摸自己的额头。
      一会儿后,裴曦乐听到有人声传来。
      仿佛是侍男嬷嬷在外面低声训斥小侍们的声音。
      “小主子在里面睡觉,你们可到好,居然睡着了,要是有人趁这个时候摸进来,该怎么办。”
      又听到几个求饶的声音,却被侍男嬷嬷打断了。
      “好了,不用再说了,你们几个就先调到外院去吧。要是再出什么差错,可仔细着你们的皮。”
      被动静闹醒的裴曦乐睁开了眼,映入眼前的屋子却不再是模糊的一片。
      屋内的阳光并不算亮,而裴曦乐却可以看清每一处摆放的物品,上面的样式和花色。
      外面的声音逐渐消失了,很快一个大概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震惊中的裴曦乐转头看向他,有些疑惑不解。
      看到大大眼睛滴溜乱转的小主子,嬷嬷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
      “小主子醒了呀,嬷嬷带你喝羊奶了,喝了我们去找爹爹去。”
      将裴曦乐原本脱了的外衣穿好后,嬷嬷便带着她来到外间。
      外间的阳光稍微亮一点,裴曦乐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注意到她表情的嬷嬷连忙让人拿过她的小帽子。
      这个帽子上面有一层薄纱,是何相君原本的陪嫁,雪蚕丝制成的,据说价值千金,要不是只有那么点,之前也不需要去借钱了。
      做好的长度刚好遮到裴曦乐的小鼻子,这样既不会盖住她的嘴巴,又可以防止阳光刺伤她的眼睛。
      等到自己的眼睛可以适应光线后,裴曦乐挥了挥小手,打开了面前的雪蚕纱。
      映入眼前的一片古色的屋梁,抱着自己的嬷嬷是一个扎起发鬓的中年男子,脸上清晰可见的皱纹与斑点。
      只见嬷嬷一只手抱着自己,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一个瓷白的汤匙,舀了一勺羊乳轻轻的吹了吹后,递到了裴曦乐的嘴边。
      张开嘴巴喝了羊乳之后,裴曦乐瞟到了装着羊乳的青瓷。
      上面画着精美的青花图案,不仅眼前一亮,天啊,青瓷上的图案也太美了,好想画下来呀。
      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视力突然这么好了?而且听力好像也还不错。难道自己一觉醒来,就长大了?
      又举起了自己已经有些肉肉的小手,还是以前的大小呀,只是貌似更白了。
      然后裴曦乐想起了梦中额头的痛感,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嬷嬷怕她抓伤自己,急忙将她的手拿下来。
      又拿起来羊乳继续给她喂起来,摸起来没什么感觉,不过看嬷嬷的反应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看来是没有任何的痕迹了。
      自己很确定当然的感觉不是做梦,那么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自己现在还小,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图谋的,倒是可以先抛在一边,刚好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了解这个世界。
      很快,等到裴曦乐轻轻的打了个隔后,嬷嬷将手中的汤勺放下,用帕子轻轻的擦了擦粘在她嘴角的奶渍。
      等到给她收拾妥当后,就抱着裴曦乐往堂屋的方向过去。
      一路上裴曦乐注意到,路上经过一座小巧的假山,假山所在的地方也有一个不大的院子,而假山上流下的水流流进下面一个不大的池塘里。
      院子虽然不大,但栽上了许多的花草树木,现在正是是菊花和月季开的最好的时候。
      一路上大朵的黄色,白色,粉色的花,虽然没有前世自己去参加花展时的明艳动人,匠心别具,却也别给人一种灿烂热烈的感觉。
      很快就要到堂屋了,裴曦乐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欣赏风景的目光,转而期待的等着看爹爹的样子。
      嬷嬷抱着裴曦乐迈进了堂屋,一进去就看见了屋子里的两人。
      两个人正再看一旁买来的物品的,旁边的小侍在他们的吩咐下给物品进行整理。
      手上拿了一件小孩儿衣服的男子,穿着一件湛蓝色的长袍,边上绣着银白的丝线。腰上系了一条白色的云纹带,一头黑发被一顶白玉发冠扎起来。
      另外手上拿着一个拨浪鼓的男子,穿着一件青色的长袍,腰上同样是云纹腰带,头发半披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