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妖界扛把子的自我修养》木一了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7-23 16:23:1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故剑情深02 ...

  •   昏昏沉沉不知道多久,花妖渐渐醒了过来,他睁眼看了看周围高大的草木,再低头看了看变成叶片的双手,就知道自己这是因为太过虚弱而恢复了本体。
      
      老天有眼!花妖一阵惊喜,他没有在陆湘的乾坤袋里,这是摆脱了那个疯子了吗!
      
      花妖简直要哭了,迎着阳光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茎叶,感觉身心舒畅,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小花你醒啦?你已经睡了两天了。”陆湘的声音毫无预兆地传来,花妖顿时被吓得一声尖叫,陆湘也跟着惊慌地叫了一声,急忙说:“什么情况!有坏人吗!在哪里!”
      
      花妖惊恐地发现,他并没有摆脱陆湘,并且陆湘还把他给顶在脑袋上了!
      
      天哪!
      
      花妖痛苦地扯着自己的花瓣说:“你怎么还缠着我!”
      
      陆湘警惕地往四处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情况,荒郊野岭一个人都看不到。
      
      陆湘稍微镇定,抬手用一根手指头安抚地戳了戳花妖,接着说:“没事的,小花,不必紧张。”
      
      花妖深呼吸了好久,告诉自己平静,尽量心平气和地说:“你怎么才肯放过我?”
      
      陆湘认真道:“我说了我会看着你的,你之前受得伤还没有好,太虚弱了,而且又急躁,很容易入魔的。现在变回了本体就好好养伤吧,在我头顶待着方便吸收日月灵气。”
      
      花妖想象了一下少年脑袋上顶着朵小黄花的样子,自己都觉得娘得受不了,这陆湘果然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疯子。
      
      陆湘没等到他的回答,仍然脚步不停地走。现在这个地步,花妖既不能跑又伤不到陆湘,再怎么捶胸顿足也只能认命。他双眼空洞地自我安慰了好久,才终于给自己宽了心:罢了罢了,先养伤要紧,至少在陆湘的脑袋上很安全,不会被打死。
      
      陆湘见花妖冷静下来,又说:“对了,小花,我这里还有很多独家……”
      
      “不要再叫我小花了!”花妖迅速打断陆湘,道,“这是什么土鸡名字!”
      
      陆湘略微沉思说:“好吧,你既然不喜欢陆小花,我们重新取一个,保证非常适合你,那就叫陆娇花怎么样?”
      
      花妖翻白眼:“就是花字最土鸡!”
      
      陆湘想了想,道:“那就叫陆娇菊吧!”
      
      花妖白眼翻得心累:“娇字也很土鸡!”
      
      陆湘略沉思,道:“那就叫陆小菊吧!”
      
      花妖翻了个上天入地的白眼,用力扯着陆湘的头发威胁道:“难道菊字就不土鸡了吗!你再说出一个更土鸡的名字,我就把你薅成秃头!”
      
      陆湘神色苦恼地说:“啊,小花啊,你这么能这么嫌弃你自己呢,你本来就是一朵小菊花啊……”
      
      “行了行了!”花妖烦躁地打断了陆湘,接着说,“我有名字,我叫星渊,星辰的星,云渊的渊。”
      
      “咦?”陆湘惊了一下,接着才慢慢地说,“星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一定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取的……是别的天师吗?你不是没有被天师收服过吗?谁给你取的啊?对了,那你姓什么啊?和那个天师姓的吗?”
      
      这一大串的问题星渊一个都不肯回答,然后合上了花瓣装死,陆湘怎么戳他都没有反应。
      
      陆湘“嘿嘿”笑了笑,说:“看来你也是一朵有故事的小菊花了。”
      
      星渊道:“再问自杀!”
      
      陆湘轻轻戳了下他的花苞,说:“好了好了,你休息,我们继续赶路,你不知道,在睡着的时候,我们都露宿荒野两天了。不过还好,今天大概天黑之前就能赶到下一个村庄,到时候再找户人家借宿。”
      
      星渊问道:“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陆湘道:“不是带你去哪里,是我要去天机阁,我要去查我的身世,顺道带着你一路养伤,盯着你省得你入魔。”
      
      星渊懒得和陆湘扯皮,索性闭上了嘴,不管陆湘说什么他都不吭声,但陆湘的心情并没受到影响,还一路哼着歌蹦蹦跳跳,星渊在他脑袋上被颠得都快吐了,忍不住出声呵斥外加薅秃头威胁,于是陆湘就能老实一会儿,但过一会儿又开始蹦跶,星渊再次威胁。
      
      如此循环往复了八百回,在快要天黑的时候,终于碰到了一个人。
      
      那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农夫,身形高大,四肢修长,他从陆湘对面的小路匆匆忙忙的走来,面色微微泛红,像是非常着急。
      
      陆湘远远地朝着那人行了个礼,说:“大哥你好,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最近的村庄往哪个方向走?我是过路的天师,想找户人家借宿。”
      
      说话间年轻的农夫已经走到了陆湘的跟前,陆湘为表友好立刻朝他笑了笑,可那农夫看都没有看陆湘一眼,非常没有礼貌地掠过他又急匆匆地往前走。
      
      星渊幸灾乐祸地说:“看来你不止招妖的烦,也很招人烦。”
      
      陆湘委屈道:“大哥可能是有急事,我怎么就招人烦了?”
      
      星渊哼了一声。
      
      陆湘看着那农夫匆匆离去的背影,恍惚觉得他手腕上有两道被绑过的勒痕,只是此时天色已晚,陆湘看得不真切,还想再看时,农夫已经走到了一座土丘之后,没了踪迹。
      
      陆湘感觉有些奇怪,跑了几步跟上去看,却怎么都找不到那个农夫。
      
      星渊不满地说:“你又颠什么颠!扭头走!天都要黑了,赶紧去找人家借宿了!”
      
      听到“天黑”这两字,陆湘露出了些惶恐的神情,而后立刻扭头飞跑起来。
      
      沿着小路跑了好一阵,一座小村庄终于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陆湘幸福地嚎叫了一声,撒欢朝着村庄跑去。
      
      这是一座并不怎么大的小村子,一眼就能望到头,约莫只有几十户人家,村口挂着“陈家村”的牌匾,像是很久没有擦过,斑驳的雨水和泥土的痕迹挂在上面,看上去很落魄。
      
      还没有走进村子,陆湘一行人就感觉到了这个村子有些不寻常,大路上没有一个人,每家每户都紧闭房门,而且不点灯,整个村子都笼罩在诡异和愁云之中。
      
      “有古怪。”星渊有些警惕地说。
      
      陆湘有点怕地抱着自己的臂膀,说:“他们怎么不点灯啊,好黑啊,我害怕……”
      
      星渊气得花瓣都要掉了,说:“你一个天师你还怕黑,我真是服了你了!往前走!看!前面祠堂的地方点着油灯,去那里看看!”
      
      陆湘“哦”了一声,赶忙朝着有微弱灯光的地方跑去,到了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人声。
      
      祠堂里像是在集会,应该全村的人都到齐了,有很多人,有人在哭,有人在唉声叹气,也有人在低声说着话。由于大家都太专心,陆湘突然冒出来的时候,众人吓得一阵阵惊叫,陆湘也就跟着惊叫道:“有坏人吗!在哪里!”
      
      于是此起彼伏的惊叫声险些掀翻了祠堂的屋顶,星渊怒喝一声:“陆湘闭嘴!”
      
      于是陆湘老实闭嘴,屋里的闹腾顿时少了一半,星渊站在陆湘的脑袋上主持大局,很有气势地说:“大家安静,不要激动,现在没有危险!你们眼前这个烦人的小子是个天师!虽然很烦但不是坏人,大家都冷静冷静!”
      
      众人听了星渊的话,这才慢慢安定下来,再看陆湘的打扮和脑袋上顶着的会说话的小菊花,总算是确认了陆湘的天师身份。
      
      一时间所有人都围了上来,每个人都非常激动,眼神充满了希望,七嘴八舌地闹开了。
      
      “终于有天师来了!”
      
      “我们有救了!”
      
      “敢问小天师高姓大名?您可是闻人家的天师?”
      
      “天师您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
      
      陆湘抬手打断了众人的闹腾,回答道:“我不是闻人家的天师,我姓陆,叫陆湘。”
      
      陆湘说完,原本激动的众人突然都冷了下来,众人互相看了看,用眼神询问旁边的人是否认识陆湘,结果显而易见。
      
      陆湘挠挠头,说:“大家可能不认识我,我不是来自什么大门派,也不是来自各位所熟知的几大家族。是这样的,我是上个月才上了天师榜的新晋榜,还是个新人。不过虽然我只是个新人,但我还是会竭尽全力保护大家的。”
      
      众人刚刚燃起的希望火光,顿时又灭了。
      
      陈家村是个小村子,天机本通常都会延迟一月才传到这个村子来,因此他们根本不知道陆湘和星渊闹上衙门的光辉事迹,若是知道了,怕是更失望。
      
      围在一起的众人又三三两两地散开,各自到角落里,哭的继续哭,叹气的继续叹气,又有人毫不避讳地当着陆湘的面讨论“再给闻人家送一封信去”或者“请思君大人”。
      
      陆湘听到了“思君”两个字。
      
      他知道思君,那是盘踞在天师榜总榜榜首十五年的传奇人物,即使是乡下来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的陆湘,也听说过他许多的离奇传闻。
      
      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与姓氏,他也从不与任何大家族为伍,他就是江湖中的一个异类。
      
      什么“天下无敌但为人冷漠行事乖张”,什么“从不收妖只要遇到害人的直接打死”,什么“全天下人仰视的对象,全天下妖恐惧的噩梦”。
      
      陆湘淡定地听众人讨论完了,接着有精神地给所有打气道:“大家不要沮丧,在闻人大人和思君大人来之前,我会保护大家的。”
      
      众人悠悠地看向陆湘,眼神幽怨。
      
      陆湘接着说:“那……谁来告诉我一下发生了什么,我来给大家想对策。”
      
      没人站出来说话,气氛顿时非常尴尬,尴尬地星渊都合上了花瓣再次装死,而陆湘好像完全感觉不到这样尴尬的气氛,依然是瞪着天真的眼睛笑盈盈地看着众人。
      
      终于是有人看不下去这尴尬,站出来对陆湘道:“陆天师,我是陈家村的村长,您可以叫我陈伯,我来给您讲吧。”
      
      陆湘对这位老人家行了个礼,恭敬地说:“您请说。”
      
      陈伯将陆湘拉到一边,说:“陆天师应该也看到了,我们陈家村是个小村子,家家户户都务农养桑,没有什么大富之家,但日子也过得安稳平静。可就在两个多月之前的一天晚上,天刚黑,阿力那孩子突然不知道怎么就从村子里跑了出去,接着就失踪了。过了十天,那孩子又自己回来了,但人却像是丢了魂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整天就睁着个眼睛躺在床上。而且阿力回来的那天晚上,又有个孩子莫名其妙地跑了出去,这一次好多人都看到了,那孩子原本在地里干活干得好好的,突然丢下锄头急匆匆地就往村外跑,谁叫他都不理,接着他也失踪了。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失踪一个孩子,最开始频率是十天,但这几日……突然变成了每夜失踪一人,已经连续三日了。”
      
      “糟了。”陆湘一下想起了刚才在路上遇到的那个年轻农夫,忙问道,“今日还有人出事?”
      
      陈伯点点头,沉重地说:“是的,今日大牛也跑出了村子,他娘发现他眼神不对就赶紧叫了人。咱们把那孩子绑住关在祠堂里,可他像是中了邪,力气大得很,还是挣开绳索跑了。”
      
      陆湘一下急得不行,站起来绕着圈来回走,难过地说:“刚才我来的路上看到他了!我没能看出问题,所以就没拉住他,是我的错,我当时怎么不拉住他!”
      
      见陆湘急得脸色泛白,陈伯反倒是:“陆天师不必自责。没用的,拉不住,我们之前试过,以为将人拉回来了,可拉回家才发现拉回来的是一截木头。”
      
      “这是幻术,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妖。”陆湘走了两圈,又自己冷静了下来,回到陈伯身边问:“到现在为止,一共有多少人失踪了?”
      
      陈伯道:“除去自己跑回来的阿力,村子里还有七人失踪。”
      
      陆湘道:“那就是一共有八个人出事,这么严重……你们可有请天师?”
      
      陈伯道:“有的,一个月前请了个天师来,那天师跟着中招的孩子去,想找到那只害人的妖,可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我们估摸着那天师也出事了。在我们村里作祟的应该是个很厉害的妖,一般的天师或许没办法,我们便给闻人大人送了信去,按理信应该已经早就送到了。所以今日陆小天师来,我们便以为您是闻人大人家派来的。”
      
      星渊在陆湘的脑袋上冷哼几声,接着说:“那些高门望族,说什么庇佑百姓都是屁话,嫌费时费力还没有油水不想来罢了。”
      
      陈伯低声道:“也不能这么说,闻人大人贵人事忙……”
      
      陆湘道:“没事的,我会保护你们的。”
      
      陈伯看了眼陆湘,显然是并不信任他,但陆湘态度很真诚,他便不好意思打击陆湘的热情。
      
      陆湘接着说:“那麻烦陈伯带我去看看阿力,先确定他是怎么了,才好对症下药。”

  • 作者有话要说:  嗯哼~求捉虫~
    晚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