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摄政王榻下宠十九 ...

  •   丰德九年十月初三,白裕安亲率大军围城,京城正门大开,守城官兵不战而降,闻人皇族亡国。
      京城城墙上,霍渊望着摄政王府的方向,明明已近在咫尺却怯懦的不敢靠近,他不怕遗臭万年,却怕看见那人眼中的厌恶和仇恨。
      泥捏的小狼狗在他手中焦躁的来回摩擦,然后……碎了一片。霍渊呆滞住,身体顷刻间僵如死尸,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
      “将军!”一个士兵飞奔而来向霍渊汇报打探来的信息,“摄政王闻人仟已于七月二十四日离世!”
      “!!!”一声惊雷在脑中炸开,霍渊脚下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离世?那个人……不!定是假的,定是,定只是死遁!
      
      白岐虽已‘去世’两月有余,但王府上下仍一片素缟,正厅灵堂两月未撤,一个青玉罐中装着他的骨灰供在厅中案上。
      霍渊战袍未褪,一身血气的跑到王府时,入目的素缟刺的他眼睛似是在流血一样痛,浑身冷的仿佛血液都快冻结一样。
      霍渊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入正厅,灵堂上的青玉罐让他胸口血气翻涌,一滴滴血从掌中渗出。
      “闻人仟在哪?”霍渊的话中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颤抖,“让他出来见我,只要他肯出来,我便不打了。”
      面对霍渊的问题,正厅中却无一人理他,唯有管家肖璆开了口,“王爷生前说,将军一日不入京他一日不下葬,如今终于能入土为安了。”
      “胡说!”霍渊咆哮着让他闭嘴,“他怎会死呢!?他只是生一场病而已,怎会死?”
      “早在一年前王爷就已病入膏肓,油尽灯枯。”荀良说。
      什么叫病入膏肓,油尽灯枯?世人常说祸害遗千年,那人坏到极致怎会轻易死掉?定是他们一起合谋来诓骗他!
      霍渊拔剑架在了管家肩上,眼中的戾气让人胆战,“闻人仟,你若再躲着我,我便屠尽你全府上下!”
      “你个混账的白眼狼!”压不住火的闻人余柏两眼通红的冲上去一拳狠狠砸在了霍渊的脸上。
      “将军!!”副将奉平上前护住霍渊,一众将士也拔出兵器,灵堂中的气氛立即剑拔弩张起来。
      面具在闻人余柏的拳头下碎掉,看见霍渊真容的人都是一呆,其中当以闻人静最惊恐。
      “霍……霍渊……”不,不可能的,霍渊早死了,可眼前人的脸……闻人静脑中全乱了。
      “你……”闻人余柏也呆了,虽说多年来霍渊容颜有变,但仍留有当年霍府四子清晰的影子。死人……复活了?
      “白将军!”管家肖璆无惧刀剑逼迫的走上前,把一封信递给了霍渊,“信是王爷留给你的。”
      “把剑收起来。”霍渊哑着声音命令。
      副将奉平领命收回兵器,但表情依旧戒备着厅中众人,提防着他们再偷袭霍渊。
      白岐的信中只有三句话,‘不许伤本王身边一人,一统天下,做个好君王。’简单明了,说是信更像是命令。
      一口血从口中呕出染红了信纸,霍渊脚下趔趄跪在了地上,面白如纸带着悲戚的绝望。
      “将军!!”
      
      大军入城,但因有霍渊下的铁令,军中无一人大肆掠夺和扰民,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甚至未伤一人。
      王府正厅灵堂,霍渊倚着桌角坐在地上,怀中抱着盛放白岐骨灰的青玉罐,失魂落魄面如死灰,身上笼罩着浓浓的哀意。
      ‘一切早在你的谋划中吗?我的谋反,你的死,可是原因是什么?只为惩罚我的狼心狗肺?’
      ‘我做的一切都只是要留住你,若你不在一切又有何意义?回来吧,我错了,我什么都不奢求了,即便只做你榻前男.宠也可以。’
      闵荞提着酒醉醺醺的走进灵堂,有士兵想拦却被副将奉平阻止,以将军现在的情况再糟也糟不到哪里了。
      闵荞从供品盘中随手拿了个苹果在衣服上粗糙的擦一擦,跟着咬上一口后模仿霍渊席地而坐,“他的病半年前开始加重,我虽保他暂时不死,但他却受了不少罪。”
      “我问过他怕不怕,却并未在他脸上看见过一丁点惧怕,他不怕死,或者说他早已预料到自己的死亡。”
      “他走的前一日还在念着一统,他太想看一眼天下合一国泰民安的一幕了。”
      “你的崛起让京中官员不安,相继向他谏言防止你谋反,可他却说自己只要一统,至于天下至尊是谁他无所谓。”
      “你谋反,带兵入京,闻人族亡国,你若此时撂下摊子不干南丘国必乱,他将死不瞑目。”
      霍渊抱紧青玉罐,回想白岐的遗言,自己一日不入京他便一日不下,心如刀割。
      当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时,而自己却正在制定攻打京城的计划,当时的他该有多恨自己?多怨自己?他肯定很后悔当初救回他吧?
      “他留了两句话给你。”闵荞突然说。
      霍渊充斥着死气的眼睛终于有了波动,“他……”他说什么?恨意?痛骂?诅咒?
      “第一句,皇位既然打下来了,再苦再累都得坐下去,那是你应得的殊荣,也是你的惩罚。”
      “第二句,若不一统天下,纵然你死后也不与你黄泉相见。”
      ……
      
      十一月初七,‘白裕安’登基称帝,改号为一单字‘岐’。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王宗贵族未斩一人,甚至赦免了丰德皇帝闻人牧吉,世人皆道岐帝仁德。
      皇宫大殿上,霍渊一身黑底织金皇袍坐在殿中台阶上,空荡荡的大殿静的仿佛一座死人墓,也冷的让人绝望。
      闻人静推开大殿正门走了进来,盯向霍渊的眼中已无半分当年的依恋,有的只是讥讽和一丝怜悯。
      “他助你诈死,帮你隐姓埋名进入军营,更是一路替你保驾护航,他担下了全部的重担,替你遮蔽了世间的黑暗,可你却负了他。”
      “当年霍府一案的确是皇叔批下的,但霍府罪名是真,罪无可赦,依南丘律法当杀!”
      闻人静的咄咄逼人让霍渊疲惫的闭上眼睛,“滚出去。”
      “霍渊,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也许皇叔是真的有点喜欢你的,可你却踏碎了的真心,你就用你的后半生来忏悔吧!”
      ……
      霍渊登基后,闻人余柏去了青岳,荀良回江湖,闻人静也带着夫君儿子和弟弟闻人牧吉离开了京城,只愿潇洒一生不愿再被皇家束缚。
      白岐死后,闵荞留在京城也没什么意义了,一壶酒,一匹马回了医仙谷,看似潇洒无拘无束,其实只有他自己晓得,在他的心中因一个风华绝世的男人留下了一处填补不上的遗憾。
      而潘晓静被一道圣旨许给中郎将冯霄,后因抗旨一头撞死在皇宫墙上。
      一切皆已尘埃落定。
      
      岐帝称帝后用十年时间平定诸国,一统天下,南丘小国改为天岐王朝。
      岐帝在位期间平天下,兴科举,重农耕,减赋税,史称其为‘仁帝’,但唯一不足的是‘岐帝’终生后宫未有一人,后来过继了公主霍莹禾之子封其为太子。
      岐帝不娶的原因在民间流传了很多版本,其中包括曾提携过他的前朝摄政王闻人仟,而且这个版本越传越盛,最后竟成了民间一美谈,也为后来的‘男风盛行’开了一个始端。
      岐帝在位只有十四年,临死前他只下了一道圣旨,死后焚烧成灰,同前朝摄政王闻人仟合葬夫妻墓。
      ‘一统天下,做个好皇帝,我全按你说的做到了,黄泉之下你可愿原谅我,再和我见上一面?’
      弥留之际,霍渊躺在床上手中紧紧握着一只破碎后又修补好的小狼狗,两眼痴痴的望着上空,仿佛在看着什么人一样。
      ‘若有来世,我一定……’
      
      曜荒大陆,玉凰山合陀峰下的小境地下,神魂归体的白岐差点因突如其来的剧痛叫出声来,在南丘时的病痛和现在的痛苦比简直太幸福了有木有?
      望着备受疼痛折磨的白岐,771十分愧疚的道,“碎片只有一片,一半力量用在补给第二储备能源了,剩下的一半需要用来时空跳跃。”
      “无碍。”白岐的声音因疼痛而有点断断续续的,“只是舒服了几年突然回来有点不适应而已,本上神还受得住。”
      白岐死要面子的嘴硬,但他越是这样‘大度’,771就越觉得愧疚,对不起他,“宿主,需要马上进行第二次时空跳跃吗?”
      “跳!”几乎是在它问出来的一瞬白岐立即回道。
      锦衣玉食的过了几年,神魂再重回本体时所承受的疼痛简直不是神可以忍的好伐?
      得到白岐的同意,771飞到他的上空,幽幽的光落下笼罩在他的头上,“抽离精神体,确定时空位置,开启定位,开始跳跃……五,四,三……”
      一如第一次般脑中一阵眩晕,在陷入黑暗中的一瞬,那种侵.占每一寸灵魂的疼痛也随之消失。
      
      

  • 作者有话要说:  摄政王榻下宠篇结束啦!!
    下一个故事:土豪,缺朋友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