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在图绵绵确定要参加那个沙雕真人秀节目以后。
      当夜,他睡前例行跟公爵大人通讯时,提到了这件事,“我觉得这个节目的氛围挺独特的,就选择这个去参加了。”
      
      “嗯。”光脑通讯那边的希维尔声音低沉,“安德森跟我说了,这个节目规模不算大,必要时你可以投资一笔,让自己过得舒服点。”
      
      图绵绵:“好。”
      
      噢……
      当所有人的金主爸爸啊。
      图绵绵心想。
      
      把上真人秀的事情说完,图绵绵顺嘴问了一句,“你今天怎么只接通话不接视讯啦?”
      
      前几天晚上公爵大人都是跟图绵绵视讯交流的,今天图绵绵主动拨视讯过去,希维尔却没有接,只同意了通讯。
      
      “……”希维尔沉默下来。
      
      主舰的指挥官休息室里,希维尔单腿屈膝坐在地上。旁边的地板上凌乱放着一堆药物。
      他伤损的右臂刚刚淋过军用消毒水,多余的水渍混合着血液滴答滴答的往下掉,手臂上的伤口因为消毒作用而不断冒出白沫状的消毒气泡,疼痛焦灼着他。
      
      通讯那边的图绵绵听不到声音,又追问了一句。希维尔的声音缓了缓,才若无其事的说:“今天有点不方便,所以没有接视讯。”
      
      图绵绵的耳朵动了动,他迟疑的问:“你是不是受伤了?”
      他耳朵尖抖了抖,“我好像听见消毒气泡的滋滋声了。”
      
      图绵绵第一次在游戏里开动机甲的时候,他高兴得从沙发上蹦起来又摔下去。胳膊肘擦破了点皮,也没什么要紧的,但是朱蒂十分担心,就帮他擦了家用型消毒水。
      当时小伤口上就有白色泡沫冒了出来,一边冒泡泡一边有滋啦滋啦的细微响动,不疼,但是有点痒痒的,等伤口消毒干净以后就没有泡泡了。
      
      刚才他似乎听见希维尔那边就有消毒气泡的动静,虽然隔着通讯声音近乎于无,但是依旧逃不过图绵绵的耳朵。
      
      希维尔闻言怔了一下,眉头马上皱了起来:“你在家里受过伤?”
      没用过消毒水的人哪里知道消毒泡泡是什么声音。
      
      图绵绵如实告知自己擦破皮的事实,然后一脸严肃的追问:“现在不是你问我的时候,是我在问你。你是不是受伤了?”
      
      希维尔停顿了一下,说:“……我没有。”
      
      “是吗?”图绵绵质疑。
      
      “我……”公爵大人犹豫片刻,撒谎安抚家里的小娇妻:“我在医务室慰问士兵,医务官在给受伤的士兵进行伤部消毒。”
      
      “噢。是这样啊。”图绵绵立即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他转头就认真叮嘱:“你在慰问士兵这是正事,你有正事的时候就不要接我的通讯了。”
      
      “不说了,你先忙正事才是最要紧的。记得多注意安全!”
      图绵绵又想了想,决定肩负起小娇妻的责任,殷殷道:“我在家等你回来嗷!”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挂断了通讯。
      
      希维尔看着显示通讯已结束的光脑屏幕,表情怔怔的,心底涌动着久违的暖意。
      半晌后,他的唇角微微勾起来,浅淡的笑意转瞬即逝。
      右臂痛意渐消,希维尔转头看着窗外星河灿烂的太空,遥望着帝国的方向,喃喃的答应着:“好。”
      
      要乖乖的在家等我。
      
      -
      
      中央星公爵府。
      
      因为图绵绵要外出参加娱乐节目,大家都为此筹备起来。
      
      虽然……管家先生对那句多个老公多个家感到有点害怕。但是看节目组背景清白,也就任由图绵绵去了。
      
      只不过安德森顺便把朱蒂也安排进了节目组,作为图绵绵的助理随行照顾、保护安全。
      朱蒂毕竟是以文职的身份殴打过军部三分之一士兵的传奇人物,管家先生相信她一定会是个非常出色的助理。
      
      而真人秀节目组那边,在凑齐嘉宾阵容后,迫不及待的就给公爵府发来了节目合约。
      签署合约之后,图绵绵就是这个节目组的人(嘉宾)了!
      
      没过两天,节目组宣布开机,通知嘉宾们自行前往拍摄地点。
      
      拍摄地离公爵府并不远,大概是图绵绵拍摄途中还能溜号回来恰个饭的距离。
      虽然近便,但安德森管家仍然严阵以待,有种送家里的小朋友上幼儿园的既视感。
      他将图绵绵有可能用得上和吃得上的东西通通都塞进了手环式空间钮,交给图绵绵带在了手腕上。
      
      顺便,将导演亲口告诉的第一手消息说给图绵绵听,“节目组采用的是直播模式,但是他们会欺骗嘉宾是录播模式。”
      安德森管家说:“实际上一切都是在实况直播的,节目组这样做似乎是为了拍到嘉宾们最真实的一面,用来当做回馈观众的惊喜。”
      
      虽然,管家先生觉得有可能是惊吓。
      
      “导演将这个消息告诉公爵府是为了讨好夫人,让您在隐蔽的直播镜头前有所准备,能将最完美的一面展现给观众看。”
      “不过,”安德森管家扶了扶自己的金丝单边眼镜,“我觉得夫人即使用不完美的状态面向观众,也并没有关系。”
      
      “因为无论怎样,夫人都非常可爱。”
      管家老先生一脸慈爱的看着面前即将出近门的孩子,殷殷叮嘱道:“所以夫人不必紧张,也不用特别表现,就当放松的去玩一玩就好了。”
      
      图绵绵:高兴.jpg
      
      他被安德森哄得晕头转向的,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了。
      
      晕晕乎乎的被朱蒂带出门,走之前还在庭院里听见几个在公爵府任职的女孩子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安德森管家只允许朱蒂小姐姐去近身照顾夫人!我们都不配多看夫人一眼!”
      “嘿嘿,虽然平时不能见到夫人一面,但是夫人去录节目了,咱们就可以隔着星网吸夫人了!!!”
      “我们也太惨了叭,现实吸不到,只能云吸夫人。”
      “呜呜呜妈妈!你女儿喜欢的小可爱要上电视了!”
      
      图绵绵:“?”
      
      图绵绵茫然的看了那些女孩子们一眼,然后被朱蒂带着上了印有公爵府徽章的飞艇,朝着节目组给的拍摄地址飞去。
      
      到了地方才发现已经有两位嘉宾在等了。
      
      一个是小有名气的星网红人许陶陶,看起来有点高冷骄傲。
      另一个则是出现在节目宣传视频里的那个男人,叫罗宾斯,曾口出豪言“多个老公多个家”。依旧穿得花里胡哨,在四处乱蹿。
      
      节目组圈出来的场地是一处异植物公园,场地是露天的,节目组工作人员只有简单的两三个,其余都是机器人在忙碌。
      中央星的人造日光有点耀眼,朱蒂找了个带遮阳伞的休息椅让图绵绵坐下。
      
      她绕着节目组的地盘走了一圈,以不太专业的军事素养和依旧敏锐的洞察力观察过后,悄悄的告诉图绵绵:
      “夫人,直播早就已经开始了。有很多很多的隐蔽直播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进行直播。”
      
      图绵绵莫名的有点紧张,眼神都不敢四处乱转了,谨慎的点了点头。
      
      此时星网上的节目组直播间:
      [他们说了什么?我怎么听不见?]
      [这是个新人吗?以前都没有见过他。]
      [看字幕介绍叫图绵绵,莫名觉得他好可爱,名字也特别软萌的感觉。]
      [我不服气,还有什么悄悄话是我vvip都不能听的吗?!]
      [我vvvvvip竟然也听不到!]
      
      图绵绵对直播间里的沙雕争议一无所知。
      没过多久,最后一位嘉宾鲍勃也匆匆忙忙的来了。
      他莽莽撞撞的往大家聚集的地方走过来,嘴里不停的抱怨:“中央星的路况也太差了吧,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堵车?简直耽误我的时间,差点就赶不上录制了!”
      
      在场众中央星本地人齐齐转头看向他。
      
      鲍勃的头发抹得油光发亮,大饼盘子似的胖脸上顶着一副凶神恶煞的神情。他穿着昂贵的定制服装,但因为身材太胖而显得并不得体。
      
      鲍勃抱怨完该死的路况,又转头去呵斥自己的助理,怪他没有早点提醒自己出门。他助理满脸苦笑,点头哈腰的赔罪,只求雇主能放过。
      
      “怪别人干什么。”许陶陶突然站起来加入战场,朝鲍勃走近几步。
      高高瘦瘦像竹竿的他,跟矮胖的鲍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陶陶居高临下,语气嘲讽,一脸刻薄的说:“走的是最低层的限速飞艇车道吧?”
      
      鲍勃像是被踩了死穴,徒然涨红了脸,一脸愤怒却无法反驳。
      价格最便宜的飞艇不具备高速行驶的条件,因此只能走窄窄的限速车道,飞艇一多就容易堵。
      而昂贵的高速飞艇则是在宽阔的高速车道上想飞多快就有多快。
      
      现场因许陶陶的话而陷入一片寂静,大家此时看向鲍勃的眼神竟多了几分怜爱。
      
      图绵绵还没来得及随大流对尴尬的鲍勃表示一秒钟的同情,就见开完嘲讽的许陶陶走开了。
      而鲍勃喘了几口粗气,环顾四周后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图绵绵面前,颐指气使道:“你,给我让开!”
      
      鲍勃霸道极了:“这个位置给我坐!”
      
      “……”图绵绵抬头,只看得见鲍勃高高在上的鼻孔。
      
      身旁的朱蒂沉默了一会儿,正要说话。导演就着急忙慌的冲了过来,像是母鸡护小鸡似的,把图绵绵挡在了身后,将鲍勃赶走。
      
      鲍勃不敢跟导演作对,只好放弃。
      他看上去更愤怒了,连脖子根都气得通红。临走前恨恨的瞪了图绵绵一眼,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记仇。
      
      图绵绵脑壳都大了。
      这个节目组的嘉宾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上来就针锋相对了?
      
      朱蒂也十分疑惑,转头就悄悄给管家先生发消息告状去了。
      
      嘉宾到齐后,虽然开头有些鸡飞狗跳,但是在导演宣布录制开始后,一切就都变得中规中规了。
      
      流程上没有出乎图绵绵意料的地方,都是些常规的操作。比如在(虚假)录制镜头前集合、互相打招呼、进行自我介绍。
      
      眼看着自我介绍完毕后的许陶陶竟然开始了才艺表演。
      排在下一位的图绵绵顿时眼前一黑,惊慌失措道:“还、还要唱唱跳跳吗?”
      他只会蹦蹦跳跳,可以吗?
      
      事实证明,可以的。
      
      图绵绵一通骚操作,兔子似的蹦蹦跳跳的就萌混过关了。
      
      导演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全程表情慈祥和蔼的看着图绵绵。既像是在看珍惜国宝,又像是在看一条金贵的金大腿。
      
      下一个罗宾斯,一上来就开始舞蹈,嘴里还大喊着:“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老公……”
      导演当即目露凶光,冲过去把罗宾斯赶下台。
      
      罗宾斯也目露凶光,指着图绵绵说:“为什么他那样都可以,我跳舞却不可以?!”
      
      “……”图绵绵无辜躺枪,他想了想,对罗宾斯说:“要不,你下次就单纯的跳舞,不要加台词了吧。”
      
      罗宾斯闻言面露疑惑,他沉思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原来不能在节目上打广告找老公的吗?”
      “谢谢你告诉我哈。”罗宾斯丝毫不见外,热情的握着图绵绵的手摇了摇,“你当我朋友吧。”
      
      图绵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还好你不是跟我说‘你当我老公吧’。”
      
      罗宾斯顿时仰天大笑。
      
      “哼。”鲍勃不知何时凑了过来,他从鼻孔里冷哼出声,斜睨着图绵绵,十分不屑道:“也不知道废物是怎么进来节目组的,难道只会跳来跳去就可以了吗?”
      
      图绵绵:“?”
      除了跳,他还会啃胡萝卜来着。
      
      朱蒂骤然冷下脸来,怒气值攀升,双眼中似有火光在燃烧,她回怼道:“我也很疑惑,辣鸡是怎么进来节目组的,难道长了一张脏嘴就可以了吗?”
      
      鲍勃:“你!!!”

  • 作者有话要说:  绵绵:讨人厌的鲍勃是剧情的垫脚石,再忍他两章,作者就会把他送走啦!
    #我似乎因为不够奇怪而显得与其他嘉宾格格不入#
      
    #小剧场#
    某真人秀:呜呜呜,绵绵是我们的人了!
    [滴!温馨提示:公爵大人正在对您拳打脚踢。]
      
    嗷呜!抓五个在本章留评的幸运小可爱送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