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的时候,希维尔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了过来。
      度过难捱的发.情.热以后神清气爽,身体状况也恢复了巅峰状态。
      
      躺在自己臂弯里的图绵绵裹着被子睡得正香,公爵大人花了两分钟时间犹豫,最终决定不吵醒图绵绵,自己又躺回去陪着图绵绵继续睡觉了。
      
      希维尔公爵大人的首次懒觉体验,在两个小时后管家先生的呼唤下宣布结束。
      
      希维尔面对敌军的暗杀时都没有这么小心翼翼过,他将手臂从图绵绵颈后抽了出来,安德森正在卧室外的走廊上等候他。
      
      “殿下的身体怎么样?有出现发.情.热的后遗症吗?需要服用药剂吗?”安德森一连声的询问,脸上的每个毛孔都写满了严肃谨慎。
      
      提起发.情.热,希维尔不由得想到了昨晚的情形,他出神了片刻,随即用低头翻折袖口的动作来掩饰自己外露的情绪,“不需要。”
      
      “嗯。”安德森扶了扶单边眼镜,慎重的点头,“我相信殿下也不需要药物的辅助。”
      
      “那殿下和夫人一起下楼用早餐吧。”安德森恢复了满脸笑容。
      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身体强健的希维尔,老人家喜气洋洋的说:“夫人肯定辛苦了,我让厨房为夫人准备了很多补身体的健康食物。”
      
      希维尔:“……”
      
      希维尔撇下管家先生,推门进去卧室了。
      
      失去的枕边人温度的图绵绵翻了个身,背对着希维尔还在继续沉睡。
      他半张脸都陷入柔软的被子里,头发睡得凌乱,还有一簇呆毛翘在头顶上。脸颊明明没有多少肉,却莫名让人觉得软乎乎的。
      
      希维尔坐在床边凝视了图绵绵的侧颜半晌,才伸出手,迟疑的在他背后拍了拍:“绵绵……”
      或许是昨天晚上喊得多了,他叫起图绵绵的名字来,语气已经熟悉了很多。
      
      希维尔以为图绵绵会很难喊醒,但是出乎意料的,一声呼唤以后图绵绵很快就醒了过来。
      
      “嗯嗯嗯。”图绵绵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边胡乱的点头答应着,一边从被窝里爬起来。
      
      希维尔看他起床,有些生疏的邀请道:“我们去吃早餐。”
      
      “嗯嗯嗯。”图绵绵又是连声的回应,但是他坐在床上,眼睛都没睁开,实际上根本没听清希维尔说了什么。
      
      希维尔:“……”
      
      图绵绵掀开被子下床,虽然眼睛依旧困的睁不开,但是却能准确的摸索清路线,直接一头扎进浴室里去。
      
      没一会儿,图绵绵又洗漱完出来了。奇异的是洗完脸以后他依旧没有醒完瞌睡,半眯着眼睛像游魂一样飘过,都没等希维尔跟他说点什么,就汲拉着拖鞋吧嗒吧嗒的就往一楼走去了。
      
      希维尔:“……”说不清,是什么心情。
      
      生理书上说过,发.情.热结合的夫夫会自然而然的产生感情,承受方对伴侣是非常依赖的。
      
      为什么,他没有。
      
      希维尔怀揣着疑惑进了浴室洗漱,等他下到一楼的餐厅时,图绵绵已经坐在餐桌边等待了。
      
      家政机器人将最后一碟小面包摆上餐桌,安德森管家站在图绵绵身旁在跟他说话。
      
      安德森正在说:“昨天拍证件婚照时公爵殿下的情况就已经非常严重了。”
      
      图绵绵看了一眼走近餐桌的希维尔,公爵大人的气质看起来冷冷淡淡的。
      他回想了一下昨天希维尔的状态,印象中希维尔一直都是冷静克制的,没有一丝一毫被发情热折磨得狼狈的模样。
      于是图绵绵摇头,“看不出来。”
      
      “那是因为殿下什么都爱忍着啊。”管家安德森望了望拉开椅子入座的希维尔,慈爱的摇了摇头。
      
      “……”图绵绵闻言,一边夹起一个小笼包往嘴里塞,一边盯住了公爵大人。
      
      什么都爱忍着???
      可他看希维尔昨晚就一点也没忍着啊,想怎么发泄就怎么发泄。
      他这个新婚小娇夫好没人权的哦。
      
      半晌,图绵绵把小笼包嚼完了,移开视线,说:“还是看不出来。”
      
      希维尔被他盯得锋芒在刺:“……”
      
      这个话题被轻轻揭过,图绵绵开始埋头喝香喷喷的营养粥,希维尔终于放松下来。
      
      他扫了一眼丰盛的早餐。
      
      餐桌上不再是平时希维尔惯用一管营养液,而是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餐点,有目前星际最爆火的网红早餐,也有古代早餐如包子饺子一类。
      这是考虑到了公爵府新主人图绵绵的口味,将各大种类的食物都做了出来,方便他挑选食用。
      
      看来公爵府上下对图绵绵都很上心。
      这个认知希维尔放心了不少。
      
      “绵绵。”希维尔道。
      
      “嗯?”图绵绵抬头看他。
      
      希维尔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要带兵出征帝国边境,你需要一个人在家里。”
      言下之意就是这俩新婚夫夫马上就得分开了。
      
      图绵绵:?!
      图绵绵都惊呆了。
      
      他嘴巴里的东西还没咽下去,含含糊糊的说:“你要去打仗啊。”
      
      希维尔“嗯”了一声,他凝视着图绵绵白皙的脖颈,低头时隐隐约约能见到几点红痕,都是他的杰作,“你最近可以在家里多休息一下,养养身体。”
      
      希维尔低头操作起自己的光脑,对图绵绵开放权限,“或者是多出去逛逛,觉得无聊还可以去巡视公爵府的产业,熟悉一下哪些东西是自己家的。不明白的直接问安德森。”
      
      “有喜欢的东西直接买,”希维尔一边叮嘱着,一边向图绵绵的光脑发了一份东西过去:“绑定一下我的星卡。”
      
      图绵绵手腕上佩戴的光脑终端立即发出“滴”的一声提示,显示有一个星卡账户需要图绵绵亲自确定绑定。
      
      图绵绵听话的绑定了公爵大人的星卡,光脑上随即显示出余额来。
      
      图绵绵:“……”
      
      头晕目眩,无法呼吸。
      那一长串的零,竟让他一时间发不出声音来。
      
      而公爵大人也没有等图绵绵的回应,见账户已经确定共享后,像是赶时间似的立即离开了餐桌边。
      
      他从等在旁边的女佣手上接过一管营养液,脚步匆匆的往外走。门口是正捧着军装外套在等候的安德森管家,希维尔接过后一个半旋披在了肩头。
      
      正要走出门外时,他忽然驻足转头,“对不起,我工作要紧,以后再陪你。”
      
      图绵绵:“……”
      
      图绵绵捂着心口,分不清是被公爵大人帅到了、暖到了,还是被一串零收买了。
      
      他看着那个修长挺拔的身形,用尽了毕生的温柔,温情脉脉的说:“好,我等你回来。”
      
      遂,公爵大人放心的走了。
      
      安德森管家和女佣都被他们的夫夫情深感动到了,眼角闪烁着又相信爱情了的泪花。
      
      图绵绵痴痴的凝望着希维尔渐行渐远的背影,只觉得这个远去的背影看起来比人.民.币还要迷人。
      
      等到看不见了,图绵绵才收回视线来,他扶着餐桌,神色恍惚的想: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嫁给了一个有钱人,但是有钱人从不来看我,陪伴我的只有三层别墅和他卡里的钱。*
      
      这,不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没关系的,公爵大人永远不陪他,也没有任何关系的。他有这栋公爵府和那一长串零,自己一个人也完全可以的。
      
      -
      
      朝阳帝国中央星军部大楼。
      
      希维尔刚从飞艇下来,等候已久的副官就迎面向他走来。
      两人一起朝军部大楼里走去,副官争分夺秒的汇报工作情况,“元帅,士兵和舰队都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还有,昨天下午‘白昼’的例行检修我跟进到了最后,一切都没问题。”
      
      希维尔:“嗯。”
      
      副官问:“后勤部听从雷蒙德大师的要求,为您的机甲右臂增加了10%的能量输出度,您要不要模拟试验一次威力效果?”
      
      “不用。”希维尔一边打开光脑查阅工作文件,一边回答:“我看参数就能明白有哪些变动。”
      
      “哦。”副官骤然冷漠下来。也对,他们元帅是个天才,不像他们这些凡人,什么都要试一试才有把握。
      副官面瘫着脸,说:“后勤部也知道您不用打.一.炮试试,所以连场地也没给你留。”
      
      希维尔瞥了副官一眼,对他的酸话恍若未闻。
      
      “那元帅您记得保存一下‘白昼’在实战中的右臂数据。”副官又说:“这是后勤部要求的。”
      
      “明白。”希维尔回答得十分简略。
      
      等到关于军部工作的大小事宜都汇报完毕后,希维尔正往后勤部走去,要去收回自己的御用机甲“白昼”。
      
      副官跟在希维尔后面,想了想,问:“元帅,您昨天下午匆忙离开,是有什么急事吗?
      
      “嗯。”难得的,希维尔对涉及自己私生活的问题多解释了一句:“去结了个婚。”
      
      “噢噢噢。”副官连连点头,“原来是去结婚了啊,那确实挺急……”
      
      “……”等等。
      副官突然一滞。
      
      他呆若木鸡,看着面前脚步不停走远的背影,表情傻不愣登的。
      
      前面不远处,同属副官职位的女同事安娜,把刚从后勤部拿出来的、装有机甲白昼的机甲钮交给了公爵大人。
      
      还用眼风扫了副官一眼。
      
      安娜显然听见了希维尔和副官的谈话,副官发誓他看见了安娜眼中对他的鄙视。
      果不其然,安娜用接受良好的口吻说:“原来元帅是去结婚了。”
      安娜礼貌的说:“下官非常期待能见到公爵夫人风姿的那一天。”
      
      还拍马屁!
      副官恨恨的想。
      
      正在查看机甲钮的希维尔对这句话非常受用。
      他虽然跟图绵绵认识不久,但是结了婚,他自然就要承担起责任。
      希维尔赞赏的看了安娜一眼,安排道:“返航后你们上门拜访他。”
      
      “好的。”安娜回答。转头话题就跳到了即将出征的事情上,“元帅,舰队什么时候出发?”
      
      “侦查战机先行,先锋舰派遣跟上。剩下的接受完陛下的送行,再立即出发。”希维尔下令道:“通知下去,让各部门准备。”
      
      “是!”安娜和副官立正行军礼。
      
      希维尔交代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副官还是有些难以消化这个重磅信息,太震惊了,震撼他全家。
      他想找同事安娜倾诉一下,却发现安娜竟然匆匆离开了。
      
      追上去一看,才发现是安娜躲在角落里偷偷联系在公爵府上工作的好姐妹。
      
      安娜:“什么?公爵夫人很漂亮可爱?快给我康康有多可爱!”
      安娜:“不要跟我说什么不敢拍照,一句话!”
      安娜:“——你死了!”
      
      好啊,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两面派。
      副官面无表情的想。
      
      -
      
      中央星碧蓝的天空上,密密麻麻分布着集结的战舰。
      
      帝国的皇帝陛下在为即将远征的将士们送行,祈愿着安全凯旋的歌声在中央星的每一处响起。
      
      送行仪式结束后,随着指挥官的一声令下,战舰群有条不紊的飞离中央星,踏上充满战火和硝烟的征途。
      
      图绵绵才吃完早饭不久,在充满绿意的庭院里溜达,边熟悉公爵府边消食。
      
      安德森管家陪在他身后,听到战舰此起彼伏脱离空域的声音,抬起头看了半晌,然后笑眯眯的指着最大的那艘主舰说:“公爵殿下就是在那里。”
      
      管家先生背着手,表情骄傲:“殿下是战时首席指挥官,军部的人都称呼殿下为元帅。”
      他扶了扶单边眼镜,小声嘀咕:“不过我还是喜欢称呼殿下为殿下。明明帝国的公爵爵位才是殿下的第一头衔。”
      
      图绵绵也仰着头在看天上。
      
      天上地下隔得太远,庞大的战舰停留在空中,看在眼中就是一个一个的小黑点。不过纵然如此,主舰也是天空中最大的那个黑点。
      
      图绵绵观察了一下那个被簇拥在最中心的大黑点片刻,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收回目光正要跟安德森管家说点什么,却忽然听见破风的猎猎呼啸声。
      
      一架机甲掠了过来。
      
      机甲通体银白色,沐浴在日光下的机体周身泛着冰冷的色泽。从公爵府的上空掠过时,驾驶舱的位置闪烁了一下红光。
      
      仿佛是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随后机甲拔高升空,最终没入整齐起航的战舰队伍中,化作一尾流光,消失在天际。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机甲里的希维尔:再见了老婆我今晚就要远航
    【*】:改编自网络段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