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第一大佬未成年》覃七 ^第18章^ 最新更新:2019-08-06 12:00: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张巍阴狠的朝严立下刀,带出血花,“我知道你们几个厉害,我本来想慢慢地把你们分开杀了,可惜你们太顽固了。”
      
      严立狠狠地瞪着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因为我毁了张琴的脸吗?”
      
      张巍浑身一僵,“这还不够吗?我张巍什么都没了,就只有一个丫头,你他妈动谁都行,就是不能动我丫头!”说完右手的刀子笔直的朝他的脖子袭去。
      
      严立反应不过来,绝望的闭上眼睛,忽然暗风袭来,张巍的右手被人抓住。
      
      林琅看着他,“够了吧。”
      
      张巍看向她,“你是谁?”说完就开始挣脱手,却震惊的发现自己更本挣脱不开。
      
      林琅答非所问,‘“我敬你是个爱女儿的好父亲,但严立他们是我的朋友,你不能动他。”说完掌心微微用力。
      
      张巍能明显感觉到手腕越来越痛,就像骨头被钳子捏住一般,脑海中忽然浮现当初监狱里的事情。每个房间都有个头,要么狠戾要么智谋,总有特殊的气场。面前这个女的看着不起眼,但等动了手却募得乍眼。这种人要么有真本事,要么就是天生的气场。
      
      张巍面色一变,很快手里的刀反转,他略微试探了一下,手里一松,刀柄下沉,但很快他的动作便被手腕传来的力道给僵住了,筋骨就想被磨碎一样剧痛,张巍滴下冷汗。刀锋冷光一闪,刺得人眼球生疼。
      
      张巍掀起嘴角,在众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开口,“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说什么,希望他们别死在路上。”手腕一松,张巍不彰显地松了口气,他知道大家不明白,但那一瞬间命被人给抓住的感觉犹如窒息。
      
      陈枫不甘心,他的人不多,也没了号召力,那个哑巴和丁伟都是绝好的人力,如果张巍都不出手那就真的可惜了。他刚想开口,忽然注意到林琅的视线,冰冷透彻,像是将他的全部都看清了。陈枫僵在原地。
      
      几人来到门口的空地上,和阿言汇合,等安稳的坐上车之后徐志成几人还在浑浑噩噩中。要不是曾珍珍拿酒精给他们消毒还真反应不过来。
      
      周豪躲过曾珍珍的动作说,“省着点,我这点小伤没必要消毒。”
      
      徐志成迷茫地问,“就这么出来了?”
      
      曾珍珍收起手里的酒精瓶,“可我那些药还没拿全呢。”
      
      周豪说,“算了,毕竟我们在那里住了那么久,好歹吃用都是他们的,就当是住宿费吧。”
      徐志成撇嘴,“那这个住宿费也太贵了。”
      
      严立问,“你们是怎么打算的?去哪里?”
      依旧是丁伟开车,他说,“继续上高速往北,找政府基地。”
      
      严立眸色一闪,片刻说,“今天谢谢你们,为了表示感谢,那我就透露一下。”
      车内的人同时看向他。
      
      严立说,“我叔叔曾经和我说过,川上市有个特别严密的军事基地,防卫森严,现在末日来临,到处都是危险,但那里武装强劲,如果说还有哪里比得上军事基地更安全,我还真想不起来。”
      徐志成震惊地盯着他,“你以前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不会是故意瞒着我吧。”
      
      严立白他一眼,“那也是高中的时候无意间聊到的,不说的话我还真想不到。”
      
      “川上市遍布山脉,那里的人基本都很穷困,就连当地人都鲜少知道有这么个严密的军事基地,不知道你叔叔是做什么的?了解的这么清楚。”丁伟突然发问引起了众人注意。
      林琅眸光一闪,川上市,不就是丁伟的岳父母住的地方?连丁伟都不清楚,严立怎么会知道?
      
      严立微顿,看了眼丁伟说,“因为我叔叔就在那里工作。”
      
      徐志成呆楞了好几秒,忽然反应过来,叔叔从事政府机密工作,而这小子平时上学的时候也从来不透露自己家里情况,却总是用得起高档商品,也从来没见过他的家人,敢情是个官二代啊!于是徐志成一把夹住严立的脖子,“好家伙,这么牛叉多身份你居然瞒着我,平时在我这蹭吃蹭喝,结果你家这么牛逼。”
      
      行了,这下严立想瞒也瞒不住了,不过他也知道友情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林琅他们救过他的命,徐志成又是他的舍友,周豪和曾珍珍也和他一起闯过生死,车里的人同他都有过命的交情。他别的本事没有,不过是透露下家境不算什么。
      
      严立虽然没有细说,但大家也不蠢,稍稍反应一下便明白了。
      
      车子往高速闸口开去,只是刚上了高速他们还是被车流量给惊到了。
      
      丁伟皱眉,“还是慢了吗?”
      
      现在车子的速度根本不再管会不会违章,一个个逃也似的飞快驶过。所以很快车子前方便排起了长龙。
      
      徐志成凑到玻璃面前细看,“不是吧,这就堵上了?”
      
      林琅皱眉,现在距离太阳下山还早,看来情况似乎比她预想的更糟糕。
      
      车子慢慢地挪动着,直到太阳西斜,大家怕丁伟吃不消纷纷主动开始换人。严立因为彭欣爱的原因暂时没有主动顶替。
      
      丁伟也没拒绝,这面包车虽然空间大,但是个手动挡,高速上这一步一挪的,开的他两条腿都开始打颤。
      
      徐志成开车,周豪见到丁伟上了后座,主动递了瓶水过去,“丁哥,喝口水歇歇。”
      
      丁伟喝了好几口,抹掉额上的汗水喘气说,“我怎么感觉现在越来越热了?要不是中午开了空调这车里的温度能把人晒化了。”
      
      车里的人同时一顿,徐志成皱眉说,“我也觉得,外头的温度已经到了五十度往上了,要是再这样下去白天车子都不能跑了。”
      
      白天不能开车,晚上又是丧尸和异种活动的范围,再加上偶尔会冒出来的白雾……众人心上同时升起一片阴霾。
      
      天色逐渐变黑,那黑沉沉的夜开始慢慢变的嚣张,徐志成再一次表示前面车子不动了,才彻底停下。
      
      林琅摇下窗户四下瞄了瞄车子周围的情况。
      
      他们不知道林琅想干嘛,只是安静地等着。心里一致想着,虽然这姑娘看着不大,但做事很有头脑,看着就挺早熟,也比一般人有想法,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
      
      其他车主都小心翼翼地降下窗户,眼见四周没有危险便主动和其他车主搭话,“你好,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尚兴市,你们呢?”
      
      “我们岚西市的,看来都离得不远啊。”
      
      当时出来乍到的林琅第一时间就是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地图,将各个地方都背了下来,所以她知道这是两个邻市。
      
      “唉,本来以为就是动物变异罢了,结果一出去却发现人都感染了,真是见人就咬,真是太恐怖了。”
      
      “岚西也一样啊,好多人都往北逃,我到现在都庆幸自己醒悟的够快,否则就被堵死在岚西了。也不知道前面到底在搞什么,正好乘着晚上开车啊。”
      
      其他人见这两个车主开始讨论,也纷纷加入,虽说不上缓解压力,却正好交换下情报。叽叽喳喳一片响起,但很快他们就发现每个人知道的都差不多,丧尸是突然出现的,而且莫名的大批量生产。就连异种也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他们也积极联系当地警方,但很快就打消了念头,因为都死绝了,毕竟警察也是人。
      
      夜色彻底黑了下去,车内的人也开始和其他车主交流,林琅忽然对着徐志成说,“把车灯关了。”
      
      徐志成啊了一声,“为什么?要是关了万一出现变故那岂不是来不及反应?”这下不仅徐志成不理解就连其他人也一脸不赞同。
      
      林琅沉静地说,“你开着灯是想引异种还是引丧尸?”
      
      徐志成愣了愣,“这……”
      
      丁伟说,“我同意林琅说的。”他抬头,“现在暂时还不清楚丧尸是因为什么而活动,但异种却是能视物的。”
      
      其他人本来就没想着反对,现在丁伟这么说他们也肯定了,徐志成第一时间关掉了大灯。
      
      因为他们车子停在中间,其他车主正说话间,发现他们车灯不亮了就开始打趣,“你们车灯坏啦?”
      
      徐志成刚想开口解释关灯的原因,但忽然想到也许这个算是不能说的秘密,于是看了眼林琅。
      
      丁伟却说,“没关系的,这个时候能多活一个人都是人类的幸运。”
      
      林琅也没有拒绝,她没有丁伟那颗为人民操心的心,想的只有多活些人,异种和丧尸的目标就会扩大,她们的逃生几率就会多些。
      
      徐志成转头开始解释。
      
      其他车主以为他开玩笑呢,结果徐志成一本正经的详细解释,很快心里就开始犹豫了,一个两个都开始关灯。很快关灯的车主附近也有人发现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高速上就像闭幕的灯展飞速的暗了下去。
      
      徐志成复杂地望着沉寂的路上,因为他的一句话,这些车主的命就悬在了一起。
      
      林琅可不会去管他这点小心思,对着阿言说,“你守上半夜我守下半夜。”
      
      阿言点头后毫不犹豫地下了车,一个翻身便坐到了车顶。
      
      严立问,“他这是干什么?”
      
      林琅回,“守夜。”
      
      严立一脸怔忪,周豪和徐志成同一时间看了过来。
      
      丁伟笑了笑,“小子们,多学着点。”
      
      曾珍珍好奇地看着林琅,忍不住问,“你们是兄妹吗?感觉你们好熟悉这种情况啊,是经常野外生存吗?”
      
      林琅背靠着后椅,心想这些人真是悠闲惯了,要是将他们扔到以前她和阿言所经历过的年代还不得尸骨无存。林琅是打算抓紧时间休息的,所以只是浅显得说,“嗯,你们似乎并不习惯守夜。”说不习惯都是轻的,根本就是不守夜。
      
      “因为根本就没想到。”说完曾珍珍自己愣了,是啊,他们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所以同学们才会在路上一个个死掉,说到底还是他们的危机意识太浅薄了。
      
      曾珍珍暗暗朝严立三人看去,发现他们也是一脸幡然醒悟的样子。
      
      头顶阿言守夜,车里林琅和丁伟抓紧时间休息,于是其他四人也不再打扰,也跟着一起休息。
      
      徐志成遥控车窗,车窗没有关死,留了一条缝,好方便他们及时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林琅瞄到后忍不住赞许,还好不蠢。
      
      阿言守夜的时候还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周边的车主见他爬到车顶守夜,思来想去为了车里的一家老小也决定守夜。可是有这种觉悟的人不多,大多都想着有别人垫底呢,要真有情况一定有动静,反正也不敢睡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