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深宫诡事 ...

  •   月黑风高夜,阿旬轻舒一口气,放下符笔,满意地欣赏着自己刚成功的传影符。玉符上的符篆虽然仅仅只有半截,内容却是千变万化,后半截完全是要靠自己参悟,想要什么功用的,想要什么性能的,均可自由选择。前提是,自己能将它一气呵成地画完。
      经过一段时间的清气贿赂之后,它终于肯向阿旬展示三种不一样的符篆纹路了。一种是爆裂符,一种是神行符,还有一种就是这个传影符。都是只有半截的。
      阿旬费了不少功夫,才将传影符完成。因为只有上半截,下半截完全是要靠自身的努力,参透上半截的纹路循行,取舍容纳,与清气的相性。在这个过程还不能急,凝神守气,格致本心,就如同跟万物沟通那般。
      阿旬本人就是被萧忍冬认可的资质上好的人才,可饶是如此,她练习了三个月,也才仅仅成功了一张,还是三张中最为简单的。
      阿旬不禁有点泄气,她安慰自己,这玉符上的符篆是不限制注入的是灵气还是清气的,只要成功一次,后面的成功率就能达到十成。这是唯一的安慰,不像灵气类的符篆,成活率低得不行。
      今天又是一整天的窝在小房间里,她真的有些闷了。终于想起,她还有个任务要做的,于是拿起刚画好的符篆,注入清气激发。
      传影符飘到空中,阿旬伸出拇食二指放置在自己的印堂之间,脑海里演示了一下皇宫的路线,然后一指传影符,指尖出射出一道淡绿色的光点,撞向传影符。
      传影符就慢慢变淡,慢慢透明,然后变成肉眼见不到的地步了,连气息都感觉不到了。清气做的传影符,果然不一样。
      传影符飘飘忽忽地往惜蔷宫飘去,将一路上所见投射到阿旬的脑海里,就像阿旬本人亲到现场一般。那半截玉符究竟什么来头,效果斐然呀!
      阿旬再次感慨,失之东篱收之桑榆,自己捡了极大的便宜,没准比拜易阳烈为师还要划算都不准。
      阿旬的视线跟着传音符从栖梧宫出去,修仙者夜能视物,是以黑夜完全不是个事。她看到了换值的士兵,忙碌而井然有条的宫人进出。
      终于游荡了一圈之后,来到了惜蔷宫。
      “啪!滚!”竭斯底里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宫殿。
      正中央站着一个身穿鲜艳红衣的美人,可此刻美人的面容扭曲,剧烈的嫉妒跟憎恨让她添上阴森嗜血。
      宫人统统跪在地上,低头,身体止不住的瑟瑟发抖,却不敢出声一句,动一下位置。心里盼望着媛妃娘娘能够息怒,好让自己熬过这一个压抑的夜晚。
      自从小内侍来报说圣上今晚夜栖缅因宫之后,娘娘就开始竭斯底里到现在了,不过半个时辰,就有三个宫人被掌嘴,发配到浣洗坊了。
      谁会想到,外面妩媚多姿,温柔小意的绝世美人媛妃娘娘竟然会有状如疯妇,残忍嗜血的一面。
      媛妃娘娘出身不好,之前是盛贵妃身边的一个贴身宫女,可不知怎的,盛贵妃死后,她越发的美丽起来。圣上伤心欲绝期间,她在一旁劝慰着,然后,就有了现在媛妃。
      这样一个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励志故事,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暗地里宫人们都瞧不起这叛主低微之人。哪个不是在想,若是盛贵妃在世,哪里还会有她什么事,没看见么?
      以当初盛贵妃的盛宠,她作为贴身侍女,面圣机会还少么?不也没有看上么?盛贵妃没了,才到她作威作福。上不了台面就是上不了台面,跟盛贵妃的气度,修养简直没法比!
      阿旬看着这个疯了一般的媛妃,想起之前听来的小道八卦。不禁有些失望,眼前这人的容貌,在修仙界,一抓就是一大把,算不得盛世美颜。
      因为皇帝老头子没在,也见识不到那魅惑之力,又是失望了一分。整一个恶毒宠妃虐待宫人的场景,她之前跟萧忍冬琢磨过,可比她做得要好,遂没了兴致。
      就在阿旬觉得没意思,想要撤回传影符的时候,那媛妃突然捂住自己的一边脸,挥手退下宫人。这脾气发得戛然而止,阿旬觉得蹊跷,遂停住手中动作。
      众宫人如释重负,子时呢,难怪。贴身伺候的宫人都知道,媛妃有个奇怪的习惯,就是子时一到,必然会就寝,从不耽误。
      无论有没有侍寝,都不变。宫人哪里敢问是何原因,娘娘们的保养之法千奇百怪,有些事情该问和不该问自然是要分的清楚的。如果想要在这个皇宫生活下去的话。
      媛妃躺下后,留下来守夜的宫女将灯光调暗,静静地与另一个宫女相对站在两侧的圆柱旁边。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一丝丝黑色的烟雾从床上蔓延出去,笼罩着那两个宫女,不一会,宫女们就眼神游离,恍惚起来,人还是站着,却像是陷入梦境一般。
      阿旬目光一凝,驱动传影符靠近床边。
      突然,纱帐伸出一只苍白干枯的手,上面青色的血管狰狞,可怖,阿旬猛地吓了一跳。
      床上那人慢慢的坐起,赤脚走到梳妆台那里,坐下,看着昏暗灯光下那张苍老憔悴的脸。哪里还有什么绝世容颜,整个一看就是个老妪!
      双眼深凹,颧骨高耸,干瘪的像一具干尸,她的脸,好像是久旱的田地,纵横斑驳的黑色纹路毫无规则地盘踞在青灰色的脸上。那乌压压的头发,却猛的让这种违和感加重,十分的可怖渗人。
      阿旬初见这个模样的媛妃,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若不是一直在监视,她都要以为媛妃被掉了包。
      可惜,传影符不能将气息传递过来,这样,阿旬也不好确认她究竟是魔修还是个诡异的精怪。
      媛妃换上一身黑色夜行服,如同蝙蝠一般,以诡异的身影窜出了宫门。在经过浣衣坊的一条偏僻小路时,掳了一个提灯的宫女。
      那宫女只“啊”的喊了半截,戛然而止,灯笼落地,人不见了。就算带着一个人,速度丝毫不减,飞也似的去到一处隐秘的地方。
      传影符一度跟丢她的身影,凭着自己对皇宫地形的熟悉,跑错了三个地方之后,终于在东北角冷宫的边上荒废园林那里找到了她。
      她将一物扔进枯井里,那里就是宫人们谈之色变的阴森之地。皇宫这个地方,那个枯井没藏有几条人命的。是以这些地方的上方总会笼罩着黑乎乎的邪气。那是生者死前产生的怨气聚集而成。所以这些地方被称为凶地,生人避忌。
      完事之后,她就以同样的身法回去,不知是不是错觉,阿旬觉得,她比之前更快了。阿旬放弃了追她的想法,调动传影符,进入枯井。里面的场景,就算修者心性稳固也不禁产生动摇。
      一具具被吸干的女性尸体凌乱地丢弃在这里,她们的皮肤干枯,肤色青灰,身体僵直,眼球暴突,里面是惊恐和不甘,撕扯着,双手拼命地向上用力抓握什么。
      阿旬很快就找到刚被丢下来的那具宫女的尸体,应该说还不是尸体,还活着,死去只是迟早的事,生气都被吸取干净了,就剩一个空壳子在挣扎。
      不甘、愤怒、怨恨,就算隔着传影符,阿旬都能感觉到。
      她已经没有救活的希望了,人最重要的就是精气神,她一次性被吸个干净,损伤太过,就算现在将精气神注入,也阻止不了身体的腐烂,只会让痛苦延长。
      从她身上渗出的负面气息,烟雾那般,在枯井上方凝聚,跟原本就有的巨大邪气黑团融合,越发的黑浓。
      阿旬赶紧将传影符调到惜蔷宫,那里,看到了重新恢复美丽容貌的媛妃,此刻她正对着镜子欣赏自己新鲜水嫩的样子,一颦一笑,极尽妩媚,勾人心魄。
      阿旬一想到枯井下方的累累干尸,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恶心。皇帝老子也是不容易的,娶了这个当小妾,还宠得不行。
      今晚受到的刺激太大了,阿旬要好好消化一下,哪怕在灵异鬼怪话本子看过多少,现实中的,看一次就浑身不适。
      她当即就将传影符所见报告给梓晏真君,她不敢妄动,这点判断她还是有的。那个媛妃,大概只是个傀儡,真正藏在幕后还有人。
      因为,这皇宫的煞阵,极其阴险,高深,绝对是道行高的所布,她布置不来。如果她真的有如此本事,传影符早就被发现了。
      现在,阿旬打算静观其变,如果有机会,就探探这个傀儡的底细,究竟她是人还是魔。但这事情要慎之又慎,万不可打草惊蛇。一招不慎,她可能就交待了。
      当传讯符飞走时,阿旬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皇宫上方肉眼看不见的灰蒙,心事重重,他们是不是闯进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了呀?
      就知道不会有好事等着自己的,阿旬老成地叹一口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