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生而为龙套 ...

  •   话说,秦老爷是个痴情种子,自打娶了病弱的秦夫人后便一心一意的守着她,所有的家花、野花都不进他的眼。哪怕夫妻两多年无所出都只肯守着他的老妻。
      
      但秦家的香火总要传承下去,于是秦老爷就寄予于寻仙问道,自然而然的就认识了相关的一些修道之人,虽那仙师是末流中的末流,但总得算是有了门路。
      
      一些藤蔓花草之流,或许对修仙者来说不过寻常物什,但与凡人来说不啻于灵丹妙药。
      
      在这些仿若修仙界路边草的调理下,病弱的秦夫人以40多的高龄产下一孩儿,就是小少爷秦雉彦。
      
      怎么的,都算是个因果,那个仙师就出现在秦雉彦的满月宴上。
      
      也是心血来潮,拿出测灵根的穗球样物什,一测,不得了!竟是个雷灵根的小儿!
      
      仙师当下很激动,想他作为底层最底层的修道者,如果将这一人举荐到真人那里去,就是大功一件!
      
      再者,将此小儿引入修道,将来他的造化了,看在今日这个因份上,肯定会得到提携!
      
      灵根决定这资质,这是修仙界的常识。
      
      如今,修仙界远不如洪荒上古之时那般灵气充沛。而怎么有效的吸纳天地间的灵气,夯实自身修为尤为重要。
      
      修为高了,能得到的资源就多了,进阶的机会就大了!又是修为高了……如此循环,终将会站到巅峰。
      
      倘若双灵根或者三灵根之流,想要进阶,必须均衡的吸纳相应属性的灵气精进修为。
      
      在此过程中,平衡灵气的摄入,难,让所有的属性的灵气都达到相应的进阶要求难上加难。
      
      修仙界灵气本来就稀薄,想要一个人占上几份,那是需要时间,需要毅力的,效率远比不上单灵根者只吸纳一种灵气的精纯。
      
      加之多灵根合用的相应的法术、灵器本来就少,而且威力远远不及单灵根的法术、法器。
      
      虽可以使用不同属性的法器。但是,单灵根通过自身灵气的转化亦可使用与自身属性不同的法器。
      
      一言蔽之,杂灵根,鸡肋!杂灵根想要修仙得道,确实叫做难于登天。
      
      自此,单灵根的好处不言而喻。
      
      奈何,单灵根十分难见。尤其是占着变异灵根的雷灵根,真是天大的馅饼。
      
      如果说单灵根千年难得一遇,那么雷灵根就是万年难得一遇了。
      
      无他,只因进阶时有雷劫要渡。若自身与雷相亲,那么将会大大提高存活率。要知道,雷劫真是老天把你往死里劈的。能存活下来不过十一。
      
      也无怪乎那仙师如此激动,当下就想将小娃带回师门。
      
      秦夫人死活不肯,孩儿是娘身上割下的肉,哪里舍得让自己刚足月的娃娃离开自己。
      
      扬言,若是抢走孩儿就投井自尽!
      
      跟着痴情的秦老爷也跪在仙师跟前,这是也铁了心跟去的意思。
      
      仙师也只是急功近利些许,未曾想过要两口子的命,绝无逼死将来大能爹娘的意思。
      
      思量再三,只好妥协,道待到孩儿9岁时再来接他。
      
      阐明这是最后的让步,又是讲了许多修仙之好处,诸如长生不老、逍遥自在、术法无边……
      
      还不忘语重心长一番:莫要耽误了自家孩子的前程!云云。甚是坦荡磊落,甚是用心良苦。
      
      最后,秦家夫妻俩终归是让望子成龙的希冀占了上风,含泪难舍的点了头。
      
      那时,尽管秦老爷夫妇终日忧心忡忡。
      
      但秦雉彦倒是快活的很,终日跟阿旬混在一起,读书识字,摸虾捉鱼一样不落。
      
      饶是觉得自个孩子将要远去,二老都不拘他。
      
      至于阿旬,就更不干她屁事了,只觉得这少爷老好欺负了。
      
      直至二少爷降生,秦家二老貌似觉得后继有人,放下了包袱,才给秦雉彦挑明了他将来的去向。
      
      此后,秦雉彦坦然的接受了,虽然才不过五岁。
      
      但毕竟是万年一遇的天才,总有些天才的觉悟。他也不跟阿旬瞎闹了,沉寂下来,倒不是觉悟高到自断凡尘缘的缘故。
      
      而是皆因其时,阿旬沉迷上了仙人的话本子不可自拔,终日锁在自己跟阿旬娘的小房间,不出门。
      
      没了疯玩的对象,小少爷也就没了寻玩的兴致。
      
      除了经常能看到阿旬的阿旬娘,别说秦雉彦,就连整个秦府都忘了阿旬这号人物。
      
      说起来,这也算是阿旬算得上值得夸耀的地方。
      
      人都说,让人过目难忘是一种难得的才能,但是,阿旬的才能却是让人过目即忘。
      
      无论谁,只要想起阿旬,最多知道有这号人物,要答上些个关于她的问题却是难,整个形象模糊得很。整一个被笼统的概括。
      
      比如,阿旬娘,她就在阿旬出生的时候经常忘记给阿旬喂奶,无她,只是忘记罢了。只要阿旬一离开她的手,她就会忘记阿旬这号人。若不是阿旬自己饿哭了,都吃不上奶。
      
      每每阿旬娘跟阿旬谈起这事的时候,阿旬觉得自家娘是天下最粗心的娘了。
      
      她娘居然一点都不愧疚的说:“我一直记着我有个女儿的。”
      
      阿旬问:“那你女儿喜欢什颜色?喜欢吃什?几岁了?”
      
      阿旬娘讪讪道:“总归是个颜色,端上桌子什么不能吃的。”,接着又是跟阿旬对视一下,道:“你几岁了?”
      
      阿旬自觉很伤心,自家娘估计是不疼自己的。
      
      但到后来,她发现,还真不是她娘的脑子不清楚,而是她自己的问题。
      
      得知此事皆因九岁时看了一部戏,那是为庆祝秦老夫人的寿宴,请了班子来唱戏。戏唱的很精彩,众宾客皆尽兴。
      
      阿旬亦觉得那角儿唱得不错,很是新鲜了她的眼睛。
      
      过后还意犹未尽的跟小翠姐聊起,兴致上来,难免想要演示一番好过过瘾。
      
      但是,却对那青衣小卒的动作记不大清。两人只依稀记得好像是站在角儿身边的一个小侍,但说了什么词,动作又是如何,则模糊得很。
      
      小翠姐没耐心,随口一句:“不就一龙套罢了,忘了也就忘了。你站在那里别动就是了,我接下来唱了”
      
      这么一句于阿旬莫过于五雷轰顶,福至心灵,想起过往种种,阿旬觉得自己还真一个龙套!真真的容易让人记得不真切。
      
      阿旬忘记自己是怎么的离开的,后面还跟着小翠姐的吼叫:“不给你当角儿你就跑,恁的不够意思!”
      
      阿旬急忙赶回自己的房间,将床底下那一堆堆话本子扒拉出来。
      
      以前,阿旬有什么不懂就喜欢往书上找答案,话本子是她的最爱。
      
      回忆之前看过的话本子,诸如小厮、小婢、狗牙子、侍女都是一笔带过,如:一小婢匆匆赶来…….丫鬟悲痛哭嚷……小厮恶狠狠地上前…….. 小姐带着几名小婢…….
      
      匆匆的翻着,更是印证了心中所想。自己不就如同那无名无姓的龙套那般么?
      
      除了他们自己,看官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更别提他们的兴趣爱好,习惯之类的。
      
      再翻出面铜镜,看着镜上自己的脸,可怎也看不出这是不是一张龙套专属的脸。
      
      转身,问自家娘亲:“娘,我长得如何?”
      
      面对女儿如此这般作态,阿旬娘觉得是话本子看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听闻阿旬的问题,阿旬娘暂时停下手中绣到一半的帕子,细细的端详阿旬的脸,在阿旬期待、小心翼翼的神情下,开口:“左右不过我生的,别太在意!女孩子家颜面不甚重要,贤惠即可了。”
      
      这意思,妥妥的说自己不好看!
      
      阿旬有不服,自个觉得虽然没见过天仙,但自家这张脸在这秦府还没找到对手过,虽然只是没张开的包子脸,但也是唇红齿白,吹弹可破的,话本里头的神女天仙估摸也就这样。
      
      但一想到,自家就一龙套,这个自己的评价也作不得准,皆因没有龙套长得倾国倾城的。
      
      就如此这般,阿旬自己郁闷了一个晚上就想通了。
      
      阿旬从不做难为自己的事情,破罐子破摔了,龙套就龙套吧,总得是个角儿,也露过脸不是?人戏班的当家都说过,练了十几年都不一定能上台呢!
      
      阿旬也不纠结于话本子的龙套,还是自身这个活生生的龙套了,日子依然过得欢快。
      
      这不就到了仙师收徒的日子里。
      
      这次来的不止上回的仙师。
      
      在那个仙师的指引下,一个三十来岁的阔脸青年踏步而来。只观那仙师谦卑甚至谄媚的态度,就知道来人不简单。
      
      除非瞎了眼,那通身气度,绝非是凡夫俗子。尽管他收敛自身威势,但那磅礴的压迫感还是让在场的每个人双脚发软,精神稍弱的人甚至直直的跪将下去,头也不自觉的低下。
      
      而后,呼啦啦的跪倒了一大片。
      
      众人心中皆道:怕是遇到仙人了!
      
      这种既惊又喜的激动情怀在心中激荡着。遗憾的是,不能看清仙人的脸,只觉那仙人的脸像是雾里看花,不真彻。
      
      这也是修为逐渐高之后的一种虚幻,恰恰是靠近天道的表征。
      
      相较于众人的激荡,阿旬却只觉些许失望。
      
      她虽是跟着众人跪下低头,但在低头的当口用眼角余光去瞟那仙人。只一感觉,普通一青年罢尔。
      
      之前她可是对那些话本里被描绘得貌美的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神仙充满了向往,总盼着能见识一下那般这般的美貌,让她垂涎一番,然现实总能给她无尽的伤害。
      
      羊胡子老仙师,殷勤的向青年引见秦雉彦的父母,以及秦雉彦,恁的奴颜婢膝,堪称狗腿典范。
      

  • 作者有话要说:  感兴趣的小天使要记得收藏,评论,喜欢就投个雷什么的。某作会很感谢很感谢的!顺便支持一下旧作末日萧歌呀!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