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谁给的自信 ...

  •   茶馆内,朗茗包厢,一道道菜被不断地送上来。
      
      梁小伞抬爪从傅棋盘子里捞了块炸冰淇淋,咯嚓咯嚓咬起来。她只负责吃和听,扮演好一只乖宠物,而傅棋则和几位旧友一起闲聊。
      
      其实“旧友”也只是相对于“傅棋”这位原主而言。梁小伞知道七弦和自己一样,也是灵魂穿越,不过他的运气比她好太多,不但附身到人类身上,还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和灵力。
      
      梁小伞并不觉得很意外,毕竟他从前的运气一直都这么好,托他的福,她也跟着沾了许多好运。
      
      菜过五味,旧事也聊得差不多时,尹铭韦放下酒杯,丢下一句“我去解手”,插着口袋往包厢外走。
      
      进过傅棋身旁,他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而后自顾自拉开门走出去。
      
      拍肩的轻响让梁小伞耳朵一竖,下一秒傅棋已经放下筷子,起身对还在倒酒的胖子程崖点点头,提上电脑包,抱着她跟着走出包厢。
      
      被杀手点名不是个好预兆。出于本能,梁小伞在包厢门关上的一瞬间就戳了傅棋一下,提醒他做好迎战的准备。
      
      傅棋在她那双竖起的耳朵上捋了一把,“没事,别慌。”
      
      过道尽头,尹铭韦果然站在那里,对着水景吞云吐雾。听到傅棋的脚步声,他掐灭手中烟头,将之丢进垃圾桶。
      
      等傅棋走近,尹铭韦掏出一盒薄荷糖,往嘴里丢了一颗,这才开始说话:“我记得你并不喜欢参加聚会,哪怕是只有我们四人的聚会。因为你认为这是浪费时间的事。”
      
      傅棋点头。
      
      “胖子说你是为了狄淼来的?”
      
      “不错。”
      
      “为什么突然找她?”尹铭韦的声音渐渐转寒,“是为了给你豢养的妖侍卫凝聚妖丹?”
      
      这语气轻慢的话让梁小伞有些生气,她猛地挣脱傅棋的怀抱,一落地就化了人,抄起手没好气地辩解:“第一,我不是他的妖侍卫,最多是挚友;第二,凝聚妖丹这事,只是我们一时遇到困境,想来问问的。要是当事人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强求。”
      
      尹铭韦扫了她一眼,咬碎口中的薄荷糖,“如果只是来问问,二位不如请回。”
      
      他的话让梁小伞很是惊讶。她和傅棋是来找狄淼的,对于帮不帮忙这事,做决定的人怎么也轮不着他。
      
      除非,是狄家雇佣了他。
      
      想到这里,她不禁好奇起来:“你是那位狄姑娘的管家吗?”
      
      “……”
      
      尹铭韦沉默时,傅棋开了口:“我听说狄家这一辈的主家只有狄淼这位独女,为了防止分家和亲戚作乱,狄家选择了联姻。如果我没有记错,尹兄弟应当是狄家的上门女婿吧?”
      
      他并不是没有准备。昨晚等待梁小伞醒来的那段时间,他就向楚娥梓要来了参与聚会三人的情报,并将重要部分牢记在心。
      
      尹铭韦眉头一锁,却没打算隐瞒,而是盯着傅棋反问:“你从哪得知这件事?”
      
      傅棋轻笑一声,目光透过厚厚的镜片,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怎么,要去灭口?”
      
      明明是一番吓人的对话,梁小伞却如同看戏一样,抱着手站在一旁看他们大眼瞪小眼。
      
      她一点都不慌。这杀手既然是傅棋的高中同学,现在顶天了也不过是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傅棋可是活了百余年的老江湖,什么场面没经历过,看谁瞪得过谁!
      
      果然,二人对视片刻后,尹铭韦先收了目光,语气也松下来,“我和她的事先撇开不说,但帮妖族凝聚妖丹,对她来说是件相当危险的事。同窗三年,她是什么体质,你又不是不知道。”
      
      一般来说,担任驭兽师的都是男性,具备条件的女性驭兽师也有,但数量寥寥无几,并且大部分都会中途转业。
      
      原因很简单,要折寿。
      
      培养优秀妖侍卫的过程中,需要不断提供阳气为妖族凝聚妖丹。在这方面属性偏阴的女性则要耗费更多灵力,但这还不够。
      
      傅棋点头:“我知道,以阴寒灵力修炼到近乎顶阶的境界,她已经很不错了。”
      
      “你既然知道我族和狄家联姻,又清楚狄淼的体质……”尹铭韦有意顿了一顿,双手插着衣袋,望了望梁小伞,“请允许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以这位猫妖姑娘的资质,想在狄家的帮助下成为妖侍卫,尚不够格。”
      
      空气沉寂了一秒,梁小伞突然扑哧一声笑出来。
      
      “是本姑娘提不动刀了,还是现在的人族飘了?”她捂着嘴,以防笑声引来旁人,“尚不够格?嗯?小鬼头,你就这样以貌取人吗?”
      
      实在是要笑死猫了,区区妖侍卫,她还真不屑于做,傅棋也不可能要求她做妖侍卫。
      
      她凝聚妖丹不过是为了摆脱现在这副长不大的躯壳,还没有没落到做妖侍卫的地步。
      
      尹铭韦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傻乎乎的猫妖,竟会露出这样的神情。被吓了一跳后,他定定神,却发现自己找不到反驳的话。
      
      他又皱了皱眉头,憋了半天,惊异又无力地咬出一句话:“你这小丫头……哪里来的自信说这种话!”
      
      梁小伞轻哼一声,还要怼回去,面前却挡过傅棋的身影。
      
      “她的自信,我给的。”
      
      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终结了话题。
      
      看着他的背影,梁小伞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抬手给了他一巴掌,压着声音埋怨他:“死混蛋!谁要你给的自信啊?!”
      
      拉仇恨也不是这么个拉法好不好!
      
      她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狄淼一路小跑过来,见三人正干站着,马上明白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空气里没有交手留下的气息,刚才包厢里也没听到争吵的声音,应该只是发生了嘴上交涉。
      
      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拉过尹铭韦的衣袖,“你掉厕所也太久了点,胖子都要把菜扫光了!”而后歉意地冲傅棋二人笑笑,“来来来,刚刚又上了酥鱼,你们赶紧回来趁热吃吧!”
      
      见尹铭韦听话地被她拉走,傅棋自然没有多言,朝梁小伞招招手,而后张开双臂任她变回奶猫跳到自己怀里。
      
      可尹铭韦突然回过头,看向傅棋,心中疑惑了片刻。
      
      他真的是傅棋吗?还好意思说别人变化大,他自己的变化又何尝不是颠覆旧人设!
      
      看到傅棋别有深意的陌生笑容时,他猛然想起六年前刷微博时无意看到的一件事。
      
      “S市一位大学生傅某因失恋跳江自杀,送到医院时生命体征已无,可却在次日清晨奇迹般苏醒……”
      
      当时傅棋居住在S市,尹铭韦看到这篇报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毕竟前一晚他还拉着自己熬夜打游戏,平时无话的他居然开了麦,带着哭腔和自己喋喋不休了一个通宵。
      
      害得他第二天因为迟到,被上司骂了。
      
      饭后余谈时,他意外地听到几个同事在谈论此事,不过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编出来的故事。
      
      “切,肯定是那些菜鸡小编觉得没新闻了,瞎捏造的!”
      
      “就是,你看电视上哪有报道过?”
      
      “没准是想吹一波现代医术的发达,可是这也太尬了……”
      
      “……”
      
      尹铭韦从来都不相信没有依据的推论,可是这一次,他捉住了这个一闪即逝的念头。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小伞:憋拦着我!让我教教他什么叫尚不够格!
    傅棋:(摸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