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系星与辰》沥冬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9-27 13:29:2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当剧组一大拨人终于抵达新交河古城的时候,叶清因为晕车药的作用,已经昏昏沉沉得只想睡觉。
      
      她对自己鄙夷万分,出来拍戏工作,居然娇弱到和林黛玉没个区别。
      
      先前因为长期的坐车,其实对晕车并没有那么严重了。
      
      可是这次来到新疆,正值最炎热的季节,闷热至极,仿佛地底下有人在生着炉子一般,炽热且闷燥的空气似乎在挤压着叶清的胸膛一样,让她整个人都会觉得头昏眼花,胸闷恶心。
      
      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晕车了。
      
      说白了,就是自己的身体底子弱,极其容易中暑,到了这样的地境,更是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她强忍着倒地就睡的困意,强打起精神,为的就是不被别人区别对待。
      
      叶清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选择旁观工作人员在来来回回的布置道具,远处的太阳伞下,是导演组的人聚在一起,正在紧张地讨论着。
      
      顾遇穿着纯白色衬衫,似乎对于天气的燥热并没有多大的感知,只是袖口半挽到胳膊处,胸前的纽扣被随意地解开了两粒,随性而又带着淡淡的诱惑性。
      
      叶清站在远处默默看着他,他正在说话,离得远,听不清。
      
      但这不重要,吸引叶清的,还是银边眼镜被他扣在衬衫胸前的口袋上时,少去了很多的书生气,更多的是青春明媚的少年模样。。
      
      留下的是好看的侧脸……
      
      叶清想着,在娱乐圈里阅人无数,顾遇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面貌自然很不错,但周身气质才是判定一个人,是否美丑的重要因素。
      
      而顾遇,很显然,已占全了这两项。
      
      所以,这个男人,只是单单作为幕后人员,真的是实实在在地委屈了他。
      
      不知不觉,叶清的困意因为他而扫去了很多。
      
      俐姐在和助理聊天,叶清就站在遮阳伞下,一口一口喝着矿泉水,偶尔拿着水瓶敷在额头上,然后就是随意地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这座古城并非百年前的建筑,它是政府和企业为了推动新疆旅游,为逐步的交流和改善后,才得来的产物。
      
      这是俐姐趁着闲余时间,科普给叶清的。
      
      但是叶清在这更早前就知晓,她对顾遇的事情,总是不知不觉就去了解,于是便从新闻报道里,知道了他接下了总导演的邀请。
      
      从美国费城,受到同门师兄的邀请,于是不远万里回国,完成这部宣传古城的微电影。
      
      “这个古城其实还没有完全建成,现在开放的只是一小部分,也因为这样,现在游客来这里,是免费的。”
      
      俐姐和助理说完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叶清的后面,顺着叶清看着的古城墙,饶有兴趣地告诉她。
      
      “现在只能算是半开放模式。这么看来,这座新交河古城,它的宫殿阁楼的格局结构,还有民间建筑格局,都可以说是完全是按照当初楼兰的建筑构造的,很独具一格,也是很不错的。”俐姐看向叶清:“听说当地政府为了建成新交河古城,请了一大波国内外有名气的建筑学家,埋头研究,设计画了一个多月的设计图,查阅了当地所有的历史书籍,为的就是重现交河故景。”
      
      “很有西域风情。”叶清不由赞叹了声,继续说:“交河古城,算是世界上最大最古老的生土建筑城市……”
      
      俐姐没听懂后头的意思,打断了她的话:“生土建筑?不会就是直接拿了土建的?”
      
      叶清被她这番说辞逗笑:“差不多,主要就是用未焙烧而仅做简单加工的原状土为材料营造主体结构的建筑。”
      
      她怕说的太过于专业性,笑了笑又解释道:“像黄土高原的窑洞,就是生土建筑。”
      
      “这座也是生土建筑?”
      
      俐姐惊讶地伸手指了指城墙。
      
      叶清不好下定论,模糊道:“这座新造古城还没列进书里头,你算是问倒了我。”
      
      旁边频繁有工作人员搬着采光板或者剧场道具,来来回回的经过。
      
      远处偶尔还能传来导演们此起彼伏的争论声。
      
      俐姐愣了愣,笑得拍拍她的肩膀:“你也总算是有不知道的事情了,我该记下来。”
      
      “新交河也是生土建筑。”
      
      俐姐刚揶揄的目光瞅着叶清时,身后传来温润的男声。
      
      两个人应声回头,见刚还在遮阳伞下,和一众导演们讨论剧本的顾遇,现在正站在她们的身后。
      
      他弯身,从塑料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慢悠悠地喝了口,方才抬眼看对面的两个人。
      
      “抱歉,渴得很,过来拿水。”他说着,抬了抬手臂:“恰好听到你们在讨论这座古城,一时兴趣,就回答了。”
      
      他的意思很明确,并非是故意偷听她们的谈话,只是前来拿水,恰巧听到罢了。
      
      顾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淡淡的看了眼叶清。
      
      “顾导对新交河倒是挺了解的。”俐姐惊讶:“是对土质还有建筑很有兴趣?”
      
      叶清脸上的笑微微凝住。
      
      俐姐没发现不对,继续说:“我们叶清对这种也挺有兴趣的,所以我出门在外,总是喜欢繁问她。”
      
      俐姐的意思,叶清明白,顾遇也看得透彻。
      
      明着就是在夸自己博学多识,偏偏叶清笑容更是挂不住,走近了俐姐旁边,蹭了蹭她的胳膊,示意她适可而止。
      
      “拍摄电影,总要熟悉剧情内容,还有环境特色,不然就像一碗水在手里,没有能力,那是端不住的。”
      
      他的话,俐姐瞬时明白,顾遇他参加拍摄关于这座古城的微电影,多多少少都会对这城有大致的了解。
      
      自己却傻傻的问了这番话,全然是撞枪口上了。俐姐叹气,暗暗懊悔自己适才的头脑发热。
      
      一时安静下来,氛围慢慢转向窘迫。
      
      顾遇目光温润,似乎是故意不开口,修长的手掌握着矿泉水,另一只手插/在裤带里,散漫又斯文,淡淡看着她们。
      
      “刚才我看到你们讨论得很激烈。”叶清默默找了借口,想将之前的事翻页过去。
      
      “是在讨论修改剧本的事,晚些时候可能需要开会,你再等通知也不迟。”
      
      “好的。”叶清点点头。
      
      俐姐望着他们两个人,眼神闪过疑虑,不知是否女人的特长,她敏锐地感觉到了,旁边二人相处间的□□。 
      
      顾遇笑笑,微颔首示意要离开,目光忽的看向叶清,淡雅的笑眸里,是她的身影:“现在天气热,如果不舒服,就去后勤部拿消暑药,多少能缓解头痛。实在不舒服,请通知我。”
      
      他说完,转身离开。
      
      俐姐目光噌的一下就亮了,望着白色挺俊高大的身影渐渐远去,她才把目光收回,转而看向叶清。
      
      “顾导倒真是热心啊。”俐姐言简意赅。
      
      叶清一直都怕俐姐或者其他人,知晓自己和顾遇的过去,不仅是因为当初的伤心事,更多的是因为如今两个人的特殊。
      
      原本以为对顾遇是完全放下了,现在发现只是自欺欺人。
      
      可是放不下又怎么样,还想破镜重圆吗?
      
      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导演和一个小有名气的女明星,只怕会让人觉得是炒作绯闻。
      
      顾遇,他也不会信的吧。
      
      也因为这种种原因,叶清更不愿意让俐姐知道自己的这段往事。
      
      她只淡淡道:“他只是关心下而已。”
      
      又怕俐姐多想,硬生生补了句:“就像领导关心下属,总不想下属出了事,影响了工作行程吧。”
      
      她担心俐姐会从自己的神色中看出端倪,故意背过神去拿东西:“而且我是他亲自点名担任角色,如果我因为各种原因,而对这部戏有不好的影响,那也是在砸了他的招牌。”
      
      事隔多年,叶清可不觉得顾遇会那么长情,也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他对自己还看得那么重要,会认为他对自己现在的关心,会是因为旧情。
      
      俐姐赞同她的说法,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周围还是有细细碎碎的吵闹声,在搬道具的工作人员大声的喊着,也有几个演员在对剧本,但都离叶清有些距离。
      
      俐姐忽而想起了事情,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叶清:“今天晚上有拍摄,下午的话,没有你的拍摄行程,你就先回酒店看剧本,也正好可以先休息下,晚点我通知你。”
      
      叶清接过房卡,凉凉地卡捏在指间,握在掌心。
      
      凉凉的触感竟莫名令她想起了午夜梦回时,那股子的凉意。
      
      因为那梦境太过于真实,叶清还是难以忘怀,所以她还是问了俐姐。
      
      “俐姐,你会相信前世今生吗?”
      
      叶清说出这句话时,都对自己愕然不已。
      
      她竟会觉得那夜里诸端梦境,或许会是自己前世的故事。
      
      不然自己为何对这会有对其中的悲痛绝望,会有切身体会。
      
      俐姐不以为然,自认为是叶清最近又看了新书后徒生的想法,告诉她:“虽然现在是科学技术发展的时代,但一些惊异非寻常的事情,也不排除是真实的。”
      
      “所以你是相信的?”叶清语调扬了几分。
      
      “半信半疑吧。”俐姐看了她一眼:“就拿这里说事,前几年头双鱼玉佩的事情,不还是闹得沸沸扬扬的,各有各的说法,一个比一个真实,指不定哪条说法就是真的呢。”
      
      叶清笑笑,转了目光去看身后的阁楼。
      
      那阁楼虽不是梦境中的模样,但仍旧能让她眼前浮现出,那个女犯人。
      
      虽然面临残酷的死亡,她的眼中有着必不可少的悲痛,但在那褐色眼眸里,仍掺杂着温柔的爱意。
      
      叶清承认,她对这个现实虚无的女人,有了探究的欲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