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新室友 ...

  •   只是一个眨眼的工夫,叶争流便恍然置于某一处雕梁画栋、飞阁流丹的宫殿之中。

      她的身体似乎还保持着之前机械前行的姿态,对两个侍卫展开了跟随模式,然而精神却已经脱离了躯体,可以自由地殿内行动。

      叶争流眨眨眼睛,掩去心头突然上涌的惊骇之意,转而审视起目前所处的环境来。

      与整间富丽堂皇的宫殿格格不入的,是此时悬浮在叶争流面前的半透明面板。

      【‘天命’系统已激活,欢迎您的到来。】
      【检测已拥有卡牌一张,抽卡系统已激活。】

      【抽卡任务一:抽卡一次,已完成√奖励:抽卡机会一次】
      【抽卡任务二:拥有一张天级卡,已完成√奖励:抽卡机会一次】

      【温馨提示:十连抽必出一张卡牌。抽卡有风险,谋略请谨慎。】

      叶争流:“我去?!”
      她目瞪口呆,她不能言语。

      什么“抽卡任务”,什么“天命系统”……这个东西,不就和阴○师、F○O、食○语一样,是那种上辈子经常被游戏公司用来圈钱的卡牌游戏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上辈子这辈子加起来二十年的坏运气,都是为了和今天抵消吧。

      叶争流深吸一口气,又再深吸一口。她在大殿里足足转了三圈,这才勉强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看着眼前这个火笼送暖、金兽生香,明显与外界分割清楚的神秘空间,以及悬浮在面前的半透明面板,叶争流的心跳得厉害。

      这就是传说中,穿越者人手必备的居家旅行杀人利器——外挂!

      看着这个逼格闪闪的挂,叶争流只觉得,自己前几年吃馊菜团、睡秋草地,每天在脸上抹泥灰、忍饥挨饿、受伤、挖矿、洗衣服……等等所有的经历,都算是值了。

      苦尽甘来。

      要是之前没救应鸾星,没被扔到这个危机重重的岛上,那就更好了。

      她观察了自己面前的透明光屏一会儿,想了想,便试探性地点开了自己的头像。

      【姓名:叶争流
      性别:女
      种族:人类(无附加天赋)
      身份:斗场奴隶(会根据当下情况修改)
      卡牌数目:1
      级别:Lv1】

      还好,没有什么体力、智力、魅力之类的信息。叶争流稍微松了口气:不然这会让她感觉自己很像是一组代码编写出来的数据。

      这个系统看起来很像一个游戏系统,只是不知道是否能够和她实时沟通,也不知道会不会和游戏一样,对她下发任务?

      几乎只是在这个念头跳出来的第一时间,屏幕上的文字就换了内容。

      【主线任务1:逃离浮生岛

      任务描述:因为毁坏了应鸾星的卡册,您被送上了这个臭名昭著的小岛。

      尽管您巧妙利用言语的力量,暂时脱离了在洗脚城里负责大保健的悲惨命运,然而斗者奴隶所代表的意义,实则和前者殊途同归。

      请利用您的头脑、天赋、战斗能力和卡牌,在这个残酷的岛屿上存活下去。

      这是个有秘密的岛屿,然而您无需探险、无需解密,只要能够从此逃离便是胜利——逃离浮生岛!这就是您的唯一目的!

      任务奖励:???】

      “没有写明奖励啊……”叶争流在光屏上点了几下,喃喃自语道。

      一般来说,这种在奖励栏里打着问号的图标代表两种情况,一种是奖励内容十分坑爹,另一种就是奖励内容极其牛叉。
      不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奖励会是前者还是后者。

      叶争流刚刚想到这里,下一刻便自嘲一笑:无论这个主线任务发布什么奖励都好,毕竟,能够逃离这个岛屿,本身对她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奖励了。

      叶争流又在大殿里转了几圈,并且尝试着和这个系统进行了沟通。
      可惜系统冷冰冰的,除了最开始弹出的那个弹窗以外,不给叶争流任何回复。

      这也正常,毕竟一般的抽卡游戏也只会给个新手引导,游戏模式多半都要玩家自主探索。

      要是想得到有问必答的贴心待遇,那得一路氪金到VIP10,才能获得自己的专属客服。

      叶争流:多年零氪党,谢谢,有被针对到。

      她在大殿里探索了一阵,确认殿里的东西都带不出去,只是摆着好看,现实世界里的东西也带不进来,不知道是不是有待升级。
      好吧。叶争流失望地叹了口气。

      她原本还想着,要是殿里的东西能够拿出去,那她以后遇到难缠的对手,直接一个黄铜大香炉压过去。
      这香炉又亮又闪,看着也有百二十斤,砸不蒙对手算她输。

      可惜现在看来,这条外挂之路是走不通了。

      直到再无新的发现,叶争流这才在心里默念“退出”,离开了这个神秘的空间。

      刚刚回到身体,叶争流便发现,自己方才一直被人引着走,大概已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此时她和那两个侍卫已经抵达了矮小潮湿、守卫森严的斗者居所。

      叶争流被押进了值岗的班房,班房共分里外两间,里间窸窸窣窣传来马吊声,大概是有人正在搓麻。
      至于外间,另有一高一矮两个狱卒正在烧水煮茶。他们一看有人进来,先给两个押送的侍卫各倒上一碗。

      叶争流背后左边的侍卫接过茶碗,转手递给了叶争流,自己则重新倒了一杯。

      叶争流早渴得嘴唇干裂,如今遇到这盏递到面前来的茶水,简直不亚于久旱逢甘霖。一尝之下发觉温度适口,顿时吨吨吨地喝了个干净。

      从身份上来说,她这举动不免有点突兀。高个子看了叶争流一眼,显然很有几分错愕:“女的?女的怎么送到这儿来了?”

      侍卫闷声闷气道:“点灵了。她一个姑娘家,你们给她安排个方便地方吧。”

      “你说得轻巧。”矮个子埋怨他,“本来所里就快塞不下了。福船今天靠岸,一会儿又要来一批新人。你自己进去看看,哪个屋不是塞了十个八个,现在哪有空闲地方?”

      侍卫道:“她是慕公子亲手点的灵。”
      “……慕公子啊。”矮个子的声音一下子就低了下来,“这、她……”

      高个儿接过话头:“单间是真住不上,所里就没有过那玩意,这两天新人再来,就更腾不开。就是慕公子亲自驾到,我也跟这位大人这么说。”

      “但要说清净点的地方……那还真有一个。”

      高个儿脑袋不动,只用余光飞快地扫了叶争流一眼:“她得跟那匹‘狼’住,‘狼’你知道吧?”

      …………

      斗所里所有的房间都面对面相向,地上铺着青石板,没有墙壁,三面都是又窄又细的石头栅栏。

      叶争流只看了第一眼,就觉得这里还装模作样地叫一声“斗所”,实在是抬举了,鬼地方分明和影视剧里的牢房长一个样。

      每扇门后的栅栏孔隙里,都有人扒在上面痴痴地盯着外面看。当叶争流从长廊中经过的时候,此起彼伏的“女的!”、“娘们儿!”等声音,几乎响彻了整条走廊。

      左边、右边、前面、后面……一双双蓬头垢面下露出的猩红眼睛,此时都不加遮掩地盯着叶争流看。

      这让她毫不怀疑,如果狱卒此时随便找间屋子把她往里一丢,当天夜里她就能被人给活活吃了。

      所以在看见狱卒特意给她安排的住所时,叶争流心里松了口气。

      那是拐角旮旯处的一间屋子,因为地方不够而相对窄小,对面也没有空余位置建造对应的牢房。

      挺好的,最起码上个厕所不用被对面整整一排的男人围观。
      ——是的,古代生活多年,叶争流对于生活要求的底线,就是已经低到这种连眼罩都不剩的地步。

      屋子里铺着稻草,墙角放着一只恭桶,另一边的角落放着零散的水罐、陶碗,还有几只漆黑得看不出本色的筷子。

      除此之外,就是那个卧在房间里、一身血腥气,生死不知的人。

      “就是这儿。”高个儿把叶争流向房间里一推。他看了看叶争流还未褪去婴儿肥的秀美脸庞,眼神闪动,似乎也升起几分恻隐之心。

      “碗筷我给你新拿一套,稻草也再抱一摞。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可以说给我听听。”

      出乎狱卒的预料,这娇小美丽的女孩却并未再提出任何请求。

      她静静地贴上栅栏,冷静地道:“多谢,没有其他要求了。我只想知道,‘狼’是什么人?”

      “叫他‘狼’,是因为他野,杀性太强。”高个儿回答道:“所里没有单间,但所有和他一间的人,都被他给杀了。”

      叶争流:“???”
      那你们还把我安排着和他一间?这岂不就是好棒棒?

      高个儿咳嗽一声,避开叶争流不可置信的眼神,忍不住解释道:“他现在受伤了,活不活下去还两说呢,这才让你住这儿。”

      叶争流顺着这个思路说:“唔,那假如他就这么死了,那房间……”

      高个儿狱卒:“……”
      他不知道这个姑娘在想什么,但听起来就很危险的样子。

      “那样的话,肯定要分新人来这间。”高个儿仔细听了听走廊里的动静,确认没有人声,这才小心地低声道,“斗所比群玉楼级别要高,不是所有人都买慕公子的帐的。”

      “……多谢。”叶争流明白了。

      见她没有什么要求,狱卒提起灯笼,转身离开了这个窄小的拐角。

      叶争流站在三步远的地方,后背抵着栅栏,谨慎地审视着眼前的“狼”。

      说是“狼”,其实也只是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

      对方昏迷不醒地缩在稻草上,身下渗出大团大团的暗色血污,已经在稻草上凝结干涸。

      这少年身形也瘦,但比起叶争流,他瘦得明显更有力量感。

      叶争流是瘦弱,他却是瘦削。叶争流是单薄,他却是清韧。少年有半个手腕露在外面,紧绷的皮肤之下,流畅的肌肉线条分明昭显了他的危险。

      他半张脸都被乱发覆盖,然而高挺的鼻梁却如刀锋般从凌乱的黑发里劈出形状,露出泛白起皮的两片薄唇。少年嘴唇紧抿,即使处在昏迷当中,也有种难掩的倔强。

      “狼”的身下压着一柄细剑,剑柄在他手边,剑鞘扔在一旁。剑锋开得极其锐利,让人在看到剑的那一刻,就能幻想出这把剑刺破长空时的嗖嗖风声。

      确认了少年正处在深度昏迷当中,叶争流这才走近少年,小心翼翼地下了他的剑。

      等把那把剑扔到房间角落,叶争流就解开了他的衣服,查看少年的伤口。

      作为她目前的房卡,这少年最好是不要死。
      但作为一匹杀性赫赫的‘狼’,他最好也不要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4-16 16:10:23~2020-04-17 23:54: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归去来 4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白衣忘言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