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茫然重生 ...

  •   四点三十分,萧笑习惯性的睁开眼睛,顿觉视野开阔,一摸,原本被挖去的右眼好好的待在眼窝,右脸也光滑如丝。静静地望着天花板发呆,半天没有回过神。
      舍友轻轻的呼吸声、嘶嘶碎碎的磨牙声,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萧笑幽幽的喟叹一声,不知道自己是做了一个悠长的梦,还是重生到过去。
      梦中清晰的景象、心情,都让萧笑宁愿相信,自己是重生到过去了。
      再度摸摸右脸,当初失去的时候就没觉得悲痛欲绝,现在失而复得也不见得惊喜欲狂。
      萧老爷子之前就说过:他当初选择了道上混,就做好了不能善终的觉悟。你砍人一刀就要人家默默的受着,不恼不恨的,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
      萧笑深以为然,所以,他们毁了她的脸,她就毁了他们的命,这样才算是两清。
      所以,报完仇之后,她就命丧尸潮,算不算是另一种意义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呢?
      但是萧笑一点都不后悔,如果是命,她受着便是了,总要反抗一下的,若是反抗到不行了,那就算了。这天下也没有不打就认输的道理。
      舍友们陆续离开宿舍,她们知道萧笑喜欢懒床,雷打不动,久而久之就放任自流了。
      她们都是大一新生,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同学,尚且在摸索试探相处方式的阶段,不会强硬的改变别人的习惯。
      虽然萧笑是温温和和的一个漂亮小姑娘,家里有钱,也没架子,没脾气,但总散发着一种有别于她们的气息。就像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亲近不来。
      床上待不下去了,萧笑起床,进入洗漱间,洗一把脸,望着镜子里娇俏的小姑娘,一笑,娇憨可爱,软软糯糯,自己这时候真是嫩呀,水灵灵的,十七岁,真是个好年纪。
      这模样随了母亲苏巧唯,安安静静,天真不谙世事的温室花朵那般,惹人疼爱。但,这样的女子是在萧家是活不久的。
      萧家世代黑道,到萧老爷子手上的时候就达到顶峰,势力之大,跺跺脚,整个南方都要抖两抖。
      萧老爷子只有两个儿子,长子萧元时,次子萧元军。
      早年萧老爷子想着漂白,也想着提高门第,就跟南方书香世家苏家联姻,就是萧笑的外祖家。
      这种政治联姻说不上好与不好,各取所需,苏家当时就剩下个空壳了,急需资金支援,双方家长是满意的。
      萧老爷子一生说一不二,却因为这样造就了悲剧。
      萧元时并不喜欢萧老爷子的独断,也不喜欢苏巧唯的懦弱离不了人的性子,
      迫于萧老爷子的压力,娶了,将她好吃好喝的供起来,逗猫似的,喜欢就宠,不喜欢就冷落。
      直到萧笑出生,自觉完成任务的萧元时就更是连面子情都懒得理会,夜夜笙歌,家外有家。
      从小被捧在手心长大的苏巧唯哪里受得了丈夫如此冷待,克己守礼的教育深入骨髓,断是做不来一哭二闹的泼皮事,只能压着,苦苦的盼着。
      萧笑三岁的时候,她从三楼的小别墅上一跃,结束了自己年轻的二十五岁。这个一直听话的女孩,第一次自己做出了选择。
      当萧老爷子十分震怒,将萧元时狠揍了一顿,面对长子面子上的恭敬,心冷了。他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心也淡了,将家分了。
      将年仅三岁的萧笑接到身边,亲自教养。他不能让萧笑也跟着毁了,如果他不护着,谁护?是他将她唯一的依靠逼死的。
      对于那个悲情的苏巧唯,萧笑印象模糊。就算上辈子活到三十几岁的心态来看,萧笑仍是看不懂这个女人,看不懂她的决绝。
      萧笑走出宿舍,踩着点踏进教室,挑一个角落的位置坐好,安安静静的听课。这场景好像在梦中出现过,又像是没有,整堂课,萧笑都在发呆。
      刚开始的大学课程都是基础课,时间就在轻松惬意中度过,顺着人流,萧笑走到校园那里。
      军训翘掉了,现在的萧笑在这个校园拢共呆了不到一个星期,也说不上熟悉不熟悉的。
      向记忆中那个角落阴影那里走过去,想要验证梦镜的真实性。
      这所大学历史悠久,树龄都偏大,枝繁叶茂的,很好藏身。
      萧笑像之前那样,一个前冲,在树身踩几步,右脚一蹬,一个借力,往上一跃,抓住一个横出的枝丫,借势一荡,双手一放,身体翻转,就稳稳的落在枝丫上。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舒服的躺好,就静静得等着。
      不一会,走来一男一女,刚开始还很亲密,在树下的藤椅上卿卿我我,只不过一会,就争吵起来。
      “我就知道你看上了xx!你说,你不是说会一直爱着我的吗?”萧笑做着口型,不是很想得起那个人的名字了。
      “我就知道你看上了谢敏!你说,你不是说会一直喜欢我的吗?”下面的女的开口,带着哭腔。
      “你,你怎么这么无理取闹!”萧笑接着口型。
      “是呀,我就是无理取闹,你的谢敏就不会无理取闹!”
      走!萧笑指了一下男的。
      那男的气得脸都红了,站起,头也不会的走了。
      追!萧笑指了一下女的。
      果然那女的,跺几下脚,就匆匆忙忙的追上去。
      这跟梦境里面一模一样的场景,甚至那种雷人的对话都分毫不差。如果不是实在太雷人,萧笑也不会记得那么久。
      萧笑眼皮半垂,遮住晶亮的眸子,掩住那里面的波涛汹涌。但只是沉思片刻,就利索的跳下来,轻盈的如同野猫。
      片刻不停的,萧笑打车回萧宅。
      萧宅的别墅坐落在半山腰,风景优美,景色宜人,十分适合养老。
      萧笑旁若无人的走进别墅,刚想踏入主房的时候,就遭到两个保镖的阻拦:“小姐,茂爷需要休息!”
      萧笑双眉一蹙,眼中的不悦一闪而过,但更多的是担忧。
      二话不说,伸手直取其中一个人的脸面,对方早有准备,一闪。
      谁知,萧笑只是虚晃一下,身子一扭,另一只手瞬间出现在一个刁钻的位置,那个黑衣人躲闪不及,生生的受了这么一下,瞬间冷汗直流,丧失反抗能力。
      另一个人刚上前,就被一根枪顶在头上,愣住了。原来不知何时,他身上的枪就被萧笑摸去了。
      几下子就制住了两人。
      “哈哈哈,笑笑身手见涨呀!咳,咳”里面传来洪亮的笑声,萧笑放松下来,将枪抛回给原主。
      两人连忙让出一条路。
      “再厉害的身手,也不是您教的。”萧笑这回笑起来真诚多了。面对唯一一个亲人,萧笑难得的露出真实性情。
      先看到的是,心电监护仪,上面闪着红的、绿的数字,床头上还有一个透明瓶子,里面的水冒着泡泡,一根管子从瓶子上方出来,延伸到老人鼻孔,“滋滋”的声音在这个静悄悄的房间显得格外刺耳。
      这种场景,见过无数次,可每每看一次,心中的沉重就加深一分。
      直到看到看到床上那个枯瘦干瘪的老人时,眼眶就不自觉的红了。上前,轻轻地握住老人的手,也不在意的坐在床边的地板上,将脸埋在那双瘦骨嶙峋的手心,满脸的眷恋。
      “怎么了?”老人任由孙女握着手,享受着这默默的温情,明明前几天孙女还很乐呵的跟他说着上大学,这回这般模样过来,会出什么事?眼中精光一闪,想了无数种可能,可总也摸不到头绪。
      过了好一会,萧笑才抬头,道出此次的来意:“爷爷,我想要一批军火,如果可以,能不能给我准备一些物资。还有......我想将您给我的钱提出来。”
      对萧老爷子,萧笑不会耍任何心眼,哪怕外面的人怎么说她奸诈狡猾,对着这个真心疼痛的老人,她从来都是用最真的心去对待。
      萧老爷子甚至都没有犹豫:“可以,你交给晓东去办就好。把清单交给他就好了。”
      萧笑虽然知道萧老爷子会答应的,但没想到他会答应得那么干脆。这些可不是一点点钱的。
      萧老爷子自然知道萧笑想什么,这个孙女是他一手养大的,是他最得意的成就。
      他摸摸萧笑的头,“我养了两个白眼狼,还是脑子不清楚的白眼狼。我也没多少时间好活的了,他们不中用但又野心勃勃,这个萧家撑不了多久的。我宁愿将我的钱给我的孙女打水漂来耍着玩,也不想给他们。而且,我的孙女要求一点都不过分。”
      虽然是调侃的语气,但是,里面却藏着浓浓的悲伤。萧老爷子要强了一辈子,风光了一辈子,怎料到会落得后继无人,晚景凄惨的地步。
      萧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老爷子,萧元时、萧元军自从分家后就肆无忌惮的涉入老爷子都要掂量的领域,虽然短期内会有暴利,但是终究不长久。而且,萧笑也知道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吃得下。
      不是不能做,而是有没有能力去做!
      萧老爷子也知道,黑道终究不长久,很早就做着打算洗白的,但自从出了苏巧唯的事之后,就心淡了。儿子指望不上了,孙子辈也没有出息的。
      萧笑他是不会让她沾染这些的,这个一沾就回不了头的。越老萧老爷子就越相信命,自己做下的孽,迟早会报到自己身上。这也是他一直不让萧笑接触的原因,她就该一生无忧。
      很早他就为萧笑铺路,教她生存,教她自保……虽然萧老爷子很宠爱萧笑,但是对待这些事从来不纵容。他能给的也只有这些。
      这个萧家,不要也罢了,败落就败落吧。
      “爷爷,您想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在萧老爷子昏昏沉沉的时候,突然,萧笑问了一句。
      萧老爷子一听,精神了,想了一会,道:“嗯,我想想,自然是快快乐乐的,长大,然后找到个疼你的丈夫,生几个孩子。
      但一定要有女孩,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连笑起来两边的酒窝都一样,乖乖巧巧的对着你笑,但转眼就偷偷地做着坏事,还焉坏焉坏的将锅推给弟弟,连大人都被瞒过……你想打她,她就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你,让你舍不得打下手,但不打,自己的气又下不去,憋着真难受……”萧笑静静的听着,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些苦笑不得的事。
      就这么说着不知道是想象还是回忆的事情,萧老爷子就慢慢的越来越小声,到呼吸渐渐平稳绵长,睡着了。他真的老了。萧笑为他掖好被子,当触到下面空荡荡的裤脚时,更是难受。
      萧老爷子的双腿再一次枪战中没的,但是他本人却是很坦然:“现在报应到我身上也好,免得报应到别人身上。”萧笑知道,别人是指她。
      也是那次之后,萧老爷子身子上的旧伤旧患就接二连三的来了,最后成了这般模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