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现代修真,设定扯蛋
    这是个脑洞,半梦半醒的时候想到的梗,就一章。名字就是一二三四随便排,攻比较惨所以独占个二三补偿他
    .
    年前应酬终于消停,可以安心码字了。
    老夫老夫闹离婚那个有点卡,之前开会无聊和同事传小纸条,让她帮忙想想有什么好梗。
    然后她讲了一堆车祸、绝症、孩子不是他的……
    被重度污染得我去刷了不少狗血文,现在真的写不出来,捂脸哭
  •   惊涛拍岸,暗云逐月。

      在沉静的夜空下,一切的亮光被无限放大。怕看不清地上的阵图,张易不敢点灯,用纸符覆眼,输入灵力慢慢观察海边暗礁,试图寻到那破阵的关键。

      旁边等着的是他的竹马,赵尔散。

      借着张易的眼睛被纸符阻挡,赵尔散眼珠子肆无忌惮地流连在张易身上,从脸、肩、胸、腰、腿……看了好几个来回。

      就是表情有些不太对劲,坚毅的下颚蹦得死紧,握着背包肩带的宽手随着海浪声一松一紧。看着特别狰狞,像是与张易有什么仇。

      仇当然是没仇,赵尔散只是有些怨气。

      当然不是被不解风情的竹马气得,而是气老天爷呢。

      今天他生日,原定计划:散心-聊天-告白-牵手-接吻-回家睡炕。

      是有流程的。

      但流程第一步的心还没散完,天还没开聊,他们脚下就白光闪了几闪,出现了个阵图。

      张易看了会阵符说这是一个传送阵,不想是有恶意,可能是个幻境的外围考验。如果他们通过了阵图的考验,就能进入幻境探险。

      对于他们这种还没毕业的筑基修士来说,能撞好运进入幻境,说不得是一份好机缘。如果幻境挑战成功,不单能得到前辈馈赠,还能学业加分,以后毕业找工作写简历时也占便宜。

      与美滋滋的张易不同,赵尔散一点都不想要这机缘,只想走流程。

      什么泱泱大道,渡劫飞升,哪有回家睡炕重要。

      可惜谁让他命不好呢。

      赵尔散这人吧……老天爷对他挺特别的,反正他活那么大总是祸福相伴,虽然没有太惨,但也从不爽快给他个好。

      比如小时候第一次认识张小易,就被绑架了。被抓到千里之外吧,又遇到高人前辈给救了。长大后有天生神力吧,但没有修炼的灵根。好不容易以武入道,受到高人赏识拜了师,又发现师父擅长醉拳,而他不会喝酒还乙醛脱氢酶2偏少……

      遇到的神转折太多,赵尔散性格也被锻炼得特别沉稳刚毅,波澜不惊。

      可现在什么沉稳,什么刚毅,都被阵图破坏的一干二净。憋了那么久的告白,他本就紧张,这会儿被打断了,也就特别来气。

      勇气这种东西,就像是气球。看着鼓鼓囊囊,针眼一戳,就立马没了。

      勇气不足,怒气补上,这会儿他又是个气鼓鼓的好球。

      看情况也知道告白没戏了,说不定一会儿倒起霉来就是个大阵仗,肯定不适合谈情说爱了。

      但赵尔散还是很不甘心,很懊恼。

      这狰狞的表情维持了很久,不过还是在张易放下纸符前调整了过来。

      月光下的青年有一张好看的脸,嘴角带着笑,清透的凤眼狭长柔美,肤色细嫩透着柔光。

      面如冠玉的人儿,气质温婉平和,再加上有博学多才的学霸光环加持,看得赵尔散瞳光微闪,都没听见张易说了些什么。直到细长的五指在眼前晃了晃,才醒悟过来。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快跟着我,入了幻境可别走散。”

      虽然告白没成,但是赵尔散决定还是自己找点福利。宽阔的大掌一把抓上眼前的玉手,一开始还紧张得微微抖了两下,还好被他正直的语气盖了过去。“抓好了,一定不会走散的。”

      既然牵到手了,是不是可以跳过几个流程,直接接吻上炕!?

      o(*////▽////*)q这波不亏!

      黑夜中,只有微微闪着光的阵图和月光照明,赵尔散和张易不至于看不见路,但也没看得太清,所以他们都没看到对方耳尖的薄红与荡漾的笑脸。

      脸红心跳的小情绪没过几秒呢,赵尔散就白了脸。

      也不知张易怎么走的,才几步路,眼前的场景骤变。

      从浪漫的沙滩,瞬息变成了敞亮的室内,屋内空无一人,灰砖白墙连着几道门。门与门的中间挂着不少身穿白袍的医生照片,地下还有细密的小字。另一头的墙面上还拉着个红底白字横幅——科学修真,早日飞升。

      这是医院!

      赵尔散的脸又差了几分,朝着青灰发展。

      修真界的医院当然不看感冒发烧前列腺,是专给修士看病的,所以那些木门上都写着:心魔科,丹田科,识海科,天劫科,还有各种法系伤科。

      赵尔散为什么脸色不好呢?因为他晕血。

      别看他长得膀大腰圆,不,高大威武,剑眉星目,特别粗犷爷们,让人有安全感。

      一套拳法可以挥得虎虎生威,一身铁骨可以不惧刀枪。

      ……但他不单单不能喝酒,他还晕血。

      没错的,这就是老天爷给他的设定。

      在学校与同学对练他都要带上特制的眼镜,或者给双眼打上符咒,看到血啊伤口能自动打码的那种。

      但这是幻境,他今天是来走流程告白,奔着上炕去的,背包里只有礼物和鲜花,没有打架的家伙。这儿又是危险莫测的幻境,没地方和设施来让张易给他画符。

      赵尔散心里紧了紧,抓着张易的手不可察觉地抖了抖,朝着竹马靠近几分,仿佛想要吸取了一些对方身上的温暖。

      可怜孩子赵尔散不想在对象(?)面前认怂,壮着胆开口问,“我,我们往哪儿走?”

      张易正凝神四下张望,第一次进入幻境,他似乎也有些紧张。顾不上安慰竹马,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才道,“先去心魔科。”

      心魔算是修士最常见的疾病,医院的重点科室,位置显眼,门面都大了不少。

      这种病一般发生在脑子里,类同于我们普通人的神经病,反正不太会见血,对晕血的赵尔散来说比较安全,自然欣然同意。

      张易一手掐着法诀随时戒备,一手牵着快要僵直的赵尔散推开了门。

      待看清屋内,赵尔散松了口气,里面没有什么恐怖血腥的场面。和正常的心魔诊室一样,布置得温馨舒适,还有懒人沙发。

      踏进诊室,静寂无声的房间中,忽然从阴影中走出个白袍中年人。带着微笑,坐到一个高脚椅上,翻着手中玉牌,语气亲切,“是张易和赵尔散吧,过来坐,让我看看你们的病例……”

      这是……情景再现?

      在学校里学过不少幻境常识,知道遇到情景模式需要顺势而为,多观察从中获取关键,不要激怒幻境中的神识。

      张易转头与赵尔散互看一眼。

      竹马多年的默契摆在那里,赵尔散看懂了张易的意思。

      【少说少做,看对方怎么说。】

      第一次闯幻境,两人都选择谨慎小心。怕被分散战斗力,没敢松手,选了个相近的沙发,一起坐下。

      那胸口别着[主任医师:李斯]铭牌的中年人,也不介意他们的举动,眼中带着一些揶揄,“感情不错。”

      见张易和赵尔散红了脸,李斯没继续打趣,看着玉牌说:“两位这是修为停歇不前,无法突破心境。要不要试试和谐医院最新研制的破障丹,保证无……”

      “我们可是211大学的,不吃药!”怕幻境给自己嗑药,赵尔散赶忙出言拒绝。

      修真界发展到现在上下五千年,各有各的缘法,但嗑药涨修为还是被很多正道所不耻。

      不过,还是有不少野鸡学校会有炼丹系。

      更是有许多想要偷懒的咸鱼,愿走捷径,想要嗑药长生。

      “既然不愿求捷径,自不强求。”李斯被打断了也没有强求,表情不变,依旧带着笑。

      这让原本怀疑幻境是揭露医药行业黑幕的赵尔散有点失望。

      李斯继续说:“你们二人修得是无上大道,那么还可以力破障。”

      见医生一双睿智的双眼望过来,张易与赵尔散不禁点头。看来是找到了关键,连声追问解决方法,想要套更多话。

      李斯:“此处出门,可达南渊之域。有死海怨魔,弑怨孽,杀鬼魔。待你们屠杀六十怨魔,即可破除心欲。”

      怨魔……

      呵呵,这可是是元婴资格证的考试科目。

      而且元婴考只杀一个。

      这是让他们送菜呢!

      张易拉了下有些激动的赵尔散,开口说道,“李医生,这个破障法太强人所难,可还有其他方法破除心魔。”

      李斯似乎正等他们这一句,回道,“杀怨魔的确有难度,那么就只有对症下药了。两位的心魔……是看不破□□之苦,哎,问世间情为何物,何苦一物降一物。”

      赵尔散:“啥?”

      李斯:“哦,没什么,就是有些感慨,来我这里挂诊的大多数都是过不了情障,求而不得的,但我看你们两感情挺好啊。”

      张易和赵尔散都不开口了,光顾着脸红,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过李斯似乎并不在乎,继续说:“看来是有什么外因迫使你们无法得偿所愿,你们皆可坦诚相告?”

      “我等并非有他事所迫,只……只是不知如何开口。”开口的还是张易,说完脸更红了。

      李斯脸上带着对后辈的鼓励,“年轻人莫要错过,这门后有一空间,可隔绝神识,绝对私密,两位可在里面诉说钟情。当然就是想做些什么也是可以的,内部设施齐全#¥%@%&……”

      听着李斯说的越来越黄暴,就要到被锁章的边缘,赵尔散忍不住站了起来。情急之下,顾不上两人离得远,被松开的手,支支吾吾地说:“那那个医生,你之前说是要杀多少怨魔来着?”

      “啊?”

      不光李斯表示惊奇,半低着头的张易,也忽地抬头。

      张易望着身边的竹马,原本微烫的脸越发红润,只是表情微微有些扭曲。

      赵尔散当然愿意和张易述述衷肠,摸个小手,亲个小嘴,继续走走流程,最好做些能锁章的事情。但也要隐蔽并且安全的环境啊,肯定不能是这种逼良为娼的幻境!

      所以这会儿他都忘了什么不激怒幻境的原则,继续追问,“李医生,到底是几个怨魔啊?”

      李医生的脸色也变着张易一样有些怪异,最后指着面前的赵尔散,对着张易问,“你不是说你基友只要一听就能答应,他他他他宁愿去杀怨魔,也不愿意和你……”

      张易这下坐不住了,蹬腿站起来,怒道,“会不会演戏啊,你……还有你,为什么宁愿杀怨魔,也不和我去小房间!”

      这下,赵尔散也不纠结什么几只怨魔了,整个人傻站着,表情呆滞。

      脑中像是天崩地裂,烈焰洪水交替,烟雾迷蒙环绕不觉。

      百般感慨之后,赵尔散只能掰掰手指。

      这流程是不是能直接跳过,到最后一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