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徐检察长,请对接文件,确认保释。”

      铁青着脸,徐岩划了下手环,听到确认的系统声,怒气冲冲的眼神丝毫没动,牢牢盯着铁栏杆内的精灵。

      徐岩,A省检察院检察长。

      入职三十多年,来过无数次警局,不论是过来办案(找茬),还是协助调查(吹毛求疵)。在这个系统内,望向他的,一向是各种包含敬畏的目光。

      这还是他第一次以犯人家属的身份过来接受教育。

      坐到检察长这个位置,徐岩的年龄也不小了,但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划痕。不过多年的领导也不是白当的,看那凛然的神情,还有不怒自威的气势。

      地区派出所的几个夜班警察都不敢多看,低着脑袋,仿佛他们才是被传讯的那一个。

      或许是被检察长那凶悍表情吓到,值班的小警察不敢耽误,都没再次确认文件,就打开了拘留室的门,“咳咳,你们可以出来了,等金额算清楚了会通知……过来交罚款,还有社会劳动的时间和执行地点也会另行通知,以后不要再损坏公告财物了。”

      唐恩还是那一贯的和蔼表情,对着门外的警察笑了笑,“好的,大晚上的谢谢你,辛苦了。”

      派头十足,完全都没有犯人的自觉,但被道谢的小警察一点都不觉得违和,反而受宠若惊,笑得腼腆。

      谁让唐恩本来就是领导‘夫人’呢,而且还是位精灵。

      他的相貌在精灵中比较少见,倒不是特别美或者丑,而是那五官柔和,出众却毫不不张扬。穿一身浅色休闲装,红色的中长发挽起,站在冰凉的囚室中,但如同阳光下温润,身上自带有一股书卷香。

      丝毫看不出来一小时前,还穷凶极恶地撞碎了路边公告牌,在派出所里拍桌子叫嚣自己是检察长丈夫的情况。

      在小警察连声的憨笑中,唐恩跨出了拘留室的铁门,漂亮的杏眼一扫四周,回到徐岩身上,似乎没看到对方脸上的怒气,“走吧。”

      徐岩可不想给公安系统内部提供更多的笑料,憋着火朝着那小警察点了点头,也不开口,直接朝外走。

      唐恩轻轻抿了下唇,一声不响地跟了上去。

      等徐检察长夫夫跨出大门后五分钟,小小的派出所顿起嘈杂:“哦哦哦,拍照了吗?”

      “之前拍了几张,后来没敢,你呢你呢!”

      “我也是,不过有徐检察长爱人的就够了,那就是徐溪的爸爸吧,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啊。快发群里,群里。”

      还在拘留室门口的小警察翻着手环,好一会儿才忽然想起什么,尴尬转头,对着拘留室内说:“那个……徐公子,你不走吗?”

      徐洋蹲在角落低着头,听到叫他名字,这才抬头道,“不走不走,他们都忘了我才好!”

      小警察:“徐检察长已经确认保释了,按照条例你不能待这里了。”

      徐洋:“要不我再犯个法你继续关我呗?嗯……袭警?”

      小警察哭笑不得,“那是妨碍执行公务,属于刑事犯罪了,影响个人信用的。徐公子你别闹,要不你出来去接待室坐吧。”

      徐洋一听不赶他,就乖乖出来了,反正只要有地方待就行。回家不是被冷暴力,就是当夹心饼干。

      双亲打算离婚的孩子就是那么凄惨,他才不要回去。

      ※※※

      徐岩走到停车场就发现自家大儿子没有跟上来,粗声粗气地问,“徐洋那小混蛋呢!”

      不舍得对精灵发火,只好开口骂儿子。

      唐恩还是一派温和,“他那么大了,爱去哪儿随他吧。”

      徐洋最近被家庭低气压压坏了,要不也不会一脚油门踩太猛,撞到路边的公告牌。知道徐洋心里郁闷,唐恩也不想再把孩子牵扯进来。

      徐岩:“你就惯着他好了,早晚闯大祸!”

      唐恩:“不会的,他有分寸。”

      似乎被精灵那风轻云淡的语气气到了,徐岩忍不住道,“有分寸个屁,那小子就是欠教训。这次我兜得住,下次呢。”

      垂下眼帘,唐恩往车门上一靠,“放心不会有下次的,我们离婚后,让徐洋搬出去自己住。徐溪也快结婚了,以后更用不着你兜。”

      一听离婚,徐岩不敢再发火,转头嘀咕道,“别胡说,这婚不可能离。”

      公检法虽然三家相爱相杀,但徐岩自觉这点面子还是有的,只要他咬紧不松口,唐恩没办法单方面提出离婚诉讼。

      不过这种有碍司法公正的事情,徐岩并不想做,可……

      唐恩:“我会从精灵国走司法流程。”

      唐恩是在人类国出生的精灵,国籍还归属在人类这里,需要先转国籍回精灵族,才能提出诉讼。

      绕那么大一圈子,就为了和自己离婚。

      徐岩也不知道是应该生气,还是为对方那种不离不行的精神鼓掌。反正一口气不上不下,加上之前的火气,憋得胸疼。

      握拳在胸口捶了两下,徐岩这才缓上口气,“你……咳,别闹行不行。”

      唐恩垂着眼,脸上的温柔退得干净,“我不闹?不离婚?所以你就要我眼睁睁看着你去死!”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被这样恶毒的言语对待,徐岩脸上却一脸亏欠,原本的怒气散了个干净。

      胸口的疼痛越发清晰,但他不敢再捶胸,放平手掌,上下给自己缓气。

      他早年办案,被毒气伤过,肺部受过严重灼伤,再加上这几年的劳累,肺组织坏死已导致梗塞,医生说有肺梗死的可能性。

      这事他瞒着没敢让唐恩知道,可光这件瞒下来有什么用,他浑身上下哪里没伤,哪里没痛的。

      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爬到省检察长的位置,徐岩全靠着命在拼。

      而那个让他拼命向前的动力说要离开他,还要这条命干嘛……

  • 作者有话要说:  感情戏一直是短板,试试能不能写一点带着内心描写,当然是短篇。
    这次不逗比了,信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