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如果狗子事先知道那男子所求是那样一桩事,恐怕当时不会那般大度的说:“所求何事,公子但说无妨。”
      
      “数日前,我和长兄路过罗陀山,夜晚疾行,恐耽误生意,山中却好似突然生出来一道屏障,怎么也过不去,夜间瘴气弥漫,林中突然出现了几股黑气,我刚开始并未在意,吸进去这些黑气之后,就意识不清了,不知道自己之后做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儿,但是恐怕那黑气不是平常物,忧心兄长安危,希望先生您帮帮我。”
      
      那男子面带请求,又是生得一副狗子这么喜欢的好皮相,可是这件事……狗子为难道:“实不相瞒,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过我可以替公子修书一封送到离罗陀山最近的分寮,那里的管事必定可以替公子寻回令兄长。”
      
      狗子这句话刚落,大红就扯着它的破锣嗓子叫了起来:“你有啥事啊,你不是干完活才回来?”
      
      “…………”
      
      那男子目光沉沉的看着狗子道:“罗陀山离此地应该不过数里远,送信一路辗转,耽搁的时间太长,人命关天,还是烦请先生与我一道前去。”
      
      “这……”狗子仍是在犹豫。
      
      那男子阴恻恻的道:“不去也行,反正我在你这屋里醒过来,多少张嘴也说不清了,你准备好聘礼,等着娶我吧。”
      
      金国男多女少,男女皆可出门打拼,不过努力工作的女子很少,大多是娶几位夫婿,便可不愁吃穿,快活一生。
      
      对于男子,条令苛刻,男子不得有半点行为不端,若是嫁人,便要工作赚钱,辛勤持家。
      
      若是未嫁,则不得与女子有半点肢体接触,否则便要嫁于那女子。
      
      若是男子二十五岁不婚,则要衙门强行婚配,反之,女子亦然。
      
      狗子听完这句话,急忙后退一步,抬头震惊的看着他,舌头都打结了:“不不不不不…………”
      
      大红愣是在一边笑出猪叫的声音:“渣女配丑男,绝配绝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奶奶个腿儿。
      
      狗子无奈道:“公子慎言,婚姻大事岂可儿戏。”不过她又在心里加了一句:这男子长的那般好看,要是真愿意嫁,我也不是不能娶。
      
      “先生,时间紧迫。要么你跟我去救家姐,要么,你就娶了我,两条路,请尽快做决定。”
      
      “…………”狗子沉默半晌,最后叹了一口气,温声道:“如此,在下便随公子去罗陀山一探究竟。”
      
      这句话说完,那男子脸色便变的很是诡异,要喜不喜,要怒不怒,形容不出来,总之就是很扭曲就是了。
      
      ————————————————————————————
      
      大红拉着牛车,车上坐着狗子和那名男子,本来大红以死相逼,坚决不拉,结果那男子把剑一横,大红屁颠屁颠的自己跑去套牛车上的绳子了。
      
      那男子在车上睡着了,尽管昨夜狗子替他清楚了体内黑气,可是他仍然很虚弱,狗子看了他一会儿,把自己肩上挡风的衣裳给他盖上了,衣服有些短,只到他的腰部,狗子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腰上,银色腰带束住了这男子的腰身,可是腰带只是一个伪装,这里面放的是他的软剑,剑柄银白,剑身如霜,寒气缭绕。
      
      “狗?狗?狗?”
      
      狗子正看着那男子发呆,突然听见有人悄声叫她,于是茫然回头道:“啊?”
      
      大红没有回头,轻声的问她:“你为什么不愿意去罗陀山啊?”
      
      狗子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了三个字:“百儿啼。”她脸上表情说不上是严肃沉重,但是绝对不是轻松。
      
      “哦。”大红也配合着沉重的点点头。
      
      片刻后,它又回头问“那是啥?”⊙ω⊙
      
      “……你不知道点什么头啊?”
      
      “我就瞎点点,哎,啥是百二提???一百二十颗提子??”
      
      “……百儿啼,”狗子依旧是盘着腿坐着,双手拢袖“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一种病,或者说是瘟疫,当时死了很多人,我还以为已经被控制住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
      
      “很可怕?”
      
      “不过是一只怪弄出来的东西,可怕是不可怕,但是却很恶心。”
      
      游离于人间的精、怪、妖、鬼,妖最邪,鬼最恶。精怪的界限不清,往往是一家,他们最容易出现,数量最多,不过也很不中用就是了。
      
      ————————————————————————————————
      罗陀山离青牛村并不远,不然那男子一夜间也不会跑到此处。早晨出发,约莫着中午就到了。
      
      他们此刻两人一牛,停在罗陀山山下,山中白天仍是瘴气弥漫,像极了醉卧着的面色苍白的戚鬼。
      
      那男子面色仍是苍白,休息了这么长时间,也丝毫没有好转,反而更加虚弱,狗子看了看他,说道:“我们到了,一会儿上山好找呢,现在这里吃点东西再走吧。”
      
      那男子倚在车轼上,没什么力气的点了点头,狗子下车支了一堆柴火,也不知道她怎么弄的,她右手一挥,那堆柴火就烧了起来,昨天买的那堆东西昨天也没有来得及吃,现在在火堆旁边,热了热一只鸡,两人一牛分吃了一些糕点。
      
      那鸡是家养的土鸡,不大,但是好看,这么一热,虽然不及昨天刚买回来的那般漂亮,香味却也慢慢渗透出来,鸡肉内部渗出原本的鸡汁,鸡皮颜色焦黄,一口下去嫩的人舌头都要掉了。
      
      那男子接过狗子递给他的鸡腿,愣了一下,举着迷茫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怎么下嘴,看见狗子直接下嘴啃,也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咬了一口。
      
      狗子接着递过来一个水壶,里面却不是水,而是酒,她问那男子:“公子喝吗?上山冷,先暖暖身子。”
      
      男子接过,喝了两口,被呛得咳咳咳咳,但是这两口酒下去,倒是浑身都舒坦了,咳了几下,脸上出现了些漂亮的红色,男子过了一会儿,才低着头轻声嘟囔了一句什么,狗子没听清,于是问:“什么?”
      
      “七郎,”那男子抬起头,说“你可以叫我七郎,不用公子公子的叫。”
      
      金国重女轻男,权贵人家或许还好,但是在没什么权势的贫民百姓家里,就更不待见男子了,男子地位低下,一般都是没有资格取名的,家中排行第几便叫几郎,再冠上姓氏,便是名字。
      
      狗子从善如流:“七郎,我们就要上山了,你可记得你是在哪里遇见的黑气。”
      
      七郎:“隐隐约约记得,那里有一个小湖,我和兄长还在那里停留歇息了片刻。”
      
      他们上山的时候没有坐马车,把车解了,随意的扔在山下,两人一牛上了山,罗陀山高,但是不险,这座山原本不叫罗陀,是十几年前才改的名字,传说有人在这座山上看见了一道白色的圣光,以为是那罗陀仙人在此停留,于是将它改名为罗陀山,当时这座山声名大噪,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人再提起它了。
      
      七郎脸色不是很好看,嘴唇抿的很紧,狗子看了他一眼,宽慰他:“别担心,兄长会没事的。”
      
      七郎似是听出她话里安慰之意,脸上硬是扯出来一个微笑。
      
      这山很久没有人来过,七郎说,若不是着急赶路,他们也不会选择山路。但是籍于此,狗子他们上山,就能轻易看出哪些地方是人走过的,方便的很。
      
      七郎所说的那个小湖泊很快就看见了,在湖边的确是发现了驻扎的痕迹,但是山中一片寂静,偶有猿猴长啸,一时间,狗子也看不出什么来。
      
      她左右转了转,走回去拍了拍大红的脖颈,大红在地上伸了好一会儿懒腰,才慢慢悠悠的左右闻闻闻,闻闻闻,闻闻闻……
      
      什么也没闻见。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大红不是平常牛,它是偶然获得了灵气的灵物,对那些非人气息最是敏感,所有非人生物中,汇聚天下灵气者是为仙,汇聚天下怨气者是为鬼。
      
      大红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来从未失手,同做任务的十三寮员工叫大红的鼻子怼的无路可逃,从此之后患上了一种强迫症,看见厉害的灵物都要掰着人家的鼻子看。
      
      这百儿啼不过是怪,这种情况,不应该啊。
      
      七郎一直安静的站在狗子身边,不曾胡乱走动,他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余光一瞥,叫着“哥哥”就冲了过去,身手矫健的窜进了灌木丛里。
      
      狗子被他吓了一跳,急忙追过去,嘴里还叫着:“七郎,小心,不要乱……”跑。最后一个字没喊出去,她跨进灌木丛的那一刻,仿佛被什么人或东西拉着脚踝,一下子拖进了光怪陆离的梦境中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