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二章.所以,他就当众扒了你的裤子?
      
      裴与屠作为一个极端颜控,一向眼高于顶,看谁都嫌丑,没想到生平第一次搭讪就惨遭辱骂。
      
      “……”他气笑了,伸手把人拦住,“不是你怎么说话呢?”
      
      裴与屠身高足有一米九,手长.腿长,拦人的姿势莫名就有点像壁咚,几乎把人环进怀里了。
      
      这是条景观道,一侧是墙,平墨退无可退,迫不得已微微抬头看向他,只见此人五官生得很清楚,浓眉高鼻,肩背挺拔,把质感柔软精良的运动衣撑得有型有款,顶着一脑袋桀骜不驯的刺毛,有种粗糙的英俊和青春气息。
      
      尤其是刚运动完,汗液里少许龙舌兰酒味的信息素清冽辛辣,带着些性.感的纯雄性气质,其实是个很有吸引力的alpha。
      
      可惜平墨无心欣赏,他只觉距离太近了,极富攻击性的alpha信息素激得后颈腺体突突直跳,连尾椎都一阵阵发.痒,很想把这人一脚踹飞。
      
      平墨“咔”一声掰响拳头,警告意味十足:“让开。”
      
      然而,裴与屠在域外驻守五六年,把机甲和高射炮这样的大杀伤性武器、装备当玩具,根本不把语言威胁放在眼里。反而大喇喇盯着平墨裸.露的小臂,觉得这人不但脸蛋长得漂亮,连手肘到指尖的线条都这样流畅,有点骨肉匀停的意味,却又透着精悍,就像荆棘丛里开出的一朵野玫瑰,非常带劲儿。
      
      裴与屠忽然一阵心.痒,一把抓.住平墨扬起的手腕,笑道:“你这同学,我好心好意问你,结果张嘴就让人滚,让开也行,你得先道歉!”
      
      平墨:“!”
      
      这相当于Alpha信息素直接接触皮肤,平墨身上的汗毛都炸起来了,立即想拽回自己的手,然而,裴与屠的大手铁钳似的,他竟没有挣脱开!
      
      想要继续挣扎,可周围已经有不少路过的学生在向他们这边张望,平墨犹豫起来,当众拉拉扯扯就罢了,万一拉扯不过别人,脸就丢大了。
      
      平墨这个人,命可以丢,但脸不行。
      
      裴与屠仍旧捏着他的手腕:“脾气这么暴躁可不行,跟哥说句对不起,这事儿就过去了!”
      
      过你大.爷。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是绝对不可能道歉的,蛮力又似乎拼不过这个alpha……
      
      平墨忽然扯出一丝坏笑,朝裴与屠微微扬起下巴:“力气不小。”
      
      他生得漂亮,五官极其出挑,这样一笑,居然笑出了点春暖花开冰雪消融的感觉,裴与屠没想到小.美人儿突然变脸,一时有点飘,愣在当场。
      
      可下一秒,他便感到小腹一凉,有什么东西在滑落……是他的慢跑裤!
      
      裴与屠忙撒开平墨的手腕,去捞自己的裤子,可还是慢了几秒钟,露出了荧光黄色内.裤,周围立即发出了吃吃笑声,还有几个女生红着脸转过身,但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等裴与屠手忙脚乱整理好自己时,平墨已经施施然与他拉开了一段距离,抱臂挑眉:“品味挺独特。”
      
      裴与屠:“………………”
      
      他注意到,平墨的左手里有一点寒光,似乎是一柄匕首。应该就是那玩意挑断了他的绳带,这人能在眨眼间完成单手抽.出匕首、割断别人裤带的一系列动作,且没有擦破他一点油皮!可见玩刀的技术有多高超。
      
      只见平墨手虚虚一闪,便收回了军匕,快到只能瞥见一抹模糊的光影。
      
      “在近身实战里,你会发现,蛮力没那么重要。”平墨稳重地给出一句点评,才潇洒离开,惹得几个看热闹的小女生望着他的背影兴奋地窃窃私语。
      
      裴与屠张口结舌地看着这人装完X,才骂出一句脏话:“操了!”
      
      而后朝向人群,眼睛一瞪:“看什么看!”
      
      裴与屠是在军营摸爬滚打混大的,认真凶起来着实吓人,围观群众们被唬得一哄而散。
      
      平墨稳稳地离开众人视线,直到小路尽头转角处,确定没人看得到,才靠着墙壁长长吐出一口气,刚刚那人的信息素真是强,他已经强撑到极限了,现在腿都是软的。
      
      Alpha信息素的强弱和体魄、性能力挂钩,强成这样的alpha,基本可以判定是个人形打桩机了。
      
      而Omega——尤其是临近结合热的Omega,就很难抵挡,会本能地想臣服,甚至……渴望打开身体,这是写在基因里的。
      
      平墨烦躁地拨拨刘海,没有“M型拮抗剂”——也就是‘兽人专用抑制剂’——以后结合热会很麻烦,尤其是军校里,到处都是alpha……他缓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站直,往校长办公楼而去。
      
      *
      
      校长办公室外,户磊探头探脑,恨不得耳朵贴上门缝,可惜隔音太好,什么都听不见。
      
      “呦,户组长,干什么呢?”一女老师问。
      
      户磊吓了一跳,清了清嗓子:“没什么。我还不是组长呢,别瞎叫!”
      
      女老师悄悄翻了个白眼,正要走,却又被叫住了。
      
      “哎你说,一个教官而已,报道找院长就行了,怎么还劳动校长亲自接待呢?”该不会是空降的关系户,跟校长套上了交情,好顶替他这个教学组长吧!
      
      一墙之隔内,周校长只有半个屁.股虚虚挨着椅子,上身前倾,嘴角带笑,是个殷切恭敬的模样,不像是等老师报道,反倒像接待领导。
      
      平墨反而大马金刀靠在真皮沙发上,“校长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受处分来这儿思过的。”
      
      “平中校,这是说哪儿的话,你来之前,E组的领导特地关照过,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还真有一个,”平墨说,“我请假的次数会比较多,请假期间,你们可能联系不上我。”
      
      周校长搓搓手:“这个啊……请假倒是没问题,助教已经给中校你配好了,就是担心,万一E组或者军部其他领导突然要联系你……”
      
      平墨直接打断他:“这个您不用担心,E组会派别人‘监督’我,估计很快就上任了。”
      
      周校长如释重负:“那就好。”
      
      裴与屠过惯了集体生活,压根没打算搬进家里为他准备的房子。
      
      此时,男alpha教工宿舍内,吕东望和漕令新迫于裴与屠的淫.威,想笑而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
      
      “所以,他就当众扒了你的裤子?”吕东望到底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口。
      
      在裴与屠发飙之前,漕令新机智地转移了话题:“我倒比较好奇,那个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吕东望:“是啊,能让裴哥说好看,得是什么样的天仙?”
      
      裴与屠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陷入回味般安静下来,漕、吕两人眼巴巴等着,以为他这样字斟句酌,应该会描述得很清晰具体,半晌,却听裴与屠掷地有声地说:“贼瘠薄好看!”
      
      漕令新:“…………”
      
      吕东望:“…………”
      
      裴与屠:“就是出手太下作,白长那么张漂亮脸蛋了。”
      
      除了“出手下作的天仙”之外,裴与屠今天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人物要见,就是那位疑似“逼王”的平教官。
      
      其实裴与屠十八岁上就进了部队,入伍两年后便被选拔.出去,驻守域外空间站,他并非“学院派”,也不肯靠家里的关系,军功都是凭本事真刀真枪挣出来的,短短七八年时间,就从大头兵做到了上尉,可谓前途无量,自然有几分傲气。
      
      但这次来联军大“镀金”,连漕令新一个中尉都是教官,他却只能给人当助教,就更想亲眼看看那位未来的顶头上司平教官到底是何方神圣,够不够资格管他。
      
      *
      
      平墨婉拒了周校长亲自送他认宿舍的热情提议,换成一位学生干事,那是个Omega女生,似乎有点腼腆,一说话就脸红,一路都在偷瞄平墨。
      
      平墨也不介意,和Omega相处让他很放松,抵达目的地时还绅士地替她开门,和之前面对裴与屠时,温柔得判若两人,惹得女生脸更红了:“平教官,这就是您的宿舍了。”
      
      教工宿舍条件不错,与其说是“宿舍”,其实更像个五脏俱全的小公寓,有独立卫浴、阳台,甚至还带了个小客厅,打扫得干干净净,行李箱整整齐齐码放在门口。
      
      “这间是卧室,有两张单人床,不过只有您一个人住——呀!”女生忽然激动地尖叫出声。
      
      她指着其中一张床:“这这这这不是鎏金玫瑰吗!”
      
      海松色床单上赫然摆着一支金灿灿的玫瑰,层层叠叠的火红花瓣镶着金边,叶片则通体黄澄澄,溢彩流光,奢靡浪漫。
      
      “听说这种玫瑰生长条件极其苛刻,主星是种不出来的,而且保鲜期极短,被评为‘Omega一辈子一定要收一件的礼物’榜首!超级贵啊!很多有钱人用这个求婚的!这是什么惊喜啊!”女生激动得忘了腼腆,没注意到平教官瞬间沉下来的脸色,还八卦兮兮地问:“平教官你有爱人了吗?啊不对,你是alpha……难道这是你准备送人的?”
      
      “没什么爱人,是仇人。”
      
      最后三个字很轻,女生没听到,平墨心事重重地盯着那束玫瑰,下意识揉揉后颈,嘴里很自然地下了命令,“告诉裴助教今天见面取消。”
      
      他没心情,也没体力再见一个alpha了。
      
      “啊,可是——”他已经等了您一天了。
      
      平墨扬起手,止住她的话头,修长的手指向外摆了摆,是个“你可以跪安”的手势。
      
      见生傻愣愣地站在那儿没动,平墨这才想起这儿不是鹰隼,她也不是他的兵,刚刚那架势,是不是吓着这孩子了?于是就着这个姿势,在她头顶不轻不重地揉了一把,找补道:“丫头,辛苦你跑一趟。”
      
      女生:“!!!”
      
      她她她她这是被摸头杀了吗!!
      
      女生的脸瞬间涨红,同手同脚地出去了。
      
      五分钟后,宿舍楼尽头响起一声咆哮:“他说不见就不见?老子白等一天了!”
      
      姓平的果然是个逼王!

  • 作者有话要说:  在评论区和打赏区看到眼熟的ID了,嘤你们还在真好!
    同时欢迎新读者!爱你们啾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
    小斐鹿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暖色烟火 50瓶;
    我有一个朋友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