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她媚色撩人》发达的泪腺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9-01-16 23:20: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承安伯 ...

  •   ==第二十章承安伯==
      
      孙念琪撇撇嘴,小声嘀咕道:“安姐姐怎么带她出来。”
      
      安茹儿给了唐妩一个歉意的表情,然后转过脸弹了一下孙念琪的额头,岔开话题道:“行了,我们也得赶紧上去转经了,不然误了时辰了,你看你母亲罚不罚你。”
      
      孙念琪见安茹儿提起了武安侯夫人,就连忙求了饶。
      
      安茹儿带着唐妩一行人进了佛堂,武安侯夫人第一个就瞧见了她。她连忙走道她身侧,用打趣的口吻道:“郢王妃安。”
      
      “武安侯夫人安。”安茹儿也笑道。
      
      一听武安侯夫人这几个字,唐妩的身子不由得一怔,只觉得有一丝熟悉,但却想不起来甚。
      
      她透过面纱的缝隙,瞧见了武安侯夫人的脸,这人张了一张覆舟唇,顾九娘曾说,生了这种唇的人,命相都是极其悲苦的。因为不笑的时候嘴角一直向下,看着和哭一样。
      
      还有一种说法是,唇形向下,多是锱铢必较的性格,但凡让她恨上了的人,便通通没什么好下场。
      
      进了屋子,大家都率先摘了帷帽,唐妩因为不懂规矩则成了最后一个摘下来的。
      
      说到底,她这君梦苑第一头牌的花名不是白叫的,这令日月星辰皆为叹息的小脸,也不是白长的。
      她只是站在那,就见一旁的人都吸气闭了声。
      
      这时孙念琪趴在武安侯小声耳语的两句,武安侯夫人的眼睛就渐渐眯了起来。
      她上前握起安茹儿的手低声道:“茹儿,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从小我就觉得你懂事,事事都叫念琪跟着你学,怎么你现在倒是学起我当年来!”
      
      这话没法直接作答,弄的安茹儿脸一红,只好一脸为难地转向唐妩,趴在她耳边道:“你去西佛堂等我吧,等我给殿下祈福过后,我们就去求子,可好?”
      
      她堂堂郢王妃,居然和一个姨娘说话都要如此客气,这画面简直让武安侯夫人痛心不已。
      
      唐妩低头应是,便将刚刚摘下的帷帽又带上,然后跨出了门去。走的时候,她依稀听到武安侯夫人在那叹,冤孽啊,冤孽啊。
      
      她站在佛堂侧门,回想着武安侯的夫人说的那几句话。
      
      忽然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武安侯夫人是谁,武安侯又是谁......
      
      按说十余年前的消息算不得新鲜,但唯有那武安侯二夫人顾觅的消息,是她们花巷子里,永远都会流传的一个人。
      
      顾觅是顾九娘的妹妹,她十年前凭借着一场出阁宴艳冠四方,不但被抬进了侯府,脱离了贱籍,甚至,还得了武安侯的独宠,抬了平妻,与武安侯夫人平起平坐。
      
      这般稀罕的事,任谁听了都要惊掉了下巴。
      
      一个玩-物上了厅堂,这还了得?一时之间,武安侯虽成了处在风口浪尖上的荒唐人,但顾觅却成了京城烟花之地中女子的楷模,令许多姑娘纷纷去效仿。
      
      但,实在可惜,谁也逃不过盛极必衰的定律,顾觅也一样。那般绝色佳人,终究是没能抵得过红颜薄命这四个字。
      
      武安侯还没宠顾觅几年,她便跟着她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儿子,一同去了九泉之下......
      
      这下想起来了,唐妩倒是认同了武安侯刚刚的那句冤孽。
      
      确实冤孽。
      
      唐妩一个人站在西佛堂的门前正迁思回虑着,却被两个男子的说话声打断了思绪。
      
      “真是没想到堂堂承安伯也会来烧香拜佛!”
      
      “杨兄哪的话!佛祖谁能不信,我还想求佛祖给我填个续弦呢。”说完,又是大笑了三声。
      
      一听这话,那被称为杨兄的,只能小声干笑。他转念想到自己还有个妹妹,便立马找了借口,举起手来与承安伯笑别。
      
      杨某走后,承安伯就嗤笑了一声,随口骂道:“犊子!你家那妹妹长成那样,白给老子我,老子都不要。”
      
      声音越来越近,唐妩与他就只有一个拐角的距离。
      
      承安伯......承安伯......
      她是真想撒腿就跑,但却紧张的根本迈不开步子。
      可以说十王妃加起来,都不如一个承安伯吓人。
      
      她藏在帷帽底下的小脸已是惨白,手心里全身汗,只能闭上眼睛,盼着他赶紧走过去,千万不要停下。
      
      这时,承安伯也见到了唐妩。他本来都走过去了,但是又忍不住退回来了。
      
      这哪来的小妖精,腰这么细?
      
      承安伯狐疑地盯着她瞧,想着今日来的那些个京城的贵女和夫人们,她们看见他虽然也都是绕道走,但目光里可都是戴着鄙夷与嫌弃,而这小娘子不同......她整个人抖的厉害,倒像是他家里那几个妾看到他的模样。
      
      这不对劲,很不对劲。
      
      唐妩见他停下,便再次感觉到了那种让人窒息的绝望。承安伯虽然没见过她的容貌,但是她记得......她上次见他,也是带着个面纱......
      
      他挡在唐妩面前,眯缝着眼睛问:“这位姑娘,是哪家的?”语气中的轻佻显而易见。
      
      唐妩想也不想就转过身子,然后掉头就准备跑。可她还没等迈出步子,承安伯就死死地扣住了她的手腕,他又出声问道,“乖乖,我问你话呢,你到底是哪家的!”
      
      “妾身......乃是......郢王殿下府上的。”唐妩见跑不掉了,就只好应了声,她只希望他能看在郢王府的面子上放过她。
      
      郢王殿下?
      承安伯咧嘴一笑,兴致立马就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当初他就想不通,那妓院的老鸨再是有钱,也不会有那个底气把他亲自送来的金银字画都退回来。
      
      还有弄出那么大动静的出阁宴,也是说没有就没有了,这不显然有猫腻吗!
      
      他即刻便派人偷偷去跟着,等了足足一天,才发现,居然有马车来接人了!探子还报,来接人的马车没有标记,除了大红色的棚顶,便没什么特别之处。且那驾车的车夫一看就是个老手,特意在大巷子和小巷子里绕了几圈,最后才没了踪影。
      最后他派去的人实在怕暴露身份,只好调头走掉了。
      
      这才让他彻底丢了她的消息。
      
      自那以后,他便觉得他院子里的姑娘,好像都黯然失色了。他瞧着他伯府大院子里那一张张平淡无奇的脸,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
      
      他做梦都能梦见那白皙圆润的玉足,和那如梦似幻的娇嗓子。他只恨当时没有直接掀开她的面纱,将她就地正法。
      
      没法子了,他只好再去君梦苑寻乐子,谁知一去,竟然看到了那个听说和唐妩一起被买走的舞娘!
      她居然又回来跳舞了。
      
      承安伯兴味大起,就将连诗音买了回去。一开始连诗音还什么都不肯说,到最后还是吐了口子。
      在这世上,就没有入了他的门,还能跟他较劲的姑娘,你有多大的脾气,那就得遭多大的罪。
      
      承安伯自打知晓了这个事之后,就在院子里淫-笑了不知道多久。
      
      他当时就在想,若是世人知道了那个风度翩翩的郢王殿下,居然去花楼寻姑娘,他看京城里那些个贵女,还有哪个敢瞧不起他。
      
      男人在世,哪个不想当风流爷?
      
      “是唐姑娘吧,嗯?”承安伯猥琐的笑容,让唐妩尽收眼底。
      
      承安伯前后看了一下,见没有人就开始动手动脚。郢王府的姨娘,他就是就地办了她,她敢声张吗?
      
      “你别,你别碰我。”唐妩将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哟,听这声音,那就是你了。”承安伯连连低笑,“唐姑娘真的是让我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爷夜里只要一想到你,下面就烫的厉害,你说这可怎么办?”
      
      “此乃佛家净地,伯爷......莫要如此讲话。”唐妩往后连退了两步。
      
      这到底是外面,来来往往的人太多。承安伯连吞了两口唾沫,狞笑道:“不如唐姑娘跟我去里面,我给唐姑娘念首佛经听?”
      
      唐妩定了定神,大口呼了一口气,“妾身是与王妃一同来的,她现在在东佛堂,马上就要过来了。”她快速地算了下时间,想着王妃她们很快就要出来了,只有见到了人再喊,得救的希望才能大些。
      
      于是她装的更加怯弱,挪着碎步向后退。
      
      承安伯用十分下-流的目光打量着唐妩的胸和臀,无所畏惧道:“等她来了,我们事都办好了。不然你进去,叫我拍两下也行,顺便再让我看看你的小脸蛋。”他也知道危险,可架不住有多危险,就有多刺激。
      
      他今日是铁了心准备对唐妩用强,坚持了一小会儿就用蛮劲将她往西佛堂里拽。就在这时,东佛堂的一众贵女都出来了。
      
      她们三三两两结伴朝着这个方向来,惹得承安伯大骂了一句娘。
      
      唐妩见到了郢王妃,便故意高呼了一声。
      佛堂里说话都不许大声,更何况是吆喝!安茹儿厉着眼睛瞥向了唐妩这头。
      
      承安伯见事情不好了,就恨声在她耳旁道:“你个小妖精有种这辈子都在郢王府躲着,不然你哪日叫老子逮到,老子活生生拆了你。”
      
      这下一众贵女的目光都转向了唐妩这。
      唐妩可没心思觉着尴尬,她这一刻倒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看着她才好。
      
      安茹儿快步走到唐妩面前,低声训斥道:“你清不清楚这是哪!这是龙华寺!是佛家圣地!这儿岂容的你大声喧哗!”
      
      承安伯在一旁咂咂嘴,用同样小的音量道:“瞧瞧,还是这郢王府的家教森严呐。”
      
      安茹儿这才注意到唐妩身边的人是承安伯,她抬起下巴,对着他道:“承安伯这是什么意思?”
      
      承安伯立马笑开了眼,说他什么意思都没有,就是恰巧路过,路过。
      
      这时孙念琪拉着安茹儿的手臂小声道:“安姐姐,她这是什么狐媚子本事,这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就勾搭到承安伯身上了!”
      
      武安侯夫人推搡了一下孙念琪,呵斥道:“你是个姑娘家!”
      武安侯夫人被她这唯一的女儿气的不行,这女子再是狐媚,那也是郢王房里的人,看不惯可以,说出来可就麻烦了!
      
      孙念琪又撇了撇嘴,噤了声。
      
      安茹儿简直都气笑了,她还没来得及给她使绊子,她就将自己的脸面都丢了干净!
      
      可真是天生的本事大!
      
      

  •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说不喜欢我妩儿了,我好伤心呀。
    我在这稍微解释一下,第一点,唐妩是个妾,安茹儿是王妃,说实在的,她要是真的和王妃对上,她才是真的傻。还有第二点,她不是弱鸡,她现在是真的不想争,也不想抢王妃的位置。但安茹儿不会放过她,郢王对她越好,她越嫉妒,所以等安茹儿碰到了唐妩的底线,你觉得她还会让了吗?
    我可以肯定的说,她不会。
    她会火力全开。
    认真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