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恶袭人》奇迹奇迹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29 20:08: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引子 ...

  •   春运,火车站人头涌动、人声鼎沸。
      
      来坐火车的都是回家过年的,人人顶一张满怀期待的笑脸和两手的大包小包,唯一人与众不同。
      
      那是个模样俊俏的年轻女人,瓜子脸、黑长发,二十五岁上下。
      
      零上三、四度的气温,人人都是棉衣羽绒,她穿一身清凉的长袖衫,一条宽松休闲裤,脚上套拉一双过长的男式拖鞋,走路像喝醉了酒,东摇西晃,拖鞋“吧嗒吧嗒”响。
      
      如果走近她身旁,有心分辨,便会发现她身上闻不到一丝酒味。
      
      火车发车前一秒,她挤上车厢,晃晃悠悠走几步,一屁股坐在走道边第一个空位上。
      
      很快,一个端着泡面的中年大叔急忙赶来,指着姑娘大喊:“这女的怎么回事?怎么坐在我的座位?”
      
      乘客们八卦地往这边看,但无人做声。
      
      年轻女人一动不动,歪歪坐着,好像没听见。
      
      泡面大叔又气又窘:“说你呢,让开,这是我的位置!”
      
      年轻女人终于有了反应,缓慢地扭动脑袋,却只是偏了偏头:“你的……啊?”
      
      声音嘶哑,语调古怪,不像年轻女性,更像垂暮老人。
      
      泡面大叔忽然打了个冷战,掩饰窘态般咳嗽两声,拍拍靠窗正趴着睡觉的年轻小伙:“小兄弟,你说说,我是不是坐你旁边的?”
      
      小伙悠悠转醒,看了眼大叔,嘟囔:“啊,是……啊!”
      
      半梦半醒间,突然见身旁有个女人正以古怪姿势偏向他,黑眸死死盯着他看,他一时间只觉得像是见了鬼,下意识惊叫出声。
      
      叫完,马上意识到对方只是个女人,深感羞愧。
      
      小伙看看大叔又看看姑娘,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讪讪地笑:“美……美女,这大叔确实是坐这的啊,你找错位置了。”
      
      大叔瞪着女人:“听见没?我的位置,你赶紧走。”
      
      那女人听见了,慢悠悠转头,慢悠悠起身,起身的瞬间还重心不稳的晃了晃,站稳后,她移了移脑袋,依旧望向地下:“我……坐……哪?”
      
      “不知道不知道!赶紧让让让,我泡面要发了!”大叔气急,怎么就遇上这么个神经病呢!
      
      还是旁边的小伙不忍心,帮她看了火车票,给她指路:“前面,那个抱孩子的蓝衣服,她旁边。”
      
      女人口齿不清地说一句“谢谢”,摇着晃着往自己的座位去。
      
      “吧嗒吧嗒”的拖鞋声在车厢里缓慢响起。
      
      “发了发了发了!”大叔看着碗里的泡面无限惋惜,把泡面桶放小桌上,刚要坐下,猛地停住。
      
      座垫上有黑黑的水迹,一元硬币大小。
      
      他“哎”一声,凑近了看,那质地很像墨水。
      
      用食指沾了些,大拇指压上去搓了一下,只这一下他就抑制不住地干呕出声。
      
      哪里是墨水?
      
      黏黏糊糊,有点像糖,就那种麦芽糖的触感,可肯定不是糖。
      
      太臭了!
      
      搓上去的瞬间,一股下水道的臭味直钻进他的鼻子里!
      
      座垫上怎么会有这种玩意?之前又怎么没发现?
      
      “吧嗒吧嗒”地响声停了。
      
      大叔突然抬头朝前看,那个女人找到了座位,机械般一屁股往下坐,邻座的小女孩窝在蓝衣少妇怀里,怯生生看她一眼,又飞快把脑袋埋进少妇的咯吱窝。
      
      年轻女人突然歪头,视线斜斜往后看,嘴角扬起一抹诡笑。
      
      泡面大叔心下一惊,迅速低头,再抬头时,那女人没在看他了,他松一口气,擦干净手指,干呕着把那桶泡面倒进了厕所,叹一声:“可惜可惜呀。”
      
      火车轰隆隆行驶。
      
      年轻女人硬挺挺坐在座位上,像是觉得冷,浑身哆嗦个不停,脸色都苍白了不少,她先是瘫靠在座位上,后来直接踢掉拖鞋,双脚放上座垫,牢牢抱住了自己的膝盖,蜷缩成一团。
      
      圆脸小女孩凑近少妇耳边:“妈妈,我怕怕,这个是吸毒的坏人吗?”
      
      蓝衣少妇飞快斜一眼旁边哆嗦不止的女人,轻拍女儿的后背,小声安慰:“不是不是,姐姐是冷了,不要说这种话,姐姐听见会伤心,妞妞快闭眼睡觉啊。”
      
      天真的女孩顿时安心了,她又哪里知道,自己妈妈说话时正不自觉地颤抖。
      
      少妇下意识挪了挪位置,远离哆嗦不止的女人,但与此同时,女孩好奇地把手伸过去,看样子是想戳那女人的胳膊,少妇一惊,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女孩胖胖的手指轻轻戳中女人冰冷的胳膊。
      
      女人机械又缓慢地转过了头。
      
      少妇飞快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圆脸女孩嘻嘻笑:“活该你发抖,叫你不穿小棉衣……”
      
      少妇猛的捂住女孩的嘴,表情紧张又不安。
      
      但年轻女人看也不看小女孩,只盯着少妇,空洞的眼里迸出一丝光彩,嘴唇嚅嗫:“你……真像……我妈妈。”
      
      少妇愣了,她看见那女人苍白的脸上忽然现出一阵温柔的恍惚——那是孩子想念母亲时的温柔。
      
      这一刻,少妇忘记了害怕,忘记了毒瘾,忘记了怪异,情不自禁对着女人真切地笑了。
      
      小女孩把盖在身上的小棉衣扔过去:“我姐的棉衣,借你穿,下车要还的。”
      
      “你姐的衣服太小……”少妇的话戛然而止。
      
      她穿了,那女人缓慢地把小棉衣往自己身上套,废了好一会劲,六七岁孩子的衣服竟真被她套了上去。
      
      小棉衣古怪地撑在一个成年人身上,引得周围人全指指点点往这边看。
      
      这女的真的不正常!
      
      少妇那股害怕又回来了,她想找借口离开,可那女人却自顾自地开了口:“我……叫……赵琪。”
      
      说完,表情突然扭曲变形,身子接连抽搐了好几下。
      
      她仍然在说:“我是……赵琪……我……我……”
      
      少妇骇然至极,同时生出不详预感,也是这股预感才让她忍住没立刻离开,那预感不是关于自己的,而是关于这个女人的:她恐怕就要死了!
      
      她怕世上再无人记得,于是一遍遍说着自己的名字。
      
      不止是名字,她还想说别的,是什么呢?
      
      “慢慢来,你慢慢说。”少妇咽着口水,凑近赵琪。
      
      两两对视,赵琪的眼神从浑浊变得清明,她张开嘴,没来得及发声,少妇突然睁大眼睛,惊声尖叫。
      
      她看见了!
      
      就在她的眼皮之下,赵琪苍白的脸一瞬间变成了黑色!
      
      不是全黑,是黑色的斑纹,像发霉的食物,东一块西一块的霉斑!
      
      正在聊天的、吃东西的、睡觉的乘客不约而同被惊叫吸引,莫名或惊恐的朝这边看。
      
      在人们的注视下,赵琪逃窜似的向车厢门口跑去——说是跑,也只是疾步走罢了,走得东倒西歪,好几次险些摔倒。
      
      这时候,火车到站,缓缓停下。
      
      泡面大叔端着一桶泡面小心翼翼走着,正路过厕所,迎面被一股大力撞到,泡面脱了手,尽数洒进厕所臭烘烘的蹲坑里。
      
      三小时内,两桶泡面,全喂了屎坑。
      
      “他娘的!我看是谁撞了人就跑?!”泡面大叔气极,眼看见对方就要冲下火车,上前两步,双手一抓,紧紧撰住了罪魁祸首。
      
      他扳正对方的身躯,抬眼一看,瞬间心头猛跳,手下意识就松了,一声惊叫硬是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
      
      直到那个身影跌跌撞撞下了车,他才发出尖锐的一声吼:“有鬼!有鬼!”
      
      他看见了!看见了!
      
      那个根本不是人!人身上怎么可能冒出一团黑雾?人脸上怎么可能长那么大面积的黑斑?那黑斑还往下流着跟下水道似的恶臭的脓?
      
      那脓液还滴到他手腕上了!
      
      泡面大叔颤抖着拿纸去擦,可纸巾还没碰上,那黑色的液体诡异的消失了——它沁入了他的皮肤!
      
      那玩意会融入他的血液吗?
      
      泡面大叔如坠冰窟,两眼发黑,跌坐在地。
      
      他会怎么样?会死吗?还是变成……鬼?
      
      半小时后,高河镇。
      
      大街上挺热闹,临近年关,随眼一看,哪哪都是中国红,红对联、红灯笼、红色大礼包,逛街的、卖年货的、超市搞活动的,所有声音混合,一片和谐的热闹。
      
      但和谐很快被打破。
      
      一个疯癫女人冲入人群,见人就拉,缝人就扯:“林家……林……家?”
      
      一时之间小孩嚎哭声、大人驱赶声四起。
      
      没人在意这女人说的是什么,只当她是个疯婆子,唯恐被她纠缠,纷纷避让。
      
      没多久,女人不再纠缠他人,东张西望、跌跌撞撞地往远处跑去了。
      
      一家卖水果的小摊生意火爆,摊前挤满了人。
      
      圆脸小女孩百无聊赖、东张西望,突然她眼睛亮了,扯扯少妇的袖子:“妈妈,奶茶店!我们去那家奶茶店!”
      
      小女孩指的那家店,店面很小,跟小小奶茶店差不多,招牌大而花哨,一眼看去确实很像奶茶店风格,但招聘写着五个大字:林家疗愈所。
      
      少妇说:“那是医院,妞妞想去打针吗?”
      
      妞妞吓得一哆嗦,赶紧摇头说“不打针不打针”,少妇继续埋头挑苹果,妞妞害怕又好奇地盯着“医院”看。
      
      突然,妞妞睁大眼睛——她看见一个古怪女人跌跌撞撞地冲到“医院”门口,正要冲进门去,一个路过的高大男人把那个女人打横抱走了。
      
      妞妞大喊:“姐姐!我看见姐姐!”
      
      少妇把挑好的苹果递过去称重,看也不看:“你姐在家啊,没来赶集。”
      
      “不是不是!是另一个姐姐!”
      
      “哪个?”
      
      “不穿小棉衣的姐姐!”
      
      “乱讲。”少妇像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付钱拿了苹果,拉着小女孩匆匆离开,“就要下雨了,我们回家。”
      
      妞妞知道妈妈生气了,不敢再说,只小声嘟囔:“姐姐被坏人抱走了,谁去救她呢?”
      
      ……
      
      某个偏僻山脚,一个男人站着,他脚边躺着个女人,女人仰面朝天,一动不动。
      
      男人从她身上搜出一张纸,纸上密密麻麻,一列一列的黑字。
      
      他找到“赵琪”两个字,用红笔去涂,一下又一下,直到黑字被红色遮掩得看不出是哪两个字。
      
      “还有谁?”男人念纸上的名单,“孟益、盘芸兰……林珞。”
      
      他走了,没看地上的女人一眼。
      
      她躺在广阔的土地上,已经咽了气,可还睁着眼。
      
      风一吹,她眼角那滴泪水滑落,瞬间让干燥的土地吞噬殆尽。
      
      大风吹落树叶,闪电劈开阴云,久违的暴风雨就要来了。
      
      她被暴尸荒野,死不瞑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