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九月秋雨微寒,庭院内传来雨声淅淅沥沥,混杂着诵佛之声落入耳中,让楚瑜神智有些恍惚,昏昏欲睡。
      
      她身上带着凉意,膝下有如针刺一般疼,似乎是跪了许久。外面是熟悉又遥远的吵闹声。
      
      “她马上要出嫁了,这样跪着,跪坏了怎么办?!”
      
      “我听不得你说这些道理不道理,我就且问她如今半步迈出将军府未曾?!既然没有,有什么好罚?!”
      
      “如今打也打过,骂也骂过,你们到底是要如何?”女人声音里带了哭腔:“非要逼死阿瑜,这才肯作罢吗?!”
      
      是谁?
      
      楚瑜思绪有些涣散,她抬起头来,面前是神色慈悲的观音菩萨,香火缭绕而上,让菩萨面目有了那么几分模糊。
      
      这尊玉雕菩萨像让楚瑜心里有些诧异,因为这尊菩萨像在她祖母去世之时,就随着作为陪葬葬下了。
      
      而她祖母去世至今,已近十年。
      
      若说玉雕菩萨像让她吃惊,那神智逐渐回归后,听见外面那声音,楚瑜就更觉得诧异了。
      
      那声音,分明是她那四年前过世的母亲的!
      
      这是哪里?
      
      她心中惊诧,逐渐想起那神志不清前的最后一刻。
      
      那应该是冬天,她躺在厚重的被子里,周边是劣质的炭炉燃烧后产生的黑烟。
      
      有人卷帘进来,带着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她身着水蓝色蜀锦裁制的长裙,外笼羽鹤大氅,圆润的珍珠耳坠垂在她耳侧,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起伏。她已经年近三十,却仍旧带着少女独有的那份天真明媚,与躺在病床上的她截然不同。
      
      她与面前女子是一前一后同时出生的,然而面前人尚还容貌如初,她却已似暮年沧桑。她的双手粗糙满是伤痕,面上因长期忧愁细纹横生,一双眼全是死寂绝望,分毫不见当年将军府大小姐那份飒爽英姿。
      
      那女子上前来,恭恭敬敬给她行礼,一如在将军府中一般:“姐姐。”
      
      楚瑜已没有力气,她迟钝将目光挪向那女子身边的孩子,静静看着他。
      
      那孩子看见楚瑜,没有分毫亲近,反而退了一步,颇有些害怕的模样。
      
      楚瑜呼吸迟了些,那女子察觉她情绪起伏,推了推那孩子,同孩子道:“颜青,叫夫人。”
      
      孩子上前来,恭恭敬敬叫了声,大夫人。
      
      楚瑜瞳孔骤然急缩。
      
      大夫人?什么大夫人,分明她才是他的母亲!分明她才是将他十月怀胎生下来那个人!
      
      “楚锦……”楚瑜颤抖着声,她本想脱口骂出,然而触及自己妹子那从容的模样,她骤然发现。
      
      谩骂并没有作用。
      
      此时此刻,她早已失去了手中的剑,心中的剑,她想要这个孩子唤一声母亲,需得面前这个妹妹许肯。
      
      她恳求看着楚锦,楚锦明了她的意思,却是笑了笑,假装不知,上前掖了掖她的被子,温柔道:“楚生一会儿就来,姐姐不必挂念。”
      
      楚瑜知晓楚锦是不会让她听到顾颜青那声母亲了,她一把抓住她,死死盯着她。
      
      楚锦静静打量着她,许久后,缓缓笑了。
      
      她挥了挥手,让人将顾颜青送了下去,随后低头瞧着楚瑜的眼睛。
      
      “姐姐看上去,似乎不行了呢?”
      
      楚瑜说不出话,楚锦说的是实话。
      
      她不行了,她身子早就败了,她多次和顾楚生请求,想回到华京去,想看看自己的父亲——这辈子,唯一对她好的男人。
      
      然而顾楚生均将她的要求驳回,如今她不久于人世,顾楚生终于回到乾阳来,说带她回华京。
      
      可是她回不去了,她注定要死在这异乡。
      
      楚锦瞧着她,神色慢慢冷漠。
      
      “恨吗?”
      
      她平淡开口,楚瑜用眼神盯着她,给予了回复。
      
      怎么会不恨?
      
      她本天之骄子,却一步一步落到了今日的地步,怎么不恨?
      
      “可是,你凭什么恨呢?”楚锦温和出声:“我有何处对不起你吗,姐姐?”
      
      这话让楚瑜愣了愣,楚锦抬起手,如同年少时一般,温柔覆在楚瑜手上。
      
      “每一条路,都是姐姐选的。阿锦从来听姐姐的话,不是吗?”
      
      “是姐姐要私奔嫁给顾楚生,阿锦帮了姐姐。”
      
      “是姐姐要为顾楚生挣军功上战场败了身子,与他人无干。”
      
      “是姐姐一厢情愿要嫁给顾楚生,没人逼姐姐,不是吗?”
      
      是啊,是她要嫁给顾楚生。
      
      当年顾楚生是和楚锦定的娃娃亲,可她却喜欢上了顾楚生。那时候顾家蒙难,顾楚生受牵连被贬至边境,楚锦来朝她哭诉怕去边境吃苦,她见妹妹对顾楚生无意,于是要求自己嫁给顾楚生,楚锦代替她,嫁给镇国侯府的世子卫珺。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用一门顶好的亲事换一个谁见着都不敢碰的落魄公子。疼爱她的父亲自然不会允许,而顾楚生本也对她无意,也没答应。
      
      没有人支持她这份感情,是她自己想尽办法跟着顾楚生去的乾阳,是顾楚生被她这份情谊感动,感恩于她危难时不离不弃,所以才娶了她。
      
      顾楚生本也非池中物,她陪着顾楚生在边境,度过了最艰难的六年,为他生下孩子。而他步步高升,回到了华京,一路官至内阁首辅。
      
      如果只是如此,那也算段佳话。
      
      可问题就在于,顾楚生心里始终记挂着楚锦,而楚锦代替她嫁过去的镇国侯府在她刚嫁过去时就满门战死沙场,只剩下一个十四岁的卫韫独撑高门,那时候楚锦不愿为了卫炀守寡,于是从卫家拿到了休书,恢复独身。
      
      顾楚生遇到了楚锦,两人旧情复燃,重修于好,这时候楚瑜哪里忍得?
      
      在楚锦进门之后,她大吵大闹,她因嫉妒失了分寸,一点一点消磨了顾楚生的情谊,最终被顾楚生以侍奉母亲的名义,送到了乾阳。
      
      在乾阳一呆六年,直到她死去,满打满算,她陪伴顾楚生十二年。
      
      楚锦问得是啊。
      
      她为什么要恨呢?
      
      顾楚生不要她,当年就说得清楚,是她强求;
      
      顾楚生想要楚锦,是她仗着自己曾经牺牲,就逼着他们二人分开。
      
      他们或许有错,但千错万错,错在她楚瑜不该执迷不悟,不该喜欢那个不喜欢的人。
      
      风雪越大,外面传来男人急促而稳重的步子。他向来如此,喜怒不形于色,你也瞧不出他心里到底想着些什么。
      
      片刻后,男人打起帘子进来。
      
      他身着紫色绣蟒官服,头戴金冠,他看上去消瘦许多,一贯俊雅的眉目带了几分凌厉的味道。
      
      他站在门口,止住步子,风雪夹杂灌入,吹得楚瑜一口血闷在胸口。
      
      她骤然发现,十二年,再如何深情厚谊,似乎都已经放下。
      
      她看着这个男人,发现自己早已不爱了,她的爱情早就消磨在时光里,只是放不下执着。
      
      她不是爱他,她只是不甘心。
      
      想通了这一点,她突然如此后悔这十二年。
      
      十二年前她不该踏出那一步,不该追着这个薄情人远赴他乡,不该以为自己能用热血心肠,捂热这块冰冷的石头。
      
      她缓慢笑开,好似尚在十二年前,她还是将军府英姿飒爽的嫡长女,手握□□,神色傲然。
      
      “顾楚生,”她喘息着,轻声开口:“若得再生,愿能与君,再无纠葛!”
      
      顾楚生瞳孔骤然急缩,楚瑜说完这一句,一口血急促喷出,楚锦惊叫出声,顾楚生急忙上前,将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他双手微微颤抖,沙哑出声:“阿瑜……”
      
      若得再生……
      
      楚瑜脑子里回荡着最后死前的心愿,恍然间明白了什么。巨大的狂喜涌入心中,她猛地站起身来。
      
      旁边正在诵经的楚老太君被她吓了一跳,见她踉跄着扶门而出,冲到大门前,盯着正在争执的楚大将军夫妇。
      
      楚夫人谢韵正由楚锦搀扶着,与楚建昌争执,楚建昌已濒临暴怒边缘,控制着自己情绪道:“镇国侯府何等人家,容你想嫁谁就嫁谁?顾楚生那种文弱书生,与卫世子有和可比?莫要说卫世子,便就是卫家那只有十四岁的卫七郎,都要比顾楚生强!别说要折了镇国侯府的颜面,哪怕没有这层关系,我也绝不会让我女儿嫁给他!”
      
      “我不管你要让阿瑜如何,我只知道她如今被你打了还在里面跪着!”
      
      谢韵红着眼:“这是我女儿,其他我不管,我就要她平平安安的,今日若跪出事来,你能还我一个女儿?!”
      
      “她自幼学武,你太小看她。”楚建昌皱起眉头:“她皮厚着呢。”
      
      “楚建昌!”
      
      谢韵提高了声音:“你还记不记得她只是个女儿家!”
      
      “所以我没上军棍啊。”
      
      楚建昌脱口而出,谢韵气得抬起手来,整个人脸色涨红,正要将巴掌挥下,就听得楚瑜急促又欣喜的呼唤声:“爹,娘!”
      
      那声音不似平日那样,包含了太多。仿佛是旅人跋涉千里,历经红尘沧桑。
      
      两人微微一愣,扭过头去,便看见楚瑜急促奔了过来,猛地扑进了楚建昌的怀里。
      
      “爹……”
      
      温暖骤然而来,楚瑜几乎要痛哭出声。
      
      还活着,大家都还活着。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的人生,完全还可以,重新来过。
      

  • 作者有话要说:  继吃鸡王者之后,我又入了一个手游的坑……《火王》!
    一开始是看剧,为了看一眼陈柏霖哥哥我把它电视剧给看了,没想到它手游也上了,我特意上线看了一眼,然后我发现!!人物超可爱啊。门派名字也太符合我一个玄幻出身的作者的爱了。太一、天霄、逝水……这个游戏我Pick了。
    今天1月18号开始公测,你们去看看啊!!游戏下载链接去我微博。晋江墨书白,搜索我,下载它!真的超可爱的嘤嘤嘤!!!
    男主是:卫韫!卫韫!卫韫!别站错队了知道吗!!!
    同样:重生前夫 X 重生女 X 小叔子的故事
    这篇是小叔子是男主,《四嫁》是前夫是男主,所以大家各自选择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