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朝皇子绑回家(重生)》众凌老怪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7-13 00:42: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推倒(已修) ...

  •   “荒、荒唐!”秦母指着床上纠缠的两人,喉咙里“哼哧哼哧”了好半天,硬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秦母身旁的染月,已经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呆了。
      
      “原来是母亲。”看着堵在自己房门边一票人,秦蓁蓁的面上丝毫没有惊诧之色。
      
      她不紧不慢的伸出玉葱般的手,将一缕碎发别在耳后。
      
      “还不快从这位公子身上起来!”秦母气的将手上的经书攥成了一团。
      
      秦母尚佛,一向极少动怒,今日这般模样更是罕见。
      
      “是是是,女儿遵命。”秦蓁蓁吊儿郎当的回答道。
      
      而被她压在身下的刘子佩,在众人进来的那一瞬,就已经涨红了脸。
      
      “啧啧啧,我都没有不好意思,你怎么倒是一副羞愤欲死的样子。”秦蓁蓁慢吞吞的从刘子佩的身上爬起来,还不忘顺手摸一把对方瘦弱的胸膛。
      
      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秦蓁蓁暗自想到。
      
      “你……”刘子佩早就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浑身气的癫痫般打颤,“无耻!”
      
      方才,他被几个五大三粗的丫鬟“请”来了这间房间,还被绑住了双手。
      
      他正琢磨着该怎么将秦蓁蓁应付过去,没成想秦蓁蓁在进来之后,就直接把他推倒在了床上。
      
      他虽是个男子,可双手被束缚,秦蓁蓁又是突然袭击,实在是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秦蓁蓁美女蛇般缠上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里秦蓁蓁刚刚缠上来,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那头秦母就推开了房门。
      
      “母亲,您不是喜欢念佛吗?女儿就给您找了个般若寺的俗家弟子!”秦蓁蓁理了理稍微有些凌乱的衣着,笑嘻嘻的说道,
      
      这算不算是捉奸在床?她颇为恶劣的想。
      
      “胡闹!”秦母简直想要撬开自家女儿的脑袋,看看里头到底装了些什么,“具体什么事儿我已经知道了,可我却不知道你如此不懂分寸!”
      
      秦蓁蓁了然,她就知道会有人在秦母跟前打小报告。
      
      “你的父亲虽是当朝丞相,可是心里想将他扒皮抽筋的人不在少数。树大招风,你怎可如此肆意妄为?你可知,你将刘公子绑回府一事,已经传遍了全城!”
      
      秦蓁蓁的心中顿时闪过一丝达成目的的窃喜,转眼又有些恍然。
      
      母亲将事情看的如此清楚,上辈子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看着秦家一步步走向绝路?
      
      外人都说秦丞相和夫人伉俪情深,可秦蓁蓁从小就知道其实不是那么回事。
      
      母亲是秦家的女主人,却总窝在佛堂中念经拜佛,唯独对秦蓁蓁的事情上心;父亲整天忙于朝政,所以夫妻二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总是聚少离多。
      
      “还不去把这位公子手上的绳子解开!”秦母斥道。
      
      “啊……”秦蓁蓁回过神,暂时从回忆中脱离了出来。
      
      刘子佩早就坐了起来,靠在床沿上微喘。
      他的发髻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散了开来,柔顺黑亮的头发瀑布一般垂在腰间。
      
      好一幅美人图。
      
      还好刘子佩没真绞了头发做和尚去。
      
      秦蓁蓁瞧着他的头发,在心中感叹。
      
      所幸这次的绳子系是个活节,且并不算紧,秦蓁蓁很快就给解开了。
      
      “夫人。”刘子佩起身朝秦母作了个揖。
      其实他本该行跪拜之礼的,可不知道是因为气的还是羞的,愣是没跪下去。
      
      不过秦母鉴于自家女儿无礼在先,没有介意就是了。
      
      “刘公子,此事的确是我儿不对,还请刘公子不要放在心上。”秦母朝刘子佩微微颔首,算是赔礼了,“请刘公子稍等片刻,我已经派人去收拾东西,好送刘公子归家。”
      
      “母亲,不可!”秦蓁蓁没等刘子佩说话,就上前一步,打断了秦母的话。
      
      “女儿今生非刘公子不嫁!”秦蓁蓁暗自去拉刘子佩的手,没想到对方毫不留情的躲开。
      她讪讪的笑了笑,道:“女儿前日里去般若寺烧香时,对刘公子一见倾心,若是母亲要将子佩送走,女儿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你!”秦母被气的一个踉跄,一旁的丫鬟见状忙上去扶。
      “此事绝无可能!”秦母斩钉截铁的说道。
      
      堂堂丞相府的女公子,居然要嫁给一个商贾之子,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了大牙。
      
      “母亲!女儿是绝对不会改变心意的!”秦蓁蓁见母亲神色坚定,眼珠子一转,心头涌上一计。
      她伸手就拿起桌上一把剪刀开始绞头发。
      
      发丝纷纷扬扬的落下落在波斯进贡的羊绒绣金线地毯上,很快就在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
      
      众人顿时慌了神,一干人忙上去抢夺夺,好不容易抢下来了,可秦蓁蓁的头发还是被绞掉了好多。
      
      只见秦蓁蓁的头发被糟蹋的乱七八糟,鬓发一边长一边短的样子滑稽至极。
      
      秦蓁蓁脸色依旧倔强坚毅,但在心中暗自叫苦。
      她平日里是很爱惜自己的头发的,如今却被自己搞成了这般模样,还真是“损失惨重”。
      
      秦母见状心口一滞,颤巍巍的伸出一只保养极好的手捂住胸口,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缓了半天才喘过气儿来。
      
      “刘公子……”秦母看向刘子佩,“你看这……”
      
      刘子佩身子一僵,道:“草民一心向佛,无意于男女之事。况且草民身份低贱,配不上秦小姐。”
      
      “配的上配得上。”秦蓁蓁忙应道:“我与子佩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你……”刘子佩大概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一时没了声儿。
      
      “既然如此,还请刘公子在府中多住几日罢。”秦母一声叹息,她膝下无子,只得了秦蓁蓁一女,从小宝贝金疙瘩般疼着,倒也还算是温顺懂事,还是头一次见秦蓁蓁这么闹腾。
      
      “秦夫人,此事万万不可。”果然是这样,刘子佩只觉得有些头疼,他就料到了秦蓁蓁不会轻易放他走。
      
      “刘公子放心,我会派人找令父说明的。”秦母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道:“对外就宣称刘公子来丞相府讲经。”
      
      虽说秦蓁蓁将刘子佩绑回家的消息早已全城皆知,但还是得找个好听点的理由搪塞一下的。
      
      况且……她哪里舍得秦蓁蓁真把头发绞了做姑子去。
      
      “我儿不才,从小性子就犟,因为家中只有她一个,便从小娇惯了些,还请刘公子多担待些。”
      为人母的,到底还是心软了。
      
      *
      
      这边秦母前脚刚走,刘子佩便问道:“秦小姐,您到底喜欢我什么?”
      刘子佩现在连“女施主”都不说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不过是和秦蓁蓁在般若寺有一面之缘,怎么对方偏就一副情深似海,非自己不嫁的样子了。
      
      染月被秦母叫去训话了,现在四下无人,秦蓁蓁倒是收敛了之前那副纨绔放荡的样子。
      
      她听闻刘子佩这番话,抬起眼将刘子佩从上到下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笑道:“子佩哪里都好,甚得我意。”
      
      刘子佩一噎,想接着问下去又怕秦蓁蓁纠缠他,思量了一番后,只能自顾自的闭上眼念起了经。
      
      秦蓁蓁见状心中暗自好笑,面上却是丝毫不显,道:“我本来是准备让染月带刘二公子你去隔壁住的,可是刘公子在此处好像甚是安逸,既然如此,不如就委屈刘公子住在蓁蓁这儿……”
      
      刘子佩早在秦蓁蓁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睁开了眼,一双星眸死死地的盯着她。
      
      看见刘子佩这幅样子,秦蓁蓁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幼年时自己养过的小犬。
      
      记忆中,那小犬每次被人欺负时,也是这般模样,一时间,脑海中的小犬的模样和眼前的刘子佩逐渐重合。
      
      秦蓁蓁莫名的心情大好。
      
      

  • 作者有话要说:  要是喜欢记得收藏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