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9、枭姬之死 ...

  •   
      那一夜,丁芷君很高兴,她坐在椅子上,沉思着。她本是一个乡村贫家的女儿,六岁的时候,因为家贫被卖为丫环,服侍于人。她跟随着云无双,从云海山庄到天魔教,一步步爬上高位。云无双离开无双教后,教中两股最大的势力,掌握在她与莫易手中,当年,莫易欲将两股势力合并,以婚姻缔结同盟。一般女人很少能够拒绝莫易这种的极具吸引力的男人,只可惜,丁芷君却是一个视权力重于生命的女人。结果,无双教一分为二,孙浩又乘机在江南崛起,成三足之势。她自知武功低微,明着在江湖上难以与莫易孙浩对抗。于是她就带着云无双的女儿宁宁来到金陵,那也就是段无忌初见她的时候。
      她在金陵找到了她原来的情人崔玄,两人以兄妹相称,用云无双留下的宝藏和紫金卫队的势力建立崔玄天下首富的名声。这个时候,她已经能轻易地操纵着崔玄,象她这样野心勃勃的女人,亦不是崔玄能够阻止得了的。她顺利地嫁给方荫,进入官场。这些年来,她终于一步步地接近了目标。
      现在皇帝已经病重,她已经叫人去召石亨,在今夜暗杀太上皇。明天,她就会让皇帝宣布立襄王世子为太子。随后,让她的继女方妃垂帘听政,而实际权力则在她的手中。她掌管着御林军,谁敢不从。照这种形式看来,用不了两个月,她丁芷君就会变成大明天下实际的主宰,手握天下至高无上的权力了。想到这儿,她不禁激动地全身颤抖,她,一个贫穷人家出生的村姑,一个曾经做过奴隶的人,竟会成了一个大帝国的实际主宰。
      正在这时候,门,悄悄地推开了,她的丈夫方荫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壶酒。丁芷君并没有起身,只是看着他微微一笑。方荫不仅是她的丈夫,更是她政治上的同党,她的先锋,他对她千依百顺,处处辅佐,让她能一帆风顺,发挥她的才能。虽然崔玄也许更爱他,但是崔玄为人恬淡,对政治毫无兴趣,这也是她当年舍崔玄嫁方荫的最大理由。
      丁芷君笑道:“你也睡不着?”
      方荫笑道:“这个时候,谁能睡得着。明天,就是我最成功的日子了。一旦宣布立了太子,皇帝病重,任何事,我就可挟天子以令诸侯。”他仰首大笑道:“我苦心盼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看到我们方家最荣耀的一天。多亏方家列祖列宗保佑,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丁芷君不悦地瞪起眼,道:“关你们方家列祖列宗什么事,你别忘了,这一切都是我一手创造的,还有,”她盯着他道:“这一切,可不是你的,而是我们两个人的。”
      方荫低下头,隐起那一丝恨意,道:“是,是我太高兴了,一时不注意。”他拿起放在桌上的酒,佯笑道:“来,让我们一起来庆祝胜利。”
      他倒了两杯酒,端一杯放在丁芷君面前,道:“夫人,你辛苦了,这一杯是我敬你的。”
      丁芷君喝了一杯,方荫又倒上第二杯道:“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我方荫的今天,我再敬你一杯。”他再倒上第三杯道:“这第三杯,我祝你心想事成。”
      丁芷君饮下第三杯酒,站起身来道:“老爷,妾身也敬你一杯。”她执壶倒了一杯酒,正要举起,忽觉得腹中一阵疼痛,手中杯子“砰”地一声落地。她吃惊地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方荫远远地退开,道:“夫人,你怎么了?”
      丁芷君咬牙道:“不好,酒中有毒。”抬头见方荫脸色,顿时明白:“‘是你,是你,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荫冷笑道:“无毒不丈夫,夫人,这可是你教我的。”
      丁芷君腹痛如绞,再也站不住,摔倒在地,她挣扎着道:“你为什么要害我,没有我你就没有今天,我们已经接近成功了,你为什么自毁长城?”
      方荫冷冷地道:“就因为我已经接近成功了,所以,你对我再没有利用价值了。我已经忍了这些年,现在不必再忍受了。你这个阴险跋扈的女人,是你害死我的爱妻;是你逼走我的母亲,害得她老人家风烛残年孤苦无依,使我不得尽孝;是你一手毁了我的女儿;你将我当成你的奴才,使我世代候门的方府听命于你这个商贾女人。你跟你那个所谓哥哥的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无时不刻不在恨你,只不过,为了我们方家的大业,我只有勉强忍你。你以为你真是无所不能,可以任意摆布所有的人。哼哼,你只不过是我方荫的一个工具罢了。我先杀了你,再收拾崔玄。天下已经是我的,瞧瞧我方荫是怎样出这一口鸟气的 。”
      丁芷君挣扎着,倚在桌边坐起来,听了他这番话,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和崔玄的事了。姓方的,你果然是个乌龟王八蛋。不是我要让你做乌龟,而是你自己一头钻进来做这个乌龟。你的爱妻?你爱她吗?是谁为了娶我,逼得她跳河。你母亲,你要真有半分孝心,你就不会十几年为了怕我疑心就根本不管她的死活。你的爱女?只要对你有益,你巴不得把她给卖了。你这种人,为了利益,随时都准备出卖自己,还在乎母亲,妻子,女儿。你这个人,平时一派道貌岸然,我还真敬你是一品大员,一家之主。就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安个罪名在我头上,好让自己名正言顺一点。呸,早知道如此,我和崔玄就不必处处对你太客气了。就算我们公然在一起,只怕你还会给我们守门呢。”
      方荫怒道:“你这贱人,死到临头,还这般嘴刁。”一脚向丁芷君踢去。刚挨到她腰间,忽然觉得脚尖一阵麻痹,紧接着,这阵麻痹之意竟迅速向上延伸,半条腿顿时麻木。他一只手扶着桌子,忽然站立不住,连同桌子一起倒下。这时候,他整条腿都已经麻木了。
      忽然听到一阵冷笑声,转头一看,丁芷君躺在那儿,手中却拿着一根乌黑发亮的针。方才她故意以言语激怒方荫,那根五毒针就摆在那儿,等方荫一脚踢过来时,那针就深深地刺入他的脚尖。方荫怒不可遏,挣扎着爬到她的身边,一伸手,扼住她的喉头吼道:“你这贱人--”
      丁芷君已经无力大声了,只是轻声笑道:“我的好相公,我们一直是好夫妻,荣辱与共,也该同生共死才是,不是吗?哼哼--我要死了,你怎能不死,你认命吧!”
      方荫心中只觉得说不出来的愤怒和说不出来的恐惧,他忍不住大叫道:“不--我不认命,我就要到达成功了,我不会死的,我不能死。这么多年来,我牺牲了这么多,我不能白白牺牲。”他放开丁芷君的喉头,用力摇着她道:“你一定有解药的,对不对。把解药给我,我不想死。哦,夫人,是我对不起你,我向你认错。你不能真的毒死我,要不然,咱们打下的江山,就白白便宜了别人了。哦,还有咱们的儿子,他还那么小,你就看在儿子的份上,给我解药,给我解药--”他恐惧之极,声音陡然变得嘶哑难听。
      丁芷君淡淡地看着他,摇头道:“我跟你一样不甘心。可是,太迟了,我的毒势已经发作,既然我活不了,我也不会让你活着。”方荫双目凸出,一口黑血喷将出来,身子却已经软软地倒下。忽然间房中一亮,原来方荫跌倒时,蜡烛落在地下,这时候已经烧着了布幔,火势渐大,火光映在窗纸上。
      门被急促地敲响了:“夫人,夫人,房中着火了,出了什么事?”丫环焚琴这时已经在丁芷君身边服侍,这时候见到火光,忙敲门进来。一进房中,见两人都倒在地下,毫无声息。大惊,冲过去,抱起丁芷君连声呼唤:“夫人,夫人--”
      过了一会儿,丁芷君缓缓地睁开眼睛,轻声道:“我没有失败,是老天不成全我。眼看我就要登上权力的最高峰了,为什么老天不成全我,我好恨。焚琴,你见到我大哥,你告诉他,今生我只亏欠于他,希望来生,我和他不要再相见。因为就算到了来生,我注定还会是这样的人,我不希望来生再亏欠于他。我从不后悔我选择的路,你看,我就快要接近成功了,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够真正挣脱自己的出身,青云直上呢?只有我,只有我呀!只是我不甘心,如果有来生,我还会再来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能成功。因为不论哪一生哪一世,我都不要再做人下人,永远不要。”她的手,紧紧地抓着,紧紧地抓着,忽然就咽气了,可是她的手还是不肯放开。
      从一个低贱的小丫环,到几乎攫取了天下至尊的权力--一代袅姬丁芷君,就此去世,终年三十九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