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藏私房钱 ...

  •   一屋子人都愣了,孩子们更是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对于陆老太来说,最好听的就是她自己数钱的声音,最难听的就是别人管她要钱、生病请假不上工,另外就是打碎了碗。
      
      林菀居然一下子打碎一个茶壶两个茶碗,这简直是不能再难听的声音了。
      
      陆老太猛得扭头看向林菀,刚要拍桌子怒骂呵斥,就见林菀扶着头身子摇摇晃晃的,吧唧朝着灶台摔过去。
      
      灶台上还有一个瓦盆。
      
      陆老太也顾不得骂了,喊道:“盆!”
      
      林菀摔下去的时候,顺手扣住了盆,一手撑在风箱上,扭头朝他们笑了笑,“幸好没打破。”然后她看到了地上的碎瓷片,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惊慌道:“这是谁打破的,是我吗?哎呀,我头好晕——”
      
      陆二嫂怕她继续打了家什儿,赶紧上前扶着她,“他三婶,你今儿磕了头,淌了好多血。”她看向陆老太,那意思还是让林菀赶紧歇着吧。
      
      陆老太还在肉疼茶壶茶碗的,要是搁别的时候,别人打了家什儿,她立刻就得暴躁如雷抄棍子打上,再者偷懒不干活儿的,她更是鄙视抄棍子就打。
      
      可这会儿被林菀气得居然大脑短路了一样,没来得及追究林菀打碎了茶壶茶碗,更没想她偷懒不干活儿,下意识地就点头让林菀歇着。
      
      林菀忙摆手,“不用不用,大家都这么忙,我怎么能歇着。我不就是磕了太阳穴淌了一碗血死了一遭嘛。没事的,阎王爷都不收我,说明我是个命硬的,累不死的。”
      
      陆老太年纪大了,忌讳人家说死啊阎王之类的,触霉头。
      
      她气道:“你快歇着吧。”
      
      林菀也不进屋,扶了扶头上的纱布,疼是肯定疼的,磕破了脑袋没有不疼的,但是磕在太阳穴上死了是寸劲,要说伤口也没多大,她受得住。初来乍到,她才不会缺席家庭会议,让别人背后摆布她。
      
      她在一旁态度奇好,长得又漂亮,表情笑眯眯的,半点火气也无,绝对不是那种泼妇耍横或者硬碰硬顶撞婆婆的媳妇。
      
      陆老太就算一肚子火,居然发不出来!
      
      要憋死了。
      
      “行了,就这样。”原本还想商量怎么对付林菀,怎么怎么的,现在她态度奇好,说啥是啥,陆老太只能偃旗息鼓。
      
      林菀自然也不是想偷懒不干活,一家子过日子,一起干活儿是应该的。可如果以此磋磨人,想分个三六九等出来,那对不起,不惯这个毛病。
      
      她笑道:“老太太,明儿一早我起来做饭,你们不用操心的。”
      
      说着她就转身去找瓦盆,“我给爹娘打洗脚水。”
      
      陆大嫂怕她把瓦盆打了,赶紧道:“老三家的,不用。夏天爹娘凉水冲冲就行。”
      
      林菀扭头朝她笑,就老太太那懒样儿她洗脚才怪呢,十天半个月别想她洗。书里说了,陆老太脚臭的时候,迎风臭十里,为这事儿把跟着陆正琦回家住的女主江映月熏得直恶心。
      
      陆老太让媳妇儿给打洗脚水,更想媳妇儿顺便把脚给她洗了,可这是新社会,妇女能顶半边天。你让媳妇儿打洗脚水就算了,你让人给你洗脚,人家没爹没娘吗?这要是一说,还不得给搞顶地主婆帽子戴戴?
      
      那是好玩儿的?
      
      所以,打洗脚水这事儿,就是老太太磋磨媳妇的借口罢了。
      
      陆大嫂感觉林菀笑得莫测高深,有点摸不着底细。
      
      陆二姐总结陈词,“今儿好歹也是老三两口子的大喜日子,早点歇着吧。”
      
      一时间大家都各做自己的事情去,女人们先去厕所那里擦洗身子,男人们都去外面河里。
      
      等陆正霆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发现屋里气氛有些怪异,视线转了一圈没看到林菀,便想去西间。
      
      陆老太一把抓住椅背,“你拿了什么回来?给我!”她伸手就去抓陆正霆手里的东西。
      
      陆正霆没松手,却摊开给她看,是他从赤脚大夫那里要的干净纱布和药。
      
      陆老太斥道:“用什么药?谁破了皮不是摁一把灶膛灰,买药不得花钱的?没死就熬着,看什么大夫。”
      
      之前林菀撞破头,林家人在,不得不去找赤脚大夫,包扎一下花了好几毛钱,可把陆老太心疼得不轻呢。
      
      陆二姐从外面进来,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娘你跟老三磨牙?笑死了,他听得见吗?快来,她去茅房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林菀打水去擦洗,她们趁机翻那五十块钱。刚才她故意摸了林菀的口袋,里面没钱,肯定是放屋里了。
      
      然后她们俩就当着陆正霆的面,在西间翻腾林菀的东西。
      
      陆正霆沉默一瞬,屈指敲了敲炕沿,吸引两人的注意力。
      
      陆淑娴扭头看他,“老三干啥?”一边说她一边胡乱打了个手势。
      
      陆正霆指了指药,示意她一会儿帮林菀换药,又敲了敲炕沿,双眸静静地盯着她。
      
      陆淑娴秒懂,三弟在指责她们背着林菀翻东西,不告而取是为偷。
      
      她很气,“娘,你还说老三没心没肺,你看这才捡个便宜媳妇儿就心疼上了呢。”
      
      她们找了一会儿也没翻到那五十块钱,她到底把钱藏到哪里去了?
      
      没找到钱,陆淑娴很失望,她让老太太早点歇着她先家去。她婆家就是后面小湾村,两个村前后挨着,来去方便。
      
      临走前她又拿了纱布和药去找林菀,打算换药的时候套套话儿。
      
      陆老太把气撒在陆正霆身上,喊道:“今晚你就睡这里,好歹也是你老婆,她伺候是应该的。”大夫都说三儿子聋了,陆老太是不信的,她坚信只要大声说话陆正霆就能听见,他不回应不过是发泄对她的不满罢了。
      
      陆正霆看她们没翻到什么已经调转轮椅朝西间去。他每天睡前要把书桌整理一下,发现其中一本有些不对劲便随手打开。
      
      里面居然有整整齐齐五张大团结!
      
      同时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你是我男人,帮我管好钱!
      
      陆正霆哑然失笑,她让他帮忙管钱?她还真不拿他当外人。
      
      可她分明是和陆正琦赌气拿他当挡箭牌的,又不是真的想嫁给他,想到这里陆正霆微微扬起的唇角又落下来。
      
      恰好老太太追进来,骂道:“你聋啊,我跟你说话呢!我生你养你,给你娶媳妇儿,给你……”
      
      林菀擦洗完毕把衣服和手巾晾好,从外面回来,就听见老太太在骂陆正霆,这是仗着他听不见可着劲儿地骂恶毒话呢。
      
      “怎的,你不服气?我知道你心里怨恨。你觉得爹娘偏心,把你弟弟不要的女人塞给你?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就是个废物,你能找到这样的已经烧了高香,还想挑三拣四?你还想跟小四比?你拿什么跟小四比?你是能听还是能说还是能跑能跳?给他擦屁股你不乐意是吧?你有什么不乐意的?要不是你,小四小时候能断了胳膊?心莲能脸上留个疤破了相?你还不乐意!你这样的废物活着都是浪费粮食,没得给亲娘添堵的!”
      
      林菀之前就听她骂,寻思骂两声就拉倒,没想到越骂越恶毒。
      
      老虔婆你来劲了是吧!
      
      她走到东间门口就见陆老头躺在炕头装死,一副什么也不管的架势,陆老太坐在炕上一边抠脚一边骂儿子。
      
      林菀转身从暖壶里倒了一大茶缸热水,没有九十度也得七十多,端过去笑道:“老太太你累不,口渴不,喝点水润润嗓子再骂。”
      
      陆老太刚说自己不渴,就见满满一茶缸子热水朝着她塞过来,她来不及思考赶紧伸手接。
      
      “烫!我喂你!”林菀一边说一边就直接朝着老太太嘴巴灌去。
      
      “啊——”陆老太被烫得立刻抬手就打,结果那茶缸子就打在她怀里,她立刻跟锅里的豆子一样蹦起来,旁边的陆老头也被波及,两人一团忙乱。
      
      林菀立刻躲到门口,大喊道:“老太太你咋的了?你是不是累坏了,怎么茶缸也端不住啊。”
      
      那水不过七十来度,根本烫不坏,可陆老太还是气得摸起炕笤帚就要抽林菀,“你个坏蹄子,你滚过来!”
      
      林菀立刻抱起暖壶,“老太太你是不是要洗脚,我给你倒洗脚水!”
      
      陆老头吓得大喝一声:“放下!”
      
      陆老太则朝着陆正霆大喊:“你还不打她!这个败家娘们!”
      
      她的习惯,治不了儿媳妇就让儿子打,可陆正霆听不见啊,她喊破喉咙他也不知道。
      
      再者听见他也不办啊。
      
      陆老太气得两眼发昏,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对付林菀。她喊着让老头子打,又喊陆大哥和陆二哥过来打林菀,但是三个男人没动。
      
      这年头的风俗是男人打老婆,老婆打男人,那是床头床尾的事儿,打了白打,娘家也顶多调解。可如果公爹打儿媳,大伯打弟媳,小叔子打嫂子,那就是犯事儿,女人是可以去告状的。
      
      陆老太没辙,老头子又想息事宁人,她也只能骂骂咧咧地收拾一下,想着找机会好好给这个蠢媳妇一个厉害。
      
      林菀微微一笑,“老太太,你歇歇啊,别累着。还有,陆正霆现在是我男人,要打要骂不有我吗,怎么能让老太太受累呢?累着你那不是我们不孝吗?”
      
      说着她就去推轮椅,打算解救陆正霆让他去自己房间睡。
      
      目前来说,陆正霆是她的同盟军,她需要他帮助,她自然也会保护他。
      
      反正他们也不做真夫妻,她就大方点。
      
      陆正霆的第一个反应却是拒绝,拨开她的手,目光清冷地注视着她,下巴点了点房门示意她去隔壁睡觉不要管他。
      
      林菀拿了桌上的纸笔唰唰写了一行字给他看,把纸放在他手上,低头瞅他的脸。
      
      他可真好看呢,轮廓分明,五官居然生得很精致。
      
      她靠得太近,身上那股幽香一个劲地往他鼻子里扑。陆正霆呼吸不受控制地粗重了一分,垂眸扫了一眼那张纸,上面写着“过去睡吧。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宜”。
      
      他唇角不受控制地勾起来,冷淡的眼神带上几分热度,再抬眼依然清冷无波。
      
      陆正霆摇摇头,大手钳住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朝外推,他力气很大一下子将林菀推出去,然后砰的关上门。
      
      她可以赌气说嫁给他,不在乎和他一个炕,他却不能如此。只要他们分房睡,她就是清白的,以后想通了照样嫁人。
      
      林菀:“……”
      
      我这暴脾气!
      
      她不再管陆正霆索性回去睡自己的,躺在炕上,林菀沟通系统:“39,活着呢吧?”
      
      系统叫999,是个全能医疗系统,可惜在保卫战中遭受强力破坏,如今能量微弱,带她穿越之后就近乎休眠。
      
      系统:“……还没挂。宿主,陆正霆好可怜啊,咱们救救他吧。”
      
      林菀:“用什么救,嘴巴?”你自己还是个小可怜呢,还可怜别人。
      
      系统有一瞬间卡壳,片刻“……嘤嘤嘤,都是小9无能,不能把强大的功能向宿主全面开放。但是请宿主放心,小9跟陆正霆一样身残志坚,一定会努力修复的。”如果有实体,现在当是三寸小人,挺一挺自己的小胸脯,一脸的坚强。
      
      林菀:“陆正霆的残疾能治愈吗?”
      
      系统:“宿主放心,只要有心有能力,没有攻克不了的难题!虽然小9现在不能开放功能,但是基本医疗知识可以教给宿主,请宿主自行学习。”
      
      ……猴年马月啊?林菀:“好吧,反正我也要找事儿干,不如就想办法先当赤脚大夫。”
      
      她一个现代灵魂,种地、挑粪、收庄稼等等,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并不是有些人以为的那么简单,动动嘴皮女主就能下地干活,不信先去刨一方地试试。
      
      她接收了系统给的一本《基础医疗手册》,因为系统能量不足,所以不能给她实体书,但是她能接收在脑子里然后翻阅。
      
      因为一些限制,她现在还不能直接接收系统的知识灌顶,这和接收原主记忆以及剧情不一样,而且她接收的原主记忆和剧情也会随着时间淡忘,需要时常复习才行。
      
      折腾一天,加上穿越灵魂万分疲累,林菀也没精神翻看手册,很快就睡着。
      
      乡下没个窗帘,第二天四点半天就亮了,加上家里人都起来忙活,林菀自然也没的睡。
      
      她下地洗脸,西间的老太太却还没起呢,依然睡大觉。
      
      “大嫂,早上吃什么,我来做饭。”
      
      陆大嫂赶紧道:“你去找咱们队长上工去,做饭有我们呢。”
      
      比起上工做饭是家里最轻快的活儿。
      
      林菀暗笑,难不成大嫂这是勘破了她的真面目不给机会发挥?她也不强求,反正她也不是怕做饭,只是不想让陆老太得逞而已。
      
      她收拾一下去找生产队长。
      
      她在院门外的巷子里碰到陆正霆,她笑道:“早啊!”然后招招手。她寻思他就算听不见,也能了解她问好的意思。
      
      晨光落在她的脸上,让她的笑容跟夜空的星星一样明亮,却更加自信,带着一种暖意。
      
      陆正霆静静地看着她,递给她一只土布钱袋。
      
      林菀笑弯了双眸,她让他帮忙藏钱他就藏,并没有告诉老太太,真乖。
      
      她俯身凑近他,拍拍他的肩膀,低笑:“真是个乖男人!”
      
      陆正霆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立刻抬手抵在她肩头将她推远,“早。”说完他就推着轮椅走了。
      
      林菀这还是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说话,声音磁性带着点沙哑,非常有质感。
      
      她笑了笑,打开钱包,里面有叠零钱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五十帮你存着,五块给你零花。

  • 作者有话要说:  大肥章。求留言和营养液。继续红包啊,一百个,宝宝们留言。
    我努努力,争取能固定时间更新,早上还是晚上好?
    感谢宝宝们打赏:
    一藏狐扔了1个地雷
    一藏狐扔了1个地雷
    就爱种田文【肥马】扔了1个深水鱼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