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chapter 003 ...

  •   二
      这年的春似乎来的特别早,但也特别的冷。
      
      凄莲是白色的,她头别白玉凤钗,穿着白色的薄狐裘,半卧在白的像雪的毛褥之上,高贵的似开在清冽冰水中的莲,没有一丝人间烟火。
      
      殷隔的远远的,将自己永远隐藏在阴暗的角落。
      
      她是这般的让人迷醉。看着她,就让人想到了永远。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像这样站在远远的地方远远的看着她?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心痛的感觉?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思念?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明白原来早在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爱上了这个注定终其一生都不能得到的女人?
      
      ……
      
      有些风吹进亭子里,舞起白色的纱幔,划过优美的弧线,又轻飘飘的落下。
      
      她细眉轻皱,睫毛轻颤,然后睁眼。似有所感的回头。
      
      然而,在她回头之际,连阳光也温暖不到的黑暗角落,幽暗深沉的暗影倏地抽离,不遗一丝。
      
      眼角浮过一瞬的幻影,她柔嫩的唇线微抿,嘲讽的笑意浮现,到如今这步,她贵为君王最宠爱的女人,他为暗卫,还能再有什么羁绊?
      
      “啪”长袖拂落白玉酒杯,清脆声响在她耳里竟是别样好听。
      
      “都砸了吧。”慵懒得又趴回毛褥,她懒懒地说。
      
      随即接连不断的清脆声响不绝于耳,在飞扬的纱幔之间飘去很远。
      
      那年,多么美好啊!
      
      她睫毛轻颤,纤手指关节发白,揪着长毛,陷入深一层的梦魇之中。
      
      “殷,我和你一起骑马好不好?”掀开车帘,她面纱下的双眸有着顾盼生姿的期待。
      
      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闭眼摇头。如此美好的人儿,生来便是让人疼惜的吧!那刻,他想。
      
      无视对方的反对,她径直撩开车帘,根本不待马车停稳,提起裙摆就猛地往下跳。
      
      殷只来得及跃下马,还未及她身,便见她遥遥站稳,面纱有着轻微的弧度,她,竟然在笑。
      
      有恼怒袭来,薄唇微抿泄露自己的不悦,眸深沉如夜,“请莲姬娘娘自重,要是有个什么意外,微臣不好跟皇上交代。”
      
      “交代什么,我又不认识皇帝,而且是我自己跳下来的。”她歪头,明眸大眼有着俏皮的狡黠,煞是可爱。
      
      殷只觉呼吸一窒,握紧手中的剑,似乎这样才能克制一些自己不该浮起的念头,比如——抱她,然后狠狠在怀里——□□,再凶恶地打她——小屁屁!叫她不听话!
      
      什么……该死的……他为什么会有这样大不敬的念头……他中邪了吗?
      
      凄莲好笑的弯腰俯身看了看殷的表情。好好玩耶,从阴沉到微红再到阴沉,黑的就像墨汁,啧,这男子就那么可爱嗫。
      
      殷猛地回神,星目入眼便是凄莲探究的小脸,耳根一阵热烫,他慌忙后退一步,拱手埋头,“请娘娘恕罪。”
      
      白了他一眼,这样,就没意思了。
      
      突然,她趁他没注意间,牵着马缰一个鲤鱼翻身,灵巧地跃上马,然后双腿一夹马肚,清脆的一喝,“驾!”
      
      随行人员大惊,那匹马,乃是殷坐下好几年的马儿,性烈不说,还从不让除殷以外的任何人碰触,就连吃食,都得殷亲自照料才行。
      
      “其他人押后,我去追娘娘,切勿惊慌!”眼看马儿飞奔出去,越来越快,殷当即拉过旁边的马一跨而上,剑鞘一拍马尾,以更快的速度追了出去。
      
      由高速地飞奔而带来的自由感强烈地溢满凄莲整个胸腔,那是她从未享受过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她松开缰绳,双手平举,猛烈的风吹拂过她衣衫,猎猎作响,纷飞的发肆意扬起,竟有一种眼眶爆裂,惊心动魄的美。
      
      殊不知,殷确是在后面心都提了起来,眼见她竟然松开马缰,想也不想,趁着两人距离拉近,他单手马背一拍,整个人腾地跃起,再落下的时候,已经稳稳坐在凄莲身后,怀抱于她,缰绳一提,马儿速度就缓缓地慢了下来。
      
      也不知是这种敞旷的自由让她太过舒服还是什么原因,她闭目,就那样放任自己的身体慵懒无骨地靠进他怀里。
      
      殷身子一僵,一动不动,幽深如谭的眸俯视只到自己胸口的小脑袋,想说什么,却只觉喉咙干涩,说不出一个字。
      
      “殷,你知道吗?我从来没出过家门,从来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我们走慢一点好不好?至少步入皇宫这个笼子的时间可以延后点。”侧首将小脸贴近他的胸膛,喃喃轻语的呼吸拂过那块皮肤,带来痒痒的感觉。
      
      疼惜就那么突如其来,伸手环住她腰身,两人身体之间更为紧贴。
      
      他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她的安全。可是止不住微抖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
      
      面纱下的嘴唇上扬,眉眼之间都开出璀璨的花儿来,她小手覆上自己腰身的大掌,那刻感觉那么温暖安心,如同父亲的怀抱,但隐隐得又有些不同。
      
      这样的两人忘却时间,忘却地点,忘乎所以,然后等天色暮合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迷路了!
      
      “这是哪?殷?”她瑟缩了一下肩,又朝他怀里靠了靠,环顾周围茂密的树林、藤蔓、草木,奇异的她却一点也不惊慌。
      
      “不知道,马儿刚才跑的太快,没辨方向。”找了处背风平坦的地,将她从马上抱下来安置好,他便警戒的四周打量。
      
      “那我们可以一直迷路下去,就不用去皇宫了吗?”她扯掉面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清新的空气,满脸天真。
      
      第二次直视这张脸,殷还是克制不住的恍神,长期习武成茧的手指情不自禁摩挲其上,细细的眉,轻颤的睫毛,小巧的鼻,还有嫣红如桃花的唇。
      
      眸半垂,掩敛眼里莫名的羞赧情绪,她歪头蹭了蹭,小脸满足舒服的犹如被挠痒的猫咪。
      
      半晌,他回神,倏地抽回手,掌心残留的清香化身为翻腾滚动的小蛇,让他心底一阵不舍与难耐的酥痒。
      
      凄莲眼神迷蒙,茫然懵懂的不知道为何。
      
      “我去找些果子和柴火,请娘娘原地稍作休憩。”口气清淡,转身,借此不再面对她。
      
      根本不等她回答的时间,殷轻身一跃,便拔地而起,脚尖轻点,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暗淡的天色之下。
      
      凄莲以手挡额,仰头看着,长长的水袖划落,露出半截藕色细臂,“干嘛要逃啊?”许久她喃喃抱怨道。
      
      莫名的,她就是讨厌他毕恭毕敬,叫她“娘娘”的模样,十分的讨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