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chapter 005 ...

  •   七
      日光氤氲薄发的时候,她睁眼,双眼毫无焦距呆呆的看着某处。
      
      她既然梦到了过去,梦到她和他初识,到后来她的不告而别,藏身于御医堂。缓缓起身,酸疼的腰身以及下身的异样,让她很不舒服地皱眉。
      
      她才刚醒,数十个宫女便手持衣物鱼贯而入。
      
      触到锦被下光洁的身体,有微郝,她的记忆只停留在他不断向她索爱的那刻,初经人事怎经得起如此折腾,意识模糊的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把东西放下,我自己会处理。”她淡然道,手指抚触过平坦光滑的小腹,她微愣。
      
      这里——
      
      会已经有了吗?
      
      随后便自嘲哂笑,亏她还是医圣传人,这种事怎么可能会那么快,不过,她随手掐指一算,昨晚,貌似时间正好。
      
      “太后驾到——”
      
      仿佛踩着点般,正当她梳洗完毕,门外便传来太监尖利的传叫。
      
      微顿,她还是拂袖跪拜,波澜不惊得道,“太医月泠叩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纷沓的脚步从她面前走过,直到太后坐定,仍旧安静得异常。
      
      “平身。”
      
      一如三年前的那天,她起身站于一旁,对方不言,她亦不语。
      
      “月太医,应该还记得你答应过哀家什么?莫非要到任了,沉不住气了!”冰冷锋利的语言有时候比刀锋更为割人。
      
      “回太后,臣记得,也不会忘。”如常的淡漠恍若落羽飘过水面,不起一丝波纹。
      
      “那昨晚跟现在你怎么跟哀家解释?”步步威逼的言词,凭这隐隐的怒意,要是换了旁人,恐怕早就惊慌失措。
      
      咬咬嘴唇,她抬头,与堂上威严无比的人对视 ,然后轻言,“没有解释。”
      
      “啪!”太后怒,一拍案几,“好大的胆子,不要仗着皇上临幸了你,就觉得有靠山了,来人,拖下去,太医月泠,淫惑皇帝,失职渎责,即刻免去其位,打入死牢。”
      
      “住手!”在宫女即将碰到她之际,那熟悉清朗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母后,儿臣容秉。”站到她身前,袒护意味十足的将她至于自己身后,他俊逸的脸沿冷硬。
      
      “这个时辰,皇帝不是该在上朝么?这么闲情来看哀家处理后宫事务。”
      
      “念!”掷地有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医月泠贤良淑德,医术超群,深的朕心,赐封为后,即日大婚,钦赐!”太监尖利的声音一落。
      
      整个屋子霎时死寂,她垂眸淡然而立,就这样她还是敏锐感觉到太后凌厉的视线越过皇帝投射到自己身上。
      
      “不行!哀家不同意!”带着歇斯底里得尖锐,太后脸色铁青。
      
      “朕是皇帝,册封皇后乃国之根本大事,母后掌管后宫,似乎不宜干涉过多。”森然的话语瞬间让太后脸色苍白。
      
      她手指颤抖地指着他,嘴唇颤动,却说不出一字一语。
      
      “好,很好,你是皇帝,哀家……哀家管不了你了。”愤怒过后是绝望的伤心。
      
      太后颓然而去。
      
      此役,皇帝获胜。
      
      八
      喜庆的大红,嫣然的红烛,龙凤锦被,金丝勾勒的正红凤袍,荧光晃荡的凤冠,琳琅的菜肴,目不接暇的礼。
      
      她最后回头,将这些一一刻画进心底得最深处,然后,朱红衣稍翻飞而去,徒留大殿一室的淡淡药香。
      
      伊人远去,只余香缭绕。
      
      九
      遗镇有个很出名的地方,叫伴君湖,而最为有名的便是伴君湖边一叫月庐的草堂。
      
      月庐主人传言乃江湖医圣传人,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只要她想救的人,无死十生。
      
      这年的盛夏,伴君湖来了位奇怪的男人,月白衣衫,琥珀眼眸,玉雕般的容颜俊逸非常,他遥遥地走来,看见月庐外一两岁小孩,晃然的,他眉宇柔如春光。
      
      “你找谁?”奶声奶气的软软声音像糖一般的甜,异常漂亮的小孩晃着脑袋,眼前的这个人,怎么看怎么面熟啊,那张脸,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男人蹲下,咧嘴露出白白的牙齿,“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长长浓密的睫毛眨啊眨,慢吞吞地道,“念——七。”
      
      闻言,男人笑得更为灿烂,脸沿一片温柔,“那姓什么呢?”
      
      “娘亲说,没有,她说,要等爹爹给我。”说到这,小孩苦恼地垮着一张脸。
      
      “七儿,七儿……,”这时,从月庐内传来声声清冷的呼唤,由远及近,一袭热烈的朱红绸衣宛如丹砂艳丽。
      
      男人眼微眯,勾起唇,很轻很轻地言,“泠泠,我来了。”
      
      她站定,如黑曜石的明眸晶亮如水濯,唇线弯弯,“来了?”
      
      “来了。”很肯定的回答,男人眼底温情如花绽放,眉眼明媚似春光般温暖,“从此,不离不弃。”
      
      “好。”她如是回答,一如记忆中那番淡漠如水的模样。
      
      “娘亲,娘亲,”夹在两人中间的小孩不依,试图引起母亲的注意。
      
      “七儿,”她抱起小孩,眸弯如月,“叫爹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