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万福》蓬莱客 ^第1章^ 最新更新:2017-10-29 08:11: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嘉芙殉葬的时候,正是深秋。她记得清楚,金碧宫里的满园芙蓉开的极好,远远望去,犹如浮在半空的一团霓霞。
      
      那个午后的情景,她也记得很清楚。
      
      她已经好些天没见到皇帝的面了,宫人说,皇后衣不解带,一直在皇帝身边侍病。
      
      她入内,看到章皇后眼皮浮肿,神色憔悴,离开前对她说,皇上召她,让她好生服侍。
      
      皇后和颜悦色,一如她平常的样子。
      
      重重叠叠的明黄帐幔间,漂浮着一股香料和药混合在一起的苦恶气味。殿牖紧闭,深殿里的光线昏暗而沉重,仿佛一团阴影,将她整个人笼罩。
      
      嘉芙望着龙床上那个名叫萧胤棠的男子,跪在那里,已经跪了半柱香的时辰了。
      
      短短不过十年间,大魏的皇权便更替了四次,年号从天禧、承宁、永熙易替成先帝世宗朝的昭平,中间还起过战事,不可谓不频繁,但从先帝朝开始,大魏彻底结束内部动荡,国力日益强盛,民生亦得安定。萧胤棠从父亲世宗手中接掌皇权后,塞北边陲再起风云,新帝雄心勃勃,登基次年,不顾群臣的苦谏和阻拦,倾举国之兵,御驾亲征突厥。是役虽艰难而胜,但他却不慎受伤,归朝后伤情恶化,御医束手无策,现在已经开始有不好的消息在暗中流传了。
      
      萧胤棠一直昏睡着,突然,他的双手抬了起来,在空中乱舞,仿佛正在奋力抵挡着什么。
      
      他的双目依旧闭着,但眉头却紧紧地团在了一起,神色痛苦而惊恐,额前不断有冷汗冒出,看起来正在经受着什么可怕梦魇折磨似的。
      
      嘉芙急忙爬起来,靠过去,捉住了他冰冷汗湿的手。
      
      “皇上,醒醒——”
      
      下一刻,她被皇帝重重地一把推开,人跌坐到了地上,不顾疼痛,爬起来再靠近,却听他发出了几声含含糊糊的梦呓。
      
      “右安!右安!这就是你加给我的报应吗?放过我吧!不要怪我!要怪就怪父皇!全都是他造的孽——”
      
      萧胤棠的喉咙下咯咯作响,似有一双看不见手的正在掐着他,呼吸困难。
      
      嘉芙心口突突一阵乱跳。梦魇里的萧胤棠继续呓语着,却变了腔调。
      
      “朕是皇帝!朕是大魏的皇帝!裴右安,朕不怕你!你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的!你就算变成了鬼,又能奈朕如何!”
      
      他咬牙切齿,面庞扭曲,乱舞的手恰好抓住了嘉芙的一只手腕,立刻收紧五指,齿关间格格作响,顷刻间,梦中全身最后的力气似都凝聚到了这五指之中。
      
      嘉芙感到腕骨犹如要被捏碎了,强忍着剧痛,又叫了他一声。
      
      萧胤棠终于苏醒了,猛地睁开眼睛,冷汗涔涔,双目定定地注视了身畔的嘉芙。
      
      嘉芙脸色微微苍白,和他对望了片刻,朝他露出一丝笑容:“皇上,是妾身……”
      
      萧胤棠松开了她的手腕,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
      
      嘉芙为他拭着额前冷汗。
      
      他脸色苍白,闭目了片刻,用微弱的声音问了句:“阿芙,方才你可听到朕在梦中说了什么?”
      
      嘉芙执帕的手轻轻一顿。
      
      裴右安,卫国公府长子,自小先天不足,体弱多病,但天资超群,读书过目不忘,十四岁就中进士,当时的天禧帝对他十分喜爱,破格命他入弘文阁待诏,有“白衣公卿,少年宰相”之美名,先帝世宗对他亦十分器重。三年前,他死于安西节度使任上,终身未娶,时年不到三十。
      
      据说,死前那夜,在素叶城中,他旧病复发,呕血溢盂,秉烛见前来探视的左右下属,人皆涕泪,他却面不改色,依旧谈笑自如,称自己自小与药石为伍,曾被断言活不过十岁,苟延至今,已是问天多借了二十载,死并无憾。
      
      裴病殒于塞外孤城的噩耗传至京城,据说先帝世宗悲恸过度,当时竟晕厥了过去。
      
      他死后并未归葬裴家祖陵,而是遵他自己的遗愿,就地葬在了素叶城外,军民哀哭震天,半月不愿散退,世宗破格追封他为安西王,身后之事,极尽荣哀。
      
      论起关系,裴右安和嘉芙也是表兄妹,但两人之间,除了多年前的那次意外交集,一向并无往来。
      
      “妾并未听到。”
      
      她应道,继续替他拭汗。
      
      萧胤棠慢慢吁出一口气,再闭目片刻,神色渐宁,轻轻握住了嘉芙的手,说,阿芙,朕爱你如命。自见你第一面起,便将你放在了心尖上,这些年,除了没能给你一个份位,自问宠爱已到极致。朕要去了,一概后事安排停当,你的母家,朕也有所安排。朕唯一舍不得的,便是你……
      
      等朕去了,你可愿随朕同去?
      
      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偏过头,看她。
      
      他脸色灰白,眉心泛出的青气,这张原本英俊的面容,蒙了层淡淡的濒死的气息。
      
      嘉芙半跪半坐,望着皇帝那双凝视着自己的眼睛。
      
      怎的,你不愿再陪朕了?
      
      他问,似笑非笑。
      
      禀陛下,妾愿意。
      
      她抽回了自己的手,改朝龙榻的方向叩首,以额触地,长跪不起。
      
      靠朕近些。他再次向她伸出手,用最后的气力,紧紧地抱住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叹息里,是无尽的遗恨和不甘。
      
      “朕怕地宫寂寞,去了后,再无人能如你解语,令朕忘忧。朕更怕朕去了,留你独活于世,从此你孤苦无依。不如你就此随朕同去,如此,朕才能放心。”
      
      “阿芙,莫怪朕。若有来生,朕必许你一个皇后之位……”
      
      他的唇贴在她耳畔,喃喃低语,声音里充满了柔情。
      
      ……
      
      神光二年秋,登基不到两年的大魏皇帝萧胤棠英年驾崩,谥号敦宗。
      
      笃亲睦族曰敦。树德纯固曰敦。
      
      正如这谥号所彰显的帝王美德,萧胤棠在临终前,留下了一道人人称颂的遗旨。
      
      他说,以人为殉,朕不忍,故朕去后,嫔妃一概免殉葬,令颐养天年。
      
      前朝起就有了皇帝死,无所出的后宫女子殉葬的宫规,少则几人,多则上百,大魏沿袭旧制。萧胤棠年不过三十许,突然死去,于后宫那些女子而言,犹如晴天霹雳,原本终日以泪洗面,只等到时悬梁自尽,殉葬地宫,却没有想到,皇帝竟赦了她们的死。虽说等着的命运依旧是冷宫白头,但比起现在被迫追随他而死,能够活着,依旧是件幸事。人人感恩戴德,灵前哭的也格外真诚。
      
      但这一切,和嘉芙已经无关了。
      
      她本已无悲无喜,接受了这样的命运安排。
      
      这一辈子,她就如无根飘萍,委身萧胤棠后,无名无分,见不得光,有今天这样的结局,本不在意料之外。
      
      但她等到的,不是该有的三尺白绫。
      
      刚晋位的章太后下令,将她钉入那口特意为她而备的名贵金丝楠木棺里,以此种方式,为先帝殉葬于地宫。
      
      先帝命我好生照顾你甄家之人。你放心随先帝去吧,我必不负先帝所托。
      
      章太后不复往日的大度,双目盯着她,用不加掩饰的充满了恨意的声音,一字一字地对她说道。
      
      厚重棺盖压了上来,眼前的最后一道光明被挤压了出去。
      
      嘉芙最后的世界,变成了一片漆黑,她被永远地封闭在了这片地宫下的狭仄空间里,再也无法出去了。
      
      没有挣扎,没有呼叫。因知道,无论是挣扎,还是呼叫,一切都是徒劳。
      
      这就是她的归宿,命中注定。
      
      生不由她,嫁不由她,死亦不由她。
      
      空气越来越稀薄,胸口因为无法呼吸而疼痛,在将死不死的漫长的痛苦折磨中,她的指甲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抓抠起能够触摸到的棺体,在金坚的木板上,留下一道道的抓痕。
      
      到了这时,她才知道,原来她也恐惧死亡,以及伴随死亡而来的身在人间时所不能想象的那种来自地下黑暗的无边压迫。
      
      她知道了,其实她是想活下去的,继续活下去,再难,也想活下去。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这辈子,她走到了尽头。她的人生就这样结束了。
      
      从前要是没有嫁给二表哥,后来要是没有遇到萧胤棠,她这一生,又将该是如何模样?
      
      她开始哭泣,泪水涌流,但哭泣只会消耗更多的空气,让她变得更加痛苦。
      
      她的眼前开始出现各种光怪陆离的幻觉,在光影的尽头,恍恍惚惚里,她仿佛看见了一个男子,穿破了地宫的无尽黑暗,朝她微笑着走来。
      
      她认了出来,他是她的父亲。
      
      许多年前,在她还只十三岁的时候,父亲出海,她送他到了港口,临踏上甲板前,父亲向她许诺,这趟出海,他一定要给她带回一串紫鲛珠做的项链。
      
      紫鲛珠产在遥远的海外异域,不但夜明发光,传说还能给人带来吉运,海上行走的人,要是能遇到,就是幸运。
      
      “戴上了它,爹的阿芙一辈子就会顺顺遂遂,无病无灾。”
      
      父亲当时的音容笑貌,此刻依旧历历在目。
      
      但那次出海之后,他却再也没有回来了。
      
      “阿芙,爹回来了,给你带来了项链,你喜欢吗?”
      
      父亲望着她的目光里,含着无尽的慈爱。
      
      “爹——”
      
      嘉芙笑着流泪,朝他伸出手,叫着父亲,这个世界上曾最疼爱她的男人。
      
      最后一口珍贵的空气从她的肺腑里逸出,指甲已然破碎流血的双手,无力地从空中慢慢垂下,搭在了柔软温暖的胸脯之上。
      
      她的唇边,带着微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