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嘴炮主角就是她 ...

  •   沐休,在柳幽然的记忆中,好像并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设定。
      
      尽管如此想着,眼下她还是偷偷摸出手稿刷啦刷啦翻起来。也许是把沐休的设定写在了哪个角落,自豪字小的她经常这么干。
      
      幽霁捧着茶杯好奇地看着她,却没有出声询问。
      
      柳幽然把手稿从首页翻到最后几页,终于看到了零星半点有关沐休的设定。
      
      【姓名:沐休
      
      年龄:十八
      
      能力:意念、幻术
      
      兵器:玉手板
      
      身份:(表面上)无雨城-沐家-分家长子
      
      属性:土(克柳幽然)】
      
      看着括号中的“克柳幽然”四字,柳幽然顿觉后背凉飕飕的。
      
      当初她造什么孽要写这角色!闲着无聊写个作用无足轻重的龙套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专写克她?!现在好了,自己手贱码下的设定,哭着也要承受完。
      
      再往后翻,却是没有更多了,不但不曾介绍沐休具体会什么幻术,连个人物出场时的装束也没写。没读者吐槽,她还真是个草率造孽的小透明作者。
      
      既知设定,收了手稿,柳幽然愁眉苦脸地托着下巴看向幽霁,直看得小丫头忍不住出言相问:“那个……姐姐,要怎么做才能让夫君醒来啊?”
      
      “其实……很简单吧,”柳幽然不自信地说,“一会儿我拿了药回祈雾山,把那惹事的幻术师带过来,给你夫君解开幻术就成了。”
      
      但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她还真不信这其中没有个一波三折的曲折情节。
      
      方才幽霁有一句话让她有些在意。她说沐休顺她香囊时,手上还拿着什么寒光闪闪的东西,故她出了手。
      
      “诶嘿嘿,我说小霁儿啊~”柳幽然伸手搭在她肩上,“能不能再告诉姐姐一点点details呢?也就是细节啦!比如说那幻术师手上拿着寒光闪闪的东西,你可有看清那是匕首还是什么嘛?”
      
      她看见幽霁迅速一皱眉,随后她摇头,“不是匕首,我从没见过那样的东西。”
      
      “嗯?既然不是匕首,你为什么要出手呢?”柳幽然拿出药方扬了扬,“并且还把人家幻术师打出内伤了。对于这个问题,你有什么解释的理由吗?”
      
      幽霁咬了咬嘴唇,垂头道,“姐姐,我……麻烦你替我向那位幻术师道个歉,这样子好吗?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他和李韦丞他们是一起的,所以、所以……”
      
      柳幽然“嗯嗯”应着,听着幽霁的语气,她竟不由得生出些欣慰来。她的女主终于不再高冷了!
      
      幽霁口中的李韦丞,她自然是知道的。李家二少爷,李韦丞,是个没多大本事的人。
      
      通常来说,这种纨绔子弟都是内心黑暗的,所以在她的正文里头,这少爷不但在自己十六岁那年,指派杀手重创了在外出任务的兄长,在七年后还差点要了幽霁的命。
      
      而方才堵在幽霁住所门口的恶人组领头人,也是他李韦丞。
      
      “明白了,我会帮你转达的。不过,我说小霁儿啊,”柳幽然一点头便开始了说教,“要不你还是跟我回祈雾山吧。你看你年纪小小的,就和你夫君两个人在这里摆擂台。这要是打赢了打擂人倒的确有些收入,可是倘若失手输了呢?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你看,如今你夫君倒下了,李韦丞势必要趁机来找你的麻烦。是,我承认你能一巴掌差点拍死一名幻术师,但双拳终难敌众脚,那李韦丞是什么样的人,你猜也猜得到,对吧?而且他如今算得上是李家的掌管者,他要是发动手下过来为难你,哪怕你能逃脱,你夫君也是逃不掉的呀,你看看他那个状态……”
      
      见幽霁低头心不在焉地听着,柳幽然知趣地住了嘴炮,自顾自哎地一叹,转移话题道,“对了,那幻术师托我问你要点奖励,似乎是赢了副擂主的奖励?”
      
      小丫头立刻抬起头:“奖励有的!”说罢兴冲冲地跑去屏风之后。
      
      于是,柳幽然靠在床头等她回来,顺便侧过脸去看沈苍翎。只见他神情安详,仿佛正在做美梦,不由得想起“梦缚之术”的设定来。
      
      幽霁噔噔跑来,向她摊开手,手心是一串手链,约摸两毫米粗的红线当中,栓了一只浅蓝的石头鸟。
      
      柳幽然接过手链,瞧着模样普通,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念好货不能光看外表,她故意感慨道:“要是让打擂者知道这个小玩意儿便是赢了的奖励,绝对把他们气的跳脚。”
      
      幽霁认真地摇起头:“他们就是冲着这个来的,这个是由夫君亲制的、储存和吸纳灵气的青鸢手链。”
      
      这就是她笔下的青鸢啊?可是颜色……
      
      柳幽然又将石头鸟把玩一番。呃,可是她怎么看,都觉得那应该是只蓝色的鸢……
      
      她轻轻晃了晃青鸢手链:“你的意思是它会吸蓝咯?”
      
      幽霁面露疑惑地看着她。
      
      柳幽然被她看得有些不解,回想几秒前脱口而出的话,她不由得暗骂自己满脑子就是游戏术语,马上改口解释,“啊呸,我的意思就是问,它会吸收天地灵气或者敌方的元气,然后供佩戴者修炼用咯?”
      
      幽霁这回懂了,将头点得如小鸡啄米,显然对自家夫君的发明无比自豪。
      
      “那它的功能也甚好了。”柳幽然把手链放入腰间的储物墨玉,思量药铺的药应该已蜜炙完毕,便告辞道,“你姐我呢,就先回去了,争取早点把那位幻术师带回来……”
      
      话音未落,一种危险靠近的感觉突然间袭上心头。
      
      根本容不得她多想,身体已做出反应。一阵恍惚之后,柳幽然发现自己已然拔剑出鞘,退至床旁,左手还护着幽霁。
      
      一系列动作,流畅地令她有点发愣。这……应当是原主的本能吧?
      
      一眼扫见门口六个逆光的身影,柳幽然重重地“切”了一声。
      
      第一反应,小乖乖少爷,来得可真快。
      
      第二反应,完了她打不过。
      
      战斗很快就开始了,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完全不给她们姐妹一点准备的时间和机会。
      
      柳幽然挥剑一个位移把最外侧的李韦丞逼到门外,随后在门口单挑李韦丞,而幽霁则在床旁一打五毫无压力……
      
      瞧瞧这差距,现在柳幽然终于明白,为什么柳影浔会说“莫连你妹妹也不如”。
      
      正用着蹩脚的剑术勉强劈砍,李韦丞的洞箫往她臂上一着,她顿觉手臂麻得连剑也握不稳,所幸还能借着惯性勉强控制住剑,急急一退两退再退。
      
      接着后背便撞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好像是块板?
      
      沐休的声音从身后飘入耳中,“嗯哼,有没有觉得我来的正是时候呢,小然?”
      
      柳幽然惊得往旁边又退一步,脱口问:“你是传送过来做助攻的吗?”
      
      沐休用他手中那块玉手板指着自己,“可能吧,但是我不会武功哦。”
      
      不会武功?!所以你是传送过来千里送人头的吗?!
      
      “其实我,并不想过来的。”沐休继续道,“毕竟我还是伤者嘛,多动对伤势不好……咳咳咳咳咳!”说着还故意猛咳了好几声。
      
      尴尬而矫情的咳嗽声,让柳幽然顿时一脸黑线:“所以,你还有什么非过来不可的理由吗?”
      
      沐休突然压低了声音,将脸凑过来可怜兮兮地道:“你迟迟不回来,那位红衣小姐姐急了。急了呢就施了个传送术,结果就传送错人了,本来该过来的是她。”
      
      柳幽然边听边关注着李韦丞的举动,心不在焉地哦了一声。
      
      沐休继续道:“而且呢,她那个传送术,要三个时辰后才能用第二次。”
      
      柳幽然听罢倒没惊讶:“知道知道,大招总得有个冷却时间不是。你不是会幻术吗?一会儿在我后面打辅助就好了。”
      
      看着柳幽然这边突然来了一位帮手,李韦丞顿住步子,紧握洞箫打量着沐休。
      
      沐休饶有兴趣地由他上下打量,良久,歪着头道:“阁下请别关注了,我不是断袖。”
      
      李韦丞顿时火了:“谁他娘要跟你断袖?!”
      
      看他摆了冲刺的架势,柳幽然抬手就要把沐休这个脆皮辅助护在身后。然而李韦丞身影左右一晃,竟是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侧面,对着沐休就是一洞箫。
      
      我去,你是专业切后排的吗!
      
      然而沐休不避不让,反倒是洞箫在离他眉心一尺处稳稳停住。
      
      柳幽然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按设定,李韦丞他们家的绝学“孤箫残”,眩晕效果可是很厉害的。这一下要是打实了,再轻也是脑震荡,还是瞬间昏过去的那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