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山有木兮木砸人 ...

  •   见过柳影浔后,柳幽然回了自家营帐一趟。
      
      她到的时候,花誉正捧着一碗粥喝得欢。等他放下粥碗准备抹嘴,柳幽然已将剑伸到他面前:“吃完饭陪我练会儿剑。”
      
      留了花誉五分钟把烧饼也吃了,在这期间她则大步走入柳幽然所谓的书房。刚进去还没走两步,花誉便咬着半块烧饼追过来。
      
      “柳大人柳大人,忘了把这两样东西还给您。”他边说边在书房翻寻起来,很快将两样物什送到柳幽然手里,“昨日您不是撞崖晕过去了吗,我去扶您起来的时候,这两样便掉了出来。”
      
      柳幽然接过她的手稿和她的墨蓝色水笔,愣了一会儿。
      
      穿越带道具,好像没怎么听说过。
      
      柳幽然仔细回想了一下,在来这里之前,她正上着一节自修课。
      
      虽说已高三,可她的班级却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氛围。女生梳头的梳头,看剧的看剧,聊天的聊天,玩“天黑请闭眼”的玩得正嗨;男生们则静唧唧地低头玩着王者,或是看着最新的篮球比赛。
      
      而她,正在用墨蓝色的水笔写着大纲。
      
      写着写着感觉累了,自然而然趴在手稿上睡了。
      
      一睡,醒来就到了这里。
      
      捏着手稿,柳幽然突然想到一个关键问题,侧过脸冷然问道:“里面记的内容,你看了?”
      
      花誉被她的语气吓了一跳,但还是如实点了点头,附加解释:“因为它掉在了地上,风吹过的一页一页纸上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我就瞄了一眼……”
      
      “看到什么了吗?”
      
      “没有。”花誉摇头。
      
      柳幽然心里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些自豪。这就是平时把字写小的好处啊。
      
      “风太大了,我想着赶紧收起来,给风吹走就不好了。”
      
      “……”
      
      所以说花誉兄台啊,能不能不要在人家内心膨胀的时候拆台呢?
      
      按设定,柳幽然的腰间应该佩了块储物墨玉。她摸到墨玉就试着用意念把手稿和笔放回去,结果还真成了。
      
      花誉啃着剩下的烧饼,“柳大人您稍等一会会儿……”
      
      柳幽然挥挥手,“你出去慢慢吃,我先把房间整理一下。”
      
      这书房乱的不行,逼死强迫症系列。柳幽然一边收拾一边回想设定,不由得在心中碎碎念起来。柳幽然啊柳幽然,你还真是把所有技能都点到剑术和辨认毒物上去了啊。
      
      一边整理一边寻找有没有剑谱之类的东西。想要五十天速成剑术高手,登上人生巅峰,没人教授武艺,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等下,真的没人教授武艺?
      
      柳幽然当即唤出手稿,熟练地翻到了设定页。
      
      只见白底蓝字歪歪扭扭写着:“柳幽然的剑术师承柳影浔,在这之上加以适合自己的改进。但其大体剑术套路仍参照柳影浔的《墨影剑法》。”
      
      柳幽然合上手稿沉思片刻,提剑冲出去。
      
      见她头也不回地从身边走过,花誉一愣:“柳大人您……”
      
      “我去找舅舅。”柳幽然急急丢下话,“对了在我回来之前我的书房谁也别进去记住啊记住!”
      
      因为书房已经被翻得乱到升级成逼死正常人系列了。
      
      ……
      
      柳幽然出去的时候,祈雾山起了雾。
      
      雾雨来时,此山之中六座灵力法阵完全开启,是时山间阴气弥漫,对魔族的修炼颇有裨益。
      
      柳幽然握了握拳,能感受到水元气在体内经脉之间游走甚欢。
      
      欣喜之余,她望着满天大雾,却是不由得皱起眉。嗯……万年路痴又迷路了。
      
      虽说上山下山一条道,但柳幽然为了图个方便,按着手稿上的手绘地图,选了另一条穿过森林的捷径。
      
      结果进了森林就出不去了。
      
      她在储物墨玉里翻来翻去,找出一枚写着“求救符”三字的灵符,于是柳幽然很没骨气地将之捏碎。
      
      大早上刚对护法大人发下豪言壮语,才一个时辰不到就连路也找不到,一会儿等着被他训斥吧。训斥归训斥,总比迷路在森林,遭遇野兽袭击要好。
      
      柳幽然寻了一棵树坐下,正打算唤出手稿再熟悉一下设定,一滴温热忽然落在脸上。
      
      ……什么玩意儿?鸟屎?
      
      她不爽地捏起袖子一擦,正准备骂一声,却看见擦完脸的袖子上乃是红艳艳的一片。
      
      一嗅,赫然是铁锈的味道。哪来的血?!
      
      柳幽然警觉起身,扬起头。莫非树上有什么东西在?
      
      “何人于树上蹲我!”
      
      壮胆喊了一嗓子,喊完,突然想到好像是她自己到这儿歇息的。
      
      结果还真传来一个回复的声音。
      
      “唔……来者何人啊……”
      
      听声音是个青年,懒懒散散,半睡不醒。
      
      柳幽然一紧张,听了这语气,莫名其妙想起了王者荣耀里的庄周,于是脑子一抽又喊:“子休你快醒醒!这是排位!”
      
      上方沉默一阵,“……你……咳咳咳咳咳!”才道出一个字,便被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打断,淡淡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
      
      柳幽然思忖这家伙是不是受了内伤在咳血,正要细问,耳边只听咔嚓一声响。
      
      “啊西八!!”
      
      “呃啊!”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
      
      柳幽然奋力直起身,有气无力地对着掉下来的兄台道:“你……挪一挪?”
      
      对方一声不吭。
      
      ……不会摔死了吧?她这当肉垫的还没多大事儿呢。
      
      好不容易摆脱了尴尬的姿势,柳幽然绕着他走了一圈。当走到他的正面时,她忽然发现此人正是那天让左使服软的神秘人。
      
      见他一身蓝白相间的长袍上沾满血迹,嘴角也淌着血,如同泼上去一般,柳幽然慌得蹲过去摸他的脉搏,脑中不禁脑补起前景来。
      
      这位兄台被人追杀了一路,他凭着风骚的走位夺路而逃,但还是因为伤势过重,没法继续前进,于是就觅了这棵树休息。
      
      但是他到底为什么会受伤,又为什么要跑树上去?被追杀纯粹是她瞎猜的,连左使都不怕的人,又怎么会怕追杀?
      
      柳幽然忽想起那天凑近他时嗅到的血腥味。难不成……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受伤了吗?
      
      “兄台!兄台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她学着刚穿越过来时,花誉晃自己的方式,将蓝衫青年微微托起,晃着他的两肩,“你别吓我,上次你救我我还没报答你呢,你可千万别就这么仙去了啊……喂喂,真的一点都听不见吗……”
      
      大人物似的咳嗽声在柳幽然身后响起,随后响起的是一声不屑地冷哼。柳幽然闻声,不用回头,也知道身后定是柳影浔眉头紧锁的脸。
      
      蓝衫青年的出现,正好给了她一个用求救符的合理理由。柳幽然仍拥着蓝衫青年,急切道:“舅舅,他伤得很重!”
      
      柳影浔看了蓝衫青年一眼:“他的伤,是你打的?”
      
      ……是个皮皮虾。
      
      柳幽然摇了摇头,这时蓝衫青年忽有了反应。他突然开始猛地咳嗽起来,鲜血飞溅在柳幽然胸前,立刻在白衣上染开花一样的绯红。
      
      柳幽然忙给他拍背,而后将恳求的目光转向柳影浔。她当然不会治疗人,但她知道蓝衫青年伤得很重,气息奄奄,若不及时治疗,性命能不能保还说不准。
      
      像是没注意到她的目光,柳影浔继续问:“他从何而来?”
      
      “……不太清楚。”
      
      柳影浔扫了她一眼,“你既然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又是什么人,还救他做什么?”
      
      “我……”柳幽然一时语塞。她低头看着蓝衫青年,但见他神色愈发痛苦,忍不住抬头坚决道:“我觉得他该救,所以我要救他!”
      
      柳影浔面无表情地看了她好几眼,良久才开口:“既然执意要救,那就自己带回去吧。”
      
      未等她反应过来,柳影浔已用传送之术离开了原地。
      
      ……这是什么神展开?
      
      柳幽然脸色阴沉地看着保持昏迷状态的蓝衫青年,用沾了他血的手捂着脸,想不出任何带他回去的办法。
      
      她从没运过男人,更没运过伤者。更何况蓝衫青年受了不轻的内伤,若是随意移动他,搞不好会扩大伤势。不过,也不知他方才这一摔,有没有扩大伤势……
      
      既然动不得,柳幽然只能认命地等他醒来。
      
      干等了五分钟后,兄台突然睁开了眼。
      
      他一眼就看见了柳幽然,迷蒙的眸中闪过讶色,却是从容道:“咦?你没有离开?”
      
      “是啊,我可不是见死不救的人。”柳幽然郁闷地道,“虽然完全想不出办法救你。”
      
      他咳出一口血,扯动嘴角冲她一笑,认真回答道:“没事的,我还没有死哦。”
      
      “我……应该背不动你,所以你现在……”柳幽然看着他的伤势,用蚊子般的声音问道,“有力气跟我走吗?”
      
      他听完话,不答,只是撑着地缓缓起身。柳幽然帮着他站起,又听他咳嗽几声,“总感觉刚才好像有什么大人物来过了呢。”
      
      “宽心,那大人物已经被气走了。”柳幽然扶着他向外走,边答边环顾四周。看样子大雾已散得差不多,摸索着应该能回到她的地盘上。
      
      蓝衫青年却说自己能一个人走,不需要她搀扶,接着就自觉跟在了柳幽然身后。
      
      片刻后,他听见柳幽然犯着中二病一般嘀咕起来:“子休这是排位啊,我不是奶妈,你残血真的让我真的很无奈很绝望啊……”
      
      “我不叫子休呢。”听着听着,蓝衫青年冷不防接了一句话。
      
      柳幽然嗯了一声:“我知道……”
      
      “我叫沐休,沐浴的沐,休憩的休。”她没想到的是,蓝衫青年突然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起来。
      
      柳幽然差点像很多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听了这话被树根绊一跌。
      
      兄台,这名字苏得辣眼睛你知道吗!

  • 作者有话要说:  2017.11.18打卡修文,改了些细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