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林雪昀 ...

  •   祝小安喝水漱口,打个饱嗝心满意足地摸摸肚子,又换了衣裳把带着油烟气的睡裙脱下来扔在水盆里,再去捏几个生花生悄悄揣兜里。
      她背上布头拼的挎包,拿了一本化学书塞进去,然后打算出门割草。
      虽然装病可以不下地,可她不想对着祝萍萍那张脸,不想听她的声音,宁愿出来割草躲清静,一个人好好想想后面怎么做。
      她捏了一个花生仁塞进嘴里,慢慢地嚼着,把嘴里煎蛋和馒头干的油味儿去掉,拎着筐子去割草的地方。
      
      常家屯地处平原地带,村子三面环河,夏季汛期水草茂盛,是割草的好时机。对于村里哪里草多,哪里的草好,祝小安了若指掌,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她也知道大家平日去哪里,为了不碰上祝妈妈,她特意往村东头的水渠往北去。
      常家屯后面是张家墩,东边隔着一条马路是一座砖窑厂,再过去是草甸子村。
      
      祝小安顺着水渠过了马路,然后到了砖窑厂南边的那一片洼地,这里水汽充沛青草茂盛,但是因为靠着砖窑厂有点闹哄哄的,大家不是很爱来这里。
      来这里可以避开祝妈妈。
      祝小安趁着天凉快先割草,她干活麻利,虽然很快割了一平筐,看看日头也起来一点,便去树底下荫凉里看书。
      祝小安性子安静,坐得住,沉得下心,从小学习就不错。尤其是文科类背诵的课目,除了英语听力不大好,其他没有问题,中考现在还不考听力。她的数学和化学稍微有点弱,但是物理不错,所以她重点看化学。她和别的同学不一样,别的同学因为中考化学和物理合起来算一科,所以不太重视。
      
      初三的化学课本是杨主任帮她借的,借她书的这位学长据说初二就去县里读书,后来考入县一中,成绩铁打的第一。杨主任曾经用他做榜样鼓励她,让她好好学习,以后也考县一中,考大学。
      这本书前世她也有,不过因为各种事情她暑假不能好好看书,所以并没有如今日这般心情来欣赏这本书。
      她心中充满了对上苍的感激和虔诚,她发誓,从此以后,任何事情都不能动摇她读书的决心!
      
      她将书本放在心口,闭上眼睛平静了片刻,然后开始看书。
      这位学长的字写得非常漂亮,让人看的时候有一种心安的感觉,浮躁的心都能安静下来。
      林雪昀,这是扉页上写的名字,她还特意查字典看过这个字,念yun,二声。
      
      前世她甚至没有认真看这个名字,现在看来却觉得很亲切,因为那种历经劫难终于重生的感恩的心,对这世间的一草一木都怀着的虔诚敬意。
      这个名字对于饱经沧桑的她来说,立刻就出现了一个意象:日照林海雪原,苍茫壮丽,空阔寂寥。
      
      这该是一个聪明淡然,高雅干净的人吧,或许会有点寂寞,毕竟学霸高处不胜寒?她笑自己瞎猜,学霸的世界怎么会寂寞,多少人围着转呢。
      
      听杨主任说林雪昀是县一中实验班的学霸,这时候不流行叫学霸,而是尖子生,每一年、每一次,考试都是全县镇第一。
      县一中实验班,是他们这个县城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级,据说只要是去了那个班的,就一定会考上大学的,因为这班里所有的学生都是从全县所有的初中里选拔的最优秀尖子生。
      
      每年中考的时候,先预考,排一个全市的五百名,然后在这名次之内的可以选择考中专和高中。
      临近考试的时候班主任会根据同学们的情况来分析一下,然建议几名学习优秀的学生考中专。这个时候中专毕业早,毕业就可以直接参加工作,还包分配,直接就进城转成了城市户口吃公粮。
      
      按照杨主任的话说等于是“脱离了贫穷落后的土地,此后飞黄腾达起来”。
      
      祝小安并没有想过要飞黄腾达。
      
      她学习好首先是因为她热爱学习,再有一点受杨主任夫妻的影响,她不想像妈妈那样嫁给一个重男轻女的男人,结婚后生孩子。然后因为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运气好生个儿子全家欢喜。若是运气不好生个女儿,那公婆甩脸子,男人也不高兴,一定会逼着她四处东躲西藏超生一个儿子回来。
      
      她不想重复那样的人生!
      所以,她一定要好好学习,才能摆脱这样的束缚。
      当然,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好好学习找个好工作,然后赚钱让爸爸妈妈不用再天天下地受苦,也能享享清福的想法了。
      
      她有些羡慕这位林学长,想必他的爸爸妈妈很疼爱他,他是个男同学,只要考上家里人就一定会供应,他不需要为学费发愁,也不需要为随时可能面临的辍学、嫁人而痛苦。
      
      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张清俊淡然而又干净的脸,那是属于一位不幸少年的。
      
      祝小安心头涌上一层悲伤,她怎么突然就想起那张脸?
      
      想起那张脸,她甚至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哪里也见过?
      她搜索了所有的记忆,并没有在前世今生其他地方见过。
      亦或者见过不记得了?可她想不起哪里见过。
      
      “哎呀!”祝小安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
      、
      祝萍萍在家里百般不情愿地拉着风箱,生怕磨粗了自己的手,往锅底下添草的时候,又怕弄脏自己,这里嫌弃那里嫌弃,最后就恨祝小安。
      都是死祝小安,自己躲懒不干活,什么都让她干!
      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了祝妈妈和人说话的声音,祝萍萍立刻激动起来:妈妈回来了!
      
      她要告状,狠狠地告一顿祝小安的状,一定要妈妈狠揍一顿祝小安,最好是妈妈打了等爸爸回来再打,要狠狠地抽她,否则不能解恨!
      
      她这样想着就趿拉着自己破凉鞋剪的凉拖,飞快地往大门口跑去,甜甜地迎着,“妈,你回来了。”
      祝妈妈正跟村东头的嫂子说话,闻到祝萍萍身上一股味道,不禁皱眉。
      祝萍萍立刻问好:“大娘好。”祝妈妈喜欢孩子叫人,嘴甜,受人表扬自己也脸上有光。
      那张大娘夸道:“真是个又懂事又乖的丫头,嘴真甜。”
      祝萍萍笑得更甜了,祝妈妈也挺了挺胸膛,与有荣焉。
      那张大娘就说了两句话走了。
      
      祝萍萍立刻把祝妈妈手里的镰刀拿了去放好,又帮着把青草摊开晾着,免得有露水牛吃了拉肚子,“妈,我姐姐有一次割了草也不晾干,让牛吃了带露水的,牛就扑嚓噗嚓地拉了一天肚子呢。”
      分明是祝小安跟她讲不要把带露水的喂牛,偏生她不听,非要邀功,结果害得牛拉肚子。
      当然最后还是祝小安给她顶包,挨训,饿了一顿,她不但不感激还一顿幸灾乐祸。
      
      祝妈妈没接茬,回家洗手换鞋子,一进堂屋,就闻到了一股油腥味!
      祝妈妈那鼻子灵的,立刻就知道是煎鸡蛋和馒头干的味道,她脸色顿时铁青,“祝小安!”
      祝萍萍立刻幸灾乐祸地跑过来,“妈,祝小安偷吃煎鸡蛋和馒头干,吃完就跑出去野了,等回来狠狠揍她。”
      
      祝妈妈脸色阴沉,视线扫过南屋窗外,镰刀和草筐不在家。
      她立刻尖声呵斥:“祝萍萍,你给我跪下!”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留言啊,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