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两面三刀 ...

  •   对于爸爸说的“大伯疼她像亲闺女,小时候养过一年”这话儿,祝小安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那是大伯真心想对她好吗?
      她爸不是眼瞎就是心瞎才会这样说。
      
      她大伯就是一个极度自我为中心的戏精,奥斯卡欠他一座终身成就小金人。
      
      其实那瘸腿儿并不是大伯的亲生儿子,而是捡来的一个孩子。
      
      大伯和大娘两口子当年有个孩子掉了,以后都未再生育,没有儿子让他们觉得被人瞧不起连带二房都抬不起来。
      那两口子一直盯着二房给生儿子过继,结果祝妈妈生了儿子祝大安之后,又生下小安和萍萍这俩女儿。
      过了78年开始计划生育,偷摸超生一个女儿没出满月就送了人,后来又要超生一个,都快足月又被计生办抓去流掉,这一次是个男孩,所以大伯和祝爸爸一直恨那些人入骨。
      
      后来那两口子想过继个女儿招养老女婿算了,先把萍萍抱过去,结果大娘嫌她哭闹头疼就换了小安,而等小安大一点两口子又嫌上学费钱把小安送回来。
      
      真正原因是大娘的嫂子给她找了一个孩子,有点小儿麻痹症,管他傻子瘸子,总归是个带把的!
      
      当时大伯和大娘狂喜的情形她记忆深刻,那表情真的是重见天日一样,嗯,就和她得知自己重生有望摆脱梦魇一样!
      
      “十个闺女不顶一个瘸腿儿啊!”大伯抱着那八/九岁的孩子欣喜若狂。
      
      他们真的将那儿子视若珍宝,让他们上天摘月亮他们也是乐意的,更何况只是逼着侄女进火坑。
      反正这一次不管他们再出什么坑蒙拐骗的招数,她绝对不会上当,哪怕再用辍学威胁她、用订亲就可以读书来诱惑她也不行。
      前世的时候她太单纯居然相信了男人的话,以为和自己一样答应就一定会做到。
      
      当时祝爸爸说不让她读书了,让她下来跟他一起种地,还问她乐不乐意。
      她当然不乐意,再不争不抢,可面对上学这件事她自然要说的,读书是她从小的愿望,她对读书有一种超越常人的热爱,她喜欢看书喜欢学习,如果不让她读书,她觉得整个人都没有盼头。
      
      祝爸爸见她不想辍学,就诱惑她,“那就先定亲,等考了中专就结婚。”
      而她唯一一次提出自己的人生诉求“考高中然后考大学”。
      祝爸爸当然不同意,“你个丫头还挺能做梦,大学是那么好考的?咱们这大个地方还没个考上大学的呢,能考中专就已经是很厉害的。”
      
      这是事实,初中最优秀的一批人里,才能允许报名考中专。
      那时候大伯是怎么说的,他笑得可和善了,劝她爸,“老二你别这样说孩子,咱们安妮子聪明学习好,怎么就考不上大学了?大伯做主,让丫头就读高中,咱可以让老常家出钱嘛,哈哈,是不是?到时候安妮子考个名牌大学回来,那他老常家就等于白娶个大学生媳妇家去,还不得乐死他们。”
      虽然他说话粗俗难听,可能继续读书让她感激涕零,等高考完了,她就老老实实嫁人,好好过日子、孝顺爹娘公婆。
      毕竟家人还是爱她的,肯让她读高中考大学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那时候她还没看清戏精的两面三刀。
      说完这话的第二年,她参加中考的时候,他就来挑唆祝爸爸趁着她准备考试用品的时候把她锁在房间里,堵死了窗户,两人一边一个把守着,不肯让她去考试!
      
      她哭着求他们,苦苦哀求,“爸,大伯,我答应嫁给他了,求求你们让我去考试,让我去考试吧!”
      
      那两人却无动于衷谁也不理睬。
      后来她就求她妈,求祝萍萍,求爷爷告奶奶,终于把爷爷奶奶喊了来。
      
      结果大伯却把爷爷奶奶拦住,“爹、娘,你们怎么来了,快回去吧,孩子闹脾气,关两天就好了。”
      爷爷拄着拐杖气得咄咄触地,“丫头要去考试,你们干嘛关着她,让她去!”
      
      大伯那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整天满口仁义道德、孝顺敬老,可面对着自己的亲爹娘,居然也能说出那么无耻的话来,“爹,娘,你们年纪大了,这社会变了,你们不懂,儿子们养着你们好好吃喝就行啦,别管孩子们的事儿。”
      
      爷爷奶奶说不了他们,最后气得爷爷痰迷心窍昏过去。
      祝爸爸这才赶紧把爷爷背回去,又请大夫的,大伯却一直盯着她,直到常三春那个混账人渣赶过来!
      
      原来大伯这个老混账跟常遇春说的是“安妮子大了,学习好人漂亮,盯着她的人可多呢,你小心鸡飞蛋打,早点生米煮成熟饭搂进锅里才是正理儿,她考上大学就算好也好了你家不是。”
      
      这是后来婆婆跟她吵架的时候说的。
      想到后来那些事情,祝小安就锥心的疼,她身体抱成团给自己力量,慢慢地身体又舒展开。
      今生今世,她必然不让他们如愿!
      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让他们如她一样痛苦终生!
      
      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理会同屋的祝萍萍。
      祝萍萍生着闷气,想等姐姐来哄,以前自己只要丁点不高兴,姐姐立刻就会哄她,姐姐最疼她的。
      可这会儿,祝小安不但不哄她,刚才居然还骂她,不但骂她,还打了她的手!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想当然以为祝小安这是不高兴让去换亲,不想嫁人怕耽误读书。
      “姐,”她决定不和祝小安计较,压着脾气贱贱地凑过去,“你干嘛不高兴啊?三春儿哥真的挺好的,我那次在外面……咳咳,自行车坏了,还是他帮我修好的呢。”
      
      “他好你去换呗。”祝小安毫不客气地堵回去,根本懒得猜她什么小心思。
      
      祝萍萍差点就接口说我去就我去呗,她已经偷听大半天了!哼,家里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孩子,拿什么乔啊。
      她见向来温顺乖巧的祝小安现在跟刺猬一样,有些不解,却还是忍不住问:“姐,我问你个事儿呗。”
      祝小安不理睬她。
      祝萍萍顾自问道:“你和你们班那个谁,是不是真的在谈恋爱啊?”
      
      祝小安懒得理她,再问直接让她滚,祝萍萍震惊于姐姐的暴躁和反抗,自己犯困也没再纠缠就睡了。
      祝小安却睡不着。
      她脑子里全是烦乱纷杂的信息,没想到前一刻刚惨死,下一刻居然就回到十五岁的暑假,记忆都是无缝对接的。
      之前注意力都在那两人的谈话上,来不及理思路,现在终于安静下来,她也能好好想想怎么做。
      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必须要在中考大灾难那天之前解决这个麻烦。
      
      她最想做的就是摆脱这个家,第一个念头就是逃跑!
      前世对她来说逃跑是不可能的,长这么大,除了镇上和姥姥家就没去过别地,县城在哪里都不知道,更别说走路坐车吃饭住店。
      这一世倒是可能,别说去县城,去天涯海角她也绝对不怕。
      
      最要紧的是——没有钱!
      祝家现在很穷,唯一的一点钱祝妈妈收得跟命根子一样,谁也别想碰一下,她想偷钱都没得偷。
      她总不能偷家里猪和粮食去卖吧,也没人敢收她的。
      
      就算她逃出去现在都没人收留她,亲朋家去了就会被送回来,别人就算好心收留都会被指责拐带孩子。更何况都觉得嫁给常三春是好事一桩,那是一个又俊又能干的青年!哪里管他在外面是不是混混、打架砍人?反正兔子不砍窝边草就行!
      
      他在村里也是一个戏精!
      
      逃跑不行有什么方法可以制止这场换亲。
      让大伯家打消念头?
      不现实,大伯两口子把那个瘸腿儿看得比命根子还重要,那可是让他们有香火传递的凭仗,再也不用自怨自艾抬不起头来。那傻子在大马路上劫路,看着雌性就猥/亵,大伯两口子还说男人就这样呢!
      让爸妈拒绝大伯?
      
      那更不可能,祝爸爸从小对大伯那是言听计从,大伯说话比爷爷奶奶说话还好使,祝爸爸对大哥简直就是那种愚孝子。大伯家没儿子那阵子,他比谁都着急,生怕大哥家绝了后,一个劲地表示要生个儿子给大哥,让大哥不要着急。结果事与愿违,到最后还是大伯去捡了个儿子,虽然有点傻但那也是个带把的啊。
      
      因此祝爸爸一直心怀内疚,总觉得欠大房一个儿子,所以大伯来说让闺女给儿子换媳妇的时候,他略一犹豫就答应了。
      那点犹豫也不是舍不得闺女,而是怕人家戳脊梁。
      祝小安都不知道这种操蛋的愧疚是哪里来的,对她爸妈来说,女儿不是孩子,比不上那一点愧疚。
      
      而祝妈妈一直认为男人就是天,家里大事都是男人做主,自己只需要做好家务教好女儿就行。她最大的骄傲就是第一胎生儿子,第二件就是女儿小安被她教导得乖巧听话,在学校给她长脸,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祝妈妈身体受伤不能再生育,身体就不大好,前世祝小安心疼她,总觉得妈妈这辈子太苦,发誓要好好孝顺她。可她后来发现,有些人身在苦水中并不觉得苦,反而认为是应该做的觉得为丈夫和大伯家奉献是一种很伟大了不起的精神,她只会为自己做的不够好而自责。
      
      让常家拒绝换亲?
      常家有四个儿子,家里只有一个女儿,为了大儿子和二儿子的亲事,他们掏空了家底还欠下很多饥荒。更何况就凭祝小安对他们家那些极品的了解,倒贴他们多少多少钱才有可能。
      
      更何况现在大伯说是常三春看上她,特意点名要她换亲的,哪怕他们家有余力娶媳妇,他也不会放过她。
      常三春那头狼最擅长的就是狠狠盯住猎物伺机啃一口直到全部拆吃入腹,他那些狠毒手段,她一点都不想再领教。
      
      好在常三春现在只是一头没有长成的狼,还不是后来那头一呼百应的狠毒头狼!
      
      没钱,没可能取消定亲,还有什么办法?
      难道真的要杀了大伯和那个瘸腿儿?
      理智来说,还是不现实。
      她该怎么办???
      
      她需要更加冷静,比他们更心狠更无情,更能演戏扮猪吃虎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凉凉ε 和草里金两位亲的地雷。
    没有直接好用的金手指,怎么办呢?
    求留言收藏点击哈,日更攒文,等上架爆更,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