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姒幽离开了祭司堂,穿过大大小小的巷道,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没多久,迎面碰见了一个人。
      
      那人见了她,眼睛便是一亮,笑着打招呼:“姒幽。”
      
      神态自若,半点没有之前那般轻佻浪荡,姚邢几步走过来,他的衣裳还未整理好,松松垮垮的,半袒着胸膛,上面还有一些暧昧的痕迹。
      
      姒幽扫了他一眼,微微颔首,她的态度冷淡,姚邢却仿佛早已习惯了,依旧面上带笑,热络道:“你才从祭司堂出来么?”
      
      姒幽点点头,姚邢又道:“要去哪儿?”
      
      姒幽终于开了口,简短的两个字:“回家。”
      
      姚邢立即笑道:“我送你吧。”
      
      “不必了。”
      
      姚邢笑着站在她身侧,不肯放弃:“再过不久你我就要成亲了,何必如此生分?送你是应该的。”
      
      姒幽懒得与他纠缠,遂自顾自走了,权当对方是空气,路上碰到了不少族人,见他们二人并肩而行,都纷纷露出了然的笑来,姚邢索性揽住姒幽的肩,笑着与他们打招呼,俨然一副亲密无比的模样。
      
      等到了竹林前时,姚邢这才松开了手,停下了脚步,低头对姒幽轻佻笑道:“不请我进去么?”
      
      姒幽的神色从方才起就从未变过,听了这话,也只是淡淡道:“不了,小东西们不爱听话。”
      
      姚邢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又道:“罢了,来日方长。”
      
      他的笑容中带着几许暧昧,让人不适,看着姒幽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件快要落入手中的物件,姒幽平静地回视一眼,然后转身往竹林深处而去。
      
      姚邢微微眯起眼,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竹林中,轻轻舔了舔下唇,露出一个志得意满的笑来,眼神分外露骨。
      
      姒幽回到院子时,已是中午了,她看见昨日救回来的那个男人正坐在廊下,低头仔细地看花瓶中的插花,即便是隔了一日,那些花看起来也仍是精神抖擞,新鲜如初。
      
      金色的阳光透过竹叶的间隙,落在他的眉目上,那是一种与姚邢全然不同的沉静和优雅,就像姒眉说的,这个男人皮相确实生得好。
      
      姒幽站了片刻,男人似有所觉,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微笑:“你回来了。”
      
      姒幽听懂了一两个词,连猜带蒙,倒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点点头,在廊下脱了鞋,无视赵羡惊异的目光,就这么赤|裸着一双白玉似的足,自顾自踏上了竹制的地板,往屋里去了。
      
      望着那一抹纤细的背影,赵羡陷入了沉思,这女子……真的就不怕自己是个坏人么?
      
      过了好些日子后,赵羡才得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彼时姒幽眼神不动,表情淡淡地望着他,道,难道你就不怕我才是坏人么?
      
      赵羡:……说得确实有理。
      
      不过现在的赵羡是不知道的,他想了想,大概是在这深山老林中住久了,这里的女子不避讳这些,倒是显得更为率真。
      
      赵羡扶着墙站起身来,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衣裳上,虽然是上好的料子,但是经过昨日那么一折腾,到处都是裂口,实在不体面,他犹豫片刻,进了屋子。
      
      姒幽正赤足站在灶屋里,拿着木盆淘米,袖子挽起,露出一双藕似的玉腕,赵羡的目光在那手臂上停留了一瞬,然后上前去,叫了一声道:“姒幽。”
      
      姒幽的动作稍停,抬起眼来望他,那意思是有话快说,赵羡笑笑,语气温和问道:“请问……有换洗的衣物么?”
      
      姒幽没有反应,一双乌黑的眼睛仍旧是看着他,赵羡便伸手指了指自己衣裳上破了的口子,示意了一番。
      
      姒幽这才明白了些,放下木盆,转身进了里间,出来时,手里没有拿衣物,赵羡愣了愣,却见她径自去了廊下,语气淡淡地道:“过来。”
      
      赵羡虽然疑惑,但仍旧是扶着墙跟过去,姒幽伸手指了指他衣服上的口子,简短地道:“脱。”
      
      这个字与官话并不相似,然而赵羡却奇异地听懂了,面上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惊愕,他长到如今,还是头一回有一名女子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脱。
      
      赵羡惊住了,没动,姒幽等了一会,米还泡在水里没淘洗,时候也不算早了,这人大概是听不懂她方才说的话,遂也不再磨蹭,径自动手去解赵羡的外袍。
      
      赵羡仍旧处于错愕之中,眼睁睁地看着那双素白如玉的手伸过来,十分利落地扯开了自己的腰带……
      
      乡下的女子都这般大胆吗?
      
      姒幽确信自己的目的已经表现得十分明显了,不过面前这男子看上去却颇有些手足无措,她也不甚在意,动作麻利地扯下了他的外袍,然后从衣襟上取下别着的针线,开始缝补起来。
      
      赵羡见了,方才的震惊慢慢散去,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浮现出来,原来她只是在帮我缝补衣裳……
      
      阳光落下来,在姒幽乌青的发丝间跳跃着,金色的光芒在她精致的面孔上勾勒出一条流畅优美的线条,那些碎金一样的斑点映入眸中,有一种别样的华美。
      
      姒幽的动作很是熟练,没多久就将外袍上的裂口都缝补好了,打眼一看,完全瞧不出来这外袍曾经撕坏过。
      
      缝补完之后,姒幽再次将针别在衣襟上,转身进了屋,一个字都没多说,倒是赵羡捧着外袍怔了片刻,才穿戴整齐,他的腿伤仍旧有些严重,方才扶着墙进出已是花费了许多力气,这时便在廊下就地坐下,倚着墙,目光不自觉飘进了屋里。
      
      那素白的纤细身影在灶屋里忙碌着,每一个动作都不紧不慢,如行云流水一般。
      
      到了午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明媚的阳光也消失了,乌云重重,竹林之中起了微风,眼看就要下雨了。
      
      赵羡倚在廊下,看着姒幽削竹管,那细细的竹管被削得光滑无比,碧色的竹屑纷纷落下,又被风吹起来。
      
      赵羡的腿才换了药,这时竟然有些犯困了,他与姒幽说了几句话,有时候能交流,有时候又鸡同鸭讲,谁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只能做手势,两人倒也不介意,说到最后,赵羡的声音越来越轻,姒幽不经意转头一看,那男人竟然开始打起盹来。
      
      她心想,这人倒是心宽得很,在这里也敢睡觉。
      
      姒幽手里的动作停下了,她轻轻哼了几声,声调古怪,宛如一句短促的歌谣,一只细小的虫子自竹制的地板缝隙里爬了出来,它动作极快,顺着赵羡的衣袍迅速往上,最后停在了肩膀处,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虫子原本青色的背壳渐渐变化起来,变成了鸦青色,与那衣袍的颜色如出一辙,打眼一看,什么也看不出来,就像那小虫子倏然凭空消失了一般。
      
      姒幽没再逗留,起身去了竹屋最深处的那间屋子,因为采光不太好,里面黢黑一片,然而在她踏入门的那一刻,灯烛瞬间自燃起来,暖黄的烛光将整间屋子映得灯火通明。
      
      木盆里还浸泡着昨天刻好的竹管,此时它通体已经成了碧色,仿佛绿玉雕刻而成似的,在烛光下显得十分漂亮,简直到了晶莹剔透的地步。
      
      姒幽将竹管从盆中捞起来,用干净的麻布细细擦拭干净,动作轻柔细致,宛如在对待喜爱的情人。
      
      等竹管内外都被擦干了,她忽然哼起了一曲小调,与之前在廊下哼的那一句截然不同,音调怪异而有韵律感,寂静的屋子里骤然传来一阵细密的声音,像是急雨敲打着窗扇。
      
      那声音越来越近,姒幽微微转头,只见一点金色在烛光下显得十分亮眼,那竟然是一只金色的小虫子,只有半个指甲盖大小,生得小巧玲珑,头生细长的触角,身躯圆圆的,好似蚕豆,翅膀微微振动着,飞了起来,落在了姒幽的指尖。
      
      急雨声戛然而止,它亲昵地蹭了蹭施婳纤白的手指,然后收敛起双翅,一头钻进了竹管之中,发出了惬意的细鸣,仿佛对于这个新居十分满意。
      
      姒幽将竹管盖好,用一根黑色的棉绳绑着,系在腰间,这是她的心蛊,快要养成了。
      
      巫族的每个女子都有属于自己的心蛊,从她们蹒跚学步开始,母亲会教她们认蛊,四岁的时候,她们会拥有第一只蛊虫,正式学习炼蛊,巫族的蛊虫有数百种之多,每一只都有不同的用处,而心蛊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只。
      
      一个人一生只能有一只心蛊,当心蛊炼成之日,也正是少女成人之时,这证明她已长成了一个独当一面的大人了,可以娶亲,可以生子,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赵羡骤然惊醒,猛地睁开双目,少女已经不见了,面前只有一把小小的刻刀,还有一根纤细的竹管,看样子是刻到了一半离开了。
      
      雨还未下,风已经停了,空气中充满了诡异的寂静,连虫鸣声也不见,就像此间的活物全数死去了一般,静得可怕。
      
      赵羡疑惑地皱起眉,发生了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