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3章
      
      “李羡。”
      
      尽管他的咬字很清晰,但是在姒幽听来仍旧有些奇怪,不过想到对方是个外族人,语言不太相通,倒也正常,她学着说了一遍:“李、羡。”
      
      短短两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却有一种抑扬顿挫之美感,叫人忍不住想要多听几遍,赵羡的心里都忍不住为之怦动,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脱口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告知她,他想听一听,这个名字从少女口中是如何念的,用怎样的语气,怎样的音调。
      
      这种念头才刚刚升起,就被他理智地按捺下来,赵羡笑了一下,问道:“你呢?”
      
      怕少女听不懂,他还刻意地把语气放得很慢,姒幽听出来了,答道:“姒幽。”
      
      赵羡在心里默念了几遍,才笑着对少女道:“多谢你救我。”
      
      姒幽只是扫了他一眼,不明白这个外族人刚刚说的是什么,但是那不重要,她索要的只是一份报答而已。
      
      她站起身来,去灶上做了两个菜,又盛了些米饭来,姒幽忙碌的时候,赵羡便一直望着,看着她将素白的袖子挽起,露出两条白皙的玉腕,动作熟练地刷锅炒菜,暖黄的烛光在她的面孔上投落,宛如玉人。
      
      她是一个人住么?没有别的亲人?
      
      赵羡看着她,心里漫无目的地猜测着,不知自己现在随着河流漂到了哪个地方,不过这样也好,那些追杀他的人十有八九是找不到了。
      
      姒幽将菜饭端到了桌上,就着地上的竹席跪坐下来,一盘清炒荠菜,一盘青团,都是她寻常吃的,尽管家里现在多了一个人,不过姒幽并没有加菜的想法。
      
      姒幽跪坐下来之后,没有立即拿起筷子,她照例掐了一个手势,三次稽首,睁开双目,却见坐在对面的赵羡目光略微惊异,仿佛对于她方才的举动很好奇:“这是做什么?”
      
      这一句姒幽倒是听懂了,她想了想,简短地答道:“奉告母神。”
      
      巫族最是信奉母神,一年到头除了各种节日和大小祭祀以外,平日里食饭酿酒这种事情,也需要奉告母神,这是信仰和敬重。
      
      赵羡点点头,他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饭菜上,用很古朴的粗陶碗盛着,这种陶他从未见过,那两盘菜他也不认识,大约是能吃的。
      
      他试探着夹起一筷子,放入口中嚼了嚼,有点涩,菜叶粗糙,胜在有自然的清甜味道,珍馐美味吃多了,他还是头一回吃这种乡下野菜,也算是一种别样的体验了。
      
      吃过晚饭之后,姒幽便收拾了碗筷去洗,回来时,见赵羡还坐在竹席上,她的目光扫过对方的膝盖,已经上过药了,用白色的棉纱缠住,这么严重的伤口,想全好的话至少需要半个月。
      
      不过半个月于她来说,足够了。
      
      姒幽收拾出一间空房来,安排赵羡住进去,只留下了一盏灯烛,她举着烛台,站在门口淡淡叮嘱道:“不要乱走。”
      
      赵羡很老实地点头:“好。”
      
      姒幽这才拿着烛台离开了,赵羡四下打量这屋子,却发现这里有人住过的迹象,桌柜都是竹制的,靠墙的位置有一个很高的架子,上面摆放着许多竹简,他有些惊异,这种年头竟然还有人用不方便的竹简作书。
      
      而更多的,则是好奇,家里有如此多的藏书竹简,想来那名叫姒幽的少女是识字的,于是他心里的好感愈发攀升了一层。
      
      也对,寻常的乡下人家,大抵是养不出这样好气质的女子罢?
      
      姒幽举着烛台去了竹屋最尽头的屋子,这里与别的地方不同,屋里最少点了不下十盏灯烛,将整个房间映照得灯火通明。
      
      姒幽将烛台放在了桌上,从腰间取下了刻刀,开始了她日复一日的工作,削竹管。
      
      因是箭竹的竹管,小的只有小拇指粗细,粗的也就两根手指粗,短短的一截竹管,将竹节细细磨平了,在三分之一处截断,一小截做成了竹管帽儿,好使得它能够扣上。
      
      竹管上照例刻好繁杂的图腾,这些图腾旁人不认得,唯有姒幽自己才能认出来,她将刻好的竹管放入一旁的木盆中浸泡着。
      
      做完这些,夜已经深了,她站起身来,无数碧色的竹屑簌簌落下,姒幽再次举起烛台,离开了这间屋子。
      
      她出门的那一刹那,满室烛火皆在同一时间无声无息地熄灭了,就仿佛有一阵无形的风刮过一般,分外诡谲。
      
      第二日,赵羡起来时,听见外面传来了吱呀吱呀的声音,他的腿还有些疼,但是很明显这些疼痛要比昨天减轻了许多,大概姒幽给他的那些药很有作用。
      
      他去了窗边,窗下种着一大丛叫不上名字的藤蔓,开着细碎的白色小花,从这个位置能看见素白的衣角,姒幽背对着他,墨色的青丝垂落,柔顺地贴合着她纤细的腰背,看上去赏心悦目。
      
      院子里响起了少女的嬉笑声,她的语速太快,赵羡有些听不懂,但是姒幽的回应他倒是听清楚了,因为她的声音很轻,话也不多,很是简短。
      
      原来她也是会与人谈天的,赵羡忽然想看看她此时说话的表情。
      
      于是他便扶着墙去了院子,才到屋子门口,一眼便看见姒幽和昨日见过的那名少女坐在廊下的竹席上,手里摇着纺车,那吱呀的声音正是纺车里传来的。
      
      姒眉陡然见屋子里出来了一个陌生男子,顿时惊了一下,道:“阿幽姐,这是谁?”
      
      姒幽的动作四平八稳,头也不抬地答道:“你昨天见过。”
      
      姒眉立即便想了起来,恍然大悟:“是那个外族人?阿幽姐,你将他救了回来?”
      
      姒幽淡淡地嗯了一声,手下不停,雪白的蚕丝顺着她的指尖划过,变作了一条银色的丝线,细细密密地缠绕在纺锤上,就像一条吐丝的蚕。
      
      姒眉又瞄了那陌生男人一眼,小声问道:“阿幽姐,他听得懂我们说话么?”
      
      姒幽想了想,答道:“很少的一些吧。”
      
      “哦,”姒眉放了心,忍不住又打量了几眼,道:“阿幽姐,他睁开眼时要更好看了。”
      
      大抵在姒眉眼中,没几个人是长得不好看的,姒幽早听习惯了,不置可否,听姒眉又道:“阿幽姐,我来时看见了运叔,他让你等会去一趟祭司堂。”
      
      姒幽点点头:“知道了。”
      
      姒眉道:“我陪你一起过去吧。”
      
      姒幽没拒绝,手中一轻,却是蚕丝已经纺好了,她将那纺锤取下,放在一旁的竹筐里,道:“现在就过去吧。”
      
      “喔,”姒眉跟着起身来,拍了拍裙摆。
      
      赵羡的目光落在了姒幽身上,准确地说来,是落在那白玉似的双足上,她似乎对于在旁人,尤其是一个男子面前赤裸着双脚毫不介意,甚至在赵羡打量的时候,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就仿佛她在做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似的。
      
      就在这时,赵羡对上了她的双眸,他心下不由一跳,仿佛偷窥时候被抓了包似的,难得地生出几分局促来,却又不想移开视线,就这么僵在那里。
      
      然后他便听见姒幽道:“饭食,在桌上。”
      
      她说完,便与那少女相携离开了,连院门也没有关上,赵羡站在门边,望着她的背影有些怔然,片刻后,低笑一声,好有意思的人儿。
      
      他长到如今,见过的美人数不胜数,却没有一个有这个叫姒幽的少女有意思,就像是枝头含苞待放的玉兰,既清冷,又透着一股别样的单纯意味,不谙世事,叫人完全无法设防。
      
      便是他这种性子,也会情不自禁地为其所吸引,仿佛循着那香气而来。
      
      姒幽与姒眉穿过竹林,到了尽头是一座小坡,一道羊肠小径循着那坡蜿蜒往下,待顺着那小径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一大片建筑群便落入了眼底,那是一个村落,确切地说来,是巫族的族人聚居地。
      
      巫族原是两个族群,一为姒姓,一为姚姓,都在大秦山中居住了数百年,一直不问世事,两支族群就这么隐居在这深山老林中,从未有人离开过,这里就仿佛一个世外桃源,为世人所遗忘。
      
      姚姓一族原本聚居在别处,不在这里,但是因为两族人丁逐渐稀少,经过长老们和祭司决定,将两族合并,互相通婚,繁衍子息,姚姓一族便迁徙过来,从此两族正式合为一族。
      
      隔绝世事的巫族还继承着古老的传统,以女子为尊,族内的长老大多是女子担任,男子都是出赘的,诞下的子女也都从母姓。
      
      除此之外,族内每一任祭司在即将死去时,会指认下一任祭司接任,这一次是姒幽,十六岁的她必须在成亲行房之后,才能正式接下祭司之位,而与她成亲的人,就是祭司的小弟子,花名在外的姚邢。
      
      姒幽想着,这次叫她去祭司堂,大概就是成亲的事情提上日程了,毕竟半个月后就是每年一度的小祭,时间正正好。
      
      姒眉忽然拉住她,指着前面道:“阿幽姐,那是姚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