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左亿问 ...

  •   在文大伯家吃过饭,又聊了一会儿后,祖清准备离开,文雯将两人送回坪山村,在祖清他们下车时,赶忙送上一红封,十分感激道,“这一次多亏了祖先生。”
      
      文家大院不属于坪山村,而祖清是坪山村的守村人,所以请祖清办事,可不是免费的。
      
      祖清笑着收下。
      
      文雯离开后,左亿好奇地看着祖清手里的红封。
      
      “好奇?”
      
      祖清转了转手里的红封,看向左亿。
      
      左亿点头,“请你办事,需要多少红封?”
      
      当着左亿的面,祖清拆开了红封,里面是一千二百块,在乡下,这算比较大的红封了。
      
      可左亿却皱眉,“是不是太少了?”
      
      在他看来,就文雯爸那种情况,即便是送到大医院,又或者是找别的玄门中人,一定不止这个价。
      
      “不少。”
      
      祖清将钱塞回去,把红封放进兜中,“文六叔务农,一年收入最多也就一两万,而文雯刚毕业不久,每个月扣除五险一金才两千出头的工资。”
      
      能给一千二的红封,诚意已经很大了。
      
      左亿闻言想了想文雯开的那辆车,虽说是四轮车,但是个杂牌,而且还是二手的。
      
      刚抬头,便见祖清往村子右边那条路走去,他一愣,开口提醒,“你走反了。”
      
      祖清头也没回,“我去买两条鱼,晚上请你吃饭。”
      
      刚收到钱就去买鱼给自己吃?
      
      左亿浑身上下都舒坦了,一边跟上去,一边想着:这小子虽然说话刺了些,功夫比自己好了些,其实也不错。
      
      坪山村只有一户人家养了鱼,这家人姓李,是三口之家,李家夫妇以及他们的儿子李建。
      
      李建今年二十五岁,初中毕业后便没再念书,不是家里供不起,是他不是块读书的料。
      
      一学期连一支笔都用不干净,可想而知他读得痛苦,教他的老师也痛苦。
      
      在县城一家汽修店做学徒做了六年,之后在镇上开了家汽修店,几年下来,小伙子技术不错且嘴甜,很快便积攒了不少客户。
      
      想着家里人爱吃鱼,索性就将家门口的一块水田造成了鱼塘。
      
      这也让坪山村的村民吃鱼有了便捷,农忙的时候没时间去镇上割肉,来李家买两条肥美的鱼回去也是不错的。
      
      李建今儿正好在家,他店铺上如今有两个帮工,即便他不去店铺,也不会有什么岔子。
      
      “祖清来了啊?”
      
      李建正在铲鱼塘边坎上的杂草,听见说话声后抬起头便看见祖清两人往这边来。
      
      “李建哥,”祖清比李建小几岁,他身体不好,小时候有孩子欺负他,李建就是挥起拳头帮他揍人的大孩子之一。
      
      李建看向祖清身旁的左亿,眼里带着惊讶,“这是你朋友?”
      
      “我是亿家的左亿,”左亿先祖清一步开口。
      
      “亿家的?”
      
      李建仔细想了想,又姓左,“亿阿姨是你.....”
      
      “是我妈,”左亿道。
      
      李建露出笑,“难怪我觉得眼熟,你和亿阿姨像得很。”
      
      听到这话的左亿高兴极了,他在那边的时候,见到他的人都爱说他与那人长得像,气得他暗骂那些人瞎了眼。
      
      两人一下便熟了起来,左亿口才极好,当祖清捞上两条草鱼的时候,两人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
      
      “有时间咱们喝两杯。”
      
      “成,就来我家,我还会几道不错的下酒菜。”
      
      李建觉得左亿这人看着不好接触,不想聊几句下来还挺合性子。
      
      “杀不杀?”
      
      “不杀,”祖清摇头,李建利索的将鱼装好,“吃什么鱼?”
      
      祖清看向左亿,左亿道,“看你。”
      
      他也不知道吃啥味道。
      
      “那就酸菜吧,”祖清点头。
      
      “你家酸菜应该吃不了了,我给你抓点我妈泡的,”李建说着便回院子去,没多久便拿了一小口袋的酸菜,不是他吝啬,这么热的天,抓多了也吃不了。
      
      李建本不想要祖清鱼钱的,可祖清微微皱眉,深知他脾性的李建立马接过。
      
      天色还早,就算回祖清那边也没办法吃晚饭,想到家里不老实的外公,左亿先回了家,而刚拿出酒的亿爷爷再次被抓了个正着。
      
      看着面色低沉的外孙,亿爷爷清咳一声,“听说你跟祖清去文家大院了?”
      
      文雯来找祖清那动静不小,亿爷爷自然也听说了,毕竟祖清和左亿一起上的车。
      
      将酒杯和白酒一手抓过的左亿点头,“如您所说,祖清是吃那碗饭的料。”
      
      “哟,”亿爷爷肉疼的看了眼被他拿走的酒,接而取笑道,“之前还对人家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咋现在改口了?”
      
      左亿没理他,将酒锁进自己的房间。
      
      祖清回到家,先把鱼放进小水缸里,接着又拿出木梯,去后院收拾了一番瓦边角位置。
      
      期间陈奶奶来了一次,“祖清!今儿晚上吃什么菜?我们今儿晚上要去镇上吃寿饭,得早些过去。”
      
      祖清扬声道,“我马上下来!”
      
      跟着陈奶奶去菜地里找了些嫩黄瓜还有葱等后,结了钱刚走到陈家侧边小路的时候,听见摩托车的声音从远到近。
      
      是林成斌和刚回家换洗好了的林婶儿。
      
      “成斌哥,林婶儿。”
      
      祖清加快脚步。
      
      林成斌笑着让他慢点走,气色已经恢复往日的林婶儿一边下车一边从后备箱拿了一大包的菜出来。
      
      “知道你刚回来家里没什么菜吃,林婶儿别的没有,菜多的吃不完,”林婶儿看了眼祖清提着的菜,“以后菜不够吃就来林婶儿家里找,别去买了。”
      
      陈奶奶是什么性子,林婶儿再清楚不过。
      
      “以后我每天清晨给你送菜,”林成斌帮着林婶儿将菜提进祖清家里。
      
      “那可不行,我师傅要是泉下有知,还不上来揍我。”
      
      想到那个固执爱酒的老头儿,祖清笑道。
      
      “你救了林婶儿一命,怎么着也得吃些日子我种的菜,否则我可不高兴,你师傅要是揍你了,我就去他坟头上讲道理去!”
      
      林婶儿大手一挥,这事儿就定了。
      
      “那最多半个月,再多就不成了,”祖清想了想后,回道。
      
      “二十天,”林婶儿伸出手指。
      
      “半个月,”祖清摇头。
      
      林成斌看得好笑,按住祖清,“就二十天,我妈这人性子倔得很,再扯也是那个数。”
      
      回家的路上,林婶儿突然道,“你明儿走小路给祖清送菜。”
      
      他们骑车或者是开车就得走大路,而大路就在陈家的背后,祖清家的院前方,而小路从林家过来,要到祖清家,就得从陈家家门口过。
      
      “我知道了,”林成斌一点就通。
      
      等左亿晃悠着过来的时候,祖清正在杀鱼,院门敞开着,左亿直接跨门而入。
      
      “饭已经蒸好了,最多半小时就能开饭,”祖清也没抬头,手里的刀又快又准,鱼片切得薄不说,还片片都差不多。
      
      “我不着急,”左亿晃了晃手里的罐子,“给你带了罐茶,给你放桌子上,”说着,便往堂屋那边去。
      
      祖清一愣,接而想起中午递给对方薄荷水时,左亿顺口说的话,想不到对方还真送茶过来了,如左亿一般,祖清也觉得左亿虽然傻了些,可人还是不错的。
      
      要是左亿知道自己在祖清眼底是个傻大个,非得找他拼命不可。
      
      酸菜鱼的精髓在于酸菜。
      
      李建妈泡酸菜的手艺不错,加上林婶儿送回来的生姜大蒜还有香菜,这下底料更足。
      
      祖清做鱼的时候,左亿在院子里溜达着,其实这光秃秃且丑兮兮的院子并没有什么好溜达的,可他又不会做饭,在灶房也是碍手碍脚,还不如在外待着。
      
      “吃饭了。”
      
      很快,祖清的声音便从灶房传来。
      
      早就被香味馋得肚子咕咕叫的左亿立马去了堂屋。
      
      祖清将味道极其鲜美的酸菜鱼端上桌,接而又端上一盘子像是拌好又像是煎好的二荆条辣椒,最后是一盘清炒的....
      
      左亿盯着那盘菜,嘴角微抽,“这是你今儿上午摘回来的野花吧?”
      
      “清炒野百合,”祖清笑眯眯的将甄子端来放在旁边的小凳子上,“尝尝,味道不错。”
      
      “能吃吗?”左亿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
      
      祖清坐下,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随而笑道,“我觉得味道不错。”
      
      这道菜是师傅在世的时候喜爱吃的,师傅走后,只要是百合花开的季节,祖清都会做一两次吃。
      
      见祖清不像是说笑,左亿缓缓伸出筷子,他十分小心,只夹了一点点放进嘴里,“不错!”
      
      第二筷子很快便下去了。
      
      等左亿去吃鱼的时候,双眼又是一亮,不用祖清招呼他,便大吃大喝起来。
      
      饭间都没人说话,左亿就差把脸放进碗里了,等他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回过神时,祖清已经收拾好碗筷,泡上左亿送回来的茶了。
      
      “解解腻,”祖清将茶碗放在左亿面前。
      
      左亿嘴角微抽的看着面前的茶碗,这不是他刚才用来吃饭的碗吗?
      
      见他傻乎乎的看着茶碗,祖清抿嘴笑道,“上午你不是嫌我那茶杯不好看吗?”
      
      左亿:......这更不好看。
      
      不过想到自己刚吃了顿人家做的美食,左亿压下想要吐槽的话语,懒洋洋的靠着椅子,“你这手艺真不错,自学的?”
      
      “嗯,”祖清想到前世的自己,为了报仇接近那个人,什么都去学,为的就是能有一日让枉死的父母瞑目,大仇得报来到这个世界后,仇恨虽消,可学的那些东西到底埋进了骨子里。
      
      见他不愿多说,左亿也没再问,转而说起别的,“我从记事起,每年都会在外公家看见祖叔叔,倒从未见过你,按照祖叔叔的性子,不会在除夕夜把你丢下吧?”
      
      按照亿爷爷的说法,自己和祖叔叔都是爱酒且孤寡的老可怜,过年凑在一起过很是正常不过了。
      
      “我和你一样,”祖清回道,“除夕晚上会回我爸妈家里,初一下午的时候回师傅这里。”
      
      左亿的眼睛都瞪圆了,“你有爸妈啊?”
      
      说完又觉得自己冒昧了,“我不是那种意思,我的意思是你怎么没在父母身边”
      
      “你想知道?”
      
      祖清挑眉。
      
      左亿又觉得自己好像问得多了些,可他看着对面瘦巴巴的祖清,又看了眼这破唧唧的屋子,总觉得心里闷得慌。
      
      “算了,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左亿大咧咧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好歹你叫我一声大哥,以后我罩着你。”
      
      “你不走了?”祖清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这茶确实好。
      
      左亿闻言脸色一僵,接而冷哼一声,“走什么走,我自己也能闯下一番事业,而且外公年纪大了,这两年身体也不好。”
      
      说到这里,左亿的眼里带上了几分担忧。
      
      “亿爷爷乃长寿之相,再活十几年也不是问题。”放下茶碗的祖清如此道。
      
      左亿双眼一亮,看向他,“你还会看相?”
      
      “会一点,”祖清点头。
      
      左亿立马正襟危坐,他可没怀疑祖清本事,就文家那事儿就能让左亿对祖清刮目相看,得知祖清说他爷爷那话后,左亿的心情好极了。
      
      “那我呢?我是什么相?”
      
      祖清摇头,“我不知道。”
      
      左亿:???
      
      祖清是真不知道,“你身上阳火极旺,污秽鬼怪都不敢靠近,但你面相极深,我看不透。”
      
      阳火旺盛。
      
      左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对啊,我阳气重,那妖精鬼怪啥的不就能采阳补阴吗?”
      
      “.....少看些电视。”
      
      “我不看电视。”左亿皱眉。
      
      祖清扶额,“那就少看些小说,自古以来就没有采阴补阳或者采阳补阴之说,阴阳本就是平衡的,再者阴阳交合也只不过是一种美好的交欢,不存在谁采谁补。”
      
      “那、那阳阳交合呢?”
      
      左亿张口就来。
      
      祖清抬眼看他,看得左亿浑身不自在,“看我干什么?”
      
      “我感觉你在暗示我什么。”
      
      祖清如实道。
      
      左亿立马炸呼呼的跳起来,“你胡说!我不是!我没有!”
      
      祖清垂头喝茶,“是吗,可能是我想多了。”
      
      左亿一听就知道他在敷衍自己,可这事儿越抹越黑,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的左亿,只能找借口顶着一张大红脸溜了。
      
      听着对方慌乱的步伐,祖清看着清澈见底的茶碗,“太傻了。”
      
      翌日清晨。
      
      陈奶奶刚打开院门,便见林成斌提着一袋子菜从小路那边走来,她微微一愣,“林大娃,你去哪儿啊?”
      
      她琢磨着,林成斌要去镇子那边,也应该往自家门口边那路走啊,再者对方不是有摩托车和三轮车吗?走什么小路。
      
      林成斌笑着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菜,“这不是之前请祖清帮娘看了看吗?我娘见他才回来几天,也没啥菜吃,让我给祖清送些菜过来。”
      
      陈奶奶闻言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祖清以后买不成自己的菜了。
      
      她脸色有些难看,在林成斌往侧边小路那边去了后,陈奶奶用力关上院门,“呸!”
      
      

  • 作者有话要说:  祖清:我怀疑他勾引我。
    左亿:你胡说,我没有!
    感谢在2020-09-04 23:50:25~2020-09-06 11:3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雾弥漫 1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