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左亿说 ...

  •   好狗......
      
      左亿面色铁青的盯着祖清,右手握成拳直击祖清脸部!
      
      “你TM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呢!”
      
      可惜他刚挥回去,祖清便微微往后扬了扬,左亿挥了个空,更是气恼,一个下踢腿过去意图让祖清尝尝“断子绝孙”那招!
      
      祖清侧身一避,左亿差点来了个狗吃屎。
      
      清瘦白皙的俊秀青年背着一背篓的柴火,手里抱着满怀的野百合站在山野间忽而一笑。
      
      左亿看着他的笑颜一愣,想不到这病唧唧的小子笑起来还挺好看啊呸!他很快清醒过来,怎么能被口出狂言的臭家伙笑颜所迷惑呢!
      
      “把柴火放下,是男人就正面干!”
      
      左亿提拳再去,还没看清祖清用的什么招式,他挥过去的拳头便被对方抓住,接而感觉那手忽然往上直接扣住了手臂处,随即他整个人往后一翻,便背对着祖清,且他的手被祖清反锁在后背。
      
      无论怎么使劲儿都无法挣脱,恼羞成怒的左亿还想用脚的时候,祖清轻轻踢了一下他的小腿处,左亿整个人一酥,被踢的脚软得不行,直接单膝跪地!
      
      而左亿也顺着他的姿势蹲了下来。
      
      看着双耳都怒红了的俊朗青年,祖清松开手,“抱歉。”
      
      野百合在风中微微摇曳,淡淡的花香从身后传来,让左亿不由得想到刚才对方站在那笑的画面。
      
      发觉自己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后,左亿立马离祖清两丈远,撇开那几分不自在,气呼呼的瞪着他,“你用了什么招数?祖叔叔教你的?”
      
      力气这块,他就不天真的认为自己能胜过对方了,可祖清刚才用那么轻的力道踢自己一下,能让自己跪下去?!
      
      一想到自己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这么狼狈,左亿就恨得咬牙。
      
      祖清闻言看了眼刚才自己踢左亿的那只脚。
      
      “看什么看!”
      
      左亿莫名羞耻的换了个姿势,可换了后他又后悔了,于是又将腿换了回来,看得祖清十分可乐。
      
      这人真有意思。
      
      “我是祖清,我听师傅提过你,”祖清收拾目光,视线放在左亿淡红的脸颊处,清咳一声,“在村口那次,你说你姓亿,可我听你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分明唤你左哥,一时之间没想到那里去,便逗弄了你一番。”
      
      左亿更气了,他那天回村的时候十分狼狈,本就火大,自家兄弟又给他来电话,接电话的时候不小心摁到了免提,也正是因为挂了电话后,才发现大树下有一人,对方将自己所有的狼狈都看进去,羞恼的他自然是火大无比,于是上前找刺。
      
      不想没得到好。
      
      想到砸到自己脸上的苹果核,左亿看着眼前满脸抱歉的祖清,怎么都觉得对方一定是故意的。
      
      “要是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左亿轻哼一声,斜眼看向对方,“不过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还不是你再三对我出言不逊?算了,看在祖叔叔的面上,我就不追究你了,不过.....”
      
      他故意顿了顿,眼神往祖清身上瞟了又瞟。
      
      祖清装作没看见,他还背着柴火呢,这太阳烈得很,还是早些回家比较好。
      
      而就在左亿暗骂祖清听不出自己暗示,又看不懂自己脸色的时候,一十几岁的男娃出现在小河那头,瞧见祖清后,立马扯着喉咙大喊着。
      
      “祖清哥!你家来客人啦!”
      
      祖清应了一声,为难的看了看自己满怀的野百合,又转头看了眼自己放在山脚处的柴火。
      
      “咳咳,我帮你扛那捆柴,”觉得祖清是怕捧着一怀的花回家接待客人觉得尴尬,左亿立马出口帮忙。
      
      他自然不是好心,就想看对方出糗。
      
      几次交锋,自己半点好处都没占,这会儿不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吗?
      
      于是也不等祖清点头,迈着开腿过去,轻松的将那捆柴扛在肩头,对看过来的祖清点了下下巴,“走,别让客人久等。”
      
      祖清含笑,走在前。
      
      左亿露出贼兮兮的笑跟在后面,仿佛已经看见来客惊讶的表情了。
      
      找祖清的不只来的这个孩子,这孩子回去报信说找到祖清后,其余出去找人的孩子也被自家家长吼回了家。
      
      “祖先生。”
      
      院门是锁了的,客人在陈家院子里等着,一听到到孩子的报信,赶忙来到祖清院门口。
      
      “久等了,”祖清对其微微点头,淡定的掏出钥匙开了院门,请对方在堂屋稍坐,自己去放柴火。
      
      客人确实惊讶祖清抱着满怀的花,却没有左亿想像的那般取笑,因为这客人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
      
      左亿焉巴巴的跟着祖清去小柴房将柴火放好,正欲离开的时候,祖清突然道,“你帮我扛了柴火,中午我请你吃饭如何?”
      
      看着祖清白皙的脸,左亿本想拒绝,可一想到对方是祖叔叔的徒弟,他眼珠子一转,“好啊,这可是你开口请我的,不是我自己要留下的。”
      
      说完便大咧咧的去舀了清水洗手,接而进了堂屋。
      
      祖清见此微微一笑,也去洗了手,至于野百合被他放在了灶房的案板上,那可是中午的一道菜。
      
      等他进堂屋的时候,还端了两杯早上泡好的薄荷水过去。
      
      “家里没备茶,抱歉。”
      
      左亿接过薄荷水,顺口道,“我那有,送你些。”
      
      “那就谢谢亿大哥了。”
      
      原本还后悔自己送茶行为的左亿,在听了对方的称呼后,顿时高兴起来,“客气什么。”
      
      而那姑娘的眼神在左亿与祖清两人之间转了转。
      
      在祖清看过来的时候,姑娘立马说起正事,“我姓文,叫文雯,是文家大院那边的,我爸上周的时候,发生手脚僵硬的情况,送到市医院看,却说什么病也没有,告诉我们可能是心理作用。”
      
      “可今天八点左右,也不见我爸起床,他向来雷打不动七点半就起来了的,我发现不对便去敲门,结果我爸没应......”
      
      文雯急了,便去找钥匙开门,可不管她怎么做,门都打不开,她父母在她高中的时候便离了婚,家里就父女两人,这动静自然惹起了院里其他人的注意。
      
      文大伯几兄弟赶过来,用大木凳将门撞开后,便见文雯爸背对着他们,蜷缩在床。
      
      文雯握紧杯子,脸色发白,“当大伯把我爸翻过身的时候,他脸色发青,是真的青,像、像青草那种青!”
      
      她说得有些急切,迫切的想要祖清明白她爸的模样。
      
      祖清柔声道,“我明白,你继续说。”
      
      文雯见他并没有露出害怕或者别的神色,心中顿安,也觉得自己这趟来对了。
      
      “而且他手脚都拢在一块儿,”说着,文雯将水杯放在桌上,抬起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下,“不管我们怎么用力,都没办法将他的手掰开,人也叫不醒。”
      
      “我本想送去医院,可我几位伯伯说,我爸这种情况送去医院也没用,让我过来请祖先生过去看看。”
      
      不是他们不愿意来,而是请守村人的规矩,便是由亲到远的关系来,如果文雯爸没有子女,便由他的父母,妻子或者是兄弟过来,若妻子兄弟都没了,便是亲侄儿.....
      
      左右是这个规矩。
      
      祖清点了点头,看向旁边从文雯开口后便没插过话的左亿,“亿大哥,我得去文家大院看看,你.....”
      
      “我随你去,”左亿看着他,“说好请我吃饭的,不能逃。”
      
      祖清闻言一笑,看向文雯,文雯看了眼左亿,点头,“自然可以的。”
      
      祖清什么都没带便与文雯出发了。
      
      文雯是开车过来的,去文家大院车程约二十分钟。
      
      他和左亿坐在后座,左亿偏头看他,祖清疑惑回视,见此左亿不得不垂下头,俯身在祖清耳边,祖清浑身一僵。
      
      耳边则是青年低沉的疑惑声,“你都没什么道具的吗?”
      
      祖清抿了抿薄唇,双眼直视前方,“没有。”
      
      左亿啧了一声,微微往后一退,祖清稍松一口气,他不怎么习惯与人这么亲近。
      
      却又听身边人问,“是太穷买不起还是没有?”
      
      左亿这么问也不是没原因的,听外公说,守村人都很穷的。
      
      祖清哭笑不得,“都有吧。”
      
      不想一只手直接揽住他的肩膀,还使劲儿拍了拍他的右臂,“你既叫我一声亿大哥,那大哥我也不是小气人,想要啥工具,咱们挑个时间去市里看看。”
      
      他本想说明儿就去的,可又想到外公说他们这一行很在乎黄道吉日之说,于是便改了口。
      
      微微侧头看了眼自己右臂上的手,祖清歪头,再抬手一拉,将左亿的手放回他的大腿上,“如此,多谢。”
      
      左亿愣愣的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啊?哦,不谢。”
      
      很快文家大院便到了。
      
      文雯家的房子在最中间的位置,此时堂屋门口坐了不少人,都是文家大院的。
      
      文大伯等人起身看向祖清。
      
      “祖先生。”
      
      祖清对他们笑了笑,“我先看看人。”
      
      “这边请,”文大伯与祖清见过几次面,并不敢小看此人,所以才会让侄女去请祖清过来看自己的幺弟。
      
      左亿像个腿部挂件一样,对祖清寸步不离。
      
      当他看清文雯爸的现状时,双眸微暗,侧头去看祖清,却见对方十分淡然。
      
      文雯爸现在不只是脸部呈青色,露出来的手脚都是青色的,而他的双手和双脚都像鸡爪拢在一起的模样,手呈现这种状态还不是很吓人。
      
      可脚就吓人了。
      
      毕竟脚指头那么短,却往脚屁股那边蜷缩,看着就像是有人将文爸爸的脚骨头掰断,然后硬压过去的,十分诡异。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睡了个午觉,直接从两点睡到晚上八点了,尬笑嘎嘎嘎嘎
    啾咪感谢在2020-09-01 13:32:52~2020-09-03 23:56: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凌酱呀、小调戏的茶水 20瓶;漂流瓶装着回忆、浮世轻尘 10瓶;幽夜蔷 5瓶;叶修老婆、紫鱼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