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左亿觉得 ...

  •   初夏的清晨不冷不热。
      
      祖清才回村不久,这屋子太久没住人,里里外外都得收拾,。
      
      院子后院有一小块地,原本是师傅在时的小菜地,可师傅去世好几年了,小菜地也就成了荒地,而这个季节野苋菜正是鲜嫩的时候。
      
      祖清做了个凉拌蒜泥苋菜,配着粥吃味道还不错。
      
      刚洗好碗准备收拾院子的时候,院子外传两婶子的说话声。
      
      “......县医院不收,说检查了没毛病,让成斌把人接回来了,估摸着是被上次装病讹医院的人吓住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就昏迷不醒了呢?不会是成了植物人了吧?”
      
      “可之前早上去卖菜的时候还冲我打招呼呢,看着没什么毛病啊.......”
      
      脚步声和说话声渐渐远去,祖清磨好镰刀,开始割院子里的杂草,院子打整了,还得去拖水泥把院墙修整一番,还有猪圈也得打整,事儿多着呢。
      
      天雾蒙蒙的,周围泛着浓雾,镇子菜市场的入口传来略重的脚步声,不多时,一四十多岁的妇人便挑着扁担进来了。
      
      扁担两边挂着两个方形的大竹篮子,篮子里分别是林婶儿一大早从地里摘的丝瓜和二荆条辣椒。
      
      今年的丝瓜和二荆条辣椒长得极好,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林婶儿高兴的想,她停住脚步,想着今儿来得比其他卖菜的人早,可以选个好位置。
      
      可左右看了看后,发现今早的雾特别浓,只能看清自己一丈远的地方。
      
      至于菜市场的灯早在天有些光亮的时候便关了,林婶儿想了想,还是走向自己往常买菜的位置,她是个不爱惹事儿的,若是真去了别的位置,指不定会和原本常在那位置的人扯皮。
      
      和气生财,林婶儿将儿子常说的那话念了两遍。
      
      将扁担放在一旁,林婶儿摆好竹篮,就这么站着。
      
      等了好久好久,也不见雾气散开,菜市场除了她以外也没来人,这让林婶儿有些慌了,她从裤兜里拿出儿子给她的二手手机,掐了掐中间的按钮,屏幕亮起来时发现已经九点钟了。
      
      “九点了,怎么这么黑?还没人.....”
      
      林婶儿咽了咽口水,握紧手机,这可是大夏天,九点了怎么可能没天亮?
      
      就在这时,菜市场入口那边传来林婶儿略熟悉的声音,“成斌他妈!快回家!成斌他妈你听见了吗?”
      
      林婶儿往前走了两步,却又因为看见周边越来越浓的雾退了回去,“你别想骗我!我今儿是撞了邪了,呸!”
      
      她一边跺脚一边往那传来声音的方向吐了几口唾沫,这是老人常教的法子,跺脚镇邪,唾沫钉鬼。
      
      这样那脏东西就会怕她了。
      
      “怎么叫不醒?”
      
      林成斌看着床上面色越发苍白的林婶儿,着急的看向旁边的老人,“爷爷,可咋办啊?”
      
      林爷爷抿了抿唇,看向林成斌旁边的中年妇人,“他三婶儿,你再继续喊,成斌,你去请祖清过来。”
      
      “祖清?”林成斌一愣,接而更加急了,“他才回来几天,能.....”
      
      “去!”林爷爷重重的敲了敲拐杖。
      
      祖清正在屋顶上盖瓦,师傅去世的时候他正好念大一,处理好师傅葬礼后,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回来上柱香,房屋久了没人住,瓦也碎了不少。
      
      今年毕业的祖清在拿到毕业证的第二天便回来了。
      
      林成斌骑着摩托车过来的时候,便见一俊秀青年刚从房顶顺着木梯下来,“祖清!”
      
      “成斌哥。”
      
      祖清回过头。
      
      他五官十分清秀,脸色略微有些白,身形瘦弱,看着身体不是很好。
      
      “我妈出事了,爷爷让我过来请你去看看。”
      
      林成斌还是有些怀疑林爷爷的决定。
      
      “好,”祖清也没多问,洗了手便坐上林成斌的摩托车,都是一个村的,不过两分钟便到了林家。
      
      “林爷爷,吴三婶儿,”祖清随着林成斌来到林婶儿的房间,对里面的两个人打招呼。
      
      林爷爷对他点了点头。
      
      “哎,”坐在床边喊得嘴都干了的吴三婶儿接过林成斌递过来的水,起身将位置让给祖清。
      
      祖清来到床边,弯腰看了看林婶儿身上的黑气,“林婶儿是撞见了新气儿,吴三婶儿和她关系太好,反而叫不回来,也可以说只要是她听过的声音叫她的魂,都是没用的。”
      
      他指着林婶儿已经开始冒冷汗的脸,“吴三婶儿的声音已经将林婶儿惊住了,再下去不出半天,就得出事。”
      
      祖清回村的时候,遇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林婶儿,两人自然是说了话的,林婶儿记得他的声音,所以他也是不行的。
      
      “那可怎么办啊!”
      
      林成斌眼一红,他爸五年前就出意外走了,现在家里除了他就只有林爷爷和林婶儿,已经失去父亲的林成斌不能再失去母亲了。
      
      林爷爷也急了,他握紧拐杖,看向林成斌,“去、去.....”
      
      去哪里找不熟悉的人?
      
      林婶儿是出了名的好性子,加上又常在镇上卖菜,见过的人、听过的声音多了去了!
      
      “别急!”
      
      吴三婶儿站起身,对他们道,“亿家那小子昨儿回来的,找他帮忙!”
      
      林成斌双眼一亮,“对对对,我妈是两天前昏迷的,我这就去请他来!”
      
      说着便跑了出去。
      
      “坐,”林爷爷也看见了希望,他松了口气后,看向祖清,“你那日来,我也没仔细瞧瞧你,看你这样子,身体好多了?”
      
      祖清回村时,坪山村的每家每户他都去拜访了。
      
      “好多了,”祖清浅笑,坐在林爷爷旁边的竹凳上。
      
      “还是太瘦,”吴三婶儿看着祖清身上略显空荡的衣服,“好在回来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是啊,”林爷爷跟着点头,“家里缺什么,尽管说,别和林爷爷见外。”
      
      祖清闻言一笑,“借林爷爷这话,我一定不会对成斌哥客气的。”
      
      话音刚落,几人便听见外面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接着林成斌便带进来一个长得十分高大,却极为俊朗的青年。
      
      青年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此时他略显不耐,“林爷爷,还是送林婶儿去医院比较实在。”
      
      他声线略低,听到耳里十分舒服。
      
      “医院自然还要去的,你快过来,叫你林婶儿几声,让她快回家!”
      
      林爷爷起身,伸出手将青年往床边拉,青年到底敬老,也知道老人的思想不是一句两句就能改变的,想着按照对方的话做了后,就赶紧把人送医院得了。
      
      “林婶儿!快回家了!”
      
      青年清了清嗓子,冲着床上头发都打湿了的林婶儿叫道。
      
      林婶儿又听见声音了,在叫自己回家,这声音陌生得很,她小心翼翼的往菜市场入口那边看,突然发现原本看不见入口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她心中一喜,正要过去的时候,却又在看见自己脚边的两篮子菜时,犹豫了。
      
      叫了几声,也没见床上的人有什么反应,林成斌等人急了。
      
      祖清见此开口问道,“昏迷前,林婶儿在做什么?”
      
      “在镇上卖菜!”
      
      林成斌立马回道,“还是我送她去镇上的,送完她我就去帮人盖房,结果刚到人家家里,就有人用我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说她在菜市场晕倒了。”
      
      青年听见这声音,猛地转头正好对上祖清带笑的眼,他磨了磨牙,“哟,佛太小,我还真没瞧见你。”
      
      祖清轻呵一声,指着青年道,“说你包圆了那些菜,让林婶儿往你这边来。”
      
      青年磨牙,十分不爽祖清的态度,“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当神棍?”
      
      “左亿!”
      
      林爷爷一把抓住青年的手臂,“快、快照祖清说的话去做,就当林爷爷求你....”
      
      左亿瞪眼,他没想到林爷爷那么听祖清的话,见他实在着急,林成斌也快哭了,深深吸了口气的左亿狠狠的瞪了眼祖清,按照他说的冲着林婶儿喊了两声。
      
      林婶儿一听对方要买自己的菜,连忙挑起扁担脚步急促的往光亮那边走,走着走着,她便觉得整个人开始无力,头也晕乎乎的,耳边更是传来儿子和公公的声音。
      
      “醒了!醒了!”
      
      林爷爷看着林婶儿缓缓睁开眼,喜得连拐杖都给扔了,林成斌和吴三婶儿也来到床边。
      
      “真醒了!成斌他妈,你知不知道你吓死人了!”吴三婶儿平日与林婶儿的关系最好,此时也松了一大口气。
      
      “妈,”林成斌抓住林婶儿的手,擦了擦眼角的泪,“你可算醒了。”
      
      “我、我不是在菜市场吗?”
      
      林婶儿气息微弱,满眼迷茫的看着围过来的人。
      
      “还菜市场呢,”林爷爷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你撞了新气儿?出门前我早就叮嘱过你,你火头低,刘家又刚死了人,不是让你们绕路吗?”
      
      “我的错,是我的错,”林成斌连忙背下属于自己的锅,“是我着急去那边帮忙,就忘了.....”
      
      “你啊!快送你妈去医院,睡了这么久没吃东西得去吊吊针。”
      
      “哎哎,”林成斌背起林婶儿就往外走,他们家除了摩托车,还有个三轮车,带林婶儿去医院,正好可以用三轮车。
      
      左亿看了一会儿,见祖清坐在一旁半阖着眼,像是在打瞌睡,他走过去,站在祖清面前重重地咳了一声。
      
      祖清眼皮微动,“是昨天的苹果核不够香吗?”
      
      左亿闻言脸都绿了,他昨儿刚回村就碰见这人,正好那时的自己狼狈不已,本想一走了之,不想对方却冲自己笑!
      
      那嘲笑的模样他至今记得,可上前却没讨上好,祖清斜眼看着自己。
      
      “我姓祖,你祖宗的那个祖!”
      
      接着听了自己的骂声后,直接将那苹果核扔在了他脸上!
      
      “你还好意思提!”
      
      左亿一屁股坐在林爷爷之前坐的凳子上,一把抓住祖清的衣领,逼近过去,差一点点就鼻子抵住鼻子,声音阴沉,“爷爷我还没给你算账呢!”
      
      “爷爷不需要算账,孙子不用这么孝顺。”
      
      祖清盯着他,在左亿准备松开手时,他突然抿嘴一笑,低声道。
      
      左亿觉得自己刚平息的那一丢丢怒气,突然变异。
      
      猛地炸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左亿:老子炸了!
    祖清:哦,爷爷不怕,孙子炸吧。
    此文灵异种田
    左亿说自己姓亿是有原因的哈
    开新文,嘻嘻嘻大吉大利,发红包嗷。
    啾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