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九月三日,上午九点。
      绿地公馆沙滨路二号,一楼。
      
      这栋联排别墅不大,为了搞工作室,改造了一通,门厅变成了会客厅,大客厅凌乱摆了几排书桌,还有五颜六色的人体工学转椅,就算是工作区了。餐厅当然还是餐厅,中餐晚餐夏炯专门请了阿姨做,但在必要时候,餐厅也会变成会议室,大家都围着那张超大长桌,吹牛吹得唾沫横飞。
      因此,在通常情况下,星鲸工作室的用餐和开会是同时进行的。
      
      唯一的例外,是早上例会。
      
      自由散漫惯了的工作室员工都不怎么喜欢开例会,但自从范益春空降总制作人一职,强行定下这惯例,要求所有人早上提交自己这一天会做完哪些工作的表格后,员工们的效率的确提升了不只一点半点。花了夏炯很多钱,却一直也没能开发出的《水墨战棋》也飞快上线发行,拿下了当年国内单机游戏销售额连续半年多的日冠,并且至今也没掉下国内益智类游戏排行评分前五。还有,《华夏电游》这一国内电子游戏行业工会官方杂志,甚至评给了他们年度最佳新人游戏奖杯。
      星鲸工作室一夜成名,如今,已是国内精品单机游戏制作工作室的御三家之一。
      
      蒋海是今年刚招进星鲸的程序员,毕业还不到一个月的鲜嫩年轻人,自觉能进入星鲸实在幸运,难怪祖上三代买几十年的彩票,五块钱都没中过。
      星鲸在业内有口皆碑,工资高,福利好,有理想,还不用996,程序组组长头发茂密,也就是说,连脱发问题都不必担忧。蒋海的大学也是名校了,但同学们为了进入星鲸,依然打破了头。
      
      现在却是蒋海这个小透明进了星鲸。
      ……不说祖上三代买彩票中不到五块钱,蒋海再一次庆幸地想,这个幸运程度,往下三代的运气也用光了啊!
      
      昨天不知道为什么,总制作人范先生突然给所有人放了一天假。都放假了,蒋海自然不好来工作室蹭网蹭空调蹭饭蹭零食,但他作息规律,重新躺回床上也睡不早,最后在自己炎热的出租屋里,兢兢业业把分配到他头上的代码码完了。以至于今天还没到开工时间,他就背着笔记本来到工作室。
      不用打卡,进门换成拖鞋,走到工作间,蒋海突然发现,有人比他更早到。
      
      “组长,早上好。”
      蒋海小声叫到,瞄一眼就低下头。
      
      星鲸工作室程序组组长叫苏琴,今天她头插通草花,身穿朱红主腰和葱青色的长袴,外披一件月白色的圆领对襟长衫,虽然容貌平凡,但上下装扮,活脱脱是个从古画中走出的女子。
      她有一头浓密长发,挽成髻,顺滑,黝黑,实在叫人(程序员)羡慕。
      
      “小蒋,”她也看到了蒋海,问,“这些花盆是你买的?”
      “不是我!”蒋海立刻反驳,过了一秒才意识到苏琴说了什么,“花盆?”
      
      是的,花盆。
      大的花盆,小的花盆,方形的花盆,圆形的花盆,多边形极具设计感的花盆,陶瓷的花盆,玻璃的花盆,塑料的花盆,水泥浇灌的花盆,纯色的花盆,彩绘的花盆,等等,等等。
      
      一日不见,他们的工作桌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空花盆。
      蒋海震惊了。
      
      但这种场面他并不是没见过,入职一周的时候,住在三楼的工作室老板突然沉迷蟹肉的口感,第二天,大闸蟹梭子蟹,青蟹面包蟹,帝王蟹椰子蟹,也像今天这样,堆满了一工作室。
      然后整个工作室连续吃了快一周的螃蟹,吃得面色发青,吃不完的螃蟹老板发给他们当福利,但就算带回家,也全部送人了。
      
      “大、大概是老板买的吧?”蒋海小声说。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的,可我还是不明白,”苏琴无语扶额,“花盆有什么可沉迷的?这次就算他用不完,想当福利发下去,我也绝对不会要。”
      
      “你们在说什么呢?”范益春从餐厅走出来,身上西装松垮垮,眼下挂着一对硕大黑眼圈,扫视工作间一眼,看到无数花盆,用力一咂舌,却没有立刻发火,而是用手里文件指了指餐厅,说,“九点了,来,开会。”
      
      蒋海惊讶。
      苏琴也挑眉,娉娉婷婷往餐厅走去,道:“大家都还没到。”
      
      “没有大家了,”范益春拉开长餐桌边一张椅子坐下,“除了你们之外,其他没来的人都辞职了。”
      苏琴也拉开一张椅子,在餐桌边坐下,顺便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豆浆。蒋海刚走进餐厅,听到范益春这句话,脚下一软,坐到了地上,带翻了几个叠在一起的花盆。
      
      范益春和苏琴回头看他。
      “对不起!对不起!”蒋海慌张爬起,把花盆扶正,走到餐桌角落里拉开他惯坐的椅子,坐下后发呆了几秒,才抬头,茫然小声地问,“不好意思,范、范总,那个,你刚才好像说了一句什么,但我……我没听清?”
      
      “今天就我们四个人开会,其他人都辞职了。”范益春贴心为他重复。
      蒋海张大嘴巴。
      
      苏琴已经听闻了一些消息,倒不是非常吃惊,她唯一的疑惑是:
      “四个人?”
      
      范益春默然,伸手拉开身边一把椅子。
      噗通一声,什么人摔倒在地上。
      
      蒋海低头往桌下一看,才发现,他们那位有钱又有趣的老板,将四把椅子连着摆在一起,然后睡在上面补觉。因为被长餐桌遮住了,所以他们没有看到。
      夏炯从地上爬起,睡眼松惺,戴上眼镜,哀道:“虎毒不食子啊,范爸爸。”
      
      “再喊一声爸爸,我就再也不给你签快递了!”范益春敲了敲桌子,“老板,你能想象一下,体谅一下,昨晚睡在工作室的我,今天早上四点,被一个又一个送花盆的无人机吵醒的心情?”
      “对不起,我错了,”夏炯立刻抱歉,“但我只是想发泄一下无法被满足的购物欲。”
      
      “你的购物欲关我什么事!”范益春一声咆哮,化身喷火龙。
      “老范,老板,不要讲相声了,”苏琴也敲了敲桌子,“说一说现在的情况吧。”
      
      夏炯摊摊手,表示听你的,范益春喝一口豆浆,冷静下来,把昨天一天从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说给二人听。
      
      越听,蒋海长脸越白。
      他好像也就一天没来工作室,星鲸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条沉船?
      
      当初星鲸就不该去研发这个神经连接游戏,仔细想想,这种项目,当然是会被大公司盯上的啊。
      蒋海瞬间忘记他一个月前听闻工作室在开发神经连接游戏的兴奋,忍不住在心里抱怨起来。
      
      范益春说完,看向苏琴,道:“我以为小苏你也会被挖走。”
      “的确有猎头找上我,”苏琴垂眼,端庄地表示不屑,“我本来就是从大厂跳槽到星鲸来的,要的就是这儿的自由度,神风这样的大厂怎么会让我一年四季穿汉服上班?脑子进水了才会回去吧。”
      
      范益春又看向蒋海,欣喜道:
      “没想到小蒋竟然留下来了啊。”
      
      蒋海一脸空白。
      ……他,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也没有,没有猎头,找上他。
      
      这般心声虽然没说出口,但范益春一看蒋海表情,就明白过来。餐桌上的气氛隐隐凝滞,直到一轻浮男声从工作大厅传来。
      “哎呀哎呀?阳光是多么灿烂,风儿也如此清爽,我今天竟然到得很早,其他人还没有来吗?”
      
      说话间,这人就走进餐厅。
      蒋海寻声望去,看到来人一头棕色长卷发,扎马尾,放荡不羁,穿一件长度垂到膝盖的宽松白衬衫,牛仔裤,手上拿着一支含苞待放的红玫瑰。
      
      他皮肤白皙,不似亚洲人,面部线条硬朗,眼珠墨蓝,含情脉脉。
      星鲸工作室美术组组长叶蔺玉又一次迟到了,他进门就看到夏炯,惊喜飙出一句法语,道:“OH là là!老板,你换发型了啊!”
      
      夏炯一扶眼镜,做行军礼状,高兴道:“超棒的吧?”
      叶蔺玉竖起大拇指:“很帅!”
      
      看到这人出现,范益春有些感动。
      “老叶,你竟然也没走!”
      
      “我来星鲸工作本来也不是为了工资。”叶蔺玉耸耸肩,熟练找到花瓶,把前天的玫瑰花拿出来,丢掉,又将今天带来的玫瑰花插.进花瓶。
      然后他转身,直接坐在夏炯旁边的餐桌上,翘着腿问:“形势我也了解啦,但华夏有句古话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对么?老板,老范,咱们现在是什么打算啊?”
      
      叶蔺玉这句话先提到夏炯,但实际上问的是范益春。
      不想,范益春还没回答,夏炯就小学生举手状,大声道:
      
      “当然是提前发行游戏!”
      
      蒋海神游天外,苏琴和叶蔺玉看向范益春,见他没有表示反对,齐齐点头。
      “明白了,”苏琴道,“确定时间了吗?我去做最后的检查和测试。”
      
      “八号就开始内测,”夏炯道,“但检查和测试就不用了。这里要给阿琴你说声对不起,为了避开会被神风抄走的地方,我昨天找人给游戏做了大修改。还有叶叶,你给的美术素材基本上都换掉了。”
      “全换掉了?”叶蔺玉吃惊,“老板,你找谁重新画的素材做的建模?一天就能换掉那么多,难道是个三头六臂的哪吒?外包的话,风格不好统一吧?
      
      “?”苏琴也很疑惑,但她并没有多问,“你是老板,你做决定。”
      “不过,”她转头看范益春,“老范你这个总制作同意了?”
      
      “……不,”范益春艰难道,“我昨天忙着搜集消息,还有跑工会程序,根本不知道。”
      “已经改完了,”夏炯摊手道,“不要在意这种小事。”
      
      “这TM才不是小事啊!”范益春咆哮,“游戏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这个……改了代码后,原本的神经连接头盔就不能用啦,新头盔还没生产出来……”夏炯心虚地左看右看,“啊!对了!神风是不是今天九点举办新闻发布会?小蒋~小蒋!去把投影屏打开,咱们来看看神风要在发布会上讲些啥?”
      
      “老板!!!”
      
      哪怕范益春一副火山爆发的模样,蒋海依然下意识遵从了老板的话。投影屏打开,叶蔺玉去操作电脑,很快就把神风游戏项目发布会的直播投影出来。
      他们打开得稍稍晚了些,发布会已经过了一半。
      
      胡瑞光在上面讲话,直播间弹幕十分热烈。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玩上真正的神经连接游戏!”
      “刀剑神域成为现实了!玩这个游戏我脑子会被微波吗?”
      “Link Start!”
      “神风大.法好!”
      “神风牛逼!”
      “神风牛逼!!!”
      
      夏炯看了一眼,低头打开手机微博。
      “应该已经上热搜了吧?哦豁,第一耶,全球第一个神经连接虚拟网游,这个话题真棒。”
      
      “……老板?”叶蔺玉代表众人,问出大家心声,“对手上热搜,你怎么还挺高兴?”
      “啊,忘了和你们说,”夏炯抬起头,笑容闪亮,道,“其实我昨晚买好了营销团队,要求是神风一旦开始营销,就去抢他们的话题。”
      
      “哈?”
      四双懵逼眼。
      
      “不是?老板,”范益春看夏炯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白痴,“咱们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拿什么和神风抢话题?”
      “当然是《天侠》,对,我把《天侠客》改名成《天侠》了,”夏炯回答,“当然是《天侠》的新宣传CG啦。”
      
      “咱们什么时候做了宣传CG?!我这个总制作怎么不知道?!!”
      范益春咆哮。
      
      他抢过夏炯的手机,其他三人凑过来,眼巴巴看他伸出手,点开视频。

  • 作者有话要说:  夏炯:当然是我昨晚拿着摄像机亲自拍的,主演是师兄,特效特别好还不用花钱,赞
    ——————
    游戏行业工会什么的,这方面架空_(:з」∠)_
    9/6捉虫
    9/7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