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冷静一下 ...

  •   一股热血冲上脑门,秦是也鼓足勇气,把手机了捡起来。
      
      @秦是也回复 @姜颜:……坐我右边的,难道就是你吗?!
      
      片刻后。
      
      @姜颜 回复 @秦是也:……………………???!
      
      隔着屏幕,秦是也都能感受到对面同样的震惊。
      
      不,不是同样的。
      
      姜颜今天才“见到”他,他却已经注意姜颜三个星期了。
      
      天啊!
      
      所以说他暗恋了三个星期的妹子,其实是姜颜???
      
      秦是也绝望地把手机丢到一边,捂住脸。
      
      捂了一会儿,又开始哐哐哐地以头抢桌。
      
      郭明来大惊失色:“兄弟你咋了?”
      
      秦是也把头搁在桌角,有气无力地说:“别理我,我要冷静一下。”
      
      郭明来拍拍他的肩:“大兄弟,心里再不舒服,也不要自虐啊,自虐也不能虐脸啊。”
      
      脸脸脸,又是脸。
      
      都是因为脸,才会有今天这种局面!
      
      他暗恋姜颜已经很丢人了,竟然还对姜颜放电,秦是也根本……根本不忍回忆那个场面。
      
      有毒。
      剧毒。
      
      张丰回到宿舍,看秦是也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诧异地问郭明来:“他怎么了?”
      
      郭明来耸耸肩:“不知道,刚才好像羞愤欲死,现在又很像是失恋。”
      
      秦是也:“……”
      
      他现在暂时没有勇气说他确实失恋了。
      
      不然能被舍友嘲笑到明年。
      
      半晌,秦是也又把手机摸过来,姜颜没有再说话,而那条动态也已经被删了。
      
      唉……
      
      秦是也一声长叹。
      
      他从四年级开始就再也没见过姜颜,记忆里的小姑娘只留了个模糊的面庞。这都八/九年没见过面了,他哪里会想到那个小女孩都长成了这样一副亭亭玉立出水芙蓉的样子。
      
      ……恰恰是他最喜欢的那一款。
      
      啊啊啊啊啊这下终于知道眼熟感从何而来了!
      
      秦是也听说过一个新闻,说一对外国男女初次见面就迅速坠入爱河,孩子都有了,正准备结婚,突然得知两人是亲兄妹,因为太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所以一直不知道还有对方的存在。而那所谓强烈的一见钟情感,只是血缘的强大吸引力使然。
      
      秦是也觉得他这情况也差不多了。
      
      什么“从未见过,看着面善,只当远别重逢”,他们这就是青梅竹马久别重逢,还又是一见钟情的那一挂,怒摔!
      
      -
      
      秦是也像个幽灵一样飘去洗漱,洗漱完又飘了回来,上床。
      
      郭明来悄悄地跟张丰说:“你看看现在才几点啊,他就上床了,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
      
      张丰道:“我们需不需要去和他聊聊啊?他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郭明来摇头:“我看算了,他也不像是需要人开解的样子,自己多待一会就好了。”
      
      张丰想了想,体贴地把宿舍大灯给关了。
      
      秦是也躺在床上长吁短叹。
      
      世事无常,谁能料到兜兜转转,最后自己又踏入了同一条河流。
      
      其实吧,他对姜颜本人没有什么意见,当初两人虽有过吵架和矛盾,但那毕竟是小学时候的事情了,不值一提。
      
      只是,他还记得当初是他主动邀请姜颜当他女朋友的,最后却也是他主动要求分手。
      
      秦是也摸了摸鼻子。
      
      小学时代嘛,非主流大行其道,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中二病,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刮起了背着老师家长谈恋爱的妖风,仿佛不谈就是落伍了一样。
      
      秦是也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当初脑子一定是进了水。
      
      他和姜颜是在同一个小院长大的,那个小院其实就是一个特别小的小区,统共两排楼,一间大花园。他能想起的最早的有关二人的记忆,就是他大概四五岁的时候,骑着一辆四轮儿童车在花园里兜,他爸爸跟在后面,防止他摔。
      
      花园一角有个沙坑,一个穿花裙子的双马尾小女孩蹲在那里铲沙子玩,旁边各种沙滩工具摊了一地。
      
      他停下车,看着那个女孩。
      
      他爸爸问他:“你认识她吗?”
      
      他摇了摇头。
      
      小女孩闻声回头,看了看秦是也和他爸爸,笑了笑,又回头继续玩沙子去了。
      
      记忆到此为止,他不记得之后他有没有跟女孩互通姓名,但他一直记得那个笑容给他的感觉,很舒服。
      
      后来他们长大,上了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级。
      
      学校离家很近,他们结伴回家。
      
      秦是也的爸爸妈妈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茶餐厅,两个人放了学就去茶餐厅里做作业,做到姜颜的爸爸或者妈妈下班,把她带回家。
      
      秦是也小时候很皮,作业不肯好好做,字也是乱写一通,秦妈妈有时候抽空去看他们两个一眼,就看见姜颜安安静静趴在桌上写田字格,秦是也则在座位上东摸摸西摸摸,本子翻在那里,字歪歪斜斜。
      
      她多次教训秦是也,秦是也总是在被骂之后安分十分钟,又旧态复燃——秦妈妈忙着生意,不会一直盯着他。
      
      有时候,姜颜父母临时有事来不及回家,便让姜颜在茶餐厅吃饭。
      
      姜颜和秦是也一家在一起吃圆桌饭,她吃得很斯文,秦是也却在椅子上爬来爬去,举着筷子夹来夹去,举动十分不雅。
      
      姜妈妈有时候会打一下他的筷子,呵斥道:“坐没坐相,也不知道给小颜留一点,你快把她前面的菜夹光了。”
      
      姜颜含蓄一笑:“没事啊,我差不多吃饱了。”
      
      姜爸爸说:“别客气,多吃点。”
      
      秦是也咬着筷子瞪她。
      
      这时候就知道装乖,放学路上两个人分享同一包辣条的时候怎么没见她谦让呢。
      
      但他也不傻,一是不会跟父母主动坦白自己吃垃圾食品,二是在他爸妈看来,姜颜这么乖巧的小姑娘怎么会做出抢吃的这种事情呢,说了他们也不会信的。
      
      秦是也愤愤不平地想,这个两面派!
      
      他和姜颜在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中上了三年级。
      
      三年级的小学生,已经逐渐变得敏感,不再是傻不拉几容易被大人蒙骗的小孩子了。
      
      非主流的叛逆风开始横行,小学生们急于证明自己的成熟,找到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谈恋爱。
      
      如果有大人发现了这群小学生的爱情,一定会满心无语:现在的小孩怎么了,屁都不懂,又知道什么是爱情?早熟真是太可怕了。
      
      但是小学生们不是这么想的,他们是真的有在很认真地谈恋爱,虽然他们对“恋爱”这种事情还是有一点点懵懂,但大体已经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不敢忤逆长辈,背着老师和家长,只敢偷偷摸摸和喜欢的小朋友拉拉小手,吃吃零食,玩游戏的时候一定要玩一对儿的。
      
      班上不正之风愈演愈烈。
      
      人是群居动物,一旦发现自己和周围人有格格不入之处,就会陷入或多或少的惶恐中。
      
      三年级的秦是也坐在座位上拿着个语文课本背书,背着背着……一对小情侣你推我搡地从他旁边经过。
      
      “放学我带你去吃一家超好吃的冰激凌!”
      
      “好啊好啊!”
      
      秦是也的书背不下去了。
      
      他看了看那个男生乱糟糟的鸟窝头和蹭上了灰尘的脸,又看了看笑靥如花的娃娃脸女生,心想:他竟然也能找到女朋友???
      
      不服,非常不服。
      
      秦爸爸秦妈妈都是五官端正之人,秦爸爸年轻时还当过军人,秦妈妈也做过文艺骨干,秦是也打小就是被夸赞声包围的。
      
      “这孩子长得真好看。”
      
      “像爸爸,长大了一定很帅。”
      
      “眼睛还是像妈妈,他妈妈眼睛最漂亮。”
      
      秦是也对自己的长相有十二分的自信。
      
      他坐不住了。
      
      那个不修边幅、成绩差劲的男生都有对象了,他堂堂秦公子(茶餐厅的员工有时候会这么喊他逗着玩)竟然还是单身?
      
      不行,他也要找女朋友!
      
      首要条件,长得要漂亮!这样才有面子!
      
      秦是也抱着胳膊,目光在教室里逡巡了一遍。
      
      真奇怪啊,那些女生平时看着也都挺好看的,再仔细瞧瞧,却又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哒哒哒,姜颜穿着小皮鞋,抱着一叠卷子从办公室回来。
      
      她分了一半卷子往桌上一丢:“秦是也,帮我发一下。”
      
      秦是也掀了眼皮,瞧她一眼。
      
      哼,不就是当了个班长吗,这颐指气使的态度,真应该暴露给自己爸妈看看。
      
      唉,算了,好男不和女斗。
      
      秦是也站起来,把卷子捞进怀里。
      
      正是大课间时间,教室里吵吵闹闹,姜颜一边发卷子,一边跟秦是也说:“秦是也,我跟你说个事。”
      
      “嗯?”
      
      “我刚刚从办公室回来,碰到杜萌了,她问我有没有吃过门口新开的那家冷饮店,我说没有,她就很惊讶,你猜她说什么?”
      
      秦是也懒洋洋道:“什么啊?”
      
      姜颜嗤笑道:“她说,‘啊?秦是也没有带你吃过吗?’”
      
      秦是也啪地把手里的一张卷子拍在面前课桌上,怪腔怪调:“我为什么要带你吃?”
      
      “我也是这么问的!”姜颜挪了挪,跟他说悄悄话,“结果杜萌说,你不是我男朋友吗,竟然不请我吃冰激凌!”
      
      秦是也:“……”
      
      姜颜:“哈哈哈哈她真的是莫名其妙。”她用胳膊肘推了推他,“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要不要去吃一次啊?”
      
      秦是也还没有回答,班主任就从门外进来了:“都回座位上去,我说一件事!”
      
      她瞥了姜颜和秦是也一眼:“卷子等会儿再发。”
      
      两个人抱着卷子回到座位。
      
      姜颜和秦是也是同桌。
      
      班主任在台上说家长会相关通知,秦是也左耳进右耳出,满脑子都是杜萌的“啊?秦是也没有带你吃过吗?”
      
      他转过脸去看姜颜。
      
      从小一起长大,他对姜颜的脸太熟了,熟到忽视了美丑。
      
      他试着摒弃掉所有的已知,以陌生人的目光打量着她的侧脸,恍然发现:姜颜长得真的很好看。
      
      越看越顺眼,是他喜欢的模样。
      
      他想,他能忍受她三番五次抢自己的辣条,多半也有那张脸的功劳。
      
      放了学,秦是也对姜颜说:“咱们去吃冰激凌吧。”
      
      姜颜说:“好呀。”数了数自己的零钱包,“但是我只有两块钱了,那家店的冰激凌好像挺贵的呢。”
      
      秦是也说:“我请你。”
      
      姜颜眉开眼笑,马尾辫一晃一晃的:“好啊好啊,走走走。”
      
      两个萝卜头来到冷饮店里,看着花花绿绿的菜单。
      
      秦是也:“我买一个巧克力甜筒,你呢?”
      
      姜颜:“那我要一个蓝莓圣代。”
      
      冷饮店不大,窄窄的空间,里头只摆了三四张小方桌。
      
      秦是也说:“我们去坐一会儿吧,坐着吃。”
      
      姜颜疑惑道:“不回家吗?”
      
      “急什么嘛,吃个冰激凌而已,又花不了多久。”他推着她往里头走,“坐坐坐。”
      
      姜颜便坐过去了。
      
      秦是也一边舔着甜筒,一边看姜颜。
      
      她很认真地挖着圣代,小口小口抿,还不忘点评:“蓝莓的挺好吃的,秦是也你下次可以试试这个。”
      
      秦是也嚼着嘴里的奥利奥渣,哦了一声。
      
      等他的甜筒都吃完三分钟了,姜颜还有小半杯圣代没吃完。
      
      秦是也看她慢慢吞吞慢慢吞吞,终于忍不下去了。
      
      “姜颜。”
      
      “嗯?”
      
      “跟你说个事。”
      
      “说。”
      
      “做我女朋友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的小朋友啊……(抽烟)
    大家不要学他们。(不过也没有机会学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