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表白墙 ...

  •   下午四点,天高云淡。
      
      姜颜匆匆走出学校,藏蓝色的A字裙裙摆被风吹得微微翻飞。她抬起左手捋了捋长发,把鬓边碎发抿到耳后,右手在手机屏幕上飞快按了几个键。
      
      “喂深深?帮我在地铁站买份寿司吧?就买一盒鱼子蟹肉的。”她快步走进地下通道,“你们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了。”
      
      这里属于郊区大学城,没什么城管,地下通道里卖水果的卖水果,卖袜子的卖袜子,拉二胡卖艺的卖艺,而行人来往匆匆,鲜有人驻足,地下通道里呈现出一种热闹的寂寞。姜颜呼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包里,顺便摸出自己的交通卡。
      
      出了地下通道,她踩着小凉鞋蹬蹬蹬地跑进地铁站,迎面就看到了站在安检口聊天的两个舍友。
      
      手里拿着一盒寿司的,是蒋深深;开着小镜子补口红的,是文以茗。
      
      蒋深深看见姜颜来了,便朝她挥挥手,笑道:“姜颜,你的寿司。”
      
      文以茗啪地合起化妆镜,把口红收起:“来啦,咱们走吧。”
      
      过了安检,三人上了扶手电梯,在等待区站好。
      
      蒋深深道:“今晚的讲座是谁来?”
      
      文以茗回答:“好像姓王?忘了。”
      
      三人都是靖城大学的大一学生,平常都在处于郊区的玉源校区上课,只有周一晚有共同的必修课在靖城市内的南楼校区上,每次路上都要花去她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蒋深深和文以茗在周一下午都没有课,只有姜颜有一门通识课,她们就是在等她下课一起走。
      
      姜颜看了看手里的寿司袋,正在犹豫要不要吃,地铁已经来了。
      
      ……唉,算了,忍一忍吧,地铁里不能吃东西呢。
      
      靖大是这条线路的第二站,所以人并不多。三人很容易就找到座位坐了下来。
      
      蒋深深正低头刷着手机,忽然“咦”了一声。她偏过头,戳了戳姜颜:“姜颜,你刚才上的课是什么来着?”
      
      “嗯?”姜颜漫不经心道,“美学与中外艺术。”
      
      “哇。”蒋深深兴奋地睁大眼睛,凑过来看了看姜颜的头发,“是不是你啊?”
      
      “什么是不是我?”
      
      蒋深深把手机往她面前一递。
      
      蒋深深的空间动态里显示着这么一条——
      
      #靖城大学表白墙#
      今天16:27
      “周一下午《美学与中外艺术》,
      经常坐在右边三四排的那个齐腰长发女生,
      你记笔记好认真,但为什么不戴眼镜呢,看你每张PPT都用手机拍照放大好累……
      李老师上课挺有趣的,你都不怎么笑,是不好意思放开笑出声么?
      你的耳饰真好看,三周都是不同的款,我觉得上周粉色的那个最漂亮。”
      
      姜颜眉头一跳。
      
      蒋深深八卦地挑眉,伸手摸了一把姜颜长及腰间的头发:“是不是你啊?”又看了看她的耳垂,“咦你今天这个小耳钉漂亮。不过我都不记得你上周戴的什么,怎么人家竟然记得。”
      
      文以茗听见动静也凑了过来,拍拍蒋深深的肩膀:“怎么了?”
      
      蒋深深就把手机给文以茗看:“有人在表白墙上表白姜颜呢。”
      
      所谓表白墙,不过就是借助聊天社交平台建立的一个账号罢了,谁都可以让“墙”代发消息,匿不匿名全看个人要求。可以说,各大高校差不多都有这么一个账号存在,关注的人往往也非常多。
      
      文以茗一目十行地看完,笑了:“这谁啊这。”
      
      显然这个表白者,要求墙给他匿名。
      
      姜颜撇撇嘴:“不管他。”
      
      不管对她是不是真有兴趣,匿名表白算什么意思,有本事真身上阵啊。
      
      ——然后真身拒绝他。
      
      反正她对拒绝人很有经验。
      
      姜颜盯着手里的寿司袋,道:“你们不要乱转发噢,万一是别人的恶作剧……”
      
      蒋深深哈哈笑道:“不会的啦,我们就看个热闹。”
      
      这应该算是她升入大学后收到的第一个指向明确的表白吧。
      
      姜颜惆怅地托住下巴。
      
      这些表白,于她而言,着实无趣。
      
      她是一个很看重缘分的人,不是她自己看上的人,她都没有兴趣。
      
      姜颜、蒋深深、文以茗,这一宿舍的人颜值都不算低。
      
      蒋深深是元气少女型,偶尔有些傻白甜,旁人看着就觉得这姑娘真可爱。
      
      文以茗是美艳御姐型,每天都要化妆出门,一米七的个子,让她气场更足。
      
      以上两位,基本可以算作是“表里如一”,只有姜颜……
      
      姜颜的五官偏柔和,留着及腰长发,梳着空气刘海,是最经典的乖巧外表。她平时在公共场合又比较安静,就显得特别懂事听话。
      
      蒋深深太活泼,可以和男生打成一片,但顶多就是个玩得熟的朋友;文以茗太强势,显然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典范;唯有姜颜,温温柔柔,娇娇俏俏,是最容易勾起男性追求欲的那一款。
      
      但,只有蒋深深和文以茗知道,这副清纯女神的皮囊之下,是藏着怎样一颗不安分的心。
      
      别人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她是貌如白莲,心怀野猫。
      
      -
      
      姜颜在中转站换乘五号线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拆了寿司吃。
      
      五号线人不多,她一边嚼着寿司,一边百无聊赖地盯着站台悬挂的电子显示屏看。
      
      身旁有个五十岁上下的老阿姨一直瞧着她。
      
      姜颜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她开口:“小姑娘啊,待会上了地铁可不能吃啊。”
      
      姜颜:“……”她咽下寿司,干笑一声,“嗯,我知道。”
      
      蒋深深在后面偷笑。
      
      老阿姨道:“上高几啦?”
      
      姜颜:“……啊?”顿了顿,“我上大学。”
      
      “嗯?”老阿姨愣了愣,“我看你长得像刚上高中的样子,所以才提醒你不要在地铁里吃东西呢,以为你不知道。”
      
      姜颜勉为其难地笑道:“我就是知道,所以才在站台赶紧吃完呢。”
      
      蒋深深摸着下巴,回头去和文以茗说悄悄话:“姜颜有长这么显幼吗?”
      
      文以茗微微弯下身子和她讲话:“没觉得啊,她比你还高一点吧……哦你今天穿成这样,哪像个高中生啊,难怪人家以为姜颜比你还小。”
      
      蒋深深瘪嘴。
      
      她今天穿的是一字肩黑色小上衣,配一条白色镶亮片的短裤,蹬着双小坡跟,果然不像是高中生的打扮。
      
      蒋深深不服气:“姜颜她明明戴了耳——”
      
      一转头,发现姜颜长发顺从地垂在两颊侧,刚好遮住了她的耳钉。
      
      蒋深深:“……”
      
      这样一来,纯朴地穿着白色小T恤和藏蓝A字裙的姜颜,果然显得很青春。
      
      唉。蒋深深惆怅地叹气,姜颜的阿姨缘看起来也很好呢。
      
      她只能嘟囔道:“这才周一几点啊,哪来的高中生坐地铁。”
      
      姜颜心里也直叹气。
      
      她就长了这么一副清纯的长相,能怪谁啊?
      
      刚高考完那阵子,姜颜就去挑染了几撮红色头发,试了一堆熟女风的衣服,结果发现……
      
      像是偷穿妈妈衣服的小姑娘,好看是好看,终归透着些奇怪。
      
      姜颜又对着镜子研究了很久,终于发现自己的五官,除非化浓妆,不然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成熟的那种感觉。
      
      她的御姐梦,破灭了。而过了一个暑假,离经叛道的挑染红发也褪成了正常的棕黄色。
      
      想到这里她就幽幽看了文以茗一眼。
      
      文以茗素颜就很大气,化了淡妆之后更显风情,姜颜嫉妒得牙痒。
      
      老阿姨看了看她们几个:“你们一道的啊?”
      
      姜颜点头。
      
      地铁来了。
      
      老阿姨絮叨着上地铁:“上大学?是哪个大学?”
      
      “靖大。”蒋深深道。
      
      老阿姨“喔”了一声:“你们都是靖大的啊?厉害的厉害的。”
      
      蒋深深笑,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蒋深深开始和老阿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文以茗在打手游,姜颜则悄悄把那条表白墙的动态又翻了出来。
      
      就坐了个地铁的时间,下面竟然已经有了一溜整齐的评论。
      
      1L@吃瓜群众:真甜。
      
      2L@吃菜群众:真甜。
      
      3L@吃饭群众:真甜。
      
      ……
      
      甜个毛线啊!
      
      “经常坐在右边三四排的那个齐腰长发女生”
      
      ——那是因为右边三四排刚好有柱子挡着可以不被老师注意啊。
      
      “你记笔记好认真,但为什么不戴眼镜呢,看你每张PPT都用手机拍照放大好累”
      
      ——我没在记笔记的,我只是在列我需要的代购清单……我戴了隐形,所以不用戴眼镜。至于拍照,呃……对不起我只是觉得那个PPT配色太丑了,一定要拍照留作纪念。
      
      “李老师上课挺有趣的,你都不怎么笑,是不好意思放开笑出声么?”
      
      ——我诚恳忏悔,我没在听课,所以当然摸不到笑点。
      
      姜颜忍了忍,一颗心还是不可避免地躁动起来。
      
      “你的耳饰真好看,三周都是不同的款,我觉得上周粉色的那个最漂亮。”
      
      她切了小号,留评。
      
      10L@姜还是老的辣:那是玫瑰金,谢谢。
      
      她才没有粉色的耳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