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夺舍了系统[快穿]》浅洛洳雪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21:27: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年代文女配04 ...

  •   眼看就要进田,陆文茵仍没有任何动静,何婉茹心下不由生疑。她刚想要开口试探,那边便有了声响。
      
      她们身下的床已经有些陈旧,再怎么注意也会发出声音。这次陆文茵明显起的匆忙,声音比平时大一些。
      
      何婉茹揉了揉眼,像是刚刚被惊醒。将被子向下拉了拉探出头来,看向坐在床边的陆文茵,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样。“文茵,你真要跟我们进田?”
      
      “我先出去趟。”陆文茵穿鞋子的同时还用手捂着小腹,她要去哪儿显而易见。
      
      “你病又加重了?我们这就去村头找黄医生!”何婉茹说着就翻身下床,身下的床‘吱呀吱呀’的叫着。
      
      “不用,我回来就和你们一起进田。”陆文茵话音还未落下,她人已经出了房间。
      
      “你……”何婉茹还想再说什么,被房门关闭的声音打断。
      
      左静早在何婉茹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清醒,她看着那因关门的速度太快而微微颤动的门板,忍不住说道。“陆文茵同志这幅模样,真的能进田?”
      
      “我就怕她逞强。”何婉茹面上尽是担忧。
      
      “你放心,不会的。”左静心情有些复杂,本已打消了的怀疑又重新浮现。她没有说出自己的怀疑,只是随口道。“陆文茵同志的身体那么虚,现在病情又加重了些,哪还能进田?
      
      何婉茹面色顿时缓和下来,她最清楚陆文茵的状况。
      
      陆文茵腹泻这几日身体本就虚弱,今天的糖水里料又多。他们进田之前,陆文茵能从厕所出来,就已经不错。
      
      和她们一起进田?陆文茵只能想想。用行动打消旁人对她的误解?更是在做梦!
      
      这一次,陆文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戴上‘逃避劳动’的帽子。
      
      左静见何婉茹的担忧散去了些,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了效用,忙趁热打铁。“陆文茵同志手上还有药,吃了就能减轻许多,你就放心好了!”
      
      “嗯。”何婉茹笑了笑,像是认同了左静这个说法。
      
      院子里已经有同志在交谈,左静也不准备继续休息,一把将身上的被褥掀开。“我们也该进田了,快起来收拾,不要让其他同志等咱们。”
      
      “嗯。”何婉茹应下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视线却是时不时看向房门。
      
      左静知道她还记挂着陆文茵,心下有几分无奈,却没再多说什么,动作麻利的收拾自己。
      
      两人还没收拾完,外面已经有男同志喊着集合。
      
      “文茵还没有回来。”何婉茹打开房门,看了眼不远处的茅厕。“她说要和我们一起进田,要不要让大家等一等?”
      
      “陆文茵同志那么长时间都没回来,恐怕不能跟我们一起了。如果让同志们等她,陆文茵同志可能会不顾自己的身体进田。”
      
      左静挽上何婉茹的手臂,“你不是不想看陆文茵同志逞强?别让同志们等了!”
      
      “可是……”何婉茹有些犹豫。
      
      左静见一位女同志朝着她们招手,忙拉着何婉茹走向几位女知青,一边走一边说。“回头我帮你向陆文茵同志解释!”
      
      何婉茹没有拒绝,和同志们一起离开了知青点。
      
      众人离开不久,陆文茵便从茅厕走了出来。
      
      她在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不是因为腹泻,而是因为排毒。
      
      这两者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实际却相差甚远。
      
      排毒会将体内的大部分毒素排出体外,有利于身体的那部分仍旧留在体内。身体不会因排毒变得虚弱,只会觉得清爽。
      
      陆文茵有这么一手针灸排毒的手段,自然不惧那碗加了料的糖水。
      
      如果可以,她还真想多来几碗,糖水能为虚弱的身体提供一些养分。
      
      陆文茵回到房间,房内不见两人的身影,这也在意料之中。
      
      那位喊着集合的男同志声音洪亮,她在茅厕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何婉茹对祈愿人只有假意并无真心,怎么可能专程等她。
      
      陆文茵让何婉茹等她,是在遵循祈愿人的习惯。她顶着原主的身份,不好在短时间内做出太大改变。而且她也不想做出太大改变,这也算是修行的一部分。
      
      拿上进田需要用到的帽子和水壶,陆文茵循着记忆,走向农田。远远看到田里的身影,她加快了脚步。
      
      “咦?”一位女同志率先发现了陆文茵,走到何婉茹身边碰了碰她,小声道。“婉茹,你看那边,是不是陆文茵同志?”
      
      “文茵?”何婉茹忙抬起头来。
      
      一旁的左静闻言也忍不住抬眼看去看过去,那在地头上选锄头的人可不就是陆文茵。
      
      她明显有些疑惑。“陆文茵同志的病不是更严重了吗?怎么会来田里。”
      
      “严重了?我看不是吧。”林雪燕也有几分疑惑,“她刚才小跑着过来,比前两天好多了!”
      
      “可能是我们误会了。”左静面色顿时有些尴尬,心下更是羞愧。
      
      回头想想,陆文茵的确没有说过她病情加重的事,这只是她们的猜测。
      
      她们看到陆文茵匆匆忙忙的赶去厕所,下意识便以为陆文茵是在拉肚子。
      
      因为这猜测她们先一步离开,她甚至还……左静越想面色越尴尬,心下的羞愧也是越深。
      
      何婉茹微微低头,似乎也有些羞愧。
      
      那张被帽檐阴影遮挡住的面庞上,实则满是怒意,握着锄头的手也不由得收紧。
      
      陆文茵为什么还有力气进田?
      
      前两天的经历,能够证实她前世得到的消息是正确的,陆文茵的确对那东西过敏。
      
      为了防止意外,她这次加的料是上次的两倍,效果应该比上次更好才对。怎么会没有反应?
      
      何婉茹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左静见何婉茹‘羞愧’的模样,忙道。“婉茹,主要责任在我。我会主动向陆文茵同志承认错误,不会让这件事影响你与陆文茵同志的关系。”
      
      何婉茹闻言忙将心下翻腾的思绪压了,抬起脸上满是愧疚。“我也有错。”
      
      不管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她现在最重要的是稳住自身的情绪,一定不能被人抓到把柄。
      
      只要不被人拆穿,以她和陆文茵的关系,有的是机会孤立陆文茵。
      
      这样想着,何婉如的心情平复了不少,面上的羞愧更显‘真诚’。
      
      林雪燕不知道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好多言。
      
      她看了看朝着这边走来的陆文茵,忙开口提醒。“陆文茵同志过来了,有什么事你们可以好好谈谈。我觉得同志之间,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
      
      林雪燕话音刚落,便看到左静迎上了陆文茵。
      
      “我需要向陆文茵同志道个歉。婉茹本想等你一起过来,我还以为你病加重不会再进田,就没让她等。”
      
      左静面上带着明显的歉意,朝着陆文茵弯下腰。“非常抱歉。”
      
      “没什么。”陆文茵伸手扶起左静,“我说要和你们一起进田的时候,你们并没有回,并不算失信。”
      
      林雪燕原以为是什么大事,得知了原委她微微一笑。“大家都是一个知青点的同志,这点小事用不着那么郑重。左静同志就是认死理儿,婉茹你可不要跟她学。”
      
      左静直起身看向陆文茵,心下的羞愧散去了些许。
      
      她道歉不只是因为眼下的事,更是因为她误解了陆文茵。她把带病上工的好同志,当成了逃避劳动的人。
      
      还好她从未将自己的误解告知旁人,要不然只单纯的认错根本无法缓解自己的愧疚。
      
      何婉茹知道这次失败必然会有反效果,陆文茵带病上工的事会赢的不少人的好感。此时亲眼见到,仍有些难以接受。
      
      如果不是她拿着锄头,忍不住收紧的手肯定会让她受伤。
      
      “不过是没能一起进田,我不会放在心上。”陆文茵将‘没能一起进田’单独摘了出来。
      
      何婉茹再次压下心中的不愉,学着左静的模样正正神色。“文茵……”
      
      林雪燕看出她的想法,忙拉过何婉茹,“陆文茵同志都说了是小事,你还要学左静同志?那么多同志都看着呢。”
      
      “那我也要向文茵道歉。”何婉茹仍旧坚持的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陆文茵。“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
      
      “不会。”陆文茵面上带着清浅的笑意。她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感情。
      
      何婉茹见陆文茵的笑容一如往常,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心中的不满顿时消散大半。陆文茵还是那个把她当做好朋友的陆文茵,这次的失误只是让她多费点手脚而已。
      
      “现在你满意了?!”林雪燕有些无奈,“回头肯定有人朝我打听你们的事。”
      
      旁边一位女同志也忍不住加入了谈话。“是啊!和何婉茹同志有关的事,男同志们可是好奇的很!”
      
      夏元香这样说的时候,眼眸中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艳羡。
      
      随后夏元香下巴一扬,看向一个方向。“你看的那边领头的几个,活儿都不干了。”
      
      她们顺着夏元香的视线看过去,那几位的确有些特立独行。
      
      其他人就算有看热闹的想法,手上的活儿也没有完全停下。那几人直接就扶着锄头往这边看着,一点避讳都没有。
      
      旁边的人见了也没有催促,明显已经习惯他们这样。
      
      看清了前头两人的面容,林雪燕她们也是见怪不怪。
      
      以秦峻为首的几人,在秦家村也算是名人,干活都是一把好手。尤其是秦峻,基本每天都能拿个满公分。
      
      他们每天做得活儿都比别人多出不少,停下休息会儿旁人也不好说什么。
      
      “谁让咱们何婉茹同志长得水灵。”左静明显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姿态。
      
      何婉茹忍不住多看了秦峻几眼,怎么说也是她上辈子订过婚的人。在她眼里,和旁人多少有几分不同。
      
      但是这一世她不会再选错,秦峻再怎么喜欢她也没用。
      
      “你们就知道打趣我。”何婉茹笑道。
      
      “我说的可是事实,可以让同志们评评理。”左静说着看向林雪燕几人。
      
      夏元香点头应和,“没错。”
      
      “婉茹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谁不知道你是咱们知青点的一枝花啊!”林雪燕也笑道。
      
      何婉茹见自己说不过她们,佯装恼怒。“快干活,工分还想不想要了?”
      
      “当然要。”左静笑了笑便低下头干活,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
      
      林雪燕几人也重新挥起锄头。
      
      何婉茹锄了两下,不忘回头看了陆文茵一眼。“文茵,你慢慢来,等我锄到头回来接你。”
      
      “嗯。”陆文茵随口应了一声,没有放在心上。
      
      何婉茹干起活来并不出众,有时候还要旁人帮一把。真要等她帮忙,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浮生半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