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14躁动少男心 ...

  •   第十四章
      
      许嘉森站在走廊里。
      有光透过纱窗漏进来,落在他肩膀。
      他的整个人被镀了层浅浅的白光,明亮而不炫目。
      
      少年低眉垂眼,看着少女,轻声道:“正经网吧。”
      额前的卷发细碎地搭在眼前,干净的眉间皮肤细腻。
      明亮的双眸氤氲一层雾气,薄唇轻抿成一条线。
      像是一只软萌无害的小狐狸。
      乖巧得不像话。
      
      黎渺渺忍不住,伸出爪子想摸许嘉森的脑袋。
      奈何腿不够长,除非少年微微低下头,或者她踮起脚尖。
      她才能不失帅气而又十分自然地摸到这一头栗色卷毛。
      
      “老大,网吧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许嘉森说着转身,头也不回就往前走。
      他往一片光明里走去。
      她在身后亦步亦趋。
      
      黎渺渺好几次伸手,碍于老大的威严,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她垂头丧气,默默在想:“如果说网吧包夜就是小弟你那可怜的梦想的话,那么我现在想揉你脑袋的心情,算得上是伟大了吧。”
      
      两人从屋里走向屋外,黎渺渺的视线随之开阔。
      屋外面有一排绿色盆栽。依次是常青藤、吊兰、绿萝和天门冬。
      不远处有一个藤架上,摆满了多肉植物。都是些黎渺渺叫不上来名字的。
      绿藤缠绕的架子旁边,松软的泥土里栽种两株向日葵。
      那向日葵是女院长带回来,移栽在这里的。
      它们正向着阳光,肆意地生长。
      
      任务完成的许嘉森往休息室里走去。
      他打算跟孩子们打个招呼之后就回家。
      刚才网络包夜是随口扯出来的,他没当真。
      
      哪知黎渺渺送他到门口的时候,绞着手指,纠结地说道:“许嘉森,你今年多大呀,未成年人不能进网吧,你知道么?”
      “跟着老大混,你不能这点常识都没有。”
      
      许嘉森脚下一顿。他转过身,顶着似火的骄阳望向树荫里的女孩儿。
      淡粉色的唇看上去十分柔软,清风蝉鸣里,许嘉森勾唇,淡淡地问:“你觉得我多大?”
      
      黎渺渺没有多想,脱口而出:“虚岁十六。”
      按理说,读高一的话,是十五岁多一点没错呀。就算上学晚,也才十六岁,总归比她小。
      
      “嗨呀,我不管你多大,你现在是我小弟。你要叫我一声老大!”
      黎渺渺的语气听起来蛮不讲理。
      
      “老大。”许嘉森轻唤一声。
      “哎。”黎渺渺舔了舔嘴唇,笑,“真乖。”
      “老大。”许嘉森又喊她。
      黎渺渺应了声,笑吟吟的,眼睛弯成月牙。
      
      “你特意跑过来,是来送我去网吧呢?”许嘉森顿了一秒,继续说,“还是想要赖账?”
      
      黎渺渺听了不由火大。她像是赖账的人么?!他们家隔壁网吧包夜才二十块钱。
      她至于为了两张十块而牺牲自己都这张脸么?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答案是什么。
      
      “你在这里等着,别走。”黎渺渺说完转身,朝着屋里的方向跑。
      跑到一半回头叮嘱许嘉森站在原地,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打个欠条。”
      
      黎渺渺拿了纸和笔跑出来,前后不超过两分钟。
      她一板一眼地在画画的白纸上写了一行字。
      内容是——
      
      黎渺渺欠许嘉森一次网吧包夜。
      
      “等你十八岁的时候再来找我。”
      “那时候通货膨胀,指不定多贵呢。”
      “你不亏的。”
      
      许嘉森:“……”
      
      .
      
      黎渺渺留在孟城孤儿院里跟院长妈妈学画画,而许嘉森则回到家里忙项目。
      他本打算自己去网吧通宵的,但是看到少女给他写的欠条,很快放弃了爆肝的想法。
      
      许嘉森还是选择了在齐曜家里工作。
      独栋别墅,每个房间都有WIFI,网速不差。
      
      齐曜在房间里咿咿呀呀练习京腔。
      而许嘉森在卧室里敲着电脑键盘。
      他在和远在英国的合伙人开视频会议。
      “后台启动的参数你再改改。”
      “好的,没问题。”
      
      正经事聊完了,两人开始了朋友间的对话。
      
      “Martin,你下一站是要去哪儿?”
      “喜马拉雅还是尼泊尔。”
      
      视频画面里传来一口地道的英伦腔。
      
      许嘉森用流利的英语回答:“下一站是英国。”
      
      “wow,你终于肯回来了啊,Martin!”
      合伙人喜出望外。
      
      许嘉森无声地笑了笑,道:“等我处理完一些私事。”
      
      “OK,fine.”
      “期待你的归来。”
      
      “对了,有件事想问问你。”
      空调的嗡嗡声里,一向以淡定和宠辱不惊示人的许嘉森,突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Martin,你说。”
      
      许嘉森眉心一皱:“我的老毛病好像又犯了。”
      末了,又加了句:“这次好像更严重。”
      
      “Oh,Martin!冷静!”
      “我想说,与它和平相处。”
      “这是你生命的一部分。”
      
      许嘉森沉默着按了按太阳穴。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他的合伙人很优秀,心理学硕士。
      总能给他很多建议。
      
      英伦腔忽然坏坏地笑了笑。
      “Martin,这很简单。”
      “让你的敌人每天在你耳边出现。”
      “时间长了,你就不怕了。”
      “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把那声音录下来。”
      “放在左耳听效果更好。”
      
      许嘉森闻言,赞同地点点头。
      他舒展眉头,低沉着嗓音,道谢。
      
      他从旅行背包里拿出一支录音笔。
      在灯光下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明晃晃的白炽灯里,许嘉森有一刹那间的恍惚。
      
      怎么办,他好像有点跃跃欲试了。
      
      把少女的声音录下来,每天放在耳边听,会怎样呢?
      
      .
      
      黎渺渺在接到许嘉森一起去逛花鸟市场的邀请时,正美滋滋地喝着早餐奶。
      父母上班去了,家里就她一个人。画板画笔什么的早就收拾好了,打算一并带到院长妈妈那儿去。
      
      黎渺渺回许嘉森消息:“我征求下院长妈妈的意见。”
      毕竟她昨天才拜了师,今天就不去上课,那怎么行。
      哪知院长妈妈欣然同意,十分爽快。
      
      “才收你这个学生,我也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教。”
      “渺渺,你给我点时间缓冲。至于今天,就跟许同学一起去写生。”
      
      院长妈妈的原话。
      黎渺渺一字不漏地转述给许嘉森听。
      
      俩人一拍即合,选了城东的花鸟市场。
      孟城的花鸟市场上,一大早客流量不大。
      地方宽敞不挤,逛起来挺清闲的。
      也有不少绘画爱好者来这里写生。黎渺渺一路上看到了三四个。
      那些人和她年龄相仿,黎渺渺猜想八成是以后的竞争对象。
      
      许嘉森拿着录音笔,光明正大地录市井之音。
      黎渺渺见了,好奇地问:“癖好?”
      
      许嘉森:“嗯。”
      嘴角勾起一个很浅的弧度,“我喜欢。”
      
      “热爱生活的好孩子。”黎渺渺自顾自总结道,“挺好的。”
      
      她自由自在地东张西望,找这儿最漂亮的鸟,最后决定画一只鹦鹉。
      那鹦鹉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话,一个劲地朝人喊:“呆子!呆子!呆子!”
      和老版《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个语气。别提有多像。
      
      许是气氛好,加上人也在状态,黎渺渺很快就画好了一副素描。
      栩栩如生的鹦鹉跃然纸上,虽然没有涂色,但是灵韵具在。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黎渺渺收好画,偏着头问许嘉森。
      “去河边走走?”许嘉森提议。顺便聊聊人生。聊聊你我。
      “好啊。”少女兴高采烈的,欢快地像个小孩子。
      
      一天愉快地结束。
      半夜,许嘉森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同一个漂亮的声音。
      嗯,他称之为“漂亮”。
      和说话的人一样好看。
      
      屋里开了空调,26度。
      许嘉森把气温调低了两度。
      
      他关灯,闭上眼。
      酝酿睡意。
      
      隔壁隐隐约约传来昆曲的声音。
      
      “……”
      
      最近齐耀的喜好有点迷。
      学艺术学到疯魔。
      
      许嘉森听着隔壁的声音,忽然清醒。
      他开了灯,坐起来。
      拿出录音笔。
      按下了播放键。
      
      少女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起来。
      
      “诶,小结巴,你今天说话好利索。”
      “哎,小结巴,你的手表指针都不动了,为什么不拿去修?”
      
      “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觉得,如果不去修的话,时间就永远停在这一刻,对不对?”
      “我真聪明啊!”
      
      “……”
      
      许嘉森听着听着,眼里的光暗了又亮。
      他忽然口渴难耐,掀开被子,起床去客厅。
      
      许嘉森走到冰箱前,拿了罐冰镇牛奶出来喝。
      迎面撞上吊嗓子累了走出来的齐曜。
      
      许嘉森云淡风轻地扫了他一眼。
      却见对方惊恐地睁大眼睛。
      一副戏精的模样。
      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森哥,你流鼻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家男主很傻的,求你们别嫌弃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