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十三吻 ...

  •   十四年之前,临城。
      那年的夏天,许星纯升入重点中学初中部。家中阴暗潮湿,一只老旧发暗的灯泡常年亮着,古怪孤僻的母亲开始日夜服用药物也无法入睡,被病痛折磨,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安宁,瘦得只有不到五十斤重。
      碟碗在骂咧声中摔碎。陌生人的经常来访,次数越来越频繁。
      他在学校里是出类拔萃的男生,五官清秀,寡言聪慧。同龄人一下课就冲向篮球场和同龄人大喊大叫,他却不参加娱乐活动,不看电视,也不玩手机。
      习惯了独来独往,没有任何感情填补,没有朋友。性格内敛,日复一日,去过这长久的寂寞、压抑、乏味的生活。
      灵魂锁在黑黢的深海底,暗无天日。表面依旧努力维持正常的模样,天生对自己的人格缺陷缺乏知觉,待人不热情也不显得冷漠。
      他是可以控制自己的。
      很多人都低估了许星纯。
      令人窒闷的盛夏,学校后山,有一片废旧的建筑工地。几十度的风,卷过带着干燥的空气。
      在全校闻名的优等生,星期一固定拉起旗帜的升旗手。他长得很清秀瘦削,皮肤白得几乎透明,敞着半开的校服外套,随手点了一根烟,叼着吞云吐雾。
      掠过肺的烟,张口,从喉咙里缓缓吐出。
      坐在这个高度,能看到远处的一片湖。他盯着发呆。
      孤僻又沉闷,他静静地坐在半截矮墙上,午后闷热的风也静止。有零碎踢踏的脚步声,许星纯缓慢抬眼。
      视线从低至高。
      鹅黄色的短裙,胳膊雪白,浑身被光镀出一圈光影。有过于灼热的太阳光,扭曲模糊的空气,然后他才看清来人的面容。
      一朵快要凋零的茶花被咬在嘴唇里,被风一吹,脚腕上的银链叮当作响,以贸然的姿态靠近他。她也看到了他,他没有来得及收回眼神。
      片刻。
      她捡起石头往他脚下的石墙砸了一下,仰头,“喂,你抽烟的样子好帅呀,是哪个班的?”
      他弓着削瘦的腰,手肘支在膝盖上,垂下的睫毛浓密直挺。不急不缓,用指尖掐灭了燃着的半截烟,许星纯沉默无声和她对视。
      距离不远,她侧身靠着墙,随意丢弃一枝花,过膝的薄款白色卷筒袜被蹭脏。
      和这个年纪的女学生不同,她没有任何羞涩,也没有多余的话,睁着水汪汪的眼,骄纵又自得回望他。
      嘴唇牵动两侧微凸的漩涡,她是天生笑唇。忽地笑容热烈绽放,望着别处,用食指堵住自己蔷薇般欲滴的嘴唇,像诉说秘密一样,“嘘,有人来了,我要走了。”
      她说,“其实我是妖怪,你不要跟别人说见过我。”
      有一只流浪猫经过,她声音带鼻音,发出快乐的尖叫追赶。
      看着那抹渐渐遥远的背影,许星纯失神。
      他们毫无瓜葛,她撞破了他羞耻的秘密,他们互不相识。
      后来他戒了烟,却再也没看到过她。继续着机械、单一、模式化的生活。对着书本,练习本,资料。一丝不苟地重复计算公式。
      第二次看见她,太阳依旧毒辣浓烈。他收好书,背着书包走出教室。
      下课人流密集,她披散着黑发,细密光滑如绸缎,从班级门口走过。无视学校的规定,穿着刺绣的白色吊带衫,细嫩雪白的脊背毫无顾忌地裸.露在空气里。美丽的雪纺的短裙,缀着细细的蕾丝边。
      她一个人打着大大的伞。肆意随性,和周身的人都疏离开,存在地突兀。
      擦肩而过,许星纯心像是有细细密密的昆虫爬过。他拐弯走进人群中,跟在她身后,从楼道,走廊,走过茂密的梧桐树下,再到校门口。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他的幻觉,也不是妖怪。全校师生都知晓她,到处都有她的传说。甚至课下男生口里的讨论人物,她都会高频率出现。
      许星纯就是这么断断续续知道,那天在废弃工地撞破她抽烟的女生,她叫付雪梨。
      从来不正眼瞧谁,家境很不错,学习成绩一般,有一个看着很热闹的圈子。她们游荡在校园里,对别人爱答不理,刻毒又危险。
      —
      梦里许星纯又看见付雪梨了。她坐在他的身旁,如玉的纤细小腿晃在风里,露出一截细腰,脚尖踢得人后脊梁发痒。
      他第一次觉得一样东西很好看。太过专注入迷,甚至不敢让自己继续看下去。细节清晰,他真想伸手摸一摸,然后一寸寸噬咬。
      摸摸她背上凸出的蝴蝶骨,摸她平净光滑的颈脖,是不是像看着那样纯洁又脆弱。
      其实第一眼,她背靠着墙,仰头叼花的样子,就让许星纯有了反应。
      她的手似有若无,滑凉柔腻,攀爬上后背。将他包抄。他卷起她的裙角。少女光洁的大腿,像温吞的细浪,毫无遮拦。
      许星纯随手按开浴室的灯,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臂按在瓷砖面上,手指渐渐抠紧。把毛巾盖在脸上,闭上眼,喘着气自渎。
      —
      洗完澡,光脚回到房间,他坐在书桌前。
      那朵被她随手丢弃的茶花被他捡起,放在抽屉的一角,在日记本里渐渐枯萎。许星纯第一次感受到真实。
      百无禁忌的真实。
      学校里有传言,她最近交了男朋友。
      她会和别人接吻。
      她会对别人笑。
      她会说别人抽烟很帅。
      他知道,她不是妖怪。
      她不是自己的救渡。
      深渊一般黑暗寂静的夜晚,他一遍遍举着椅子往墙上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