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第三十一章 ...

  •   郁思颜愿意出府,含香自是愿意的,只是,这是要去哪里逛逛?这可就是一个问题了。
      
      含香陪着郁思颜出了公主府的时候,还有几分疑惑呢,朝郁思颜问道:“公主您是打算去哪里转转?”
      
      “随便走走吧。”郁思颜说。
      
      含香也就不再问什么,和着郁思颜走。
      
      郁思颜时不时地瞧瞧街边卖东西的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如皇兄所言,出来散散心也是好的。
      
      含香在一旁跟得小心翼翼,就担心郁思颜一不小心就不按着原来的路线走,朝着哪里给跑了过去。
      
      不过,含香却是瞎操心了,就郁思颜而言,她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想什么事的。
      
      看着街边的小玩意,走了过去,看是小香袋,她拿起一个来,朝旁边的含香问道:“含香,你说,这个要是配在我身上,好看不?”
      
      含香正想说话,旁边一个男子的声音就插了进来,“不好看。”
      
      郁思颜和含香听见这话都忙朝那人看了过去,对上那人的眼睛的时候,郁思颜都呆了几分,手里的香袋直接就掉了下去。
      
      含香忙捡了起来,朝那摊子的主人说道:“很抱歉,我们买下来。”
      
      那妇人见含香如此,笑了一下说道:“这倒不用,若是觉得不好看的话,可以重新选一个。要是选了不适合的东西回去,搁着也就只能是搁着,平白浪费了。”
      
      郁思颜听见这话却是又愣了一下,苏子言却是走了过来,抬手在摊子上拿了一个同样红色的香袋,递给郁思颜,说道:“公主您今天穿的是红色的衣裙,这个玫红色的香袋正好就很合适。”
      
      郁思颜接了过来,说道:“谢谢。”
      
      这一刻,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是种什么样的心态,朝一旁的含香吩咐道:“含香,付钱。”
      
      含香本就被苏子言这话给弄得一愣一愣了,清醒过来的时候却看见郁思颜已经拿着香袋远远地走了,付了钱忙就追了上去,心里还是有几分疑惑的。
      
      那可是苏公子,尚书府的小公子,公主见到居然什么招呼也没打就走了,是因为自己太过于疑神疑鬼不相信公主了吗?
      
      就比如那个被自己给藏了起来的小兔子……
      
      一个没注意,含香直接就撞上了郁思颜,吓得她忙退了两步,朝郁思颜说道:“公主,奴婢、奴婢……”
      
      郁思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个香袋,抬手直接就丢朝一边,继续走了。
      
      含香看了一眼那香袋,心里的疑惑是更加的大了。看样子,公主对于那尚书府的小公子可是没有什么感觉的。
      
      含香走出几步,却是又转头看了一下那个香袋。
      
      那个被郁思颜丢了的香袋。
      
      “含香,你做什么,还不走吗?”郁思颜没有听见含香的脚步声,转过身子来看含香站在原地没动,止不住叫住了她。
      
      含香听见声音急忙转过身子来,瞧见郁思颜在看自己,急忙跑了过去,在郁思颜旁边站定,唤道:“公主。”
      
      郁思颜微微皱了一下眉,朝含香说道:“我们回去吧。”
      
      这就要回去了?
      
      可是含香依旧是不敢问什么,跟在郁思颜的身后,却是依旧想着那个被郁思颜丢了的香袋,那是苏公子亲手递过来的,公主居然丢了……
      
      含香只要想想都觉得有几分不可置信,却还是听话的和着郁思颜回去了。
      
      ……
      
      而那个被丢弃的香袋的旁边,见两人走了,才慢慢地走出一个人来,拿起那个被丢弃的香袋,看着郁思颜离开的地方,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那个被捡起的香袋再次被丢了下去,孤零零地就在路边。
      
      ……
      
      含香跟在郁思颜的身后,一直都想不明白什么。
      
      前面的郁思颜因为今天再见到苏子言自是也被搅得头晕脑胀的,自是也没有注意道路上的情况。
      
      这要是平日里带着小安子一起出来,一个人走神,两个人走神那也都没什么的。起码还有一个神经比较大条的小安子护着啊,可是今天偏偏就是没有带那个人。
      
      建阳城里,最横行霸道的就是马车了,特别是官吏的马车,更是横行霸道,远远的道路两侧的人就会赶紧避开,唯恐伤了自己。
      
      今天,一辆马车依旧是横行霸道着驶了过来,旁的人都早早避开了,就是那两主仆今天确实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越来越快的马车,眼瞅着就要撞上的时候,旁边的人都连忙出声招呼两人了。
      
      “姑娘,马车来了,快躲躲啊!”
      
      有人叫。
      
      郁思颜听见这话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那迎面儿俩的马车,一时间发现根本就躲不开,眼瞅着这就要撞上的时候,一个男子飞扑了过来,直接揽着郁思颜就朝一边滚了过去,顺手带了一下旁边依旧是发着呆的含香。
      
      郁思颜还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拖着在地上滚了两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惊住了,“快滚开!”
      
      他居然敢压着自己,还有那放在自己腰间的手。
      
      郁思颜瞪着他,他也看着郁思颜,反而是笑了笑,起了身子,一边伸手拉郁思颜,郁思颜却是不要他拉,自己手撑着地面爬了起来。
      
      郁思颜拍着身上的灰的时候,那个同样被带翻的含香终于奔了过来,朝郁思颜急声问道:“公主您没事吧?”
      
      郁思颜瞪了她一眼,见含香衣服上也全是灰,有几分恼怒,朝含香说道:“你还不快些给我处理我衣服上的灰?”
      
      含香忙伸手给郁思颜拍身上的灰,郁思颜自己也伸手拍着身上的灰,结果却是被呛得连连咳嗽。
      
      那男子朝郁思颜笑了笑,自己伸出去的手被拒绝也没有尴尬,朝郁思颜说道:“公主您以后走路的时候还是小心些比较好,可不要再不小心去撞马车了。”
      
      郁思颜听了这话微微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这个男人是李修云。
      
      记得前几天自己也才见到的。
      
      现在居然是又见到了,他是在京都吗?
      
      含香一边给郁思颜拍灰一边朝郁思颜问道:“公主,您没事吧?”
      
      郁思颜被灰呛得却是又咳嗽了两声,抬手直接就止住打算继续给自己拍灰的含香,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还可真是狼狈,就算是再拍,这身上的会一下子也拍不完,只有回去重新换身衣服洗个澡,这身上的会才能被清理了吧?
      
      郁思颜朝那边依旧看着自己的李修云看了一眼,他身上也全是灰。
      
      郁思颜朝旁边的含香说道:“我们回去吧。”
      
      “啊?回去?”含香愣了一下,瞅见郁思颜不悦的眼神,忙追了上去。
      
      李修云愣了一下,笑了一下,也转身离开了那处。
      
      含香急急追了上去,看着郁思颜那渐渐变黑的脸,大气也不敢出,要是不是自己没注意的话,公主那里会出这样的事情啊?
      
      一步一步紧追着郁思颜回了府里,看见郁思颜命令下人去准备水要洗澡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含香,你那一身灰的,下去重新换身衣服吧。”郁思颜说道,头也不回地就进了寝室。
      
      含香和忙看了一下直接身上,也是灰扑扑的一身,一时间也有几分尴尬,忙下去换衣服了。
      
      郁思颜洗了澡,重新换了衣服,这才觉得自己心情舒展了些,可是想起先会的事情,就是又有些气,长到这样大,哪里和谁有过那样亲密的接触?
      
      那晚夜宴自己出去不小心撞到一个人不小心搂了自己的腰就够她难受的了,今天确实还被一个男人搂着自己的腰在地上滚了几圈,她能高兴吗?
      
      感觉近日出去似乎都是格外的不顺心,郁思颜想着自己索性就不出去了。
      
      所以,就接下来的几天,郁思颜都是在府里的。
      
      含香也不敢说让她出去散散心的话,就担心出去的时候,却是又遇上了那尚书府的小公子,或者是又出现马车事件,这简直就是想起一次就觉得心脏噗噗乱跳两分。
      
      被吓的。
      
      郁思颜乖乖地在府里等待着婚期的降临,每日配合着准备大婚的事情,量尺寸做衣服,准备喜房什么的。
      
      郁凌风来看过她,见她愿意配合,只当她是同意了这桩婚事,郁思颜却是朝郁凌风说道:“皇兄不要忘记你曾经答应过我的话。”
      
      这样一说,郁凌风眯了眯眼没想到,郁思颜直接就提醒了他:“和离。”
      
      只要父皇一天还是皇帝的时候,自己就不能这件事情,做这件事情,也就只有等郁凌风成了皇帝之后,才能帮助自己。
      
      “如果你到时候依旧是这样坚持的话,我会帮你的。”郁凌风无法,只能应了她。
      
      郁思颜再次听见郁凌风的保证的时候,心里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些下来。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着婚期的到临。
      
      在大婚前夕,郁思颜却是对那个即将成为自己驸马的男人,带了一丝疑惑。
      
      自己讲自己的声名搞得这样臭,他居然也敢娶?
      
      还是只是迫于皇命不得不娶?
      
      要是迫于皇命不得不娶那还好,毕竟,对于郁思颜来说,这桩婚事一开始就让她不自在了,要是自己到时候还要陪着那个人一起滚床单的话,她是无法接受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