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量尺寸的沙袋 ...

  •   “你要给我做鞋?”
      
      坐在床头泡脚的男人满脸诧异,双脚从木盆里抽出来,一下踩在了冰凉的地面上,将他冷了一个激灵。
      
      “嗯!”宋琇莹认真点头,拿着手中的软尺抻了抻,“表哥收留我这么久,我自要做些什么才是,现下我力所能及的,也就是为表哥做一双鞋了。”
      
      “这个……”周秉文故作镇定地将双脚抬起重新放入木盆,沉声道:“不必了,我有鞋穿,就不劳烦你了。”
      
      “可是,表哥的鞋穿得并不合脚啊!”宋琇莹坚定的想要说服他,“我也要做些什么,好报答表哥才是。”
      
      周秉文没想到她竟然能发现这些小细节,又见她满脸‘你不同意便是不让我报答你’的表情,他泡在盆中的脚趾动了动,面带犹豫道:“那,那将软尺拿来,我自己量就行。”
      
      宋琇莹将软尺递给了他,然后退至一旁,周秉文拿帕子将脚胡乱擦干,拿起软尺对着他那大脚板比划,不知如何下手。
      
      “要不……还是我来吧!”她小声道。
      
      男人的脚不似女人的那么金贵,没得什么看不得摸不得的俗世规矩,有些糙汉子平日里都是光脚走路,周秉文暗咳了一声,见她满脸坚定的表情,犹豫着将软尺递给了她。
      
      宋琇莹拉过一旁的小凳坐下,拿了软尺便伸手去量,只是他虚抬着脚,姿势颇为不便,她便轻轻拉过,搁在了自己膝头之上,周秉文登时全身僵硬住。
      
      纤细白皙的指尖捻着软尺,贴着他的脚心量了他脚的长度,默默记下后,又捻起打算量宽度,这时突然听得男人闷闷笑了一声,宋琇莹抬头,奇怪的看着他,但见男人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她嘟囔一声,又将软尺贴上量宽度,便又听得男人闷哼了一声,搁在她膝头的脚绷得极其不自然。
      
      宋琇莹将软尺收回时,顺势动作重了一些,果然听见了男人忍不住的闷笑声。
      
      她“噗嗤”一声,而后憋笑道:“原来表哥你怕痒啊!”
      
      周秉文黑着脸,将脚抽了回来,若仔细看,能看清他掩在胡须下的脸带着些许羞赧,他正色道:“怕痒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难道不怕痒?”
      
      “嗯!”宋琇莹点头,同样做正色模样,但那一双鹿眼儿里,满是狡黠:“我是不怕痒啊!”
      
      前些日子刘氏给福哥儿做完鞋后,又给他量尺寸作衣,顺道也给宋琇莹量了一下,福哥儿量时全程咯咯笑个不停,倒给她量时没有一丝反应,福哥儿不信,跑去挠她痒,可惜小姑娘一点都不怕,反倒挠得福哥儿满屋子躲。
      
      男人默了片刻,而后才道:“世上怕痒着无数,不怕者才鲜少,并不好笑。”
      
      是不好笑,只是平常见他面容冷硬,不喜谈笑的,这一个反差下来,便让人觉得有趣,忍不住想笑,这下她也明白了男人的鞋为何不合脚了,因为怕痒,自然不肯让别人量尺寸,故而做不出合适他脚的鞋来。
      
      她忍住笑意,见他想穿鞋起身,忙拽住他的衣角,认真道:“还有一只没量呢!”
      
      周秉文瞪眼道:“量了一只不就知道另一只的尺寸了?”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清楚男人是个什么样的性子,方才又见他那怕痒的模样,故而男人沉下脸来时,她一点惧意都没有,“两脚尺寸其实是有差别的,若想鞋穿的舒适,自然该将尺寸都仔细量了。”
      
      周秉文暗暗咬紧了后槽牙,见她自己不答应就不松手的模样,他闭了闭眼,认命的坐了下来。
      
      “量吧。”
      
      宋琇莹点头,示意他将脚未量的那只脚搁在她膝头上,周秉文抬着脚,焦躁道:“就这样量吧!”
      
      她抿着唇,轻轻拉过,搁在了膝头上,照着之前的动作,量了长度。
      
      “右脚比左脚长上三分又一指盖。”她边量边道,又捻起软尺量宽,“同样也宽了一些,倒也相差不大。”
      
      期间男人全身都紧绷着,尤其脚崩得最僵,听她说话,板着一张脸点头,严肃极了。
      
      小姑娘见他那模样,先前的羞意早已忘了,心中只生了坏心思,拿着软尺,对着他的脚戳了戳,男人瞬时忍不住发出闷闷笑声,她一听,还要再戳,男人已经反应过来,一把将脚抽回,伸手抓住了她作乱的手。
      
      将脸上的笑意忍下,他伏下.身凑近,一双锐眸紧盯着她,目光里含着羞赧与气恼,咬紧牙口沉声道:“别作乱!”
      
      冷不防被他抓住了两只腕子,宋琇莹动弹不得,只得看着他凑近,呆愣愣被他幽深的双眸吸了进去,听他咬牙警告自己,她慌乱眨了两下眼,连忙点头。
      
      “那我,我量好了,我先回房了。”
      
      她忙起身,周秉文瞬势收回了手,一路看着她出了门,直到女子纤细的身影看不见了,他才仰头往后一倒,躺在床上盯着房梁,脑海里满是方才小姑娘那张羞红了的芙蓉面,那蝶翼一般轻盈的眼睫颤啊颤,颤得他心魂一荡。
      
      那边出了屋门的宋琇莹忙呼了口气,抬起手背一碰面颊,烫的她一惊,还以为是自己得了风寒了。
      
      她忙不迭跑到院子里吹了会儿冷风,待觉得面上被吹得有点发凉时,才回了屋。
      
      有了刘氏的指导与帮忙,没过几日宋琇莹便将鞋给做好了,做了两双,一双布鞋,一双长靴,都是做的十分舒适的千层底,为保暖,还塞了许多棉花,鞋口处还用暗色线绣了流云纹。
      
      周秉文拿到鞋时,默然看了她许久,看的宋琇莹有些紧张,她将鬓边散下来的发别到耳后,不安问道:“不,不喜欢吗?”
      
      男人收回目光,垂下眼帘,深邃的眸子里闪动着光芒,他又抬眸,看着她的目光愈发幽深,而后他倏地笑道:“多谢阿篱,我很喜欢。”
      
      宋琇莹同样忍不住跟着他一笑,对上男人含笑的双眸,她面上一热。忙低下了头,低声道:“表哥喜欢便好,我也只能做这些,感谢表哥了。”
      
      周秉文眸中笑意顿时一敛,还未有下一个反应,便听见小姑娘急忙道:“表哥快试试,看看合不合脚!”
      
      他只得听从,穿上鞋试了试,果真舒适合脚的很,根据他两只脚细微的大小差别,鞋子都做了不一样的处理,穿上后舒适极了。
      
      “很合脚,多谢阿篱了。”男人开口,只是语气里少了方才的悦然。
      
      宋琇莹见他穿着鞋在屋中走动,低头抿唇笑着,模样温婉。
      

  • 作者有话要说:  怕痒真的忍不住啊hhhhhh
    痴痴找到了一个以后表哥生气治他的法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