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 20 章 ...

  •   “你!”体育社社员们都给气红了眼,个个捋袖子准备动手。
      就在这时——“啪!啪!啪!”
      鼓掌声突如其来,成功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栗若站在门口欣慰地拍着手,嘴里说着:“看到大家这样为我的奖品拼命,我真是太感动了!”
      正主终于出现,男生们丢下副班长都朝他围过来。关煜看这个架势不知他们要对他做什么事,赶紧上前挡在他前面。“大家、大家冷静一点,不关他的事。”
      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人把他放在眼里,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抓着栗若问:“喂,你的奖品就是那个吧?”
      “就算不能参加比赛,出钱买的话也可以吧?”
      “多少钱你说,只要能达到效果,多少钱都行!”
      “干脆点告诉我们到底是不是你家的祖传秘方?不是的话我也省得在这浪费时间。”
      “祖传秘方?”栗若一挑眉,有点好笑地看着那个人,“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让关煜回复弹跳技能的那个能肉白骨活死人的终极神药!……难道不是?!”
      “白骨?死人?”栗若觉得有趣的笑脸转向关煜,笑眯眯地看了一会儿,才转回去摇头,“不是。”
      “那到底是什么?!那个神、秘、终、极、大、奖!”
      体育社团的社员们已经在磨牙了。
      栗若两指并拢在嘴上做了个很潇洒的手势,笑得极其自得:“天才栗若的香吻一个。”
      社员们吐了一地,愤怒消失的速度只能用转瞬间来形容。
      “哎哎,别走啊,不是说花钱也可以吗?”他笑嘻嘻地向着那些愤怒的背影招手。
      文娱委员手拿一叠调查表赶过来时也只能看到大部队退走时卷起的最后一点烟尘了。
      “所以说用这种旁门左道把人骗来的意义何在?”他对副班长更不满了。“现在又空了,你满意了?还有其他馊主意再来一次吗?”
      副班长抓抓头,难得露出困窘的表情:“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我果然还是需要继续修炼啊。”
      “修炼你个头啊!”文娱委员气得用表格敲他的头,“你以为你是妖精还是道士?整天就知道自作聪明!”
      副班长也不生气,手抵着下巴想了想,又说:“虽然‘最佳班级活动’是拿不到了,但是其实我想拿的是另一个奖。”
      “什么?”
      “‘参与人数最多奖’。”
      文娱委员依旧开心不起来,只用怀疑的眼神睨他:“就算加上那些人,我们班也不是参与人数最多的吧?”
      “那还有个‘最受关注班级奖’。”
      “这个也未必。”
      “‘最快集结人数奖’。”
      “……评选的名目都是你想的吗?这么些乱七八糟的奖就是你们学生会策划了两个月的结果?”
      “啊,话也不是这么说的,既然我在里面那我们班总要得一个才有意义嘛……”
      关煜和栗若默默移到仅剩的几个人旁边,大家仰视着那硕果仅存的气球,喟叹不语。
      要从平地跳起摸到那个高度,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事。
      所以剩下的办法只有——
      “剪刀石头布!”
      校广播是这样说的:
      “高二一班以他们构思巧妙精彩绝伦的摸高活动吸引了校内外众多参与者,在15分钟内集结了250人!创下了本届校庆班级活动的最快集结人数纪录!同时他们班活动最后的桂冠由来自外校的不管跳高还是猜拳都很厉害的梁祈菁同学夺得,在此我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同时,相信很多同学和我们一样,对高二一班将会颁出的神秘终极大奖表示强烈的期待!这份奖品到底是什么呢?它到底有何魔力能在15分钟内吸引了这么多人的目光呢?它的神秘面纱即将揭开!现在我们把信号切到已经在颁奖现场的校报记者华多多——”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校报记者华多多。现在我所在的位置就是高二一班的活动地点,他们正在进行颁奖仪式,大家可以经由我的解说走近看看。嗯,班长正在颁奖,他拉出了负责终极大奖奖品的栗若同学。栗若同学的名字在我校应该已经家喻户晓,我就不做过多的介绍了。现在他站在获奖的梁祈菁同学面前,笑容满面,然后,呃,他凑了过去,还慢慢噘起了嘴……嗯?这似乎也是颁奖仪式的一部分?不愧是高二一班,真是很特别的仪式啊!但是梁祈菁同学伸出了手一把挡在了他的脸上,哦,不是,是直接把他推了出去!这个动作显然出乎栗若同学的意料,他猝不及防退出了好几步直接撞到了站在一边的关煜同学身上。关煜同学也是本校闻名遐迩的同学,我也不做过多的介绍了。关煜同学也被他撞得退了一小步,不过好在及时稳住了身形同时还接住了栗若同学。哗,在来之前我做了一点小小的了解,听说梁祈菁同学在他们学校也是排球校队的选手,这一推果然不同凡响呢!糟糕,现在栗若同学是不是受到了太大冲击,为什么一直靠在关煜同学身上一动不动呢?栗若同学?栗若同学?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栗……啊,关煜同学,你这是做什么?难道是也想推——好了,现在栗若同学抬起头回身对梁祈菁同学说话了,我们听听他在说什么——”
      “你这个女人果然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现在我们紧急插播一条寻物启事……”
      记者被主管外交和专门处理危机的副班长迅速拖开,栗若冷笑着开始卷袖子,丝毫没有被刚才伸过来的话筒影响,冲着梁祈菁打算大干一场。
      “什么啊,我才不要你的吻!”梁祈菁也没有示弱,利用身高的优势还踮起脚对他进行俯视反击。
      栗若呵呵笑了两声,冷冷地对着班长摊手:“看到了?是她自己不要的。”
      “不是可以选吗?与其要你的,我、我宁可要关煜的——”梁小姐红着脸说。
      栗若眉毛一竖,转回头:“好啊,我让他咬死你好吗?”
      梁小姐这时候表现出了他天敌的本色,坚韧地答:“那也比被你亲好!”
      “你想得美!我和他的区别只在于咬死你的是谁而已!”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关煜终于忍不住了!“终极大奖是吻什么的根本就是个玩笑,栗若你别说话!祈菁,你不是喜欢话梅和棉花糖吗?就拿了那一大包就好了嘛!现在吵成这样是要让人看笑话吗?”
      “可是,明明就还有一个神秘大奖嘛……”全程参与的梁小姐心有不甘地低声咕哝。
      “那就让栗若再拿个奖品出来嘛。”班长发挥了应有的和事老职责,上来打圆场,对着栗若示意,“栗若——”
      “没有。除了可以在她脖子上留下的齿印,其他的我没有。”栗若翻着白眼转到一边。
      “有的有的,谁说没有。”旁边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人和话多多的校报记者,事到如今关煜也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栗若,你、你,呃——”把他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实没什么可来做奖品的东西,来回看了几遍,眼光终于落在他的衣领间,“啊,这个,”他指着那里,对栗若打眼色,“这不就是吗?这项链好漂亮啊,应该是可以送的吧?栗若?”
      栗若赶紧一把捂住项链,警惕地看着他:“这个不能送!”
      “可以的可以的,大家都看着呢!别小气了!”他从齿缝间对他挤出最后几个字,伸手过去解项链。
      “不能送!”栗若很坚持,皱着眉躲闪。
      对这种显然在剧情外的状况,周围的观众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指指点点……
      关煜拉着他的链子,低头在他耳边说:“就是做个样子,明天我拿其他东西帮你换回来。就在她那放一下,我保证帮你拿回来!你相信我。”
      栗若盯着他的眼睛几秒,松了手。
      链子取下来了,关煜在众人面前高高举起,链坠是个精致复杂的图形,上面镶嵌了几颗锆石,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哗,好漂亮!”梁祈菁轻易就被链子转移了注意力,女人对好看饰品的本能发作,接过来简直爱不释手,翻来覆去地看,“这是真钻吗?怎么这么亮?咦,这形状好奇怪,好像是离子还是电子……”
      “是tRNA3D结构图。”栗若继续对她翻了个白眼,低声忿忿地说,“是我获得的第一个世界级生化学奖的奖牌。”
      关煜的嘴巴顿时变成“O”型。这个责任太大了,大得超过他能承受的范围。
      他转身想把奖牌拿回来,谁知梁祈菁已经手快地自己戴好了。
      围观群众对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的终极大奖的兴致也很浓厚,一直坚持围观,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指指点点……这样的话,只好等下、等这群人散了就立刻去问她要回来!
      这么盘算着的关煜终于等到了围观群众的离去,可是一转头,已经不见了梁祈菁。
      只有栗若咬着牙盘手站在他面前,一副讨债鬼的摸样。
      “我一定会帮你要回来的。”他底气不足的承诺让栗若嗤之以鼻。
      “要不回来怎么办?我看她喜欢得很!”
      关煜焦急地表白:“无论如何我都会要回来的,不管她要拿什么换我都会……”
      咦?!什么叫“不管拿什么都……”?栗若被提醒了,一顿,脑子里立刻进行着各种可能的推理运算。
      假设——一根筋的关煜真的一根筋地去要,然后那个狡猾之极的梁祈菁提出让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以身相许,一吻定情……岂不是……难不成……莫不是自己要为那根项链赔上关煜?
      这这这……
      他面色一整,做了个深深深深的深呼吸,缓缓开口:“这样好了,你赔我一样东西,我就当,就当这事算了。”
      “算了?”关煜也愣了,“不是那么重要的奖牌吗?那你想要什么?”
      “既然拿走了我一条链子,自然就再送我一条呗。”他忽然想到自己看过的小说,脸上顿时露出得意又羞涩的笑容,“反正你送我的东西,我都会珍惜的。小说里不是都说要有什么定情信物吗?呵呵。”
      “你……”关煜无语地扶着额头想了半天,送项链并不难,但如果真送了那就是“定情信物”……“你等下,祈菁应该没走远的。”
      可是尽管这么说着,但和梁祈菁的电话谈判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顺利:
      “为什么要还回去?这是我赢来的。”
      “那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所以……”
      “那我更要拿了!你也看到他是怎么对我的了!”
      “祈菁,我另外拿别的和你交换好吗?这个真的……不行。”
      “好,你要拿什么跟我换?”
      “这个,你想要什么?”
      “我想……”她忽然羞涩起来,在一边竖着耳朵听的栗若立刻把手机抢过来大喊:
      “你什么都休想!有种你拿着我的链子别还,等我的怨气变成鬼好去找你!”
      “那等你变成鬼再说吧!”梁祈菁果然气愤地挂了电话。
      关煜接住被丢回来的手机,再次无语。
      骂完了人就能神奇般地立刻转换心境,径自看着一碧如洗的蓝天,栗若满怀憧憬:“啊,真好奇啊,你会送我什么样的项链呢?有十字花纹的水滴型的?还是钥匙型的?唔,不好不好,别人有的我就不想要了。心型的又太女性化,太粗的我也不喜欢,没气质,到底是什么呢?喂——”
      关煜的牙臼咬得咔咔响,一股气站起来,大步向不远处另一个班正在教十字绣的摊位走去,不一会他拿了根穿着线的针回来,看了栗若一眼,拿过旁边被那些人没吃完的小话梅,从里面随便拿了一颗,用针线穿好。
      “呐!”他打好结,往栗若头上一套。“好好珍惜啊。”
      “什么?!”饶是栗若见多识广,也被他的创意吓了一跳,“你糊弄谁啊!”
      “你不是要我送吗?你也可以不要,反正我就只送这一条了。”
      栗若用两根手指把那根“项链”拎起来瞪了半晌,对他眯起眼:“这就是对贸然拿走我奖牌的回报?”
      关煜有些理不直气不壮,声音就降了八度:“谁让你说什么定情信物……”
      栗若从早上憋到现在的火腾地上来了:“你管我说什么呢!我要说结婚戒指你是不是就干脆拿支笔给我画一个了?!你做人还有没有点诚意了?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我的!你一个电话叫我来我就来,莫名其妙要我准备那个什么破奖品我也二话没说地配合。现在倒好,人走茶凉戏好了拆台是吗?从哪里让你觉得我就是这么好糊弄?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让你蹬鼻子上脸越来越得意了?!”
      “我……”关煜傻了,万万没想到这位小爷还真的说爆发就爆发,而且句句正中红心,他被骂得一句也回不了嘴,只能气鼓鼓地掉头说了句,“那你等着,我去把链子给你拿回来!”
      “等等。”
      被一把抓住手臂,关煜僵着脸回头:“怎么?不是要链子吗?”
      栗若出了点气终于冷静了一点,事到如今他更不会拱手让梁祈菁捡了便宜。他抓着关煜的手臂再次深吸一口气,艰难地说:“我……接受你的项链。”
      “嗯?”关煜再次感觉自己跟不上他的步调,又怕是自己听错。
      “这根‘东西’,我接受。”他头撇到一边,嫌弃地重复。
      关煜本来只是赌气随手开的一个玩笑,此时只觉得这个转变太突然,吃惊地追问:“你是说你要这个不要奖牌了?”
      “仔细想想,这还是你送我的第一样礼物,虽然留不下来,但好过没有。”他放开他,瘪瘪嘴,走到一边坐下,把那条“项链”取下来,举高晃了晃,小话梅好像一下落到了他的心里,渲染出酸楚的气味。他挤出一个笑,对关煜说:“看不出来你还有如此聪明的时候。”
      关煜原本做的时候还挺得意的,但经过刚才的一顿抢白,也提不起精神了,恹恹地走到他旁边坐下,回了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呵呵,对于这样的褒奖还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啊。”
      “您太客气了,不过这不是褒奖吧……”
      “这样吧,你再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说。”
      “和我交往。”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春节过得还好吗?开心不?脱贫了不?致富了不?或者,破产了不?
    哎呀,一年又过去了,我喜欢的这篇文也渐渐步入了尾声——嗯,还有一百多万字就结束了,真舍不得呀……大家是不是也一样呢?
    嗯嗯,我了的,等到结束的时候顺便给我送上九十大寿的贺礼吧!爱你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