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善心、活命 ...

  •   第二天天还没亮,林玖就醒过来,一边思考一边自己吐泡泡玩。
      
      蠢爹昨晚折腾半宿,累得睡得四仰八叉的,就算有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这熊样她也懒得多看一眼。
      
      嗯,让他脑残粉韩椿儿来看看差不多。
      
      林玖叹了口气,韩椿儿妥妥的是他铁杆脑残粉,对他的那些凶悍都是装出来的,泼辣的表情下藏着一颗少女柔软的心,明知道他未婚有娃十分下作,可她居然一秒钟就接受,还能脑补转换成“厉害”。
      
      厉害了,我的爹,有脑残粉如此。
      
      虽然她很想保持风度,尽量不打扰他睡觉,可她饿啊。
      
      当饿的感觉以排山倒海之不可抗拒的力量将她攫住的时候,她只能大声哭着喊她爹。
      
      林大秀吓得一下子跳起来,盯着鸡窝头,怔怔地跟丢了魂儿一样看着她。
      
      大眼对大眼。
      
      林玖的哭就是为叫醒他,他醒了她就不再哭,开始对他眨眼告诉他自己饿。
      
      从尿了拉了热了冷了的折腾一遍,最后林大秀在自己独自咕噜叫的时候明白小娃娃是饿了。
      
      “饿了有什么办法,现在哪里喝奶去?”
      
      迷瞪着惺忪睡眼的林大秀就是个漂亮少年,没有素日里的傲娇清高,慵懒又迷茫。
      
      林玖可不管,自己现在是新生儿会饿死的。
      
      不是她没礼貌,是那饿真的忍不住,比血族嗜血还厉害,必须喝奶,要不就要哭死也不能饿死。
      
      不知道是不是窗户还没糊窗纸,扑棱棱地透风,也不知道是她声音太大,很快就响起了敲门声。
      
      “林大秀。”
      
      韩椿儿。
      
      哎,有个脑残粉就是好。
      
      林玖停止了哭泣。
      
      林大秀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不情愿地穿衣下地,将衣服整理妥当穿好鞋子,又扒拉一下头发,觉得仪容端正这才去开门。
      
      韩椿儿披着她娘的袄子,端着一盏扣着纸罩子的油灯,见他顶着鸡窝头,表情慵懒茫然,没有了白日里的傲气,一张脸在灯影里俊美得跟画里的神仙似的让她心跳如鼓。
      
      “林大秀,小娃娃哭得整个县城都听见了。”
      
      林大秀无奈道:“我有什么办法。”
      
      韩椿儿快步往里走,熟门熟路的,进了屋放下油灯把林玖用小被子包着抱起来哄。
      
      见救星来了林玖自然不肯放过,立刻在她怀里拱,然后哇哇哭。
      
      韩椿儿脸一热,道:“她饿了。”
      
      林大秀开始挠头。
      
      韩椿儿抱着孩子晃了晃,“我抱她去吃——饭。”
      
      被少女柔软的胸护着,温暖又舒服,林玖开心地吐泡泡,在韩椿儿低头看她的时候,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来。
      
      韩椿儿激动道:“他笑了,他很喜欢我。”
      
      “啵”小娃娃吐了个泡泡。
      
      韩椿儿欢喜地抱着她家去,这时候陆续有公鸡打鸣。
      
      韩椿儿笑道:“小娃娃,你比鸡叫得还早呢。”
      
      林玖有点汗颜,这不是说自己林扒皮么。
      
      韩椿儿抱着林玖进了家门,她爹娘已经起来了,见她又抱着孩子回来,她爹韩有粮只是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
      
      她娘嘀咕她,“椿儿,你嫂子奶水不够,昨儿这小子吃完以后,夜里小狗蛋都吃不饱直哭呢,你又抱他回来作甚。”
      
      韩椿儿道:“娘,那你能忍心看他饿死不成?”
      
      她娘张氏不满道:“那林少爷敢生,他自己就不能养?他们林家连个奶娘也没有?”
      
      韩椿儿皱眉道:“娘,你说这些干什么?咱能帮就帮,不能帮就不帮,管人家的事儿呢。”
      
      张氏看了她一眼,“你就是傻,那林少爷再不济,也不能娶咱……”
      
      “娘!”韩椿儿脸家通红,“你说什么呢,这要不是邻居,我还能去管得着人家林家堡的事儿了?”
      
      这么一说也对,林家堡可是整个莱州府的望族,自家还真是攀不上那亲戚。
      
      林玖窝在韩椿儿温暖幽香的怀里,很是赧然,自己爹不争气,自己又没骨气,实在是不想饿死啊。只希望自己快快长大,以后也好好报答这位韩姑娘。
      
      很快韩椿儿就抱她去找嫂子冯氏。
      
      韩嫂子倒是没说什么反而挺乐意的,可能是刚生了奶娃母性光辉照耀,也可能是林玖生得实在是讨人稀罕,再有可能是林大秀毕竟是林家的少爷,虽然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带着孩子来别院住,但总归是林家少爷。韩家从前就对林大秀充满了敬畏,如今能帮着奶林家的孩子,让韩嫂子觉得是一件十分光荣又伟大的事情。
      
      林玖看着炕上另外一个小奶娃娃,胖嘟嘟的,能有自己俩大。哎,有娘就是好啊,娘,你怎么生了咱就不管了呢。
      
      韩嫂子把奶娃抱在胸前,却见她眼泪汪汪的,并没有像昨天那样急不可耐地吃奶,笑道:“这娃挺有意思。”
      
      韩椿儿也看见了,点点林玖的小脸蛋,“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林玖一感动,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这一次就着自己的眼泪吃了一顿奶。
      
      韩嫂子和韩椿儿都惊讶不已,“从来没见小奶娃还会这样哭的。”谁个不是咧开嗓子就哇哇大哭,哪里还能这样默默掉泪?只有受了委屈的大人才会这样哭吧。
      
      这时候韩婶子在外面喊道:“他爹,你今儿去老赵家的时候拿副蹄子回来。”奶俩孩子,狗蛋娘得补补好下奶。
      
      韩有粮在县城赵老屠家帮着杀猪卖肉,买肉自然比别人买便宜些。
      
      韩有粮的声音听起来瓮瓮的很是低沉,应了一声他就走了。
      
      吃饱喝足,韩椿儿也不急着把孩子送回去,解开他的小衣服放在热乎乎的被子上拿热手巾给他擦擦。
      
      林玖觉得很舒服,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嘴里吐着快乐的泡泡,等她有了尿意,就哇哇地提醒韩椿儿。
      
      韩椿儿帮着嫂子带孩子已经习惯,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赶紧拿夜壶给接尿。小孩子还小,骨头软,现在不能把尿。
      
      最后林玖被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嗓子里发出小猫儿一样的声音,眯着眼睛又睡了。
      
      韩嫂子道:“林少爷那屋子窗户都没糊吧,这会儿冷得很,让小娃娃在这里睡吧,反正奶一个是奶,奶两个也是奶。”
      
      韩椿儿笑道:“还是嫂子心善,好人好报。”
      
      韩嫂子瞥了她一眼,“少耍嘴皮子,这要不是瞅着你,还寻思……”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打住。
      
      韩椿儿已经红了脸,跺跺脚,“嫂子!”
      
      韩嫂子赶紧笑道:“好了好了,等你哥回来让他去看看帮着糊一下窗户,都是邻居的帮衬着也是应该的。哎呀你看,这娃娃随他爹这般好看,说不定咱们狗蛋也能沾沾光长得好看点呢。”
      
      韩嫂子之前掉过一个,这个为了好养活就给孩子起个贱名。
      
      韩椿儿哎了一声,就给林玖穿衣服又盖上小被子。
      
      “那王柳芽也真是怪能耐的。”韩嫂子看着林玖那张粉嫩的小脸。
      
      韩椿儿脸色一变,低声道:“嫂子,咱说别人干嘛,她也有她的难处。”
      
      韩嫂子知道自己小姑看着泼辣,可心眼实诚为人手脚勤快,最不喜欢说人闲话,便笑笑不再说什么。
      
      韩椿儿叮嘱道:“嫂子,你别做针线活放着我做,就这点东西没一会儿我就做好的。”
      
      韩嫂子点点头,狗蛋醒了她又开始伺候狗蛋。
      
      虽然林玖觉得自己蠢爹不靠谱,可好在他脑子还在线知道自己带不了娃喂不了奶就想着来韩家商量,看看能不能请韩嫂子帮忙喂孩子,他也不知道找奶妈得多少钱,就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银钱都带了过来。
      
      零零碎碎的一共有个小十两银子。
      
      张氏可从来没想过神仙似的林少爷还会来自己家小院,听见他的声音慌忙起身迎接,恭迎到屋子里又把桌椅再三擦过才请他落座。
      
      林大秀有些不好意思,往常他基本不会和韩家打交道,这一次如果不是被硬塞给他的儿子弄得手足无措也不会和韩椿儿有那么多来往。
      
      听他说给钱,韩椿儿的脸色就不好看,惹得张氏直扒拉她。
      
      奶个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呢,要费心思还得给产妇下奶。请奶娘多少钱?人家林少爷给就拿着呗,反正他们也不贪心一个月一两银子起码要的吧。再说了林家是大家族人家有的是钱,林少爷随便拔根汗毛也比他们韩家所有人加起来的腰粗。
      
      最后两家商量先把林玖放在韩家等出满月再说,毕竟这么大的奶孩子,别的吃不了只能吃奶一个照顾不周到还可能出意外。林大秀那毛手毛脚的样子,实在不像个会照顾孩子的。
      
      林大秀就留下五两银子,张氏赶紧收起来。
      
      当然,韩家也没敢问林少爷为何从林家堡带着孩子出来,更不敢问孩子娘哪里去了林家啥意思。
      
      林玖知道自己暂时安全松了口气,终于摆脱渣爹的魔掌,不需要再整天吃不饱穿不暖尿自己一身了。
      
      她虽然是小奶娃,可毕竟大人的灵魂,需要吃喝拉撒的时候会尽量想办法表达一下。不管做什么,都要找对方法,这是林玖一直以来的信条。
      
      “林大秀,奶娃娃叫什么名字啊?”
      
      韩椿儿可不惯着林大秀,向来直呼其名从来不叫什么林少爷,惹得张氏直害怕得罪了林少爷呢。
      
      林大秀自然懒得费心思,他才十四岁,书也不过是开蒙读了几年,已经几年不正经读书,要起名字自然也起不出多文雅的。
      
      “他是重阳节生的,就叫林重阳,小名就叫小九。”
      
      韩椿儿见他给儿子起名那么随意,不满地瞥了他一眼。不过她也觉得这名字叫着还挺顺口,就拿着林玖的小手晃了晃,“小九,小九。”
      
      林玖转着黑亮的大眼珠,不管怎么说,自己名字里还保留一个同音字也算不错了。
      
      从现在开始,她就正式变成了他,被改名林重阳,小名小九。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草里金和安安的地雷。
    谢谢还来捧场的亲,喜欢的话收藏吧,帮大桃花宣传一下,另外真的需要大家留言支持啊,请亲们动动手指留下你们的足迹。多谢了。
    还希望亲们也能收藏一下作者专栏,谢谢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