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005 ...

  •   Chapter 005
      
      穿轻甲的男青年,没有佩戴头盔。
      他棕发棕眼,鼻梁高挺,眼神坚定,立于毛色发亮的黑马之上,佩剑闪着寒光。虽然从眼神到着装来人都男子气概十足,只是他的面容是尤为英俊,让人第一眼先注意到他的脸。
      
      所以即便他的马踩碎了杜苏拉的简易招牌,应该令人生畏才对,集市上依旧不少妙龄少女对他投来青眼,有几位和他对视上,脸颊不禁浮上娇羞的红云。
      
      如此青年才俊在眼前,杜苏拉不娇羞也不畏惧。
      甚至马儿差一点踏碎她的颅骨,杜苏拉没躲没闪,甚至眼睛都没眨一下。
      
      她站在原地,仰头,眼睛微眯。
      蓝眸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是像水晶一样通透。
      
      少女不咸不淡,只是说:“阁下,我已恭候多时了。”
      
      棕发男青年皱眉。
      异样感浮上心头,只是很快被青年压下。
      换个人,也许他会信,杜苏拉的话……他只认为她在虚张声势。
      
      杜苏拉的确在虚张声势。
      她需要用力“看”,才能看到未来的景象。
      刚刚她试图看她自己,眼前一片朦胧,恍惚能看到景象,却被浓浓迷雾笼罩,杜苏拉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未来格外难以看清。
      
      杜苏拉也懒得费眼。
      眼前的人什么身份,来意为何,即使不用预测,从众人的反应、青年盔甲上的纹章、侍从们的态度,也能让杜苏拉推测出来人的身份。
      
      杜苏拉双手并拢,置于身前,一个方便让人戴上镣铐的姿势。
      
      她毫无反抗的意思,老神定定,好似目前的情形她早就预料到了。
      
      “既然是雷克菲尔德伯爵的邀约,那我怎么也得赏脸不是?您说是吗,雷克菲尔德先生?”杜苏拉说到。
      
      是的,眼前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雷克菲尔德伯爵的次子,雷诺·雷克菲尔德。
      
      “不是邀约。”雷诺沉声打断杜苏拉,“是调查。对你伪装成神侍,疑似骗取村民财物案件的调查。”
      
      杜苏拉挑眉。
      她并没有伪装成神侍,布洛克利镇上的居民也无人指认她骗钱,倒是算命这几天以来,她的口碑越来越好才是。
      这莫须有的罪名从何而来?
      
      杜苏拉看了看王城的方向,怎么想怎么觉得,是上面那人又开始作妖了。
      
      雷诺骑马佩剑,他的侍卫同样如此。
      杜苏拉估量了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既打不过雷诺,也跑不过马匹,她不做硬拼的打算。
      
      她说:“那我就随雷克菲尔德先生走一趟吧。”
      说罢,她也不磨蹭,上了随行的马车。
      
      杜苏拉一脚刚踏上去,后脚便有人在人群中喊:“她没骗钱啊,算得可准了!要不她让我去医馆,我的病还没发现呢!”
      
      一人发言,立刻有好几个人附和。
      “是啊是啊!”
      “真没骗人,她算的事都一一应验了啊!”
      
      杜苏拉惊讶回头,农贸市场上的大家会为她说话,她真没料到,毕竟几天前,她还是小镇上人人唾弃的恶女。
      
      大家你一嘴我一嘴,眼看着群情都要激愤起来,雷诺大声说到:“只是调查!如果杜苏拉是清白的,伯爵大人自然会放她回来。”
      
      此话一出,大家也不好再说什么。
      于是雷诺协同侍卫,带着杜苏拉,离开了杂乱的农贸市场。
      
      毕竟是关押疑犯用的马车,不比客用马车舒适。
      杜苏拉现在坐的马车,是拉货马车改的,两匹马后面加了个拖车,外面用木板简单一围,订成车厢,里面简单铺了一层稻草。要说舒适,那是万万不能够的。普通客用马车坐着都嫌颠簸,舒适性在这种马车身上,提都不要提。
      
      一行人走了一段,雷诺心细,他放慢速度,至杜苏拉的马车边,本想递给她一个坐垫,可侧头一看——
      少女盘腿靠墙而坐,表情轻松,闭目养神,似无半点不适,也没有任何抱怨。
      他记得有次舞会,杜苏拉坐豪华马车前来,下车时不但责难了车夫,还抱怨了好久。
      
      当时她刻薄的嘴脸和现在的恬静少女重合……那股异样感和违和感,再次在雷诺心头涌现。
      第一次出现,是在杜苏拉说“恭候多时”的时候。
      
      此时雷诺感觉,他好似从未认识过杜苏拉。
      
      雷诺的确知晓杜苏拉是谁,也和她有过一些交流。
      之前杜苏拉的母亲,查明夫人,在家庭经济情况还不那么窘迫之际,靠着前夫的遗产和爵士的头衔,一直把两位女儿当贵族小姐培养。
      不仅如此,查明夫人更是热衷带她们参加各种社交舞会。
      
      远近几个城镇的贵族、商贾子弟们,有谁不知道查明姐妹两的名号?
      但那并不是正面意义上的知名。
      
      两人蠢笨、毫不矜持,穿着也媚俗夸张,和真正的贵族小姐们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偏偏她们还喜欢往人身上硬贴,贵族子弟们把她们当丑角、笑话一样看待。
      
      好巧不巧,不知道是查明夫人的示意,还是杜苏拉本人的意思,她曾向雷诺示好过一段时间——直到王子舞会的消息传出来。
      
      雷诺并不热衷贵族们的社交,杜苏拉的追求也困扰了他好一段时间。
      他着实对杜苏拉没有什么好印象,只是雷诺此人,心善心软,甚至有些优柔寡断。
      
      他父亲令他捉人的口吻强硬,他余光瞥见父亲书桌上王子的信件,心中更是知道杜苏拉此去凶多吉少。
      在他看来,杜苏拉再讨厌,她也没犯过罪该致死的事。
      于是雷诺心中对杜苏拉升起几丝同情。
      
      雷诺无言地把垫子递给杜苏拉。
      
      杜苏拉睁眼,看了他一眼,棕发青年俊脸英挺,只是眉头紧锁,增添几丝和年纪不符的忧郁气息。
      她没有接。
      
      杜苏拉也觉得挺奇怪的。
      这几天,这具身体的记忆和穿越来的灵魂逐渐融合,以前那个杜苏拉经历过的事情,她也知道,所以杜苏拉很清楚地记得,她当过雷诺的舔狗。
      
      哦,舔狗这个词都太夸大了。
      应该是她想当舔狗,人家都皱着眉拒绝。
      
      现在雷诺来主动示好?
      要问杜苏拉感不感动,杜苏拉想了想他那位可能要她狗命的老爹,只能回:不敢动,不敢动。
      
      于是刚掀起来的眼皮子狠狠一闭,杜苏拉继续装瞎子。
      
      而雷诺的手,拿着垫子,就这么一直伸,一直伸,一直伸……
      杜苏拉有意装死,眼睛就这么一直闭,一直闭,一直闭。
      
      伸到那垫子都快到杜苏拉鼻子下了,杜苏拉还在装死。
      
      护卫队看似不在意,其实全队的余光都集中了过来。
      大家心里都是震惊的。
      不这个是吧?要以前,杜苏拉不得高兴得跳起来然后要求坐队长的后座,顺便幻想一下未来当子爵夫人吗?怎么今天如此无动于衷?
      
      护卫队们忍不住看向雷诺。
      雷诺:“……”
      长时间拿着垫子的手忍不住发抖。
      
      雷诺轻咳一声,提醒杜苏拉。
      
      而杜苏拉。
      咳嗽怎么会叫醒装睡的人?
      别说咳嗽了,大锤都不行!
      
      杜苏拉依旧闭眼,一动不动。
      
      啊,真转移目标了?我们雷队不香了吗?
      护卫队们八卦之心暴涨,看着拿垫子的雷诺,眨眨眼。
      
      雷诺:“…………”
      
      雷诺忍不住说到:“路上颠簸,你要不要加个垫子?”
      
      所有人,都看到杜苏拉嘴巴往下一垮,砸了个嘴,然后无语叹气。
      
      护卫队:“?!”
      这杜苏拉真转性还是故作矜持?
      
      雷诺一头雾水的同时还拉不下来面子,虽然他心思一向不在男女情爱上面,甚至不热衷贵族社交,但从来只有未婚女士们贴他的份,怎么会有他回应了对方还不理睬的事?更何况杜苏拉之前对他还各种追,雷诺真不懂杜苏拉到底怎么回事。
      
      杜苏拉甚至都没瞥他一眼,她睁眼,说到:“谢谢您,您能如此体恤平民,我很感动,但是不用了,毕竟我是个疑犯,受不了那么好的待遇,您如此优待我,等会伯爵大人怪罪的。”
      
      “这点小事,伯爵大人宅心仁厚,是不会在意的。”雷诺说到。
      
      杜苏拉语气很冷:“哦,你又知道?”
      
      雷诺和护卫队:“……?!”
      他们甚至都在疑惑,杜苏拉真的在和雷诺·雷克菲尔德说话?
      
      杜苏拉继续闭眼装睡,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雷诺拿坐垫的手都僵了,此时也不得不尴尬收回。
      
      他忍不住再次侧头,正儿八经地打量杜苏拉的脸。
      她的五官没变,只是穿衣素净了些,气质清冷了些,说话不再无脑不再捧着他,甚至变得毫不客气……这些变化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也不至于像全然陌生的另一个人吧?
      ……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
      
      雷诺摸不着头脑,心里奇怪极了。
      
      越是不理他,他越是发现他还有话和杜苏拉说。
      
      刚才谈话断得不算友好,队伍又往前走了一段,雷诺的马匹又悄悄落到后面。
      护卫队员们的余光,也同步落到了他们身上。
      
      雷诺有些尴尬。
      他的马匹在旁边同行了一段,他再次轻轻咳嗽,说到:“等会见到伯爵大人时,他问你什么,你一定如实回答。”
      
      杜苏拉抿嘴,不耐烦地说:“不然呢?”
      瞎编吗?瞎编我还能让你知道不成?
      
      雷诺:“……”
      
      雷诺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走上这条路,或许是出于生计压力,只是镇上的大家都知道你没有预测未来的神力。你以为伪装有神力骗钱不算重罪,大家都这样干,可是……”
      
      雷诺陡然一顿,王子的书信他终究没敢说。
      他想了想,换了种表达方式,“等会你好好承认错误,我会帮你向伯爵大人求情的。”
      
      “我不认错。”杜苏拉态度冷硬。
      
      雷诺继续劝道:“你的涉案金额虽然不大,但骗人终究是骗人,更何况王国正在大力整治自称有神力的人,枪打出头鸟……”
      
      雷诺的话还没说话,杜苏拉直接打断他。
      
      她说:“别逼逼,你又知道我真骗人了?”
      雷诺:“难道你还真能预测未来不成?”
      
      杜苏拉:“要是我真能预测未来,你跪下来叫我爸爸,如何?”
      
      雷诺和护卫队员们:“???”
      
      

  • 作者有话要说:  杜苏拉:来呀,别玩不起呀!
    感谢在2020-12-16 20:52:38~2020-12-17 23:07: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尤克里里 10瓶;回眸浅风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