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001 ...

  •   《穿成辛德瑞拉的恶毒继姐》
      郁礼 / 文
      
      Chapter 001
      
      眼前古欧洲式的古堡,女士的及地大裙摆、男士的紧身裤,还有眼前光看就脚痛的……玻璃做的水晶鞋,无一不像一记重锤,把苏拉脑袋敲得嗡嗡响。
      
      身旁红发脸带雀斑的年轻少女,穿可怕死亡芭比粉的裙子,元气满满蹦跶起来,从苏拉手中夺过鞋子,兴奋地说到:“我来试,我来试!这只鞋我一定合脚,这就是我的鞋子!”
      
      以上,不论是场景还是人物,都不得不让刚穿越至此的杜苏拉明白过来——自己穿进了灰姑娘里。
      没错,就是那个家喻户晓没上幼儿园爸妈都会给讲的,靠美貌和金手指嫁入豪门,甚至开创了霸总小说里一整个分类的,究极知名童话里。
      
      而且时机还很糟糕。
      
      “姐,我的前脚有点痛,你来帮帮我。”勉强将大脚塞进小鞋里的红发少女,眼睛瞥向了桌上锋利的水果刀。
      然后她用眼神指示杜苏拉,她咽了咽口水,眼里没有恐惧,只有渴求……嫁入王室的渴求。
      
      杜苏拉:“……”
      这情况真是糟糕透顶了!
      
      都到试鞋的阶段了,这就意味着故事已经进行到了接近尾声的位置,这个时候她们对灰姑娘该压迫的压迫了,该欺负的欺负了……这个时候,再舔着个脸去抱灰姑娘大腿,已经来不及了。
      
      而眼前名为安娜塔莎的傻妹妹,还不断用眼神示意她,帮她砍断前脚掌。
      
      杜苏拉:“…………”
      啊!脑壳疼!!!
      你当旁边的佩刀侍卫和人高马大的王子都是瞎啊!!!
      
      见她束手旁观,安娜塔莎踮着脚,一瘸一拐去拿刀打算自己动手,杜苏拉见状赶紧上前,拉住她。
      
      此时查明夫人,也就是两姐妹的母亲、灰姑娘的继母,这个容颜已经老去的黑发女人喝了一口茶,端出贵妇人的语气说到:“别争了,杜苏拉先试也是一样,王子殿下也说过了,全国的少女都要试这双鞋,谁能穿进去,王子殿下就娶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杜苏拉确实有一双这样的鞋……”
      
      查明夫人以眼神示意杜苏拉快试,两姐妹不论是谁,以什么形式,什么方法,只要能塞进去,王子必然得兑现他的诺言。
      
      然而杜苏拉只是沉默着单膝跪下,取下妹妹脚上的鞋。
      因为强塞,安娜塔莎白净的脚丫子上,一只脚指甲裂开了,血流了出来,其余的脚趾也通红一片,看着都疼。
      
      杜苏拉不禁感慨,为什么不惜砍下自己的脚掌,也要嫁给王子呢?
      不过是巴掌大点地方的王子,有什么好值得争的。
      
      黑发少女垂眸,无声叹息。
      她手捧传说中的水晶鞋,并没有强塞到自己脚上,甚至都没有试,她走到王子面前,将水晶鞋放到那个看上去就价值不菲的丝绸垫子上去。
      
      她看了一眼王子。
      王子宽肩窄腰,虽是黑发黑眼,轮廓却是高鼻深眼的高加索人特征,他衣服笔挺,容貌比杜苏拉在电视上见过的所有男明星都英俊,再加持王子身份,又风度翩翩,很难让人不心生喜欢。
      
      但为选妃如此兴师动众之人,也不过如此。
      
      王子也记起了杜苏拉。
      舞会举办了三天三夜,他见了近乎全国的妙龄少女,其中美人也不在少数,他对杜苏拉有印象,不是因为她特别漂亮,而是这两姐妹打扮得媚俗却不自知,她们搔首弄姿,举止无礼,还厚颜无耻地一定要和他跳舞,甚至为了两姐妹谁先,当众撕扯起来,差点没把他给恶心吐。
      
      威廉王子心中厌恶,不禁往后半步,微微皱眉,眼神里也透着不喜。
      
      哪知,今日穿同样艳俗衣服的杜苏拉,并没有扑上来。
      相反,她此时举止得体,仿佛从小接受了贵族教育。
      
      她眼中有着淡淡的疏离,甚至还有防备和小心。
      王子出身良好,容貌端秀,从来只有女人示好的份,没有她们防备疏远的时候。
      王子甚至都困惑了,只是神情的变化,这少女,看上去全然像一个不同的人。
      
      杜苏拉行了个礼,她垂首说到:“王子殿下,水晶鞋我就不试了,光目测,我这脚就塞不进去,不必浪费时间。”
      “苏拉!”查明夫人忍不住惊叫起来。
      
      杜苏拉不理,她从茶几上拿过一个装饰用的水晶球,继续说到:“相反,我知道您朝思夜想的少女,现在身在何处。”
      
      “真的吗?”威廉王子陡然提高音量,却也半信半疑。
      
      杜苏拉:“虽然那晚舞会上人特别多,我离得很远,你们跳过几支舞后便不见了踪影,我没有见过那少女的面容,可我,会算。”
      杜苏拉对着水晶球一顿舞,那水晶球里竟然神奇地起了一层迷雾。
      
      紧接着迷雾散去,杜苏拉神秘兮兮说到:“而且你们还距离得很近。”
      说着,她指了指楼上。
      
      威廉王子眯眼:“你什么意思?”
      高大的年轻男人长期处于上位,这个表情看上去格外有气势。
      
      杜苏拉却半点不怕,她说到:“我的意思是,我还有一个妹妹,她就在我家阁楼里。”
      
      威廉王子不愿相信这蠢笨媚俗的少女,水晶球里的烟雾,明明只是杂耍之人的简单道具,可他又耐不住见心中梦中情人的冲动,哪怕大海捞针,他也要捞着!
      
      杜苏拉递上钥匙,威廉王子接过,他将信将疑,带着人上了阁楼,好一会都没下来。
      
      家里的财务状况并不好,年久失修的古宅并不隔音,没一会,楼下查明夫人和两姐妹都听到了威廉王子和灰姑娘艾拉互诉衷肠。
      
      安娜塔莎“痛失”王妃宝座,很是低落;查明夫人没把亲女儿送入王宫,对放弃抵抗的大女儿恨铁不成钢。
      客厅相比楼上的Happy ending,简直可以用愁云惨淡来形容。
      
      只有杜苏拉,她把自己摔进沙发,终于松了一口气。
      
      太难了。
      如果说《灰姑娘》是教科书式的爽文范本,那此时此刻,就是穿越恶毒女配的地狱开局。
      
      真的太难了!!!
      
      不论王子真信她占卜也好,以为她良心发现也好,这已经是她的极限操作了。
      既然故事已经快进行到结尾,那就快快让灰姑娘和王子HE,恶毒继姐别作妖,好好道歉,躺平任嘲,争取取得原谅,尽快和他们划清关系……因为她没记错的话,有个版本的故事里,两姐妹可是被啄瞎了眼睛呢!
      
      杜苏拉打算快刀斩乱麻,她盘算得好好的,此时脚步声由远及近,威廉王子带着灰姑娘艾拉下来了。
      艾拉脸上还挂着泪痕,不知是委屈哭了,还是高兴哭了。
      
      而王子……
      
      杜苏拉瞥见王子盛怒的脸!
      
      完了。
      穷山恶水出刁民,小地方的王子更作妖!我,大大的完了!
      
      杜苏拉差点膝盖一软,噗通跪倒在地。
      
      她忍住了膝盖发软,可王子正在盛怒中,不愿见她丑恶的嘴脸。
      
      “还不跪下!”
      王子一声令下,身边立刻有侍卫三两下,就把杜苏拉强行摁到了地上。
      
      是控诉她们对灰姑娘多么不好,还是迁怒她们不让灰姑娘下楼试鞋……?
      杜苏拉心里,在计算着,在飞快想着解决办法。
      
      王子怒气冲冲说到:“你说你是算出来的,可艾拉不是陌生人,她是你妹妹,我看你早就知道水晶鞋的主人是她了吧?”
      
      “艾拉住在破旧的阁楼里,可见你们三人平日很是苛待她,甚至阻止她和我相见。眼看着瞒不住了,就为了掩盖你们的恶行,你假装自己有神力。”
      
      “无知妇人!现今国内骗子横行,真正有神力的神侍少之又少,国家正在大力整治,你可知道伪装成神侍被拆穿,根据新颁布的法令,可是要判死刑的。”
      
      王子抬首,傲慢残忍地说到:“你们一家人是要承认,苛待艾拉违抗国王试鞋口令的罪行?还是你伪装成神侍,是个该死的骗子的罪行?”
      
      杜苏拉肩膀被掰得钝痛,膝盖压在木地板上,也硌得慌。
      她心里更是慌得不行。
      
      这哪里是选择题?
      反正不管怎么样,王子都要根据童话最那啥的一个版本,把她们给GG思密达了?
      
      阿西吧!
      我都躺平任嘲了,能不能来点童话里真善美的东西?
      
      杜苏拉很快做出决断。
      她凛然说到:“那晚艾拉明明没有合适的裙子,家里也没有多余的马车,她根本没办法到达会场,我怎么知道和您跳舞的人是她?而且舞会上人那么多,我怎么看得清您的舞伴是艾拉?更别提我们回来后艾拉也在家,我们怎么能知道她曾偷偷溜出去过?”
      
      杜苏拉又说到:“我们是苛待她了,可我们没有违抗国王的口令。毕竟您现在见到了您最爱的姑娘了,不是吗?”
      
      杜苏拉气势很足,逻辑满分,在场没有一个人能反驳她,甚至王子也不能。
      她愣是把王子按下的罪名,一个个给掀翻在地。
      
      王子面色铁青,此时艾拉眼中含泪,她看了一眼继母和继姐们,像是常年迫于她们的淫威,很是害怕的闭上眼,躲到王子的身后。
      
      顿时,威廉王子的保护欲,蹭蹭往上,烧个不停。
      这心肠狠毒的继母和继姐们,必须受到应有的惩罚!
      
      可她们并没有违法……
      私自用刑,对他名声不好。
      
      王子并不相信蠢笨如杜苏拉,真的拥有神侍的潜力。
      刚刚的“预测”,必然只是她的某种诡计,就和那水晶球一样,只是魔术师的道具,知道秘密后便索然无趣。
      
      此时王子身边的侍从,一名金色长发的少年,他身量修长,细腰长腿,身姿却有些羸弱,他悄然上前一步,在王子耳边低语几句。
      
      那少年说着,觑了跪在地上的杜苏拉一眼。
      他的眼,狭长如狐,又亮如宝石。
      和发色同样金色的瞳孔里,带着一丝看热闹的趣味。
      
      王子点点头,重复了金发少年的问话。
      那是只有王宫里的人才知道的秘密,别说平民甚至贵族们都不知道真相。
      
      “既然你如此能算,那你算算极东的荆棘森林里,隐藏着什么东西?”
      
      王子居高临下觑着杜苏拉,像在看一只蝼蚁,又像在看倒贴过来的小丑。
      
      他甚至大发慈悲地说:“你现在认错,我还能谅你有心悔过,饶你死刑。”
      王子示意随从把她带到脚边。
      
      随从拉起她,照办。
      只是杜苏拉裙摆太大,又穿并不方便的高跟鞋,随从拉她时连拖带拽,杜苏拉一个不稳,连滚带爬就要很是“心机”地摔到王子怀中……
      
      就连王子都做好了扶她一把的准备。
      比起这媚俗蠢笨的女人靠进他怀里,不如扶她一下,毕竟一个只是脏手,一个是脏全身。
      
      就在这倒下去的瞬间,杜苏拉看着王子越来越近的脸她神色惊恐,杜苏拉急中生智推了一把随从借了个力,人歪向旁边双手撑地顺势翻了个八叉。
      
      电光石火,杜苏拉擦着王子的衣角,站稳。
      
      她拍拍胸脯,松口气。
      “幸好幸好,没碰到。”
      不然多晦气!
      
      而手都伸出去打算扶一把的王子:“……?”
      这还是舞会上左脚绊右脚非要投怀送抱,强行配合话题却暴露智商的那个姑娘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就,开坑啦!新老读者们请多多支持,收藏留言地雷啥的都喜欢都爱!给你们大大的么么哒!MUA!!!
    阅读指南——
    1.基于继姐视角所以灰姑娘控慎入;
    2.苏爽文,苏苏甜甜爽爽就完事了,世界观我瞎掰的,大白话文笔,因个人喜好问题不喜翻译腔,很多西方化东西都以顺口为第一信条处理了,考据党慎!
    3.科技树借鉴十九世纪末期,其余的都是魔法(。作者享有最终解释权,谢谢配合!
    感谢:妄想神明的地雷
    读者“艳秋”,灌溉营养液 +5
    读者“艳秋”,灌溉营养液 +3
    读者“艳秋”,灌溉营养液 +2
    读者“凉井”,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弥寤”,灌溉营养液 +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