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说他暗恋我》后简 ^第20章^ 最新更新:2017-01-17 17:25: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交易 ...

  •   洛停轩是第一次见到这般冷静沉着,思考时条理清晰的邀月,虽然他不得不信服邀月的话,但心中仍是不忿。
      
      可至于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忿,洛停轩自己也说不清。
      
      而这个时候,太白真君已经赶到了十九重天上的天帝行宫。
      
      一身常服的天帝正端坐在仙气缭绕的天池前,静静地闭着眼,额上的金纹威严而肃穆地闪着淡淡光泽。而他的怀中还躺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小猫,就蜷在他衣襟旁,乖乖地睡着。
      
      也不知道天帝究竟只是闭目养神还是在修行,太白真君沉默了一会,跪在了台阶下面,静静等着。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天帝缓缓睁开眼,道:“季沉的事情处理完了?”
      
      太白真君知道天帝肯定是对下界发生的事觉察到了一点,不然也不会这么问,所以他便忙忙地低着头,迈着小碎步走上前去,低声讨好地道:“正是这事出了麻烦。”
      
      天帝微微一挑眉,没说话。
      
      太白真君等了半晌,额上直冒冷汗,他也捉摸不透天帝的心思,最终天帝伸手抚了抚膝盖上躺着的那只小猫,面无表情的道:“说。”
      
      太白真君得了指令,立刻抹了一把冷汗,如同竹筒倒豆子般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天帝听完,眉眼不动,淡淡道:“季沉死了不是正好去投胎么?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太白真君深吸一口气,道:“话虽如此,但邀月真君对季沉一往情深,若是日后被他知道了这些事,难保不跟天帝您作对啊!”
      
      天帝听到太白真君这话,目光一动,随后他抱起怀里的猫往台阶上轻轻一放,道:“桑之去吧。”
      
      那小白猫十分听话,一落地迈着四条小短腿却也飞快地跑了。
      
      这会太白真君悄悄瞥了一眼跑远的小白猫,心中有些打鼓——天帝倒真是舍得下手,好好一个上仙就被他弄成了这么一只猫,没有记忆,没有修为,就只能一辈子禁锢在这冰冷浩渺的仙宫中了。
      
      静静看着小白猫跑远,天帝方才收回眼来,目光有些冷冽地看向太白真君道:“你有什么主意便直说,我不太喜欢跟人兜圈子。”
      
      都到了这份上了,太白真君不说也不行了,他壮着胆子,抿抿唇道:“极北之渊的苍蛟挣脱封印的事小仙也略有耳闻,据说二郎真君都难以镇压那苍蛟,天帝您准备亲自出手?”
      
      说到这,太白真君看了看天帝的神色,鼓起勇气又道:“邀月真君原身是巴蛇,与苍蛟算是同类,若是让邀月真君前去——”
      
      “他肯?”天帝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太白真君的话。
      
      太白真君默默吸了一口凉气,小心翼翼地道,“若是为了天庭,邀月真君自然是不愿意的,若是为了季沉,就难说了……”
      
      天帝听到太白真君这句话,目光动了动,似乎是有所认同,末了他却又问,“邀月真君现在修为也所剩无几吧?”
      
      太白真君对于这一点却是早就料到了,他笑了笑,低声道:“陛下难道忘了轮回镜?”
      
      天帝目光一动,“果真如此,那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太白真君大喜,连忙退下了。
      
      ·
      
      而这时,化成蛇形的邀月和洛停轩正寸步不离的守在季沉的床边,一动不动,邀月将头贴在季沉的右手旁,而洛停轩则紧紧握住季沉的左手,微红着双眼凝视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季沉。
      
      季沉此刻的身体脆弱到一阵风吹过来便会让他脉象紊乱好一阵,眼窝深深凹陷进去,脸色苍白如纸,黑黑的睫毛静静垂在他的眼睑下,异常安静,异常脆弱。
      
      “来了来了!”太白真君就在这时大呼小叫地闯了进来,手里举着天帝御赐的金丹。
      
      洛停轩原本微微一怒,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打扰到季沉的休息。但听到是太白真君的声音之后又忽然转怒为喜,连忙松开季沉的手迎了上去。
      
      而邀月则是一直静静贴在季沉冰凉的手掌心上,听着他的脉搏,一动不动。
      
      太白真君两步走到季沉躺着的床前,看到邀月的模样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扭头便问,“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洛停轩叹了口气,虽然不情愿却还是把事情经过解释了一遍,太白真君点点头,回过头正想把手里的金丹递进去,忽然一道黑影窜过来,叼走了他手中的金丹。
      
      再一看,邀月正含着金丹,小心翼翼的舔着季沉的嘴唇给他往里喂呢。
      
      太白真君的手指上被邀月咬出一个小口,他生气地叉了腰,然而看着邀月那副旁若无人的模样,太白真君又觉得自己生气实在生的不是时候。
      
      强忍着内心的不痛快,看着邀月把金丹完全喂给了季沉,太白真君方才忍着气开口道:“邀月,天帝请你上天庭一叙。”
      
      “不去。”低哑的人声响了起来,带着十分的疲惫。
      
      太白真君就知道邀月会这么说,于是他不遮掩了,径直道:“如果你还想救季沉就跟我走,这粒金丹只能替季沉续命七日,如果你不跟我走,季沉七日之后一样会死。”
      
      洛停轩听到太白真君这句话,心中一惊,正想说点什么,便听到邀月淡淡道:“好,我去。”
      
      知道会是这个答案,太白真君便微微松了一口气。
      
      只见太白真君长袖一拂,便将邀月收入了袖中,然后他看了一眼洛停轩,默默塞给洛停轩一个仙术袋,道:“这几日季沉就劳烦你了。”
      
      洛停轩拿着仙术袋,心中仍有疑虑,但太白真君并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立刻便化光消失在了房间里。
      
      洛停轩看着太白真君消失的方向,愣了许久,然后他便回过头来,看着静静躺在床上,脸色却已经好转了许多的季沉,洛停轩忽然眼中落下一滴泪来。
      
      接着洛停轩便走到了床边,将季沉扶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他,他用自己的温暖的侧脸贴着季沉冰凉的侧脸,心中全是劫后余生的惊喜和满足。
      
      还有一点欣喜是邀月跟着太白真君走了,洛停轩知道邀月对于季沉而言是异常无法替代的存在,而现在邀月走了,季沉就是他的了。
      
      不仅如此,洛停轩方才便隐隐觉得太白真君行为古怪,邀月此去必有风险,但他最终还是忍耐着没有提醒邀月。
      
      毕竟季沉的性命攥在太白真君手里。
      
      而且,他不信邀月没有觉察到太白真君的古怪——邀月方才还咬了太白真君一口。
      
      就算方才太白真君选了洛停轩,洛停轩相信自己也不会犹豫,只是太白真君选的人是邀月,那么就是天命注定。
      
      想到这一层,洛停轩垂下眼来,轻轻吻了吻季沉长长的睫毛,低声道:“师兄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守在你身边。”
      
      ·
      
      “只要我杀了那苍蛟,你就答应救季沉?”刚刚服下金丹恢复了人形的邀月面容还稍稍有些苍白,但他的气势却丝毫没有被天帝压过去。
      
      天帝抱着怀中的小猫,淡淡笑了笑,“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邀月听到这,自己也笑了笑,道:“我倒是想相信你的话,但苍蛟是何等凶兽,我现在的法力只怕连同他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
      
      “这点不用你担心。”天帝淡淡道,“见我叫你来,自然是有自信你能杀他。”
      
      邀月挑挑眉,不说话了。
      
      “太白真君,去把轮回镜拿过来。”天帝看着邀月一脸不在乎的样子,便径直去吩咐太白真君开始办事了。
      
      “且慢。”邀月偏在这个时候出了声。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天帝微微皱眉,觉得邀月很不爽快。
      
      邀月目光平静地看着前方,道:“在我离开之前,我要看看我前世的记忆。”他想看看,季沉的前世跟他的前世究竟有什么纠葛?
      
      邀月这句话一出口,天帝跟太白真君都微微有些为难了。
      
      到最后天帝道:“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会在你恢复记忆的期间一直用缚龙索捆着你,如果你有任何轻举妄动——”
      
      “那你就杀了我吧。”邀月毫不犹豫的道。
      
      邀月这次的爽快让天帝稍微缓和了几分神情,然后天帝一抬手,缚龙索祭出,金光闪过,邀月瞬间就被捆了个结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